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2章-就這麽定了

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2章-就這麽定了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泰腐劇小說新篇章《白色齒輪》第22篇,原來950的來歷是這個呀,哈哈!然後緣分都是這麽奇妙的嗎?有點想說itt怎麽跟女友分手的,而確定自己的內心的!

倒叙片段2—星期六下午

卧躺着失神的凝视着手上灰大褂形状的吊坠。
他只花了没几天的时间就把是谁在那天把他从小混混手里救了他的人给搜寻到了。是“Itt”,本校最炙手可热的一棵“草”。要怎么说好呢,就像是每个学校总会有那么一个模样好,体育好,魅力无限大,还是全校女生目光追随的焦点目标,Itt就是类似这么样的一个存在,他是聚光灯照射的焦点,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可笑的是Itt压根儿一点都不记得他了。
他们曾经在饭堂近距离的擦肩而过,他激动的展露了个大大的笑脸迎向他,同时准备为那天他的拔刀相助而说道谢,但他却就那样的走了过去,Itt的记忆里可能根本就没有他,他只能不知所措傻愣愣的站立在空气中,别说Itt了,像他这种戴着厚镜片眼镜清汤挂面爱害羞的人,换做别的人也不想要记得。
在那部昂贵豪华的手机上点开他保存在手机里的Itt的照片。
要是有谁来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觉得他太那个啥了,他坐着在学校网页上翻找Itt的照片,然后一张不漏的存到自己的手机上,从体育比赛的照片,到他的粉丝偷拍的,到他代表体育俱乐部上台领奖的,还包括去年学校年度活动的时候,Itt在舞台剧中扮演帅气王子,王子站在舞台上面的照片,在灯光的照耀下他成了唯一熠熠生辉的那颗最耀眼的星星,也照进了他的心房。
‘很远,真的很远’
摸着左右摆动的灰大褂吊坠,一脸哀伤,把身侧的镜子拿起来照照,就更惆怅了,像他这样脸白眼小身子瘦到没几两肉的男生,拿什么跟人学校男神级别帅到爆的王子去比啊,Bai脱下自己的衣服,只能哀伤的笑出声来,他甚至都不记得了,最后一次自己去锻炼身体是什么时候了,平整光滑的胸膛缺少肌肉,他眼前的这一画面,完全没有吸引别人眼球的魅力,别说对于用同性的眼光来看了,哪怕是用女人的眼光来看,都毫无吸引力。
他只能愤怒的用手指磨擦自己那单眼皮,别说前进了,仅仅是站在这里,他都差点没有自信了,Bai自己也不知道Itt是否还处于能喜欢他的状态与否,但只是现如今,他也觉得哪怕只是作为他认识的人他都不配,越是看到通过手机上的照片和自己的影子一起折射到镜子里的投影,他更觉得自己真的身形瘦小到渺小。
“Bai “
来自旁边同学的声音,把他从睡梦中叫醒,他一不小心在上物理课讲关于核物理的时候睡了过去,因为关于这部分内容他高一的时候就已经看完了,讲台上的老师没有能让他专心听讲的魅力,能让他不困的,也就只有Waan一个人了,因为他刚刚用手抓着我的肩膀把我摇醒了。
“说。”
“校长找你去他办公室一趟。”Waan说。
“嗯。”
他迷惑不解的指着自己,他努力把他在刚睡醒后仅剩不多的理智召回来,自己在脑海里回忆一下有没有犯什么错之类的,但很确定是没有的,尽管他也很调皮,但是他也不是很喜欢犯错的那种呀。
“他要见的是学术俱乐部的主席。”
“哦。”
他像是醒悟过来般的接道,他刚从眼前这位准候选人手上把职位给抢了过来,Waan可以说是这一职位唯一的强劲对手,但尽管他输了,但是看起来也没怎么生气呢,而且还热心的给他建议并帮了他们俱乐部很多的忙,要是没有像他这样的副主席,他可能很多事情都不会。
“可能是有什么急事。”
“让什么时候去啊?午休时间吗?”他接着问道。
“就现在。”
向老师请求离开教室,按照指令去见校长,Waan没有一起来,因为说只叫了主席一人,他也没有作多余的顶嘴强辩,然后就顺利的一个人出来了,他沿着上科学课教室的走道走去。其实这个学校什么都很好,包括朋友圈,课程教学,师资,只有一样,他觉得学习的内容容易了点,不是,应该说是太容易了才对。
“请求进去。”
说话的同时打开了门走进了校长办公室,他敲门了之后,办公室里的人也说了请进,当他的手把门完全打开后,他就看到了那个他事先完全没有准备要见的人。
‘Itt’
正挂在他包包里的灰大褂吊坠的主人,这时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了。不知道校长是同时召见两个俱乐部的主席,要尽力做出一副最弱无其事的样子,他不能暴露出来说,眼前这位体育俱乐部主席正主对他心跳跳动的频率有多大的影响。
“请坐哈。”
校长摆手示意摆旁边跟Itt所坐的椅子是一对的椅子示意道,他一副好说话的样子,按照校长的指令在椅子上落座,Bai努力不去偷瞄坐在旁边的那个人,但他还是走神了好几次,他从没有近距离的待在Itt身边超过一分钟。
“你们应该已经相互认识了。”
“校长在开始说正事前先寒暄了句,他点头表示,他之前就认识Itt了,谁要是不认识学校的王子殿下那就奇怪了不是,与此同时对方则抓过头来平静的看着他,然后转过头去面向校长,他觉得应该不是他眼花,他从他的眼眸中清楚感受到了他对他的不友善,要死了这是,除了没有一个好印象的开始之外,看来他在他眼里的印象分还是个负数。
“学术俱乐部和体育俱乐部对于我们学校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去年由我们体育俱乐部为我们学校获得了青年国际体育比赛的金牌,而在前年我们的学术俱乐部为我们学校赢得了生物学科奥林匹克比赛的金牌。”校长开始进入主题。
“当然我们学校也一直尽学校所能提供的资源来给这两个俱乐部提供着必要的支持,像俱乐部的办公室,从全校一共十二个俱乐部中也就只有两个俱乐部是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的。”坐在桌子另一边的男子接着说。
“是的,老师。”Itt在校长衔接之际回答道,Bai只能在一旁偷偷的听着他的声音偷偷的心跳加速。
“但是等到下个月底,学校要招待来自加拿大的交换生,我们必须要给交换生腾出一间房来,因为我们的课程和他们的不是百分百都一样的。”
“嗯。”他也做些回应,Bai开始能猜出些事情来了。
“老师我必须要把850室收回来,安置交换生用。而学校能提供给俱乐部的就仅剩下950室一间,而我也把关于这件办公室怎么分配的问题交给你们自己来商量决定。”
这一消息的公布,犹如在一道闪电从我和他所坐的位置中间劈了下来。彼此的关系除了没能像朋友一样的友好开始之外,此刻校长的命令就好比是我们双方之间的宣战书一样。
只能笑笑的像是没什么可说的回应,眼前这个打一开始就不喜欢他的人,这下看来是要完完全全的讨厌他了,争夺俱乐部办公室这对于两个俱乐部来说都是大事,这样的话,他完全是没可能改变和他之间的状态了,除了是面前的他的敌对之外。
“就不应该为了个吊坠去当主席的”
“那要怎么办。”
当他们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把门关好之后,对方硬邦邦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脸色冷毅而不善。
“呃。”
“关于俱乐部办公室到底要怎么办?”Itt一副爱搭不理他情绪怎么样的接着问道。 “那要怎么办啊呢?”
他开始有点情绪的反问道,虽然说对眼前这个人有不少好感,但要是这样蛮横无理找事的态度的话,他可也是不肯的。
“那就把950室让给体育俱乐部呗,学术俱乐部不就只是看看书吗,去阅览室也行啊。”
眼前这位可能是觉得他唯唯诺诺不太顶嘴强辩是吗,才出了个不管怎么听都是在找茬儿的主意,不管眼前之人的眼神对他有着多大的吸引力,但是他绝不能让自己轻易把牌给输掉。
“嗷,要这样说的话,体育俱乐部回去操场去做运动好啦,要俱乐部办公室来干嘛?”Bai不服气的顶了回去,尽管他的心是有点颤巍巍的,但这不是能让他毫无原则退让的理由。
“那要怎么办?”
“分着用呗,单双日。”
建议,事实上他连学术俱乐部平日里拿这个办公室做什么用的都还不清楚呢,但要是他轻易的张张嘴就把办公室让给了体育俱乐部,他要把他Bishop Casttle主席的脸搁哪去。
“不行。”
眼前之人不服气的眉头紧拧,Itt的眼睛很美,嘴唇也很有型,下巴如刀削般锋利,一不留神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停驻在了拒绝他的人脸上,慌张的他用手扶了扶镜腿,也只能违心的遮掩一下,他正跟学校的王子面对面,尽管此时的他,只是带着厚实眼睛的眼镜男中的其中一个。
“那要怎么办?”Bai强忍着用Itt刚才的话来反问他。
“比赛决定。”Itt的声音响起。
“怎么比?”
“哪个俱乐部给学校名誉添砖加瓦得多,那个俱乐部就把办公室拿去,哪个俱乐部给学校名誉添砖加瓦的少,那个俱乐部就该搬出办公室。”冷硬刚毅脸的主人说道。
“那要怎么算咧?这种东西又不能定规则来计算。”Bai反驳道。
“在这三个月内,哪个俱乐部的成员上学校张贴在学校门口的成果荣誉榜上的人多,那个俱乐部就算胜出。”Itt说。
戴着厚厚眼镜的他,伸出洁净的手去摸挂在学生包上的灰大褂吊坠,来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看起来像是除了不能取得眼前的他朋友的身份之外,他还增加了一个作为他竞争对手的身份了捏,Bai来回抚摸着吊坠,像是要从中获取一股神奇的力量,来支撑只有他一人懂得的那种艰涩感情。
“就这么定了。”
过去的这两个月,体育俱乐部可谓是硕果累累啊。
代表国家出战国际青年运动会,参加了射击比赛,最重要的是,他从开始比赛的前三周,在俱乐部间的比赛中就一直在拿金牌,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会以国家队代表的名义出战,而且不管获得什么牌,学校也都会给他立光荣标榜,因为至少他代表国家出去参加过比赛。所以体育俱乐部和学术俱乐部之间的比赛,就让他觉得不管怎么样都会赢的。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Bai。”
就一般情况来说,学校会给学生立个光荣牌匾的话,肯定是获得国家级的奖才行,体育俱乐部得以派学生以青年国家队代表国家出战,才因此获得比较大的优势。而眼看着学术俱乐部平时所举办的大部分活动,像学习活动周,OpenHouse(开放参观日),或者问题抢答活动,怎么看都觉得想要找到获得国家级的奖项,很难。
但是那个小白脸居然能办到。
学术俱乐部的主席居然作为国家代表出战奥林匹克化学竞赛,并为国家取得了一枚金牌回来。他从没想过会派出学生代表去参加这类的比赛,彩票一等奖随即诞生,因为他获得了金牌回来,然后学校也要给他立光荣榜。
一般来说学校会把前人旧的牌匾撤下,然后用新人新的成就来代替。但是幸运的是,今年这一对都很出色,而且获奖的时间也颇近,学校哪个都不想要撤下来,校长才下令一起做两块牌匾,导致他现在还属排在前头,因为要是一对牌匾一起挂着,他也就应该是赢的那方。
“今天是双日。”
当Itt看见敌对的那个人走向950室的时候开口道,他们正处于比赛争输赢的状态。校长在通知完他们之后便将教室收了回去,他们只能在还没分出胜负前的这段日子里,先按照Bai的建议来。
“知道了,忘了点东西,回来拿而已。”
回答的同时连眼梢都不肯给他一个,越是看越是恼火,他真的超不喜欢像他这样的小白脸,又傲慢,说话总留一线说半句的样子,像是他跟他在的不是同一个阶层的人似的。
“今天是双日,不允许进去。”
故意开口刁难眼前的这个人,想知道他能避而不看他多少次,自打比赛开始的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正眼看过他,他越是这样避开他就越是恼火,他的举动搞得好像他是让人不得不退避三舍的病毒一样,越想心情越差,他越是躲着他的脸,他越是喜欢找他的茬。
“…”
眼前正要迈步进入俱乐部办公室的人,骤然停顿。他很清楚自己的举动非常不可理喻,甚至都像是地痞流氓来找事儿的那样,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想让他在他眼里跟空气一样丝毫引不起他注意的这种。
“但要是好好求求我,按特殊情况网开一面也未尝不可。”
故意用一副尤其做作的逗他玩儿似的嗓音说道,他还记得他那一张一弛的鼻子,还记得那小眼睛一副要找事儿的看着他的眼神,他没有权利这样的轻视他。
“那我明天再来拿好了。”
眼前的人完全没跟他对视就回过身抬脚走了。最后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把他给忽视了去,他觉得他这样对谁都可以吗?
一副恼火不得发的走出了学校。
他努力把那个小白脸给挥之脑后,但是屡屡不怎么成功。记得的第一幕,是他看见他支使他们家司机从商店到车上来回跑了好几次,让他怒火丛生,尽管他是有钱请人,但他没权利做出一副别人跟他格格不入,他比他们高人一等的样子。像他这样的公子哥应该要受点教训才行,至少要让他知道他没权利对每个人都这样。
“怎么了?Khoch。”
他接起了电话的同时正往公车站牌走去,他们学校负责派学生到校外参加比赛的体育训练老师给他打电话,Itt快速的拿起他那部旧手机接起了电话。
(老师已经帮你谈好了,学习时间的事。)
另一端率先开始了对话,他所说的学习时间是指他请假去参加青年运动会比赛的课时,他请了将近一个月的假,导致他连参加期考所需的课时都达不到了,Khoch还兼着学校体育老师一职,才主动把事情揽了过去,跟教育管理科室那边进行了沟通讨论。
“怎么样?”他语气轻快的问,他请假去给学校争光,不管怎么样都不应该有问题。
(每个人都同意了,除了,呃。)另一端结结巴巴的。
“除了?”Itt疑惑的重复着。
(只有WilaiWaan老师不肯。)另一端低声的回答道。
“嗷,我请假去可是为学校争光的。”他开始有点火气的说道。
(老师理解,WilaiWaan老师也没阻止说不给考试或者升年级。)
“那为什么Khoch说她不同意呢?”他不理解的问道。
(那边说不管怎么样都要补课补回来。)
“补课!”
他生无可恋的叹出声来。只是上平时的课,他都已经不要不要的了,这还要补课,而且全校只有他一个人请假去比赛了,那意思是他要自己一个人去上这课吗,只是想到,就已经觉得是活生生的被打进了地狱似的。
(校长也出面帮说情来着,但是WilaiWaan老师是教务部的主席,不管怎么样她都有一票否决的权利,校长才提议说把这要补的课时用其他活动课时来代替好了。)另一端赶紧补充道,当看他开始情绪不佳了的时候。
“那还好。”
(校长提议让缺少课时的学生合到一起互相补习来代,学生也不用像跟一两个老师来补习的那样紧张,在会议上也同意了,WilaiWaan老师也同意,总的来说就是,缺课时的同学,需按照要求来学校对所缺课时的科目进行补习,而这需要补习的科目中就只有WilaiWaan老师的科目而已。)
“…”
他暗暗在心底咒骂了好几句,没好意思骂出来,他还碍于另一端作为中间人帮他解决问题的人,只这样,Khoch就已经帮了他很多了。
(WilaiWaan老师的物理课,每周有五个课时,缺课一个月的同学,就一共要补二十个课时,校长就给排了课表,每周六下午都要来学校学习,每次四个小时,一共就五次,要是每次都按时来,这样就能按正常的一样参加期考。)
“嗯。”他懒得顶嘴了,顶了也不见得能改变什么。
(我跟你道歉好了,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另一端自责的说道。
“没关系,补习也挺好的,我也能拿个好学分嘛。”他口不对心的回答道。Itt觉得很不好意思,Khoch在会上应该已经替他辩驳了很多了。
“话说需要来补课的学生一共有多少人呀?然后都有谁呀?我好去跟他们一起约合适的时间。”他接着道。
(现在只有两个人。)
“嗷。”
(大多数就是缺个那么一天两天的,但是课时数还达到百分之八十,就不用来补课,然后Itt原本就因为一些别的活动而缺了课时的,又缺了一次这么长的时间,所以就不够了,所以需要来补课的就只有缺了将近一个月的课的同学,就有你去参加青年运动会比赛,和另外一个来自学术俱乐部的同学,像是去出赛国际的什么之类的,我也不太记得名字,只知道是在学术俱乐部的。)
‘臭阿Bai’
我挂了Khoch的电话,当了解完了大概的情况之后。
所以就是他要跟那个小白脸一起补习五个周之长的时间,为了能让他有足够的课时可以参加期末考,一开始也挺恼火的,但思前想后了又觉得还挺解气的。
‘看一下,要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他要怎么傲慢。’
在喉咙里解气的笑了出来,当发现说在无聊的事情里面还藏有这么有趣的事情,至少他还能为难那个他一直看不顺眼的摆着副臭脸的人,几乎要等不及约好的即将到来的周六了。
‘等下,这周六,他跟Paeng约好呢。’
当他想起来就马上拿起了电话给自己的女朋友打电话,尽管补课的事情很重要,但他也不确定Paeng会不会理解他。
“真的很对不起,Paeng,我也是刚知道,不是故意要放Paeng鸽子的。”他故意用甜如蜜的声音用来哄耳边的人不生气,但也不知道有多大的作用。
(但是Paeng跟你早就约好了。)另一端传来冷静无波的声音,他真没猜错,Paeng真的生气了。
“Paeng,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能不能换到周日啊?周六我真的不方便。”他把关于补课的来龙去脉都解释了,不知道Paeng会不会愿意理解。
(行吧,Itt哥,换到周日也行。)
“真谢谢了,我女朋友最可爱了。”他松了口气的回道。
(但是周六我要去跟你一起看书。)另一端接着道。
“哈?”
(Itt哥真的有金屋藏娇啊?)Paeng一副抓奸在床的语气道。
“嗬,哪来的藏娇啊,Paeng,我就只有Paeng一个人而已。”
(谁知道呢,要真的只是去补习而已,为什么Paeng不能一起去,或者是Itt偷偷约了别的人,然后害怕东窗事发?)另一端确有其事的样子说。
“没有,Paeng,要来也可以,我没异议,但这会很无聊的,我只是去看书而已。”
(不管,Paeng要去,你顺道来我学校门口接我,然后带我一起进你学校吧。)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就給大家介紹第22篇到這裏了,不打不相識的節奏,但是其實現實中很多都是那個惡意的針對的,而不是會有變化的情感!

文章來源:天府泰劇君

上一篇:白色齒輪泰劇小說第21章-可真膩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