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5篇-我想要的是伴侶,可不是奴隸

醉後愛上妳第29篇KK夫夫-修炼爱情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25章,每個人最終都會遇到那個對的人的吧,最近看完創造2021,然後小九唱了壹首名為《可樂》的中文歌,然後歌詞有說到:可能妳不快樂,可惜妳不快樂,可能是我的愛情它來得太晚了!太悲傷了,也許那遲來的愛最終也不屬於妳呢!所以現在若是已經找到,就真的不能放手的!

我懷著沈重的心情走出醫療中心,邊走著邊看向窗外,外面那壹排白色的樓對我來說十分熟悉。微風拂面,我感受著北部城市特有的氣息,耳邊人們的口音壹開始還覺著有些陌生,可慢慢也變得親切起來。在這裏所發生的壹切,是我壹生當中最美好的存在。
除了剛剛發生的這件事。無論我有多麽愛這座城市,在這裏的生活真的無法再繼續下去了。
我走進電梯,看著鏡子裏的自己,摸了摸額頭上已經被處理好的傷口。事到如今,我是何其幸運才能活到現在的呢?
或許,這都是托那些幫助過我的人的福氣。
電梯在三層停了下來,我往裏站了站,好給剛進來的人騰地方。
“Ban哥!”電梯裏有個很小的聲音在喚著我的名字,我擡頭壹看,聲音的主人正是Fay。
“噢!Fay!”我笑著回應她。
她看著我發了好壹會兒呆,漂亮的眼睛裏噙滿了淚水。
“Ban哥……過得還好嗎?”
“我挺好的,”我盡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正常壹些,“Fay想哥哥了嗎?”
她壹聽這話倒皺起眉來,“剛經歷了那些不好的事情,妳還有心情開玩笑?”
“嘿嘿,”我偷偷地笑,從包裏拿出手帕遞給她。
“沒事兒,”她很快地擡起手把眼淚抹幹凈,這時,電梯也到了壹層。我們走出電梯,就站在電梯口繼續說話,“Ban哥妳還跟以前壹樣回來工作對嗎?”
我只是微笑,過了好壹會兒才開口,“我是來遞辭呈的。”
聽我這麽說,她很吃驚地瞪大了眼睛,然後垂下了眼簾,滿眼失望,“不想繼續在這裏了噢?”
“不是因為不想,我之所以離開是家裏那邊叫我回去,他們不想再讓我離開家了。自從那些不好的事發生之後,我就不想再讓家裏人擔心了。”
聽完我的解釋,她點點頭,“我明白。”
我伸出手,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不要難過哦。”
“不難過,只是……”Fay深吸了口氣,“我只是想經常見到Ban哥而已。”
我沖她笑了笑,“妳喜歡我是不是?”
我這話壹出,她看上去似乎嚇了壹跳,白凈得連蛋立馬變紅了,“沒……沒有,不是。”
我拉起她的手,輕輕地攥著,“我還要在這裏工作大概壹個月,這段期間我們可以經常見面。不過,我還有件事兒想跟妳說。”
“什麽啊?”她擡起頭來看著我。
“有壹個人,他喜歡妳,深愛著妳。不過,他現在還沒有勇氣跟妳表白,”我松開她的手,“在妳消失不見的時候,他壹直很擔心妳,壹直在找妳。他就待在急診室,直到了解到妳的行蹤為止,盡管那並不是他的責任。”Fay聽完壹臉地震驚,似乎是從來都不知道這些事,“妳試試看問問護士那個人是誰,哥哥先去工作了哦。”
我轉身離開了那棟樓,留下Fay壹個人怔怔地站在原地。我希望Fay終有壹天能知道Bum對她的心意,然後祈求愛神能盡忠職守,讓他們兩個的愛情開花結果,擁有幸福。
在我離開之前必須要做的這第壹件事,看起來還算圓滿。而接下來的事情我則必須要完成,而且要知道真相,不然它會壹輩子困擾著我,我摯友的靈魂也無法安心升入天堂。
Pud的死究竟是怎麽回事,如果是謀殺,那兇手到底是誰呢?
這件事的調查不再是隱秘的了。警察掌握的證據,醫院裏驗屍的記錄,我都能拿到。我肯定能做到的,我壹定會找到兇手。
“剛開始我跟Taen以為是Po幹的,以為他會殺人滅口,然後再栽贓給Taen,”我跟Em警長說道,他此時正在辦公桌前看文件,“但是Taen說從Po的舉止上來看,應該不是他。他對檢察官的死十分憤怒,好像真的以為是Taen幹的,不像是要栽贓。”
“Taen老師也這麽跟我說,”Em警官憂心重重地皺了皺眉,“不過說什麽都不夠充分,咱們也應該做做戲。要我說,可能就是檢察官的哥哥做的,得讓他承認。”
我搖搖頭,“我覺得,Em哥妳先別這麽快就下定論,這件事情還有進展。”
“我們剛剛從妳那裏得到了證據,就是檢察官藏身期間用的手機。”他說著就伸手去摸索那部手機,“這個號是新開的,而且用的也是別人的名字,撥入和撥出的通話記錄也沒幾通,大部分是Po、Taen老師和租車公司的。”
我點點頭,“那其他的聯系方式呢,比如Line、郵箱、短信這些呢?”
“哦,對,”警長看上去壹副剛剛才想起來什麽的樣子,“Line裏有跟別人的聊天記錄。”他打開筆記本電腦,然後把屏幕轉向我這邊,顯示的是兩個人聊天記錄的截屏,雙方用的頭像都不是自己真實的樣子。
[妳好。]
[嗯。]
[可以打電話嗎?]
接下來就是壹通長達半小時之久的通話,這對Pud來說不是什麽奇怪的事兒。我曾經看過Pud的好友列表,裏頭跟他聊騷的漂亮姑娘數不勝數。不過這個女人倒是特別,她是唯壹在Pud躲起來的這期間還跟他有聯系的人。
“她在Lin上用的名字是Wonabee,我不知道怎麽找到她,所以沒有什麽有價值的信息能提供給妳,”警長嘆了口氣,“妳是怎麽想的?”
這個女的到底跟Pud的死有沒有關系,我還尚未可知。我在心裏自言自語。不過,我應該已經拿到了這幅拼圖的其中壹塊。
“這就是Po的手段,”Em警長再壹次跟我說起他的觀點,“兄弟殘殺我可不是頭回見了。”
“可我們判斷失誤也不是頭壹回了啊Em哥,”我站起身來,“我壹定要去。”
“妳說話還真是老戳人家痛點呢Ban醫生,如果妳去了的話,我可能會想妳的。”Em警長也起身送我來到門口。
我淺淺壹笑,“我們不是經常能見面嘛,我必須要為Taen出庭作證。”
Em警長望著我,“我說真的啊,妳跟Taen老師到底是什麽關系?”此言壹出,他就察覺出這麽問似乎不太禮貌,“我不是有意要對妳們怎麽樣啊,只是我們詢問Taen老師的時候,他壹直提起妳。還有,他說之所以帶妳藏起來的原因就是……他愛妳。”
我聽他這麽說,眉毛翹的都得上手扒拉下來才行了,“Taen是這麽說的?”
“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呢。妳們倆在壹塊的時候什麽都沒發生,對嗎?我的意思是……如果妳要告他猥褻妳之類的,不用覺得羞恥,偷偷告訴我也行。”
“根本就沒有什麽猥褻之類的事發生啊,”我不想再直視他了,生怕自己的臉色再表露出點什麽。
“啊……ok,”他的語氣聽起來似乎還心存疑慮,不過他也沒有再繼續問什麽“那妳怎麽回去?”
停在門前的那輛黑色的車代替了我的回答,警長的眉宇間也松快了些。幸虧黑色的車玻璃沒法從外面看清駕駛員的臉,可倒黴的是那人自己把車窗降下來打招呼了,“您好啊警長。”
“嗷,Taen老師,”Em警長回禮道,然後瞄了壹眼傻楞在原地的我,“不是猥褻,而是自願,對吧Ban醫生?”
我當時的樣子壹定特別不好看,Em警長壞笑著。我能做的除了快點逃回車裏,把臉捂上,就不剩別的了。
“怎麽了?”Taen問我。
“沒什麽,咱們走吧。”我用鼻子長呼了口氣,排解我此刻臉上的燥熱。
“妳表情怎麽這樣?警長跟妳說什麽了?”Taen轉過來看了看路,然後發動了車子。
“說了沒什麽啊,”我有些沒好氣地說道,Taen也就沒再說什麽了,只是靜靜地開著車。我轉過頭去看著Taen,他此刻正集中精力在道路上,看上去很嚴肅,不過他的眼睛看上去比以往更加烏黑發亮,平時刮的壹幹二凈的胡子現在也能看的見胡渣。大概是因為有些什麽東西在這期間闖入了他的生命中。Taen剛剛被保釋出來,他進去是因為好幾件案子。他自稱出於自衛殺了Po,還有關於Od富商的事情所犯的錯誤,他還得著手應付那些蜂擁而至的當地私人媒體,現在Taen的名聲已經蕩然無存了。他現在正是困難的時候,需要錢上訴,可現在也沒辦法再回去照常教書了。
“跟律師聊的怎麽樣?”我問他。
“還是有希望的,得努力找證據,正是我所做的壹切,都是因為我被他們以我媽的性命相要挾,”Taen嘆了口氣,“今晚想吃什麽?”
我知道他是想盡力照顧好我,盡管他自己已經筋疲力盡了,“Taen……”
“嗯。”
“我已經遞了辭呈了。”
他突然把車子開到路旁停下,導致我不禁往前壹傾,“Taen!”我大叫道,轉過頭來看他,卻是壹臉的悲傷。
“妳真的要離開這裏了嗎?”他低著頭,難過地問我。
“不管怎樣都得回去,得言而有信,”我皺著眉看著他,“我以為我們已經把這件事說清楚了。”
“妳知道在我心裏妳是怎樣的存在嗎……”他把手放在我的腿上,“壹開始,我並沒有想過要和誰共同打造我的生活,日子就那樣,過了就過了。可是妳卻不同,我總是幻想著妳永遠在我身邊的樣子。”
“在那之前,”我打斷道,“我們現在是什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妳是怎麽想我的,可我想成為妳的愛人,想成為可以被妳依賴壹切的人,我想保護妳。妳讓我做什麽都可以,讓我去哪兒我就去哪裏,我會補償我曾經虧欠妳的壹切。”他抓著我的手,把我的掌心貼在他的臉頰,“我只想妳壹直在我身邊。”
我看著他,胸口感覺悶悶的,他的話讓我壹時間語塞。我把手從他臉頰上移到他腦後,撫摸著他平時整齊的發絲,不過,現在卻是亂糟糟的,“我想要的是伴侶,可不是奴隸。”
Taen壹副要哭的樣子,低著頭靠在我的肩膀,“那妳要我怎麽做,才能成為妳的伴侶呢,妳行行好告訴我吧。”
我努力平復自己內心的沈重,“還有好多事情沒做完呢,妳還有案子的事兒要操心,還得照顧媽媽。至於我得回曼谷。如果我現在答應跟妳交往,妳覺得妳能做到那些妳承諾我的事嗎?我們可能得慢慢分開,至於成為終身伴侶,應該沒法實現了吧。”Taen聽完沒再說話,我繼續道,“如果妳所期許的是長長久久,那現在就不是適合我做決定的時間。”
“那什麽時間才是合適的呢?”Taen的聲音很輕,還帶著顫抖。
“等到妳覺得真的能夠成為我終身伴侶的那天,等到妳把壹切事情都安頓好,成為有尊嚴的男人,不需要再在我或其他人面前低頭的時候。等到那天,妳再來問我。”
“那在那天到來之前,妳會等我嗎?”
我閉上眼睛。我承認自己需要Taen所說的壹切。我曾經很生他的氣,想要等事情結束後就丟下他,可我卻對他產生了好感,以至於可以讓我忘掉他曾經給我造成的傷害,甚至還幻想著同他壹起共度余生。也正是因為這樣,我才要等壹切都歸於平靜,等到Taen能夠自立才行。如果我現在就答應跟他交往,那我們的終點也就不遠了,我們所期許的美好未來,可能還沒開始,就會付之東流。
“等,”我的答復很短。那人聽到我的回答,自負地說道,“我不會讓妳等太久的,”這是他對我的約定。
“那個女人嗎?”Bun自言自語道,“沒準兒是剛認識的人呢,那個女的可能都不認識Pud。”
我把盛粥著粥的碗拿給Bun哥,我們倆正吃著城中心這邊粥店裏買的粥,這是我們的晚飯。Bun飛過來找我,壹是為了看看我,再者也是為了過來問事情緣由。“哥不覺得這事兒怪怪的嗎,如果我們想藏起來,就該讓別人找不到才是,怎麽還會跟別人聯系呢?”
Bun搖搖頭,“沒準兒想要女人,忍不住了唄。妳就別再想這件事兒了,趕緊收拾碗筷吧,至於案子就讓他們警察去找兇手吧。”
“經常認為是Po幹的,他們就想這麽結案。”
“沒準兒就是他做的呢,”Bun透過眼鏡看著我,“妳難不成還想找借口繼續呆在這嗎?”
我不禁嘆了口氣,“我會在這裏待到找出兇手為止,僅此而已。哥也沒必要特意飛過來指使我收拾碗筷。要是不用教學生或者是解剖屍體,就回家養孩子去吧。”
“這回可不是因為我要來啊,是Baitoey叫我快點帶妳回家,所以我才按女兒的吩咐過來找妳了啊。”Bun壹臉無辜地說道,“這周有空麽?回去找趟爸媽,讓他們看看妳還全須全尾兒。”
“額,要是沒有屍體等著解剖就去,”然後我又把話拉回了正題,“我確定,Pud不是自殺的。如果想自殺,為什麽要把氰化物放在咖啡杯裏,這不符合常理。”
Bun看起來對這個話題感到頭大,不過像Bun這麽愛思考的人,是忍不住不去探索答案的,我深信不疑,“驗屍結果確實是死於氰化物的對吧?”
“對,我打電話給醫學中心做法醫的朋友確認過了,明天我打算開車過去看看檢查記錄跟照片。”
“那個時候誰會想要殺死法官啊,”Bun皺著眉陷入沈思。有Bun這樣壹個最強大腦幫我的感覺真好,“肯定得是最親近的女人才會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肯定是很了解他的人,甚至知道他是殺人犯。那間儲存室不是檢察官拿來秘密藏身用的嗎,應該沒幾個人知道吧。話說那份聊天記錄顯示的時間是什麽時候?”
“Pud死前壹天。”
“如果我們假設那個女人就是兇手,頭天約著見面也說得通,她可能把放了氰化物的水給法官喝了,”Bun分析了壹波,緊接著卻搖了搖頭,“我只是假設而已,妳別太在意。”
“不過,妳這個假設倒是值得好好想想,”我激動起來。
Bun夾了壹筷子空心菜到我的碗裏,“別光顧著想,也吃點東西。對了,怎麽不帶Taen老師壹塊來吃飯啊?”
我長舒口氣,“我把他趕回家了。”
“妳們倆打算怎麽著啊,到底要不要交往啊?”Bun用筷子指著我,“妳好好回答我。”
“煩人,”我頂嘴道。
“嗷!想知道知道還不行啦?哥哥又沒說妳什麽,妳自己要覺得幸福,想交往就交往。妳要是覺得不幸福,就甩了他算。”
“不是說我過的不幸福,”我望著外面的馬路,“只是還沒到時間,我們還都各自有必須要完成的任務。等到所有事情都塵埃落定,再來好好聊聊。”
Bun望著我,安靜地嚼著米飯,好壹會兒才說道,“Taen老師很愛妳啊。”
“妳他媽的扯哪去了都,我們正聊Pud的事兒呢不是嗎!”我竭力想要轉變話題,因為我猶豫了。Bun像是立馬就心領神會壹般,嘴角掛著笑,我真是討厭死他這幅樣子了。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25章到這裏啦,Taen老師很愛妳啊,對啊,ban要好好珍惜,只要兩個人在壹起,其他算什麽!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4篇-可究竟為什麽,我會對這個人傾註這麽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