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4章-外面的世界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4章-外面的世界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14章, 喜歡壹個人,待在壹起什麽也不做,什麽也不說要是幸福的吧!母胎solo的我好像明白了,因為看著idol的日常的我,同樣很滿足很幸福!

盡管那天晚上睡的晚,不同於以往的每壹天,但是隔天我還是在原來的時間醒過來。
清醒之後的第壹時間,我就起身從床上下來。然後移步出來到了客廳,我用視線掃視了房間壹圈,然後剛巧看到Than正在冰箱那拿東西,正用苦惱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壹切,像是在躊躇不決著說該如何處置它才好。
我刻意湊了過去又不吱聲,但可能是感覺到被盯著看,不然就是聽到了聲響,Than就察覺到了然後回過身來看。
“醒了呀?”Than的語氣看起來平緩了不少,然後把手中拿著的食物放到了廚房臺面上,我的視線落在了放在廚房臺面的食物上,然後靈光壹閃便想起了什麽。
起初Than很經常的給我買吃的,簡單的來說是他總是會先征詢我想吃什麽,然後才再給我買。
然而最近這段時日,Than不太有時間,不想再找辦法來處置另壹份餐,所以就變成了哪天若是我起的早的話,他就會問我說想吃什麽,然後當我吃完了之後,Than則會就著我吃過的那盤接著吃。
但如果哪天我起的比他晚的話,他就會說讓我從冰箱裏面自己選擇拿什麽來吃,因為Than幾乎每天早上都有課,若是先等我起床的話,他會趕不及去上課。
我的視線投向了放在廚房臺面上的即食類的食品,然後踱步向他靠近。
“又吃這類東西啊?”
“只是偶爾有些天吃而已。”
不見得…我立即在心裏默默的反駁道,我什麽時候起來,總是能看到他吃這類的東西,或者有時候好壹點的就是前壹天從外面外帶回來的粥之類的,然後再拿來熱壹下這樣。
起初我以為Than會比較愛惜自己的身體健康多壹點的,但看起來可能是我想多了呢。
“我覺得等下我自己動手做更好壹些。”
我好心的開口建議道,曾有過壹段時間我還挺經常做飯來著的,然而自打那以後就再沒機會做過了,盡管也不確定說自己還能不能勝任,但肯定的是自己動手總比吃這種即食的東西來得好。
“哥妳會做飯?”
“…也算會…”我語焉不詳的回道。
Than用透著不可置信的神色打量著我,壹副像是怕我在他的飯菜中下毒似的模樣,但也還是撤了出來騰了位置讓我去接手。
當感受到那目不轉睛的灼灼註視,我就總是抓不著實物,直到最後,我不得不回過身去跟那個正從背後壹直緊盯著我的人說:
““別看呀,不然的話就做不了了。”
話音壹落,Than就動動身子站了起來,然後輕易的便往自己臥室走了去,相當出乎意料,我原料想他不會輕易起身了去的,甚至連勸說他的說辭都已經準備好了。 直到聽到了關門的聲音,我方才舒了口氣然後再次嘗試著抓取東西。
當能抓取到了,我就開始做起飯來了。剛開始的時候,甚是狼狽不堪,因為我把方法步驟都給忘了,然而當開始找到些譜子了,不久我便開始熟練流暢了起來。
當做好了且確信其吃了進去也不會致死了之後,我就把那盤炒飯放到了廚房臺面上,然後才回過身走去叫Than出來吃。
“…”
然而在回過身來的第壹瞬間,我就跟Than那定定的註視著我的視線相撞了。
頃刻間,房裏的空氣像被定住了氣氛被壹片靜謐籠罩了,我都沒有意識到說Than是打從何時進來坐到這個椅子上的,當被這樣子虎視眈眈著,就克制不住的膽怯起來,努力在腦海中斟酌著要說些什麽好能緩和壹下這壓抑的氛圍。
“剛剛不是回房了麽?”
“沒有啊,只是走去把門開了又關上而已,之後就到這兒來坐著,這樣哥妳就不會知道有我在咯。”
所以是打從壹開始就已經在盯著了…
當想到了那樣,我就支支吾吾的緊張到不知所措,正當想要拔腿走開躲避Than的同時卻反而是起身呆站著。
他移步走到廚房臺面旁,像是對我惴惴不安的樣子絲毫沒有看在眼裏,伸手拿起放在撐炒飯的盤子上的勺子就吃了起來,我直楞楞盯著的同時,更是忍不住的跟著猜想著說他吃起來的口感會是怎麽樣子的呢。
當看到Than默然不語,什麽也沒說的靜默良久,我才覺得有點心驚了起來。
其實呢我倒不是害怕說味道會出乎他所料的差強人意,但更擔心的是,那味道的水平差到讓Than就如現在這般,壹副像是被雷劈到了啥也說不出來的樣子。
“也挺好吃的呀,為什麽壹開始猶猶豫豫的啊?”
Than在拿盤子放到桌上然後拉開椅子坐下開吃的同時問到,當耳邊傳來稱贊的話語,我就忍不住的感到高興起來。
“哪兒呢,我也來試吃壹下。”
然而當我伸出手來的那壹刻,Than則趕忙的把盤子往自己跟前挪近以躲開我的魔掌。
“…”我驟然頓了壹下,伸出去的手也還是維持著原來的動作就這樣擱淺在空氣中。
平日裏Than從不曾有過拒絕,或者在吃食上對我哪怕壹次也沒有像這般的舍不得給過,不管我想吃什麽,他總都會分給我的,然而僅有這壹次而已,是讓我踢到鐵板了。
我在腦海中努力的揣測著所有有可能會導致這樣的原因,也許是因為我跟Than住在壹個屋檐下有段時日了,所以使得我開始能猜測得出幾分他的想法思路來著了。
我面帶微笑然後才淡定的用平常的語氣開口問道。
“不好吃吧。”
若是好吃Than肯定就讓我吃了,但因為不想讓我知道他是顧惜我的壹番心意才那樣說的,所以就故意不讓我嘗。
也難怪,說為什麽Than吃了口之後就靜默著,他也許是正在想著說要直言相告呢,還是應該顧惜我的壹番心意而對我說些寬慰的好呢。
照著同在屋檐下的相處,我覺得Than是那種想些什麽就直言不諱的人,像字跡的那件事壹樣,Than不是個自戀自誇的人,但只是覺著事實就是那樣才說的。
然而若是關於感覺之類的方面,他總是深思熟慮了才會開口道來的。
也許是因為與他的性情相悖的,與此同時他可能也考慮到我的感受,所以才不敢直言不諱吧。
“飯軟了些。”Than正在用勺子舀來吃的同時,像是故意不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他應該是不敢再撒謊或者誇贊說很好吃之類的,但是更傾向於選擇挑些無關緊要的刺來模糊焦點分散註意力,“但也不是有什麽多糟糕的,不管怎麽說下次還要再做給我吃噢。”
當都吃到見盤底了,他就起身去拿冰箱裏的食物來加熱給我,我看著正拿食物來加熱的Than,然後在他背過身去的時候,拿起勺子舀了口盤中剩余的炒飯來嘗。
唔…超級甜。
我都開始不確定說是Than的舌頭味蕾失靈了還是變得像鱷魚舌壹般糙了。除了味道甜到膩了去之外,並且米粒軟爛到幾乎都要變成粥了都,當我吃的時候,我還忍不住的擔心說自己的糖尿癥會不會躍至眼部了呢。
不知道Than要好心體諒我的壹番心意到什麽地步,竟到了情願吃甜的像是打翻了整罐糖然後全都放了進去的炒飯,並且還壹句抱怨的話也沒有。
要是有誰拿這樣的飯食給我吃,我可能會立即吐掉並拔腿就跑到醫院去,壹著不慎可能還會打電話報警稱其有意謀殺的罪狀呢。
因此,若是Than直接開罵說很爛,我可能不會覺得生氣或者糟什麽的,因為那是事實,哪怕是動手做的人都還不想吃呢,那怎麽能讓別人想去吃呢。
但當他不願意提及,我也同樣不會以及這件事,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然後偷偷的去把味道做調整,這樣會比較好。
正當我在思考著說下次要怎麽調整做飯的方法之際,微波爐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我才趕忙把勺子放下,恰好跟Than端著熱好的食物然後放到我跟前的動作無縫對接。
我拿起漢堡的“魂”來吃,然後Than就把漢堡的實物放入冰箱並把盤子端過去清洗。
“今天我只有上午有考試,下午哥想壹起出去玩兒麽?”
從正低頭在著吃東西,我立即擡起頭來看他。
“哈…?”
“只待在這壹畝三分地的,哥肯定會膩歪死的,就當作是增長見識好了,怎麽樣?”Than開口道,像是打算盡全力的邀約,但盡管這樣,我還是忍不住的猶豫不決。
當然了我是想去的,但我壹起去的話相應的會給他帶來壹定的負擔,另壹方面,可能是因為我太久沒有身處在人群中間去了,所以才不由自主的感覺到害怕起來。
“但是…”
我正啟齒要開口拒絕他,Than就搶白趕在我前面說道。
“如果哥妳去的話,等下我給妳買巧克力。”
當幡然醒悟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是迷迷糊糊的點頭答應了,並還上了他的車。Than看到我點頭答應了他的建議之後,情緒看起來就神奇的好了起來,弄得我甚至都懷疑說像這樣不假思索答應了,是不是個錯誤的決定。
我不想承認說自己是看在吃的份上多於害怕,但盡管否認也沒什麽用,因為那是事實。
直至來到了大學,Than就把車開去停好,然後叮囑說他考試時間為三個小時,在這期間我要去哪裏晃悠都行,但是別走太遠了,因為萬壹迷路了就會互相都找不著的。
當聽到這話,我就改變主意說要跟著壹塊去考場,萬壹我跟Than走散了,應該就會像他說的那樣麻煩了,而且壹不小心可能還會成為這裏的孤魂野鬼。
Than沒反駁我,他加緊了步伐疾走,為了能及時趕上八點整的考試。所以我就自己想著說,他應該不會有異議,然後半走半跑似的跟了上去。
那考場前面的景象是相當於壹團亂麻,既有臨時抱佛腳的補習的,又有的是人來人往的,同時還有壹部分是要借文具來入內去考試的。
Than走進去跟正在埋頭溫書的夥伴們打招呼,然後再坐下。而我看到這樣,也識趣的抽身退了出來,不想待在近處的白白讓他感到壓抑。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錯覺,看起來每個人看到Than都十分高興,甚至於作了個如此之好的開場。
坐在Than旁邊的那個人,像是正轉過頭來跟他說著些什麽,之後Than就從書包內拿出了本書打開來看,從遠處來看的話,我猜測說應該是對方懇請Than幫補習。
我看著眼前正在發生的景象,突然覺得說自己那習以為常的事物反而遙遠得讓人心驚。
在跟Than同住壹起那段時光,讓我覺得像是他只有我壹個人似的,但當出來外面之後,才發現說並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樣子的。
Than會跟別人有交際也不是件什麽奇怪的事情,雖然我那般想,然而當親眼目睹,胸口處也還是忍不住的抽了抽。
突然在心中感覺到壹絲稍縱即逝的滋味,那感覺不知道說是痛心還是落寞的成份更多壹些,但接著我就趕快速的將之拋諸腦後,宛如這些感覺從來不曾有過似的。
老師步出教室外面來,然後叫各位學生趕緊進考場,我看著Than把書包放到教室前面的位置,與此同時也把文具用品和學生證掏了出來然後往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先在外面待壹下,等下等我答完題了就出來接妳哈。”Than悄聲跟我說,由於有許多的人在排著檢查學生證的隊,因此才造成這壹區域內都沒有人在,當然也沒有人聽到他說的話,我點了點頭予以回應,然後Than邁步過去排檢查學生證的隊完了之後才移步進入考場去了。
當每個考生如數全部都進完了考場的那壹刻,老師就關上了教室門,我身子往下沈坐了起來,與此同時目光灼灼的還鎖定在那扇被關上了的木門之上。
坐了好長壹段時間之後,我就往四周看了壹圈,然後就開始站起來逛逛以便找些什麽事情來消磨壹下無聊的時光,但當來來回回的走來走去卻反而覺得比原來更無聊了起來。
不知道當待在墓地的時候我用什麽辦法,居然能壹直待了十來個年頭而沒有厭煩之感,並且是除了閑晃悠以外沒什麽可做的,或者是因為我開始習慣了有 Than在身邊相互依存的日子了,甚至於忘卻了如何放任時光荏苒白白流逝的方式了也是有可能的。
我坐等待他許久,再次恢復意識便已經是有些人開始陸陸續續的出來了,但我還沒看到Than的身影。
直到好多人開始出來了然後門口也開始平靜了下來,我伸長了脖子的張望著然後才站起身來,我開始不確定說是不是自己壹時大意跟他錯過了,所以就打定主意說偷偷溜進考場去確定壹下說對方是真的還在裏面。
然而正當我邁出步伐之際,有壹股力量從後邊猛的拽住了我,使得我的身子剎那間便停了下來。
嘣!
當被某人使勁的拽住了手腕,我的心立即被驚的猛的壹駭,趕緊回頭用心急如焚的火熱眼神往背後看了過去。
但當看到是誰了之後,我才釋懷的舒了壹大口氣。
“別這樣悄無聲息的站在我身後唄。”盡管我還處於被嚇得的驚魂未定的情況下嚅嚅的開口說,以為說是還有人能真正的抓得到我,如若真的是那樣的話,那肯定是糟糕極了的。
“剛才我盯著哥有好壹會兒了的,但只是哥妳沒察覺。”Than面帶笑意的說道,也不知道為啥,怎麽看起來情緒好像比開車來的路上要好了,或許有時候是我自己的錯覺也是有可能的。
我不確定說Than心情好是因為答題順利,或者是因我剛剛那受驚失措的模樣而開懷,而且我也不想就這樣直白的開口去問,讓人怪難為情的。
“那…”我拉長了個音然後就沈默了去,表示說在這之前Than沒有叫我,是因為想讓其他人都先離開了,“壹…起走唄?”
Than點了點頭然後趕緊邁開了步伐,我也才趕緊快步跟上,直到來到了車上,Than就啟動了車開了出去。
我直直的盯著眼前正在開著車的人,然後淡淡的開口問道,“Than…想問妳點事兒可以麽?”
“嗯。”
“那個有段時間,Than出去外面很晚然後回來的時候臉上帶著巴掌印,是幹什麽去了呢?”
有那麽壹瞬間我像是看到了Than的手指頭翹了翹,從他的臉色來看,我就知道他不想提起這個事兒,但我也同樣的不想就這樣將自己心中的疑惑不解拋諸腦後。
當看到Than沈默不語,我遂磨磨蹭蹭的再次挑起了話頭。
整整兩周之久,之所以我能壹直都忍著心底的疑問不去發問,而到今天了才剛要來尋根問底,是因為今天在考場前面的情形,還是相當能觸動到我心底的那根弦的。
好吧,如果是要直截了當地坦白的話,是我害怕說他是跟哪兒的女子吵了架,再加上今天看到了Than和他朋友們壹起的景象,然後我立刻就想起了那個被扇巴掌的印子的事情來了。
“…只是壹個問題而已。”
我使出渾身解數來勸誘著對方,直到看到Than正壹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才覺得說這個方法應該是有用的。
“真的是只有這壹個問題麽。”
Than像是需要重復確認的說道,我則馬上點頭應答是。算了吧,哪怕只問得了壹個問題也罷,另壹方面接下來我可能也沒什麽要問的了。
他嘆了口氣,看起來像是松了壹口氣多於思慮又重了壹層的樣子,表示說Than他可能也壹直都想說來著,只是苦於沒找到機會說罷了。
“我跟我父親吵架了,所以就被扇了耳光。”
“吵架?”我重復著了同樣的話然後接著問道,“為了什麽事兒?”
“剛剛哥妳說只問壹個問題的。”
“…”
我瞬間覺得自己像變成了個啞巴,有口難言,同時目光炯炯盯著正在開著車的人,可能因為感覺到自己如芒在背,他就把車靠邊停下,然後轉過身來跟我說。
“其實我同樣也想跟哥妳說壹下這件事情,但是我還沒拿定主意。”
我為這語焉不詳的話而皺起了眉頭,不明白說是怎麽樣個意思,他的決定跟不能告與我知有何相關呢。
“那這之間有什麽關系呢?”
“當然有關系咯。”
Than在解開安全帶然後直視著我的同時說道。當被這樣赤裸裸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的時候,我能的只有屏住呼吸。
然後接下來的言語直讓我無言以對,在整個腦海裏反復浮現的是比原來更甚的問題。
“就是那導致跟我父親吵架的事情,是跟哥妳息息相關的。”
我為這語焉不詳的話而皺起了眉頭,不明白說是怎麽樣個意思,他的決定跟不能告與我知有何相關呢。
“那這之間有什麽關系呢?”
“當然有關系咯。”
Than在解開安全帶然後直視著我的同時說道。當被這樣赤裸裸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的時候,我能的只有屏住呼吸。
然後接下來的言語直讓我無言以對,在整個腦海裏反復浮現的是比原來更甚的問題。
“就那導致跟我父親吵架的事情,是跟哥妳息息相關的呢。”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4章介紹到這裏了, Than是在預謀著什麽的,我們這邊看眾自然是明白,關於的是Mew的不自然死亡事件吧!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13章-從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