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4章-不允許把大當傢的話當耳旁風

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4章-不允許把大當傢的話當耳旁風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閱讀泰劇一年生同名原著小說第4章,職場小白心得:工作三年了,磕磕碰碰的,我開始知道了,給足領導面子,適當拍下馬屁,不當面反駁是很重要的生存之道!

“你的名牌哪去瞭?”
要是對於其他人來說,這也許隻是隨口一問罷瞭,但對於現在矗立在會場中央的這個被點名的一年生來說,這樣的問題,其實跟死刑執行令別無兩樣。此時大當傢兇狠的目光裹挾著這個男孩,使其毛骨悚然,就好像這眼神具有洞察一切的神力,能夠直擊真相,而這股力量迫使著你最後不由自主地說出真相。
“我…我忘記帶來瞭。”
對於這樣的回答,Arthit深深地嘆瞭一口氣…但他還沒有放棄,隻是對於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這些小事沒瞭耐心。
“你覺得我發名牌給你是讓你拿來玩的嗎?你知道名牌的重要性嗎?它是用來告訴你的新朋友們你是誰,但你沒拿來,就表示你壓根就不想讓別人認識你是嗎?”
被訓斥的人一聽,嚇得立即搖頭否認。
“不…不是的。”
但這樣蒼白的話語是完全沒有任何幫助的,Arthit開始上下打量這個一年生,然後加以結論。
“那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那應該就是你覺得你的朋友都認識你瞭,你已經不需要名牌瞭。那這樣的話,我就要證明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都認識你瞭…你們,都抬起頭來看他,知道他叫什麼嗎?”
最後一句話,大當傢的是轉過來對坐得整整齊齊的全體新生說的,但沒有一個人開口,整個會場一片死寂。也許並不是因為他們中沒有人知道答案所以沉默,而是因為擔心若是回答瞭會受到牽連,所以才沒人敢以身犯險。
“沒有人認識他嗎!沒人跟他是朋友是嗎!”
Arthit的語氣充滿著輕蔑,讓眼前的這個一年生丟盡瞭臉,盡管是一個男孩子,但在如此大的壓力之下,眼淚還是不由自主地流下來,仿佛做錯瞭事的孩子,新生耷拉著腦袋準備接受對自己最後的審判。但Arthit還沒來得及張嘴,就有一個聲音橫空出世。
“他叫M!”
這個聲音來的猝不及防,完全打亂瞭大當傢的節奏,他立即大吼問道。
“誰回答的?”
“是我。”
回答者舉起手,站起來準備讓大當傢的看清楚。Arthit也瞪大瞭眼睛想看看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傢夥敢以身犯險…又是這個喜歡逞英雄的臭小子,就像是Arthit的噩夢一樣陰魂不散。
…0062,Kongphop!
盡管是已經交過好幾次手的對手瞭,但別以為這次Arthit會膽怯,相反Arthit覺得這次比前幾回更有挑戰性瞭。自己送上門來找虐的,豈有不虐的道理。Arthit順勢話鋒一轉。
“你認識他是嗎?”
“認識。”
回答的如此堅定更讓人心生厭惡…你就逞能吧,我看你還能撐多久。
“把你的身份證給我。”
M仿佛受到瞭驚嚇,立即翻出零錢包,掏出自己的身份證遞給Arthit。接過身份證,Arthit看瞭一眼,臉上露出瞭挑釁的微笑,就像是戰爭即將開始前的危險信號。
“你的朋友的大名叫什麼!”
“Kathawut。”
“姓什麼!”
“Hathaiprasert。”
“生日!”
“佛歷2538年(公歷1995年)十二月十二號!”
…臥槽,這小子是把公民檔案記錄給吃進去瞭嗎。
Arthit被氣得頭皮發麻…問瞭這麼多問題,這臭小子居然都能對答如流而且還全部正確,他是怎麼做到的啊!…難道他們是舊相識,所以這臭小子才能對每一個問題都胸有成竹嗎。
呵,別以為我會這麼輕易地就放過你,這都治不瞭你,以後我就不叫Arthit。
“你可以坐下瞭,看來你朋友很瞭解你嘛,但我現在想知道,他是不是對每一個人都這麼瞭解。”
按道理來說,忘帶名牌的小哥此刻應該可以舒一口氣瞭,但是一想到接下來,剛剛挺身而出為自己解圍的小夥伴即將面臨一場腥風血雨,M就不由得為Kongphop捏一把汗,特別是Kongphop在第一天就已經跟大當傢的結下瞭梁子,一會兒,大當傢的肯定會想盡法子來整他的,當M還在為朋友的事而憂心忡忡的時候,他所擔心的一切在隨後的一聲怒吼後就立即應驗瞭。
“所有人都把名牌給我翻過來!”
盡管大傢都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樣子,但學長的話就是聖旨,大傢必須無條件的服從。不一會,在場的新生們都“唰唰唰”地把名牌都給翻瞭過來,緊接著大當傢的又霸氣發聲瞭。
“學號0023起立!”
被叫到學號的新生蹭地一下站瞭起來,是一個可愛的小蘿莉,她雙手死死地拽著自己的衣角,神態緊張地十分明顯。但事實上呢,她根本無需緊張,因為真正的玩傢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她隻是個陪跑的。
Arthit走到瞭那個離Kongphop不遠的妹子旁邊,轉過身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Kongphop,問道。
“來,請你給我介紹一下,你的這位朋友叫什麼名字?”
Kongphop被這一記突如其來的左勾拳給整蒙圈瞭,表情呆滯瞭一秒,但隨即便識破瞭大當傢的全套整人計劃,雖然大傢都心知肚明的,但Kongphop卻根本連開口爭辯的權力都沒有,隻得作Arthit手中的提線木偶,按照他定的遊戲規則硬著頭皮玩下去。長身玉立的Kongphop深吸瞭一口氣,答案已到瞭嘴邊。
“她叫Ma-plang。”
雖然聲音不如第一次回答得那麼自信,但也十分響亮清晰,Arthit有些掛不住瞭,立刻要驗證答案。
“你把牌子翻回來讓我看看。”
小蘿莉把名牌翻轉過來後,大傢發現,上面一筆一劃寫的真的是“Ma-plang”,與Kongphop的回答一模一樣。
…呃…又讓你逃過一劫啊,臭小子,但別以為我會這麼輕易地放過你。
“學號0038!”
這次被叫起來的是左邊一個身材健碩的漢子。
Arthit疾步走向這位離自己較遠的學弟,同時繼續重復剛才的問題。
“你的這位朋友叫什麼名字!”
“Ork”
沒來得及等名字的主人親自來宣判正誤,Arthit的手已經伸向瞭學弟的名牌,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把名牌翻瞭過來,然而名牌上清晰的字跡讓Arthit內心的怒火值如竄天猴般蹭蹭蹭地竄到瞭兩丈高。
…什麼鬼!難道他每個都能答出來嗎!工院工業工程專業的大一新生有兩百多人,他怎麼可能每個人都認識,再說不可能人人都是社交名媛,隻要有不善交際的人,那麼那個人就會成為我的突破口。
“學號0151!”
聽到命令起立的是一個戴眼鏡,紮馬尾,穿著幹凈得體的大一女生,她安靜地站在原地,暗暗期待著對方說出自己的名字,但沒想到等來的卻是一陣沉默。
…就是這個瞭!可算給我找到瞭。
“為什麼不回答!你的這個朋友叫什麼名字!”
Arthit再一次加重問話語氣,直勾勾地瞪著眼前這個明顯有些面露難色的人。
…呵,到最後你也不是什麼都知道嘛,之前還敢如此狂妄地在我面前叫囂,現在應該領教到瞭吧,要治這種目無尊長、沒規沒矩的人,罰跑步,做蹲起,俯臥撐都太小兒科瞭,我Arthit有比這些還要讓人煎熬一千倍的方法。
“麻煩把你的名牌給我。”
Arthit走近依舊默默站在原地的女生,要瞭她的名牌。想必此刻女生的內心是有些小失落的,因為自己的同級同學並沒有記住自己的名字,但盡管如此,她還是乖乖地把自己的名牌交給大當傢的,並任由他拿在手裡向全體新生展示。
“之前我已經跟你們說過瞭,給你們發名牌的目的,就是為瞭讓你們重視周圍的每一個朋友,但現在連名字你們都記不住,那我給你們這名牌還有什麼意義…”
Arthit說到這頓瞭頓,拿起用棉線穿過的橘色硬紙板名牌,故意雙手舉高好讓全場人都能看到,嚴厲地訓斥道。
“既然你們都無視這個名牌的重要性,那麼這樣的東西也就沒有它存在的必要瞭!”
話音剛落,隻聽見“刺啦、刺啦”,細微卻刺耳,硬紙板被撕成瞭碎片,會場裡所有的人都驚呆瞭,大傢放大的瞳孔裡流露出的是對眼前這一幕真實性的懷疑,當然,在場最驚愕的人一定是站在一旁目睹全過程的Kongphop,他眼睜睜地看著那個自己不認識的女孩子的名牌就這麼被Arthit撕碎,拋向空中,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零散飄落,一片,一片。
“…給我記好瞭,這就是你們不重視身邊朋友的後果。”
Arthit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將手裡剩下的碎紙片也一並扔在瞭地上,轉身走到瞭隊伍的前排準備做最後的小結。
“今天我是在盡自己應盡的責任,明天我希望能看到你們每一個人的名牌,但要是你們有足夠的自信認為在場的人已經對你足夠瞭解瞭,那麼你也可以不帶!明白瞭嗎!”
“明白瞭!”
回答聲整齊又響亮,Arthit點點頭,沒再說別的,緊接著就帶著自己那幫負責迎新的兄弟們退到瞭一旁,為的是給那些負責唱紅臉的大二生們挪位子,讓他們帶著這些新生們做些輕松的娛樂活動,好好地安撫一下他們受傷的心靈。因為Arthit自己也承認,剛剛玩得確實有些過火瞭。但所謂在其位就要謀其政,自己也是身不由己,畢竟要想管好這上百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今天就算是殺雞給猴看吧,至少在這幾百人之中樹立瞭威信,讓他們懂得瞭“敬畏”兩個字該怎麼寫。
所以,就算是被人誤會為冷血、無情還是沒人性都好,這架子都得端著,這樣才能杜絕讓某些人有藐視權威,違抗命令的機會。
而且,現在看來自己剛剛做的一切比預計的效果還要好一些,因為剛剛獨享Arthit“VIP式照顧”的那位一年生此刻仍矗立在原地,如同一尊被風化瞭的石像般,久久沒能緩過神來。因為他知道,就是因為他,害得小夥伴失去瞭自己的名牌。正因如此,Kongphop深陷在愧疚的泥藻中無法動彈,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來彌補這一過錯。
…這就是目無尊長,調戲學長的後果,活該獨自承受來自心靈深處的不安與折磨。
Arthit在會場的一旁滿臉嘲笑地望著Kongphop,但還沒站多久,他一直註視著的那個人有瞭行動,此刻Kongphop眼裡已沒瞭別人,隻見他翻越人海徑直跑到瞭那個剛剛失去名牌的女孩身邊,而女孩正低著頭傷心地抹著眼淚。這一切Arthit都看在眼裡,Kongphop拾起散落在各處的碎紙片,並抬起頭來輕輕地對眼前這個淚人兒說。
“對不起,你叫什麼名字?”
被問的人微微有些驚訝,但還是抽泣著回答道。
“我…我…叫…May。”
Kongphop點點頭表示聽到,接著,他做瞭件讓Arthit大跌眼鏡的事情。他取下瞭自己脖子上掛著的名牌,然後用筆在硬紙板的背面寫瞭些什麼後,帶著溫暖的微笑將名牌遞給瞭對方。
“喏,送給你。”
“May”加上學號“0151”這幾個大字清清楚楚地寫在名牌的後面。接收人在驚訝的同時又有些小鹿亂撞的激動,跟她同樣感到驚訝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Arthit,但不同的是,Arthit的內心已經開始狂風呼嘯,氣浪灼人,火熱的熔漿巖已經快要噴湧而出瞭。
…這臭小子怎麼敢這麼做…怎麼敢這麼做!
Arthit像一支火箭般“嗖”的一下沖到瞭Kongphop身邊,雙手摟肩一把就把這個比自己高大許多的男人給轉瞭過來,面向自己。Arthit怒發沖冠地質問道。
“你在幹什麼!?Kongphop!”
“我把我的名牌給她。”
“你為什麼要給她!誰讓你這麼做的!!!”
“沒有人讓我這麼做。但是是因為我沒記住朋友的名字,錯在我,我要為此負責。”
這個回答讓Arthit始料未及,此刻二人四目相對。
…奇怪的是,從Kongphop的眼神裡,Arthit並沒有看到任何挑釁與不服,他讀到的隻有一人做事一人當的那股決絕。
Arthit也漸漸冷靜瞭下來,不再用吼的瞭,而是換瞭認真的口吻。
“你知道,要是你把名牌讓給瞭別人,那麼從此以後你就沒有名牌瞭嗎?
“知道。”
既然都已經知道這背後的規矩瞭,還選擇這麼做,說明當事人已經做好瞭被懲罰的準備,那麼現在到作為大當傢的Arthit出場成全他的時候瞭。
“要是你沒有名牌瞭,那我就算你違反瞭迎新的規矩,所以,從今天起,你不用跟你的朋友們坐在一起瞭,自己一個人坐在旁邊。要是有誰被懲罰,那麼你就要接受兩倍的懲罰,明白瞭嗎!”
“明白瞭!”
盡管這次的懲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重,但Kongphop的回答卻依舊是那麼堅定沒有絲毫猶疑。
Arthit轉身走瞭,這次他並沒有站回到剛才的位置,而是徑直走出瞭會場。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隻知道要是繼續在會場待下去,自己就要撐不下去瞭。盡管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為瞭履行大當傢的義務,並且作出的處罰決定也都是在合理的范圍之內。
但他還是覺得自己輸瞭…輸給瞭那個一心一意想要幫助朋友的臭小子。
他到現在才知道,除瞭Kongphop那張一天讓人想要扇他好幾遍的嘴以外…他討厭的,還有那雙堅定透亮的雙眸。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分享skcp的小說第4章到這裏啦,這樣堅定的雙眸會容易讓人淪陷的不是嗎?所以Arthit妳可小心,可是好像再小心也沒有用,因為鋼炮看上妳了!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2016年泰劇《一年生》原著小說中文版第3章-必須無條件服從學長的命令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