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五章-我不是警察,我是個醫生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五章-我不是警察,我是個醫生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5章,這個法醫不太乖,Taen妳可以領回家好好和他聊聊,講真kk夫夫還是很不錯的,嘻嘻!

在跟蹤人方面,我並不是專業的。盡管我在和法律有關的圈子中,可我也只是壹個普通的醫護人員。我不知道該怎麽開車跟著Taen老師的車,才不會被對方有所察覺,尤其是在這麽空曠的馬路上開車。這種小地方的車輛並沒有很多,特別是在大晚上,小地方的人們基本上都各回各家,白天還車水馬龍的道路上也逐漸變得安靜。現在只有壹輛皮卡車和自行車跟在我的車後,讓我稍微有點暖心。
我基本上保持在五十到壹百米的間距跟在Taen老師的車後。經過壹段時間後,我前方的黑色轎車並不快速地行駛著,我所有的註意力全部集中在那目標上。
然後黑色轎車便打了左轉的轉向燈。
我立馬擡起頭看了看Taen正準備轉進去的地方。大馬路分岔進去的巷口前有壹處老舊的房子,我減緩車速,靠左邊停下了車,馬上關了車燈,並看向Taen老師剛轉進去的那個巷子。這條巷子很小也很黑,只有幾只霓虹燈的微弱燈光。Taen老師將車停穩到那木房子門口的柵欄處。房間裏黑漆漆的,我看到壹棵遮住了部分房子的龍眼樹的模糊影子。
Taen就住在這種地方嗎?這個城市裏最大的輔導學校老板不應該住在這樣的房子裏。
我決定熄火,走下車,故意不關緊車門,以便不發出聲響來,然後慢慢小心翼翼地走進巷子裏。我知道這樣做很危險,可這種緊急狀讓我必須得知道壞人是誰。我除了找到證據來立足之外,沒有其他的選擇余地。我站著看向黑漆漆的屋中,我沒有看到有人居住在這棟房子裏的跡象。我正找著進入裏面的小路,這棟房子的大門柵欄有些生銹和破損了,門栓之類的都已經壞損了。我覺得我應該不難進入到裏屋去,可我沒有想過此時此刻闖入到Taen的家中,我要等到他在學校上課的時候在再過來進去。
在得到滿意的周邊環境資料之後,我就立馬轉身要走回停車處,我才剛走出兩步而已,便聽到壹個很大的聲音傳到耳中。
“妳為什麽要跟著我?”
我轉過身去看了看,聲音的主人從他躲藏的黑暗處走出來,我並不想浪費時間來解釋什麽,便立馬跑向停在巷子口前寬闊處的轎車邊。我聽到身後的人加緊追趕的步伐,我的心差點就要跳出來了,再沒幾米我就到我的車邊了。
壹雙大手瞬時抓住了我,身後的那個快速跑過來的沖擊力讓我和他雙雙摔倒在馬路上,Taen壓在我的身上,我用力將對方推離我的身體,Taen牽制住我兩只手腕,不讓我推開他。
“放開我!”我吼叫道。試圖用力掙脫出束縛,我看到Taen在看到我的臉之後那震驚的樣子。
“警察先生!”他立馬松開他的手,站了起來。“對不起,我沒看清是妳!妳還好吧?”
我立馬翻身側臥,然後準備站起來。剛剛的摔倒讓我渾身腫痛。我的手臂估計被擦傷了不少,Taen立即走過來搭把手將我扶了起來,我甩了甩手以示拒絕他的好意。
“對不起,我看到有車跟著我,我太害怕了才會停到這個巷子邊,然後再觀察是不是真的有人開車尾隨我,我沒想到會是您。”Taen擡起雙手表示自己的清白,他還微微急喘著。
“警察還在懷疑我是殺死Jen的人,對嗎?所以讓工作人員來這樣跟蹤我,我都說過了我沒有做過,那天晚上我在其他地方,能證明這件事的那些人的電話我也全都給妳們了,有朋友…”
“妳是兇手。“在Taen快說完之前,我馬上接話道。Taen楞住了。
“我不是,妳理解錯了。”
“檢察官在哪裏?”我的意識反而開始重上軌道,我試著說出很多事情來觀察另外壹方的行為舉止,我好不容易能從微弱的燈光中看到另外壹方的臉色。
“妳說什麽事?”Taen挑挑眉。“到底是怎麽壹回事呀,警察先生。”
“我不是警察,我是個醫生。”
Taen睜大眼睛。“妳說什麽…”
“我是給Jenjira女士做屍檢報告的法醫。我是第壹個知道Jenjira是被謀殺的人“對面之人的行為舉止壹點也不像我想象的那樣。Taen在聽到我所說的事情之後,顯得非常震驚。”妳也很清楚這件事,妳可以向妳的警察眼線詢問下,屍檢報告的結果是怎樣。在知道驗屍報告指向死亡方式是謀殺後,妳便來威脅我,讓我將驗屍報告改寫成自殺,這樣就不會牽扯到妳身上來。”在我說話之間,我也壹步步後退著。
Taen靜靜地站著,我確定我所說的事情觸動了他,我也許會很快看到壹些為了向我證明他的清白的舉止。
“有什麽證據證明是我做的。”Taen挑了挑眉。
直說的話並沒有,我沒有任何證據證明Taen就是兇手,僅僅只是本能地猜測而已。從全球女性被殺的數據來看,壹半是出自她愛人的手法,我曾驗屍過的謀殺案有不少是那樣的。
我決定不再說什麽,我立馬轉過身,跑到自己的車邊。我聽到Taen的叫喊聲,可我不關心他說些什麽,我立即坐上已經打開門的駕駛座那邊,然後鎖上車,發動車,我看到Taen跑到我的車前站著攔住。我看到那樣之後,我便掛擋後退,然後迅速地右轉開出馬路。這壹次我也許並沒有收獲什麽證據,可我確信如果Taen真的是兇手,那我就那樣出現在她面前也算是告知他壹聲,我並不是蠢貨,若他能找到我,我也壹樣能找到他。
這是第壹次我想讓壞人回來找我,因為我確定若壞人是Taen老師,我就能立馬能記住他,可若Taen夠聰明的話,他估計不敢再次回來威脅或是傷害我,因為我能說出他是誰,也就是能摘下他那偽裝的面具了。
真的確定就全副武裝再回來找我啊,Taen先生。
“Ban醫生!”急救室裏的護士Tik姐小跑著跟我進了急救室,又走到法醫化驗室,這也就是身為法醫檢測的我工作的地方。這間小小的房間只是占了急救室的面積沒幾個平米,盡管笑了壹些,可也好過什麽都沒有。由於檢測法醫學的傷者需要壹樣相對來說比較隱蔽的地方,因為也許要脫去衣服,就在急救室正中央檢查的話估計不會雅觀,“Ban醫生!”
“今天有幾個案例。”我並沒有轉過身去詢問面色吃驚的護士。
“妳還撐得住嗎?妳都沒有請假休息嗎?“在我準備沖進檢測室之前,Tik姐跑過來攔下了我。“妳讓實習生來替妳檢查也行。”
“不用麻煩實習生了,壹會我來處理。”我低下頭看向站在檢測室門口攔著的中年護士。
“可妳昨天才剛出院而已。”
我深呼了壹口氣,然後笑看著Tik姐,“全都好了,漂亮姐姐。“昨晚我回到酒店之後,我實在沒法強迫自己閉上眼睛,最後我下樓坐在大堂裏,直到淩晨壹點。由於內心的驚恐,也促使我下定決心今天要來上班。總好過若我在四周都有人的地方會讓我有點心安。也許聽起來有些膽怯,可在這種情況下,我不想壹個人待著。太不幸的是我來到了壹個沒有親朋好友的地方,才沒有誰可以壹直陪伴著我。今天估計是第壹次讓我不想有下班的感覺,想壹直呆在醫院裏。
最後,我也如願以償地工作了。現在我的任務就是出示和法律有關的文件,而大部分都是醫學方面的擔保書。那就壹次用來報銷保險和意外單子會有傷者檔案。比方說,傷害身體或是被打的案例,我會對傷者從頭到腳進行檢查,以便觀察傷痕印跡,評估傷痕的厲害程度,造成傷口的時間,以及那些用於治療傷口的時間段。
第壹個進來的傷者是壹個高個子,身穿襯衫和短牛仔褲的年輕孩子,全身上下布滿了傷口。壹眼過去我便知道這個孩子的傷口是交通意外造成的。護士把他帶進來坐在房間中央的椅子上,我從護士手上接過病例表,然後再護士打開傷口給我看的同時帶上了手套。
“是Sorawit Kamma嗎?”我詢問那個孩子。“多大了?”
“十八歲。”
“發生什麽事,哪壹天,幾點鐘,說給我聽聽。”
“就…昨晚騎車,大約八九點鐘,就是路上有個大坑,我立馬轉開,結果撞向馬路邊,我就沒有騎了。”
我得花點功夫來翻譯下語言,我在北部的兩年,盡管不會說,可也讓我能夠聽懂壹些北部方言。我總結了壹下就是這個孩子昨晚八九點鐘的時候騎摩托車摔倒,整個人翻到在路邊。“有戴安全帽了嗎?”我帶著曼谷口音地追問道。
“沒有戴。”
我把細節記錄在病例表裏,然後脫去他的衣服,開始從頭到尾檢查身體上的傷口情況。額頭上有瘀痕,臉頰,右手臂,腳腕上都沒有什麽讓我上心的傷口。我我畫了圖並將傷口情況寫在傷者的圖表裏,為了更便捷地記錄傷口情況。
“妳叫什麽名字?”那個孩子兩眼放光地看向我。“妳好可愛,妳知道嗎?”
護士姐姐笑出了聲,而我毫不在意。若是正常情況下,我會和這個孩子嬉鬧壹下,可現在我沒有那樣做的心情。“這樣擡起手來。”我做了個示例,將手肘指向前面,而手放在腦後。傷者按我說的照做了,我不希望有其他除了擦傷之外的什麽傷口。
誒…這個孩子的手背上有兩條長長的瘀痕,中間的膚色正常。這條瘀痕是由長條形並不鋒利的材質造成的,都是自保所形成的傷痕。試想下有人將棍子落在妳身上時,妳會很自然地擡起手臂來遮擋,所以結果就是手臂內側有自衛傷。
這個孩子並不是只有摔車的問題,他還有被身體傷害的問題。
“妳這是被誰打了?”我問那個年輕的孩子,他微微顫抖了下,面色驚恐。
“沒…沒有,摔車造成的而已。”那個孩子立馬放下手臂環抱住胸。
“若妳願意告訴我,我就告訴妳我的名字。”我用這個方法來騙他。
Sorawit有些憋屈,然後便坦白出來。“摔車前被壹幫流氓打的。”
“好的。”我脫下手套,在病例表上補充了些詳情,“沒有報警,是嗎?”
“沒有報警,我不敢跟那幫人鬧,我想要壹張醫院證明去請假。”小男生轉過來看著我,“醫生這麽厲害呀。”
“可以,壹會我給妳出壹張醫院證明,先出去外面等著吧。”我轉過來看著那個等我回復的男生,“哦…我是Bannakij醫生。如果還想要些什麽其他的,就回來找我。”
我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檢查完所有的法醫學的傷者。完事之後便走出我那小小的檢查室。有壹個護士走過來通知我,在法醫部那邊有壹具屍體,等我過去做驗屍檢測。我決定先去醫院前面吃完飯再回來繼續工作,於是便拿起Puet的手機看了看,由於現在我使用的這個手機並不是我自己的,所以壹點也不奇怪沒有人打電話給我。
“醫生!”在我走出急救室時,壹個熟悉的聲音叫住我。我立馬吃驚地轉過頭看向聲音的來處,身材魁梧的男子大步走向我來,他的臉色看起來比較焦慮。
Taen老師!我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始料未及地看到這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物,我的心跳加速,因為內心的害怕。Taen是壞人,他自然知道我在哪裏工作,我沒想到的是他會這麽大搖大擺地來找我。
“我來找您,是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我並不是行兇之人。若您有空的話,我想跟您聊會,可以嗎?”
“我沒空。”我立馬要走開,Taen不服輸地緊跟在我身後。
“昨晚的事情之後,妳真的沒有什麽要告訴我的嗎?”Taen老師大聲說道,使得坐在急救室前的護士和病人都轉過頭看我著我們。“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Jen發生了什麽事?我想問警察的,可他們並沒有給我什麽答復。”
我沒有回答,快速逃離開那個地方,我不會上妳的當。我利用對醫院線路的熟悉度,壹路上沖沖闖闖,最後終於走了出來。我走向法醫部,正想著幹脆藏到化驗室裏好了。
我看到壹個男子坐在法醫部前的椅子上,他在看到我的時候立即站起身。我看到他時差點就要哭出來,Em連長啊,他身穿壹身便衣,身材高大的警察走向我,“為什麽我都聯系不上妳,Ban醫生。我問這裏的人,他們也只是給我妳之前的號碼。”
“Em哥!”我瞬間走過去找他,“我的手機丟了。”
Em連長微微嘆了口氣,他看到我額頭上的傷口時,“妳這是怎麽弄的?”
“…” 這也許是壹次我可以告訴Em連長的好機會,該不該跟他說明所有的事情嗎?若我說了,壞人會知道嗎?若知道了,又會發生什麽事情?我能不能信任這個警察?他是不是跟兇手壹夥的?我無法做出什麽判斷。
“Em哥來找我是有什麽事情嗎?“我馬上轉移話題。
“有兩件事,壹是我聯系不上妳,第二件事就是檢察官…”在聽到這件事的時候,我的心顫了壹下。“我負責這個案子,妳聽說了,是嗎?”
我點點頭,Em連長繼續說道。“妳有什麽線索嗎?因為我見妳們兩個人是朋友,妳知道他和誰有過什麽爭執或是其他什麽糾紛的嗎?“我楞住了壹會,然後緩緩地搖搖頭。“我也不太清楚。”
“等妳什麽時候空了,麻煩到警察局跟我說明壹下,我想要下妳的新手機號碼。”
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個手機的號碼是多少,於是便要來連長的電話後再打過去。在交換好電話號碼之後,連長也向我辭別,並走了出去。我疲憊地坐在法醫部前的椅子上,壹切都變得復雜起來,以至於超出了我壹個人接受的範圍內。
盡管感覺到都不信任誰,可我還是想要有壹個可以傾聽我所發生的事情之人,實在太想要壹個能幫忙想出路的人,那個人應該是Puet,可他卻失蹤了,是生是死都還不清楚。我出神地擡起頭看著天花板,直到現在,警察還沒有什麽補充證據?沒有監控畫面,或是其他什麽能夠說明有人進去殺害Jenjira之類的。我也很想問Em連長,可若我那樣做了,又會發生什麽事情?我身邊的人又會不會失蹤了?
我擡起手緊緊抱住自己,閉上眼,嘆了壹口氣,把心中的不爽全都發泄出去。
就在這時,我聽到朝我走來的腳步聲。
“醫生…”最後Taen老師還是找到了我。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5章到這裏啦,床戲天花板呢?沒有壹頓床解不開的案子,沒有的話就來兩頓,kk夫夫就是給人這中image,哈哈!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四章-因為妳就是兇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