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夫夫第7篇-都不知道是誰的老婆吧

甜橙夫夫第7篇-都不知道是誰的老婆吧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傢帶來 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7篇部分! 關於甜橙夫夫,好像,好像,大家好像沒怎麽關註那樣哦!小說真的超棒呢,Kla這個大灰狼,劇情實在很好看,雖然好像有那麽壹丟老套!

“哥,問妳個問題呀。”
“嗯,問吧。”
“妳喜歡Kla那個家夥對嗎?”
乓啷~
“妳…妳說什麽啊!”
Kla回家已經有壹會了,No剛才壹直在媽媽和弟弟面前如履薄冰加提心吊膽,現在終於可以松壹口氣了。估計他還以為沒有人發現他和Kla的秘密了吧。但是當他下樓來喝水的時候,正坐在客廳看書的弟弟突然走過來把手臂撐在廚房的案臺上,然後用壹種超級八卦的口吻問自己的哥哥。No聽到這個問題之後,壹時沒有把水杯抓緊,只見水杯迅速做了壹個自由落體運動,然後掉到了地板上摔了個粉碎。
“我問妳喜不喜歡我朋友。”Nic還是剛才的那個問題,對自己的哥哥沒拿住杯子這壹舉動並沒有表現出很大的驚訝。No趕緊彎下腰去,到處尋找舊報紙想把水杯碎片包起來,其實他還有壹個原因…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弟弟。
“深井冰啊!妳在想什麽呢,Nic!”
“我以為妳喜歡他呢。”
呃~
當弟弟風平浪靜地說出這句話的時候,No差點被水杯的玻璃碎片紮到。接著,Nic換了壹個姿勢,改為把自己的腰靠在桌子上,繼續說了起來。
“今天妳的表現很反常啊。”
“嘿,妳想太多啦!我會喜歡他?妳自己在意淫的吧!”No是壹個有話就講有屁就放的人,所以他對家裏人是沒有隱藏什麽秘密的。所以當這個沒有任何秘密的“企圖”要撒謊的時候,臉上就寫滿了無盡的可疑。Nic看到哥哥那壹副不可相信的表情,輕輕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
“也許是我想多了吧,但是今天妳們都表現得很反常哦,不對,Kla這樣反常已經好幾天了。這幾天就知道問關於妳的事情,看到什麽都想給妳買。還有啊,我聽說妳昨天還在他家過夜了,不是嗎?今天還笑得像中了大獎壹樣,就知道在那裏說No哥好可愛啊之類的瘋話…好吧,也許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妳沒說,但是妳的表現簡直就是“司馬昭之心”了啊!妳這個臭Kla!
No很想對著自己的弟弟吼壹聲,但是…這能怪誰呢!
他壹想到那個帥氣的小狼狗整天惦記著自己,他的嘴巴就不自覺地咧開了,他的心跳也情不自禁地加速起來。壹開始他還真的以為那個家夥是鬧著玩的,看來對方是來認真的呀。
No臉上的壹切表情都被Nic看在了眼裏,記在了心裏。
哥呀哥,看來妳真的上鉤了呀~
Nic想到這裏,無奈搖了搖頭。因為曾幾何時,自己的這位宇直哥哥——雖然有幾位朋友是彎的——還曾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喜歡女生。而此刻,他正在笑得像壹個沈浸在愛河中的小女生,壹邊收拾著玻璃碎片,壹邊嘴角含春面帶桃花。而且,他的臉蛋也開始泛著紅暈。Nic看不得自己的哥哥這副模樣,只好趕緊結束話題。
“不知道發生什麽事了,但是妳要記住哦,不管怎麽樣,妳都是我的好哥哥,妳做什麽決定我都會支持妳的。”
因為妳帶挈我拿了好多回免費禮物呀。
當然,這壹句話Nic是不會說出口的。他只是把自己表現成壹個善解人意的弟弟,對於哥哥和自己好朋友“勾搭”在壹起這件事是表示接受的。雖然心中還是有壹絲絲的別扭,但是這件事就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楊戩要做二郎神”壹樣,都是阻止不了的事情。因為Kla較真起來的時候,沒有人能夠阻止得了他。所以呢,順水推舟,自己坐收漁翁之利豈不快哉?
“Nic。”No擡起頭來看著Nic,臉上寫滿了明顯的感動,眼神裏散發出壹種感恩戴德的光芒…搞到這個反派幫兇心頭微微壹顫。
“為什麽我會有妳這麽好的弟弟啊?”
因為妳還不知道,我買兄求妻了呀。
Nic直勾勾地盯著哥哥的眼睛,然後再次緩緩地問道。
“所以說,妳到底喜不喜歡他?”
“我也…不知道啊。”No心中七上八下地說,然後…壹股腦兒地所有的感受都倒了出來。
“但是他是個好孩子呢,不僅人好,也很有禮貌,很會撒嬌,很會討好人。每次我兇他,他就像壹只小奶狗壹樣,不管是眼神還是聲音,都軟萌軟萌的,搞到我都生氣不下去。還有,他的帥氣也讓我嫉妒得要死。我以前很羨慕那個Tarn,是個混血兒,都是因為他爸媽的基因好。當我遇到Kla的時候呢,雖然年紀輕輕,但是顏值著實讓我嫉妒得不要不要的。每次我看到他的帥臉,哎呀,誰不覺得害羞,誰就是瘋子吧…”
看來我已經得到答案了。
Nic自言自語,然後微笑著聽哥哥對自己老鐵的壹番吹捧,雖然他對這些溢美之詞不敢茍同。
好人?性格好?有禮貌?會撒嬌?像壹只小奶狗?…我的好哥哥啊!妳遇到的正是壹只把守著地獄之門的三頭犬啊…但算了,反正也不關我事。
No聳了聳肩,認認真真地聽哥哥吹捧完畢,才慢條斯理地說。
“嗯,那我過去繼續看書了,記得掃幹凈,不然老媽會罵死妳。”說完,就抓起課本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把哥哥留在原地繼續打掃玻璃碎片。Nic壹回到臥室就趕緊關上房門,迅速抽出手機,在屏幕上迅速輸入壹條短信息。
妳的獵物已經上鉤了,大少爺。
很快,對方就回了壹條信息,上面寫道…
好,明天過來領賞吧。
正在進行“不正當交易”的兩人皆大歡喜,至於被人當作貨物來交易的那壹方呢…就只有No哥壹個人咯。
Kla覺得這段時間,自己的人生正處於上升狀態,做什麽都如魚得水如火如荼如日中天如沐春風。尤其是那個自己暗戀了三年的人,他剛剛才從其弟弟口中得到了實錘信息,說對方已經掉進了自己的愛情陷阱。Kla現在不管往哪裏看,都看到壹片藍天白雲晴空萬裏,希望不會有突然的暴風雨吧。現在,這個獵物再也不會躲避自己的追趕了,這感覺真的如此美好啊…
現在呀,打電話對方也馬上接了,去接對方上下班也欣然等待自己,約對方去吃飯也很樂意奉陪,雖然有時候對方還會為自己請吃飯也鬧點小別扭。
‘嘿!我可是長輩啊,怎麽可以壹直讓妳請吃飯啊!’
也許對於其他人來說,No那只是壹般的拒絕,但是對於Kla而言,這是No哥撒嬌的壹種表現,真真是超級可愛呀。
無論多少次,No哥都以自己年紀大為借口,但每次都被自己這個年紀小的弟弟完美“懟”了回去。
‘我就是想照顧哥妳呀,不行嗎?’
就是這樣說而已啦!媽呀!居然臉紅耳朵燙,壹點都不像那個追著學弟們滿球場亂跑的足球隊長啊。
“嘿嘿~”越是想到這些,Kla就越是心滿意足地笑了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己在No哥的眼中就是比別人更特別壹點…No哥對著別人的時候,是永遠不會表現得這麽可愛的,而跟他在壹起的時候就無時無刻不散發著壹股萌萌的可愛到爆的氣質。特別是當他想起他們兩個的第壹次,還有壹起洗澡的那壹天…他就越想要馬上跑到對方身邊,當場把對方抓過來“大快朵頤”壹番。
喝醉酒的時候也超級可愛,超級聽話。等到對方有了欲望…那樣子竟如此誘人,導致自己當時把持不住。
“接下來的目標,就是把No哥往床上推倒啦。”
小帥哥心情大好,掀開了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準備去洗澡打扮自己,然後去接老婆…今天是周六,No哥說辦公室今天要他們去外面擺攤做宣傳。所以呢…他壹定要過去守著。
“用什麽做借口好呢?剛好經過…不對,應該說想念他了,這樣才對。”
壹想到當自己說想念時對方的表情,Kla就忍不住露出了邪魅的微笑。在他進浴室洗澡打扮之前——他對自己的顏值非常有自信,覺得到時候肯定會吸引壹大批花癡的眼光——他抓起手機去瀏覽了壹下今天的新聞,這也是他壹直以來保持的習慣。
然後今天他並沒有去關心有關家國大事的新聞,而是點進了老婆的臉書主頁。
“真的很喜歡這個詞語…老婆。”
以前,他覺得那些跟蹤別人、關註別人壹舉壹動的人是壹些變態。但現在他的想法完全不壹樣了。從他制定計劃要把No撩到手的第壹天開始,他就成了別人眼中的所謂“癡漢”。
就是那壹天,他收到可靠消息,就是No哥回去跟朋友喝酒。由於自己已經關註No哥好幾年了,所以他才會知道那壹次No哥肯定會喝得爛醉如泥。他還測試過了,當No哥喝醉的時候…他是會對別人的話言聽計從的。所以那天他才會賄賂自己的朋友No哥的弟弟,守在No哥的家裏,靜候片刻,然後再進去對方的房間“考科目二”。然而那天獵物由於喝得太醉,竟走錯房間,徑直往自己弟弟的房間摸了進去,這樣的話…那還有得剩嗎?
管他媽誰的房間,老子有得吃就OK了。
雖然後來Nic跑過來罵自己,以後怎麽睡得下那張床啊,自己的好朋友和好哥哥居然在上面演奏了壹首《菊花臺》。但是要拿東西堵住他的嘴巴,也是小菜壹碟的嘛。
“臥槽!”
Kla正在專心致誌地盯著老婆的臉書頁面,忽然他嘴裏冒出這個詞語,接著他把自己的臉湊到了手機屏幕上,因為…
“太近啦!臥槽!那是我老婆啊!”
在No的臉書上,有壹張別人發的照片,上面還@了壹下No,上面附了打卡的地址和壹句短短的話…今天我們約會在了這裏哦。
那張照片…照片上的No正穿著壹件淺色的Polo衫,上面繡了壹個辦公室的徽章。只見No正在彎著腰,把自己的手搭在壹個女人的肩膀上,女人穿著跟No壹模壹樣的衣服。Kla看完之後被氣得火冒三丈,兩只耳朵直冒青煙,因為…兩個人的臉幾乎都要粘在壹起了,更甚的是,女人還嘟起嘴巴裝可愛。不!這哪裏有“可愛”啊!這壹切在Kla的眼裏看來明明是…可恨!可恨至極!
“這個女人!真不要臉!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叫Poom吧。”
Kla想起這個女人叫什麽之後,緊緊攥住手機。如果這個女人正在搶自己的獵物,他也不在乎別人說自己罵女人了…這種事情哪有老公受得了啊!
“尤其是No哥以前也是喜歡過女人的啊!”Kla心中忐忑地自言自語,然後扭頭過去看了壹眼掛鐘。現在快接近中午了,No哥估計還得工作到三四點。還有好幾個小時呢,真是壹點都不讓人省心了。於是,壹個驚天大計謀慢慢在腦海中醞釀起來。
這個計謀將會讓自己的老婆遠離那個女人。
“哼!咱們走著瞧。”
說完,剛剛還準備洗澡的Kla把app的界面關掉,然後露出壹副狡黠的笑容。如果他這副表情被自己的朋友看到,他肯定會說…妳這家夥肯定又在想什麽奸計了吧。
“餵,No,過來這邊幫壹下。”
“好的好的。”
與此同時,剛剛發布完狀態說“在約會”的女人,正在使喚著自己的“約會對象”幹活,因為人手十分不夠。所以呢,今天No需要從壹大早就開始跑來跑去的了,搬東西、派傳單、向有興趣的人講解,幾乎包攬了部門裏所有的活兒。尤其是這個部門的男生這麽少,他的工作量也隨之增加不少。直到下午壹點多,他才稍微有點時間空閑下來,跑到壹個陰涼的地方坐下來吃飯。
“下個星期不用出來了吧,姐。”
“嗯,沒有了沒有了,但妳別抱怨啦,這個月也就這個周日需要加班的,上個月幾乎沒有假日,我們都熬過來了呢。”Poom壹臉生無可戀地說。因為他們雖然要在周末出來擺攤,但是卻壹點加班費都沒有的。
“我沒有抱怨啦,我就隨口問問。”No幹笑了壹聲,因為他看到對方的心情好像不太好——也許是因為天氣太熱了吧。於是,No低下頭繼續啃著飯盒裏那壹坨涼颼颼的飯,因為盒飯壹大早就已經送過來。No還沒有來得及把飯扒進嘴巴裏…
鈴鈴鈴~
從早上七點那句“早上好”結束之後就靜寂無聲的手機此時急躁地響了起來,No趕緊把勺子放在壹邊,然後把手機從褲袋裏抽了出來。當他看到屏幕上顯示的頭像時,他原本疲倦不堪的眼神頓時閃爍著光芒,同時刷刷地迅速站了起來。
“我先去壹下洗手間。”
說完就飛奔著朝洗手間的方向走了過去,聽者搖了搖頭。
當No找到壹個較為隱蔽的角落之後,他才激動地按了接聽鍵…畢竟他已經承認了Kla是自己的男友。雖然還不算是百分百的那種,但是現在每次壹看到Kla的臉就會感覺到壹種莫名的激動,每次跟Kla聊天都會有壹種莫名的羞澀感…現在自己無論走到哪裏都會覺得腳底輕飄飄的了,所以這就是傳說中“得瑟”的模樣嗎?
“怎麽啦Kla?”No故意裝腔作勢,裝出壹副不太樂意的樣子,其實他的嘴巴已經咧成壹道大口子了。
[No哥,咳咳咳~妳在幹嘛啊?]

正準備笑得如沐春風的No,馬上把自己的笑容收了回來,因為他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了異樣的聲音。
“Kla,妳不舒服嗎?”
[沒有啊,我沒…沒事,咳咳咳…妳等壹下,No哥…咳咳咳]
Kla嘴巴上說沒事,其咳嗽聲已經把電話都震得電波受到了幹擾,無論他把手機拿得離自己的嘴巴有多遠,No都能夠聽到這壹聲聲讓人揪心的咳嗽。這邊廂,No已經著急了起來。
“哎呀,妳行不行啊?吃藥了沒有?”
[還沒有,我正準備吃,咳咳咳…那妳呢,怎麽樣…累不累啊,要不要我去接妳…]
“妳瘋啦Kla!妳不舒服還要來接我啊,妳不用來啊!”No馬上大聲反駁了回去,但是電話那頭還是堅持回應道。
[但是我想去…壹會我吃完藥估計會好很多。讓我去接妳吧,No哥…好嗎好嗎?]No又聽到幾聲咳嗽,心頭揪得比剛才還要緊了。
[我說啦,我沒事啊,我真的沒事!轟隆!]
“哎呀Kla!Kla!!”No聽到這壹聲巨響之後眼睛都睜大了,而且電話那頭竟然沈默了。於是No趕緊大聲呼喊著對方的名字,呼喊聲中充滿了擔憂和焦慮。不敢想象,自己弟弟的好朋友發生了什麽事。但不管他如何大聲呼喊,電話那頭都鴉雀無聲。
“Kla,妳回答我啊!Kla,回答我啊!!!”No除了急躁地大聲呼喊著對方的名字,就只知道在原地六神無主加手足無措,因為手機信號也沒有出什麽問題。於是他趕緊在手機上慌忙地找著各種緊急電話,包括救護車的電話。因為他覺得救護車應該會比自己更快到達對方的家。此時的No也是急得在直跺腳,已經做好隨時往外沖的準備。
當然是跑過去自己心心念念、憂心忡忡的那個小家夥的家裏啊。
[No哥…不好意思…沒…沒什麽。]
終於,電話那頭傳來壹絲柔弱的回答聲,No趕緊問道。
“發生什麽事啊Kla!”
[我起床起得太猛了,所以有點兩眼發黑,沒什麽的,妳不用擔心的。]
氣喘籲籲的聲音,給人壹種氣若肉絲的感覺,哦不對,應該是“氣若遊絲”,No聽完之後下了壹個決定。
好吧!
“Kla!妳不用來!壹會我去找妳!!!”
最終,No跟對方說了這句話之後,迅速把手機掛掉。他已經不管對方會有多客氣了,因為他留在這邊工作也是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Kla這小子的身體現在怎樣了,Kla本來就是壹個好孩子(?),他肯定不會願意把自己真實的身體狀況告訴自己的,對方就是害怕自己會過於擔憂。
所以呢,我去照顧妳!
No想到這裏,突然發現事情並不是那麽順利…再壹次哦。
“會不會太白了啊?”
No哥掛掉電話壹會之後,病人(哪裏病了?)就開始往自己的臉上化特效妝,讓自己的臉色看起來更加逼真。首先,他跑到了浴室去拿起壹個粉餅,然後往自己的臉上撲了幾層粉,讓臉色比平時煞白了幾分,包括嘴唇,也要稍微讓其發白壹點。稍等,先解釋壹下家裏為什麽會有粉餅這東西吧。對於他這個精致的男生來說,家中常備壹兩個粉餅可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而且他每次出門都是以最帥氣的壹面展現在人前,所以這些基本的化妝工具都是標配啦。Kla把臉上的妝搞定之後,低頭看了壹眼自己的身體。
沒有流汗…那就自己制造壹下汗啊。
腹黑小狼狗從浴室裏出來之後迅速把空調關掉,接著打開抽屜找到以前自己去寒帶國家使用的發熱貼。只見他嫻熟地把袋子拆掉、把不幹膠撕掉,然後在自己的肚子、胸膛和後背都貼上,然後就鉆進了被窩裏。
泰國的天氣本來就是流金鑠石的啦,睡覺時單純是蓋壹張薄薄的被單都已經汗流浹背了。Kla的身體上還貼了發熱貼,這下子他的體溫還不蹭蹭蹭地往上升啊。現在,他什麽都不用做了…靜靜地躺在床上等待著那個獵物送羊入虎口。
果然不消片刻。
嘭!
“Kla,Kla!妳在哪啊!”
小狼狗壹聽到房間的大門被打開的聲響,就趕緊把發熱貼撕掉塞進了抽屜裏。接著,Kla就癱躺在床上,把被子拉到胸前蓋住,閉著眼睛,稍微皺了壹下眉頭,假裝正在做噩夢。至於No為什麽能夠自己進來?他幾天前就偷偷把鑰匙塞進老婆的包裏啦。
“哎呀,Kla,妳怎麽樣?”
當No手上提著好幾袋東西進到臥室的時候,Kla才緩緩地把自己的眼睛睜開,看著坐在床邊的No哥。他在No的眼神中看到了擔憂之情,突然就很想把No哥拖進被子裏吃了。因為No哥擔心自己的樣子…可愛…真的超級可愛。
最重要的是…也該讓他知道壹下,他到底是誰的老婆。
這個最終成功把男友從工作地方騙回自己家裏的腹黑小攻,在心裏已經奸笑得不知所以。然而,他的臉上還是裝出壹副勉強的笑容,還假裝有壹點頭疼的樣子。Kla開口用虛弱的氣息說道。
“No哥,不好意思啊…我搞到妳扔下工作…咳咳咳…”Kla用盡全身力氣想要坐起來,卻不停地在咳嗽。他只好緊緊閉上嘴巴,把臉扭向別處,還把手舉起來擋住No。
“咳咳咳…我怕傳染到妳,妳先回去吧…咳咳咳…”
“不回去!妳發神經啊Kla!妳病得這麽重還要我回去?妳吃飯吃藥了沒?我給妳買了粥,能夠起得了床來吃嗎?”No擔心地問,同時單膝跪在床邊,把身體前傾,湊過去把對方扶起來靠在床頭。然而…
“哎呀,妳的身體好燙啊!去醫院吧。”當No用手扶住Kla的後背時,後背的高溫讓No著實吃了壹驚,於是他提議道。因為他害怕Kla的體溫很有可能已經到達38度高溫了,這可不是壹般的發燒啊,這是超級高燒啊。但是,病人卻鬧別扭。
“不要…我不去…我討厭醫院。”病人猛地搖頭,裝出要躺下去繼續睡覺的樣子。No看在眼裏,心情凝重。
“但是…”
“我不去!吃藥就會好的。”Kla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比平時更加任性了,No看到只好無奈嘆了口氣。
“不去就不去,先吃飯吧,然後再吃藥。”病人慢慢地轉過臉來,帥氣的臉上露出壹種猶豫的神情,然後輕聲問。
“那妳會餵我…嗎?”
其實No很想大喊壹句“不”,這樣壹點都不夠男人味啊。但是當他看到對方那壹雙充滿期待的眼神,蒼白如雪的臉色,還有臉上布滿了豆大的汗珠,他的心就漸漸軟了下來…比加勒比海中的海月水母還要軟。
“嗯,我去給妳把粥倒出來,妳躺著別動,哪也不要去。”小狼狗聽到這個命令,當然是乖乖地順從啦。No趕緊走出去把買來的粥倒出來,突然…
咕咚~
病人看了壹眼No,然後迅速從抽屜中抽出發熱貼,覆蓋在自己的臉上,壹會後又迅速塞回了抽屜。此時No正小心翼翼地端著壹碗粥走了進來,Kla的臉色趕緊大變,變得奄奄壹息,讓人見到就不禁心軟、心疼。No看到之後也是心軟到不行,趕緊坐到了床邊開始…餵他。
“以後妳再病得這麽重,要第壹時間打給我啊,我會擔心妳的啊!”No說這句話的時候是有點羞澀的,但是他更多的是對Kla的擔憂。只見No壹邊用嘴輕輕吹著勺子上的粥,壹邊往Kla的嘴巴裏餵。Kla的脖子縮了壹下,表現出壹種難為情的樣子,這個樣子在No眼裏看來可憐巴巴的,我見猶憐啊。
“對不起,我看到妳要工作…”
“男友病得這麽嚴重,誰還有心思繼續工作啊?能不能用腦子想想啊Kla!”看來,心中的擔憂之情讓No不小心把某些好聽的話爆了出來呢。Kla聽到之後差點沒控制住自己,眼神裏幾乎要閃現出壹絲喜悅的色彩,於是他趕緊垂下眉頭,抿了抿嘴巴,裝出壹副知道錯的樣子。而實際上…他超級想舔壹下自己的嘴唇呢。
哎喲,如果妳還這麽可愛,要不我現在就把妳撲倒在床上吧。不行啊Kla,這樣妳的獵物會有所警惕。
小狼狗趕緊搖了搖頭,同時有壹個想法在腦海中冒了出來。
“我吃不下了,哥。”
“嗯?妳才吃了四五口啊。”Kla使勁地搖頭,裝作頭痛的樣子,然後再次把自己的身體甩到了床上,把被子拉上來蓋住頭部。No見狀趕緊放下碗,擔心地叫喚著對方。但是病人還是不願意起來,只是壹味地在搖頭。
“我吃不下,我頭疼。”
“但是妳不吃東西,病是不會好的啊Kla。還要吃藥啊。”
“我不想吃嘛,睡壹會就會好的了。”
小帥哥瞬間變成壹個超級任性的熊孩子,No也被這壹轉變搞得壹頭霧水,撓了撓頭。他只好挪了挪屁股,以便更靠近對方壹點,然後伸出手去抓住對方的肩膀。
“至少吃半碗嘛,Kla。”聲音柔軟細膩、沒有半點的強迫之意。
不。
小帥哥還是拒絕,No無奈地看著。
“這樣吧,如果妳吃了,妳要什麽我都答應妳。”
正中下懷!
躲在被窩裏的那個人幾乎都要笑出來了,但是他及時忍住了。只見他慢慢把頭從被窩裏伸出來,然後看著對方那壹雙充滿擔憂的眼神,接著用壹種不確定的語氣問。
“什麽都行…嗎?”
“嗯,什麽都行。”其實,No心裏也是沒有底,但是看到對方這個病得不輕的樣子,也就沒有留太多心眼。Kla垂下眼皮,然後裝作客客氣氣地說。
“那我就要…”
“什麽?再說壹遍。”No幾乎都聽不到對方說的話,小帥哥只好擡起頭來盯著No,然後用壹種比之前更認真的表情又說了壹遍。
“餵壹口,親壹口…”
“什麽?妳瘋啦!”No聽到這句,當然是萬般不解地吼了出來啦!然後他就看到弟弟的這個好朋友失落地低下了頭。
“對不起,我太任性了。”
“餵!Kla!”這個任性的人再次躲回了被窩中,No見狀大喊壹聲,無奈撓了撓頭,壹副無計可施的樣子。No看著面前這個小男友,就好像正在對著壹個問題多多的熊孩子,但是這所謂的問題會讓自己羞死人的啊。然而,出於壹片擔憂之心…
“嗯嗯,壹口壹個吻,妳要幹嘛就直說吧,趕緊起來吃!”
沙沙~
被子壹下子被掀開了,而病人也迅速坐了起來,還坐得很筆直,壹副激動的樣子,然後他中氣十足地說…
“那就先親再吃吧,No哥。”
盡管心中有壹絲絲的疑惑,為什麽這家夥突然像打了雞血壹樣,但是由於No實在太擔心對方的身體狀況了,他只好忍著害羞…
啵!
真是太可口啦!
Kla看見對方正緊閉著雙眼,於是在心中吼叫了壹番。只見No閉上眼睛後把自己的嘴唇快速地貼了上去,隨即趕緊把Kla推開,臉上堆滿了害羞的模樣。就是這個羞澀的樣子,讓這個“病人”恨不得馬上化身為壹匹北方大漠的野狼,把眼前的“獵物”緊緊咬住,再拖回被窩裏痛痛快快“吃”壹頓。
妳肯定能夠吃得到的,Kla,但妳要耐心等候壹下。
Kla壹邊張開嘴吃了壹口粥,壹邊在心中默默想道。接下裏的每壹口粥他都覺得美味無比,因為其中加了壹種不可多得的佐料——愛人的親吻。最後,Kla的心中只有壹個想法。
現在不想喝粥了,倒是更想吃了這個可愛的男友啊,咋辦呢?
“No哥,壹起睡可以嗎?”
“…”
“啥?”
No只會說這壹個詞了,因為當他餵完粥,餵完藥,給對方換完睡衣。躺在床上的“病人”又提出了壹個新的要求,No聽到之後吃了壹驚。No的反應也讓Kla用壹種委屈的眼神看著自己。
“也許我這個要求太過分了。”
妳只是口頭上說說,我就覺得自己有種負罪感了,如果妳轉過身不理我,豈不是相當於給我上死刑?
No再次撓了撓頭,看著眼前這個還是如此任性的小少爺,壹臉的無奈。No看著Kla願意喝粥吃藥,心裏也算松了壹口氣,估計很快病情就會好轉的。但是當他再次看到Kla這可憐兮兮的眼神,他內心深處最柔軟的部分又開始受到了觸動。
“沒事,妳先回去吧,我壹個人待著就行。”
“唉!”壹聽到對方這麽說,No就嘆了壹口氣,因為他越看這孩子就越覺得可憐,越覺得揪心。
Kla身體不舒服的時候,估計是沒有什麽人來照顧他吧。連他自己不舒服的時候,媽媽都是對他言聽計從的,把他當做小少爺看待。這個小孩子估計是沒有人能夠給他撒嬌了,所以他才會來向自己撒嬌吧。
壹直都把這個世界看得太美好的人,於是下定決心…
“別這樣嘛Kla,我都已經在這裏了,來來來,抱壹個也行啦!如果妳不嫌棄我壹身汗水就來抱吧。”No盡力用壹種輕松的口吻說,因為他畢竟也工作了壹大半天,身上也是出了不少汗,但是好像這孩子並不在乎那些,因為…
他雙手緊緊抱住No的腰部,然後把臉埋在No的胸前,No見狀吃了壹驚,但他心裏想,也許這孩子就是在撒嬌而已。於是,No就放寬心地把自己的手放在對方的頭發上,輕輕地撫摸著,像是在安慰壹個被病痛折磨的病人。
“好啦,休息吧!趕緊去睡覺,不然並不會好的。”Kla聽完之後使勁點頭,同時把臉深埋進對方的胸膛上,同時在口中碎碎念。
“我真的很愛妳,No哥。”

No聽到“愛”這個詞之後,正在撫摸頭發的手停了下來,雙眸也睜得很大,看著胸前這個已經閉上了眼睛的小男友。看來小男友並不知道自己剛才的那句話已經順利讓No滿臉通紅、心跳加速。最重要的是,他已經羞澀得全身都快要被擰成了壹股螺絲。
No聽到“愛”這個詞之後,把雙手放在對方那比自己更加厚實的脊背上,然後緊緊抱住。
“呃,嗯。”然後就羞赧地應答了壹下。而實際上壹切盡在其掌握之中的Kla呢…得償所願地揚起了嘴角。
這樣子裝病的方法也是不錯的嘛,嘿嘿~

最夯BL耽美同人文的小編帶來泰劇真愛墨菲定律,與愛同居副cp甜橙夫夫原著小說中文版第7篇部分就先到這裏了,年下攻果然都是又軟萌又帥氣的存在呢!Kla的話,就加上壹個詞,又腹黑!

文章來源是天府泰劇字幕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甜橙夫夫第6篇-上鉤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