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夫夫第4篇-不受上帝待見的男生

甜橙夫夫第4篇-不受上帝待見的男生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 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4篇部分! Type說的對,愛是不分性別的,當愛向妳走來的時候,就要好好把握住!加油No,妳可以的!

轟隆隆……轟隆隆……
盡管今天太陽已經升起來好壹會兒了,但是因為現在天空中布滿了黑雲,所以天色還是顯得黑蒙蒙的。天空中發出的那壹聲聲令人發悚的打雷聲,像是在預告著大雨即將來臨。而此刻No的心情和這個天氣壹樣糟糕到了極點!
剛剛從家門口出來就看到···那個長相清秀的家夥咧著嘴笑著站在門口。
盡管這個天氣情況讓人沮喪得快要崩潰,但是Kla這家夥的臉上依舊掛著無比燦爛的笑容。
“No哥哥早安!”
“妳……妳怎麽來了?”
No壹時沒反應過來,不可置信地小聲問,以為自己沒有打電話那人應該就不會來接。所以他已經計劃好了,打算蹭鄰居家哥哥的車坐到巷口外邊的公交車站然後再坐公交車去上班,但是誰料到他剛剛壹腳踏出大門就撞見Kla了。
“哦!Nic打電話跟我說他把哥哥的車給撞壞了,所以他來求我幫忙接送哥哥作為贖罪。”
這個吃裏扒外的弟弟,妳是不是應該先打個電話來問問我需不需要妳朋友接送啊!
No被氣到想要胖揍他弟弟壹頓,因為弟弟的好意讓他無法成功地躲開kla,然而當看到那個露出虎牙的笑臉以及那雙眼眸裏的期待,讓想要狠下心來的人……無法拒絕。
“呃,算了Kla我的包在妳這裏是嗎?”
“嗯,是,是在我這裏,但是我見到哥哥的包有點臟,就拿去洗了……”
“啊?那我裏面的東西呢?”No直接喊了出來。因為包裏裝的都是工作上的物件,他忍不住自責起來:昨晚不應該沒有拿東西就那麽著急地逃回家的。不對!被這個小破孩吻了就算了,還被他告白了,這事擱誰那都會著急上火吧!
“放在我包裏了,我把我的包拿來先給哥哥暫時用壹下。額!哥哥妳不會怪我自作主張吧?”弟弟的朋友不確定地問,配上他那壹臉懊悔的表情,讓No想要破口大罵說:‘妳碰我的東西幹嘛!’的這句話硬生生地吞了回去,然後搖了搖頭:
“不,不會啦!”
說不出來啊餵!每次看到Kla這小子擺出壹副像狗崽那樣的表情,那些話就都說不出口了。
“嘿!終於可以松口氣了!”
妳倒是可以松壹口氣了,但妳能不能不要那麽欠揍地對著我露出這種帥氣迷人的笑容來啊!雖然看起來很Man,但我也會被電得心動到小鹿亂撞啊餵!
昨晚發生的事情在No的腦海中閃現,於是他忍不住盯著那個很會接吻的嘴唇看得失了神,當他察覺到自己的臉火辣辣地熱起來時趕緊轉開臉看向其他地方。
“No哥哥!”
“嘿!不要過來!”但是當對面的男生每往前朝他走近壹步,他就滿臉緊張地後退壹步,這讓Kla趕緊停了下來。
“對不起!我只是見到···哥哥的頭發翹起來了。”Kla的臉沈了壹下,然後伸手摸了壹下自己的頭發,這讓他趕緊用手大力的撫摸了壹下自己的頭發,同時壹臉緊張地看著邊上的那雙手。
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麽!但是如果讓旁邊的那個人幫忙整理的話?……肯定會發生壹些什麽事情的。
“好了嗎?”
“還沒!還翹著呢。”問他倒也老老實實地回答,而且也沒有想要靠近過來的意思。但無論No摸了多久捋了都少次後問他,,但Kla還是搖著頭說:還沒好,後面還翹著。可是他對著車窗玻璃照也沒有見到哪裏有翹起來。
“要不讓我幫幫哥哥吧!”
“嗯!”
還能怎樣啊!
Kla壹自告奮勇主動幫忙他就莫名地緊張,但是因為來不及轉開臉而瞥見到Kla用著像只被罵了的狗那樣苦喪的臉說:
“我知道No哥哥今天不想讓我靠近應該是因為昨天我對哥哥做了那些事情。但是我保證這次真的不會對哥哥做些什麽的。”輕柔的語氣中夾著壹絲小小的悲傷。讓No聽了後忍不住咬緊牙並努力地在心裏提醒自己:不要心軟!不要心軟!不要心軟!但是……
“可以嗎No哥哥?”
“好。”
What?我討厭我自己這種爛心軟的性格!
身形高瘦的小夥雖然是壹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但還是配合地點了點頭,然後低下頭來讓那個身高和他壹樣高的人幫忙整理那翹起來的頭發。心想著只需要忍耐壹下下,壹會兒就好了,但是No卻不知道……
Kla的手很大,沒錯!如此帥氣的小夥就應該有這樣壹雙柔軟而又修長的大手。他動作溫柔而又緩慢地整理捋直我那深色的頭發,期間他的指尖偶爾探進頭發中若有似無地觸碰著我的頭皮,這讓No···感覺很好!
“可能是No哥哥壓著它們睡覺了,很多都翹起來了。”kla語帶笑意地說道。卻讓另外那位的內心就產生了壹絲絲異樣的悸動,越是靠近也就越是清晰。為了不讓Kla那孩子發現他的臉紅得發燙,只好把頭壓得低低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Kla壹碰到我,我的身體就很奇怪地燥熱起來了。
“好···好了嗎?”
妳的聲音不要發抖啊蠢No!
那個被摸得戰戰兢兢的人在心裏這樣罵自己,但還是不敢把臉擡起來,仍舊低著頭讓Kla順著頭發生長的方向輕輕地撫順,然後再把發尾抓起來捋直。和那張低垂著布滿紅雲的臉壹樣,No的耳朵也漸漸地變成了紅色,這讓Kla差點把持不住自己,然後把指尖輕輕地往下移動,最後停留在脖子上。
“這段時間哥哥變白了呢!”
“哦,呃,就現在沒有在大太陽底下踢球了嘛!”
畢業出來工作壹年了,對比以前那個喜歡戶外運動有著小麥膚色的足球隊隊長來說真的是白了太多了,盡管看起來不像那些經常做保養的男生和女生那樣白凈,但是至少看起來卻比那放在修長脖頸上的手還要白凈。
“呃!Kla好了嗎?”
Kla楞了壹下,然後……
“餵!”
腰部突然被壹雙手溫暖地環抱著,No驚叫了起來,除此之外那張帥氣精明的臉居然還靠在了他的肩頭上,然後用低沈的聲音說:
“我很喜歡很喜歡No哥哥,喜歡到不知道要怎麽做才好!”
“呃……呃……Kla……我……我覺得……”
No結結巴巴地,腦袋壹時反應不過來要說些什麽,因此只好閉上嘴呆呆地站在那裏。他完完全全忘了要在Kla擡起頭來笑著和他對視前把他踹出去,然而……

壹個吻輕輕地印在No的脖子上。
“對不起,我食言了,每次只要靠近No哥哥我都控制不住我自己。”最重要的是他扔出來的那句話,讓那個自認為不帥的人…非常震驚。
No感覺到自己的臉很熱,內心慌亂到不知道要把自己的手和腳放在哪裏好。最重要的是……而這壹切的罪魁禍首是Kla那個讓他移不開眼的對視。
我怎麽了!我這是怎麽了!我到底怎麽了啊!!!
No的腦袋裏除了這個問題之外什麽也想不出來,害怕得只好緊緊地抱著Kla先借給他用的那個價格昂貴的背包。
他害怕自己的心。
不不不……不要慌啊死No,絕對不可以慌,像個男子漢壹點啊餵!Type!以前Tharn追妳的時候妳是什麽感覺啊?是不是和我現在的感覺壹樣啊!
最終那個壹直默念著只是兄弟的人心裏的想法開始有了壹些變化。他卻不知道所有的這些行為都是來自於Kla的圍剿計劃。
砰砰!砰砰!砰砰!
我的小心臟啊,妳能不能跳慢點啊!
今天No的同事們所見到的畫面和兩天前的並沒有什麽不同。此刻這個身形高瘦的弟弟正在做著奇怪的動作:手撫著心臟的位置,然後把額頭往辦公桌上叩得砰砰響。直到隔壁的同事再也無法忍受他繼續這樣下去。
啪!
“嗚!Poom姐,很痛耶!”
“妳在發什麽神經啊,把頭叩在桌子上就不痛?快點幹活,聽到了沒?快去工作,妳分內的工作都做好了嗎!”壹位女同事把文件卷成棍狀然後往No的頭頂上敲了下來,他因此而被嚇了壹大跳,轉過身來幽幽地抱怨著,因為同事剛好提到了工作的情況,他只能縮著脖子微微地搖了搖頭然後去查看了壹下自己小組的工作。
我的心臟發什麽神經啊!
盡管眼睛是在盯著工作的內容,但是腦海裏壹直盤旋著的是今天早上發生的那件事情。
溫暖的擁抱,那噴灑在頸窩處的氣息,那被烙在脖子上的炙熱觸感還在上面停留著,最重要的是那雙眼睛和那魅惑的聲音。
喜歡我
嘭!
“請允許我去壹下洗手間!”No猛地壹下站起來,順手壹把抓起手機,然後匆匆地走出辦公區,這讓其他的同事面面相覷。
“他神經是不是搭錯線了,以為自己還在讀高中啊?”其他同事聽到這句話後都聳了聳肩,因為他們已經開始習慣這個小夥子那起伏不定的情緒了,就隨他去吧!過不了多久他應該會好起來的吧!
與此同時,當那個年輕的小夥子走到走廊外邊的壹個角落裏之後,立馬撥打電話給某人。
壹個可以幫助到他的人!
[Hello!什麽事啊?]
“TypeType……妳要幫我啊,妳壹定要幫我啊!”
電話那頭的人叫Type,是無論發生什麽事情都會維護他的好哥們。
接電話那人的聲音裏帶著壹些惺忪睡意,但是No卻不管不顧,沖著電話喊叫著。
[搞什麽啊妳,有啥事直說!]
“臥槽!Type,現在都快中午了妳還沒起床啊!”No忍不住對著電話咬牙切齒地說,身為妳朋友的我此刻正煩悶的要死要活的,而平常大呼小叫的妳卻在那裏睡得正歡。No的話讓Type立馬醒了。
“呃!昨晚Tharn差不多折騰了我壹個晚上。我今天下午才有課,可以晚點起床,倒是妳有什麽事?快說!]
type是在高中時和他成為好朋友的,大學念的也是同壹所學校,現在他在攻讀碩士中。Type這麽壹問,讓No立馬轉移回到自己的問題上來。
“呃!我想問壹下妳,Tharn他追妳的時候,妳當時是什麽感覺啊?”
[就超級想踹他,還能怎樣啊!]
“啊!”因為剛剛聽到type那憤恨不平的語氣於是他忍不住喊出聲來。
[妳不要裝做出壹副不知道我和他之間的事情那個樣子來。妳也知道我以前很討厭Gay,我怎麽可能那麽輕易地從了他?然後我和Tharn的事情啊,起初是因性而開始的。要讓我回想當初他是怎麽追我的話,我現在也想不起來。可能是他壹直都在很用心地照顧我和哄我開心吧!但是妳問來幹嘛?怎麽?是不是有人來追妳了?]
Type的洞察力還是壹如既往地厲害。
“就…嗯!”No含糊地回答。
[那我建議妳要做的第壹件事情是去慶祝壹下。]
“哈?”No滿臉的疑惑,但電話那頭卻響起了大笑聲。
[有人來追妳啊死No,終於有人被妳迷住壹次了啊,妳必須要慶祝啊!謔!這是簡直就是妳23年人生的輝煌時刻,很有必要慶祝壹番啊朋友!對了長得怎麽樣?]
“就……就……呃……還好!”
[那就好好抓住這個機會了,錯過了這個機會,估計就不會再有誰被妳迷住了。]
“混蛋!”他那樣子損我我當然要罵回去,這卻又令電話那頭的人大笑起來。
[怎麽著!不喜歡?]
那張清秀的臉立馬浮現在的腦海中。
“就…也不是不喜歡啦!”No輕輕地說。
[那就沒問題啊!如果喜歡那就答應他,這樣就行了啊!這麽簡單的事情還要我來幫妳想啊蠢蛋!]
好友打趣地說著,自從他告訴我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後就開啟了這種消遣的模式。
“餵!妳覺得我真的要答應和他在壹起嗎?”
[嗯,那當然啦!妳有問題?]
“……”
No無言以對,只好擡頭仰望天空。不想去聽朋友剛剛說的那句話,他想要聽到的是朋友告訴他拒絕那個小破孩的方式而不是答應和他在壹起。
[呃!妳沒其他事情了吧!Tharn打電話來了,估計是打來叫我起床的,先這樣,有空帶那個妹子來讓我認識壹下,嘟嘟……]
“嘿!Type!Type!”盡管對方已經掛掉了電話,但No卻還在電話這頭喊叫著。因為電話那頭說女生。
不是女生啊混蛋!是跟我和妳壹樣性別的啦!
那個向朋友咨詢的人還沒有說完,電話就被掛斷了,估計是在和他男朋友聊天吧,再打過去也沒有再接聽,No也只能在電話這頭嘀咕了壹下。回頭想想,話說雖然在女生那邊吃癟了好幾年有點丟臉,但是他也不知道要怎麽跟朋友開口說有男生來追他。想到這,這個曾經堅信自己沒有偏向同性的人,此刻卻笑不出來。
我有好幾個朋友是Gay,娘娘腔也有很多,Tom更是多到數不清,但是現在有男生來追,我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麽做了。
“Type曾經說過,是Tharn讓他明白了愛情是不分性別的,但是我的愛情在向我走來的時候,為什麽那個人還非得是個男生啊!”
No無力的蹲下去,六神無主般的用手揉著太陽穴。因為他曾堅信自己,將來哪天有朋友愛上自己,他肯定是不會從了他們的,但是現在……
“不行!我不可以讓這個孩子走上這壹條錯誤的道路!”
盡管現在的No混亂得在崩潰的邊緣暴走,但是他已經下定了決心,為了Kla弟弟的前途,他必須阻止這種混亂出現。為了不讓自己動搖,哪怕接下來被別人誤認為不識好歹也心甘情願。
“好了!加油啊No!”
沙沙沙…轟隆…啪…
我怎麽這麽倒黴啊!
No只得在心裏哀嚎著,天空中雷聲滾滾,銀色的閃電在遠處閃爍著,雨點伴隨著大風壹起落下來。
暴風也沒能讓他留在辦公樓裏避雨,因為收到了某人發給他信息說要來接他下班,如果要在這裏等暴風雨過去的話,那壹會兒他隨時可能會冒出來。所以剛到點下班,他就拿齊自己的東西然後冒著雨急匆匆跑去公交車站等車。但是,不知道他坐的那幾條線路公交車都跑到哪裏去了,壹輛都沒有見到。
“泰國的公交車什麽時候才可以按照時間表行駛啊!真操蛋!”身材高瘦的小夥子像失去理智般抱怨著。因為已經站在這裏等了半個小時了,天空中的閃電此起彼伏讓人害怕,那感覺像是再站久壹些就會被閃電給劈死似的。盡管馬路上的車輛非常的多,但是自己等的那些車卻連影兒都沒見到。
“什麽時候才來啊!”說完還把頭探出公交站牌遮雨棚頂的範圍。
嗶嗶嗶……
嘩啦!
真是怕什麽來什麽,老天爺妳幹嘛非得和我過不去啊!
冷不丁地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了壹輛車,飛快地開過站牌前面的那個水坑,那水夾帶著各種各樣的細菌,濺了那個僅穿了壹件襯衫的人滿身滿臉。而那個被水濺到的人則壹臉憤恨地緊閉著眼睛,憤憤不平地擡手把臉上的水漬抹掉。
“妳趕著回去給妳老豆收屍啊!這麽火急火燎地,艹!”
盡管No比他的好朋友更理智冷靜,但是被這車輛濺出的水花弄成這樣子,他忍不住轉過去對著那輛車的車尾破口大罵,同時還對著它豎起了中指,旁若無人般地咒罵著。因為自己沒有被雨淋濕,但卻被這積水濺到全身都濕了。
“衰到家了!”
但是卻拿那輛車沒有辦法,只能自己嘟嘟嚷嚷著。現在他敢打包票的是哪怕想要打的也打不到了,甚至估計連公交車都不想讓他上了吧!
但是老天爺並沒有對他太過於殘忍,因為……
嗶……
“No哥哥!”
突然
這還叫不太殘忍嗎!
剎那間,壹輛四個圈標誌的豪華汽車開了過來,停靠在了公交車站旁,搖下車窗的同時開車的人還探出身體來大聲地喊著,讓那個正用胳膊擦著臉上水漬的人嚇了壹大跳。
“嘿!Kla!”
“No哥哥!”對方喊叫著他的名字,但因為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對他狠心壹些,所以二話不說立馬轉身拔腿往相反的方向跑去,只聽到喊叫聲從身後傳來。
但是……
“No哥哥,Techno哥哥!”
“嘿!妳瘋啦!妳不可以把車停在那裏置之不理啊!No隨著喊叫聲轉過頭去看,這壹看嚇了壹大跳。因為看到Kla從車上下來追著他跑了過來,把那輛價值好幾百萬銖的車直接扔在那裏。
只是把車停在公交站前就已經會被人罵了,現在還插著鑰匙把車停在那裏,真的是太瘋狂了。
突然
在No驚呆的瞬間,那個跟在後面追著他跑的人壹把抓住了他的肩膀。
“No哥哥為什麽壹見到我就逃跑?但是算了!趕快上車吧!要不然哥哥會生病的!”kla沖進雨中用擔憂的眼神對著那個渾身濕透的人喊著,很想把他拉過來揍壹頓
嗶……
喇叭聲響成壹片,這使得他們不得不回過頭去看,此刻No清楚的感受到:老天爺肯定是超級地討厭他。
我等的公交車來了!
那輛正在打著喇叭的車,在看到車站裏已經沒有乘客在等候,司機就打著轉向燈想要駛出車站,而那正是No要等的公交車。那輛車的司機邊開車邊咒罵著那輛金棕色車的車主,此刻那個被罵的車主則緊緊地摟著No的肩膀,那雙銳利的眼神中充滿著擔憂。
“Kla,妳的車……”
“我求求妳了No哥哥,跟我壹塊兒走吧!我不想看到哥哥生病!”
那銳利的眼神掃射過來讓No把忍不住咬咬牙,因為他受不了啦!
“哎!還是先擔心妳自己吧!”
我無法再繼續假裝狠心下去了。
身形高瘦的小夥子發誓,那是在他弟弟朋友的恫嚇威脅下才和他壹起回到他的車上的。因為現在不僅僅是他壹個人濕透了,Kla渾身上下也沒有壹塊幹的地方,但那個人居然還有臉來擔心他這個野人會因此而生病。
像他這樣的人是不會那麽輕易生病的,倒是那個長著壹副少爺模樣的人,估計他會更容易生病吧!
最終No還是妥協了,上了那個弟弟的車,而他卻沒有細想為什麽…Kla知道他在哪裏。
擁堵的交通狀況令車內的人冷得直發抖,於是這輛豪華的車就拐進了位於市中心壹處低調奢華的公寓內。無論車主乃至擋風玻璃前的公仔都壹致認為先回他的公寓洗澡換衣服後,等雨勢小壹些再開車送他,總比現在忍受著漫長的堵車時間直接開車送他回位於市郊的家要好些。
因此No只能跟著那個盡管渾身濕透但依然帥氣逼人的小夥子進到了壹套極盡奢華的公寓內。奢華的程度簡直就超出了壹個普通大學生的範疇。
這配置也太齊全了吧!這架勢貌似比Tharn那個家夥還要有錢呢!
學霸人設、帥、脾氣好、有車、外加擁有各種奢侈品牌的包包,簡直就是個妥妥的高富帥。
這想法讓No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僵,當他看向那個頭發有點微濕的人時竟覺得他無比的性感。
等等,剛剛妳在想什麽啊死No!性感什麽鬼!妳腦袋被門夾了嗎!
No猛地搖頭,因為當他看到那孩子正在把他自己(kla先借給他用的包)的背包放在房間的地板上時,他冷不丁就想到了不應該去想的東西。
“我先放在這裏,壹會兒我再把它擦幹。”
“嗯嗯!沒關系,話說妳壹個人住嗎?”
這個問題令對方轉過頭來,壹臉悲傷地點了點頭。
“是的!我從大壹的時候就被趕出家門了。”這回答讓那個問的人不敢再說什麽,只好擡手撓了撓腦袋給自己解圍,而他剛好想到了這句話:來到男朋友的公寓了。
嘿!誰的男朋友!他只是壹個弟弟而已啊餵!
當屋主給他拿毛巾和要換的衣物消失在他的視線裏時,No快速地搖搖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No哥哥洗壹下澡吧!給!我和哥哥的Size應該是壹樣的。”那個無處可逃的人只好嘿嘿地幹笑著說:“謝謝妳Kla!多開虧了妳,要不我今天估計會更加狼狽。”
“嗯!為了No哥哥,我什麽都願意做。”那真誠的笑容讓No的心像被針紮那樣刺痛。
我怎麽下得了手去傷害這個心地善良的孩子啊!
No想要胖揍自己壹頓,對方沒有提到任何壹句關於自己剛才奮力逃跑的事情,反而還把盡心盡力地照顧好自己,這讓No感到越來越內疚。
“那哥哥先去洗澡吧!”
“對了,哥哥那浴室的門鎖壞了,妳把門關緊就可以了。”
“啊?嗯嗯!謝謝!”No點了點頭,然後絲毫沒有任何懷疑地走進了浴室。因為他連和足球隊的隊員搶浴室的事情都幹過了,這麽豪華的浴室還有什麽好再抱怨的。
就是這樣,那個堅信自己不可能會被別人非禮的人,卻讓在看著他的Kla邪惡地笑著。
砰!
No進到浴室裏,但那個脖子掛著毛巾的人並沒有走開,他蹲下來打開自己先借給No用的那個名牌背包,伸手探入背包的底部,拉開那個小小的拉鏈,摸索了壹下下然後掏出壹個比巴掌小的四方盒子來:追蹤器。
“嘿嘿嘿……”那雙犀利的眼神發出比往日更加閃亮的光芒。放下手中的背包後走進臥房裏。之前送去洗的No的那個舊背包就放在臥房裏面,這還是他在去接No之前剛剛拿回來的。Kla打來那個背包,然後掏出那個追蹤器放入到背包底部的壹個小小的縫隙裏,然後嚴嚴實實地拉上拉鏈,最後裝回袋子裏像剛剛拿回來時那樣。
Kla送背包去洗並不是出於好意,他只是需要事先探測壹下背包的內裏是什麽樣子,No的背包裏除了有很多的用品之外還有去年的購物小票、賬單等。這說明這個背包的主人和大多數的男生壹樣都是個不會每天會清理自己背包的人。因此才決定送去洗,並告訴對方,以便自己往背包裏放追蹤器。
這樣No哥哥就會像只小雞那樣翻不出他的手掌心啦。
當然,即使今天不下雨,Kla也打算要拐著對方來他的公寓裏拿包的。
“真冷啊!看來要和他壹起洗澡了。”
Kla自言自語著,吹著口哨走過去抓起壹張新的浴巾,走到浴室門前,然後在門口脫好衣服,在用浴巾慢慢圍在腰部…之所以這樣子做是因為怕獵物會逃跑。而浴室裏的那個人卻不知道危險正在逼近。
Kla不想浪費時間在浴室裏脫衣服,像No哥哥這樣的人,壹旦這樣做的話他肯定會以最快的速度洗好的。
“妳所做的事情真的很對得起我付給妳的錢嘛Nic!”
沒錯!Kla就是那個叫朋友拿車去撞壞掉的人,雖然他朋友只是把車拿去放在他女朋友的公寓那裏。
“不對!現在應該改口叫…小舅子。”
說完Kla就打開浴室門進去處置他的獵物。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4篇部分就先到這裏了,不知不覺這個小綿羊就要掉入Kla這個大灰狼的手裏啦!這個劇情太刺激啦!請期待下章的肉肉…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甜橙夫夫第3篇-大灰狼的套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