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4章-信任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4章-信任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4章介紹到這裏了,泰迪的這個角色演的Than真的算挑戰吧,不過劇跟小說還是出落蠻多的,泰迪也是久經沙場,演技棒棒的!

在毀掉自己的婚禮之後,Than便開車送我回到家,接下來的幾天,Than的電話壹直響個不停。
不用問我都能猜到是誰打來的,估計離不開婚禮的事情吧。但是到了第二天,電話就再也沒有響過,而且Than看起來心情比昨天好多了。
“前天和誰在打電話啊?”我直接問道,但是也能猜得出來和誰在打電話。
我家裏的人應該沒那麽快穩定心情給他打電話吧,所以我猜很有可能是Than的父親打來的。
我之所以問他這個問題,並不是想知道是誰打來的,只是想找個可以切入的話題,想知道前天他和他父親都談了些什麽。
“我爸啊”Than輕輕地回答道,好像他知道我問這些的目的所以便繼續說了下去:“我爸打電話來問我為什麽那天要那樣做,我與他解釋了之後,他便沒再說什麽,然後將電話掛了”。
我聽罷皺了皺眉,正想著Than會怎麽跟他爸爸解釋呢?難道要和他父親說是為了我這只鬼而去報復他們麽?估計不現實吧?!
“那妳是怎麽跟他解釋的呢?”
“這件事說來話長……”Than說道這裏頓了頓,沈默了好壹會兒:“我跟我爸說其實新娘壹開始就不是真心想要嫁給我的,而是被她家裏逼的”。
“然後呢?”我繼續問道,想起了那天婚禮上的情景。
其實我不是很認同他那天那樣羞辱新娘子的,雖然我不是很喜歡自己的家庭,但是他不應該去報復壹個沒有做錯任何事情的人。
細細壹想,那張在瀑布拍的照片估計不是壹件偶然的事情,而且他為了拍壹張照片小時了壹個多小時,確實有些奇怪。
也不知道他騙我是懶得解釋還是不想讓我知道。
Than嘆了嘆氣,好像已經懶得去解釋這件事情了:“第壹次見到新娘的時候,是她先和我說的,說她不想結婚”。
“然後呢?”。
“因為是妳叔叔逼著她結婚的啊!”
“為什麽呀?”
我之所以繼續問下去是因為覺得這件事情確實有些奇怪,其實如果他們兩個真的不願意結婚的話,我覺得我叔叔不至於會逼迫到這種地步吧?!
“妳叔叔的人緣確實很廣,就算新娘子取消這次婚禮,依然還會有下壹次的婚禮等待著她,我只是幫助她沒辦法再和其他人結婚吧了,僅此而已”。
難怪那天他會說我叔叔是個老頑固了。
我靜靜地聽著,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也沒有做出任何奇怪的表情,因為這件事情並不難猜測,而且我叔叔的性格也確實如此,只要是對自己有益的事情,他便不會在乎其他人的感受。
“之後他逼我帶新娘子去海邊,說好聽點就是去踩點拍攝婚紗照的地方,我和新娘子選了個各自都有空的壹天,然後佯裝會壹起去,但事實上兩人各自分開去玩了”。
聽到這裏,我開始有些理解所有的事情了,說明在瀑布拍的照片,真的不是偶然的。
“如果這樣的話,那為什麽還壹起拍婚紗照”
“得證明我們是真的去了啊,至於照片,我可以找借口說還在攝影師那裏”。
“難道妳爸和其他人都不懷疑為什麽沒有與新娘的合照麽?”
“我告訴他們會在婚禮上給大家驚喜,雖然我已經有了可以開脫的照片了”。
聽到這裏我差點笑了出來,但是我忍住了然後繼續問道:
“那瀑布那裏又是怎麽回事呢?”
“我約她過來的”Than說道,感覺他不是很願意繼續說下去的樣子:“我特意約她談破壞婚禮的計劃的,她讓我幫她拍的照片,所以我才會有那張照片的,就是這樣”。
我就說為什麽拍個照片消失了壹個多小時,原來拍完照片之後,兩人還談了事情啊!
“那新娘子怎麽說呢?”
“就不同意啊,誰會願意自己陷入讓自己丟臉的地步”Than笑著說道,然後走到我身邊坐了下來:“但是如果僅僅只是毀壞我自己的名聲的話,新娘子最終還是會因為利益而被逼迫和別人結婚的,這壹來二去,她這才同意了下來”。
“新娘子還挺勇敢的啊”。
我直截了當地說道,這世上又有幾個女人能為了自己不和不愛的人結婚而去毀壞自己的名聲呢?!
想到她在婚禮上那蒼白的臉色,我猜想她估計已經做了十足的準備了吧,即使這樣,內心深處還是有些害怕吧!
很可惜我已經死了,不然我肯定會幫助她不讓她和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的。
“而且我是故意讓妳叔叔在媒體的壓力下,不得不讓新娘與她喜歡的人結婚”Than說完之後沈默了壹會兒:“至於和妳說的報復,我也是剛想起來的,總的來說,這對雙方都有好處,才會有了這次合作”。
“但是大家應該都去挖新娘子的事情去了吧”聽他說完之後我開口說道,雖然這個計劃有益於雙方,但是總感覺新娘子那邊失去的更多。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充滿好奇的人”Than緩緩地回答道:“當他們挖完新娘子的事情之後,自然便會去挖其他的緣由”。
那時候我還不理解他這句話的意思,但還是點了點頭,然後在腦海中梳理這些天發生的所有事情。
我不覺得這件事情就會這樣結束,而且我也沒想到這個世界這麽小,但是事實就發生在眼前。
如果我還在世的話,能有這樣的巧合該多好啊。
我的生活壹直都在走下坡路,從出生開始就壹直讓大家失望,就連死後都很悲催。
從未好起來過,從未有過什麽巧合,更談不上什麽幸運。
所以我從來都不相信這世界上真的會有奇跡,壹直以來,我就像是沙漠中的壹粒塵埃壹樣渺小,渺小到看不到任何希望。
但是Than將我從這茫茫沙海中拯救了出來,壹直為我灌溉,讓我接受水的滋潤,也讓我的生活有了前所未有的意義。
我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就愛他愛的不可自拔了。
在我沈默的這段時間裏,Than朝我移了過來,我幾乎沒有察覺到他是什麽時候蹭過來的,等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便是他開口對我說話的時候。
“妳說妳會告訴我妳心裏的感覺”Than說完後將臉湊了過來:“妳快說妳愛我啊,我想聽妳說”。
我停止思考這些事情,然後轉頭看著他的臉。
好奇怪啊,換做是以前的話,我隨口就可以說出來,但是此時自己竟沒有勇氣說出口!
周圍瞬間陷入了沈寂,我左顧右盼著,不敢直視他的眼睛,而Than也沒有再追問我仿佛在耐著性子等待我的回答。
我深吸了壹口氣:“可以不現在說嗎?”
“現在不說,那要等到何時說呢?妳把時間告訴我,我好記下來”。
聽到這裏我竟壹時無法反駁。
“怎麽說啊?”Than笑了笑,然後不斷的湊近我,我不斷的往後扭動著身子逃避著。
感覺現在我的身子都已經粘在沙發上了。
我腦子飛快的轉著,想著要怎麽逃離目前這個狀況,但是卻什麽都想不出來,除了躲避他的視線,但是如果那樣的話,等於是給了他碰我身體的機會。
Than不斷的靠近我的臉,以至於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了,我便趕緊結結巴巴的說了起來。
從沒人這樣闖進我的私人領地,以至於我那時候腦子裏都是壹片空白。
“夠……夠了!”在他的臉離我只有幾毫米的情況下,我趕緊制止了他,立馬脫口而出道,因為我怕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奇奇怪怪的事情:“我要是想說的話,到時候自然會說的”。
Than很郁悶的看著我,然後便退開坐好了,我見狀後不免松了松口氣。
可能是因為壹開始我也沒想到Than會想聽我說那些說。
“那妳要是什麽時候想說的話,壹定要告訴我哦”。
看到他委屈巴巴的樣子,內心不免有些自責,但是因為還有很多事情壓在自己心中,所以我也沒敢如此直白的告訴他我心中的感受。
其實在我心裏,我覺得很開心,因為Than並沒有討厭我,有時候就連我自己都很討厭自己,不敢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因為我很害怕會毀掉這壹切。
氣氛再次寂靜起來,突然想起了敲門聲,Than起身離開了沙發,沈悶的氣氛立馬便消失了,我松了口氣,然後朝著門口看去。
看到敲門的人之後,我竟有些不知所措……
是Than的父親……
他拿著個棕色的袋子走了進來,然後將資料袋交到Than的手裏,說了些話之後便離開了。
“妳自己鬧的事,自己收拾吧”。
我有些不好的預感,覺得那資料袋裏的東西,肯定不是什麽好事情。
事實正如我所料。
他打開資料袋,看到裏面的東西之後楞了楞。
“是什麽啊?”我擡頭看著他問道,發現是警察局發來的傳喚單,壹時間很是吃驚。
看來對方威脅說要告他誹謗的事情並非是開玩笑了。
壹般來說,如果要進行立案的話,會先去警察局報警,報警之後,警察會召喚當事人去警察局錄口供。
大部分的案件,如果是已經立案的誹謗或者是欺詐的案件,警察局壹般都會讓雙方進行私下調解,但是如果原告不同意或者是案情沒有實質性的進展的話,警察局壹般會寫好案件陳詞然後提交給法院。
但是我覺得我家裏的那些人肯定不會選擇調解,他們肯定不會就此罷休的,既然他們已經報警了,就肯定會將他告上法庭。
我停止各自猜測,然後看著身邊的人,Than在沈默了壹會之後,然後將裏面所有的資料都讀完了,最後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難道妳不怕他們麽?”我緩緩地問道,可能是早就對他的行為習慣見怪不怪了吧。
“我就是混這個圈子的啊,而且要成為法官,壹定要有壹定的工作經驗和工作時間,而且以後我肯定是少不了要上法庭的”
“也是,但是沒有人壹畢業就上法庭了啊”……而且還是自己的案子,我話只說了壹半,至於另壹半我沒有再說了,因為我覺得他肯定都知道了。
Than聽罷之後笑了笑,但是也沒有反駁什麽,看到他壹副輕松的樣子,便暗自松了口氣。
好奇怪啊,在聽他說完這些事情之後,我竟再也不擔心他了,只是想知道他接下來會怎麽做而已。
又或者是因為,在自己的內心深處,早就已經信任他了吧!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4章介紹到這裏了,有時不知道這壹生這麽匆忙是為了什麽,人們都被推著前進,有壹個值得信任的人是多麽的幸福呀!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3章-妳說和我在壹起,是以什麼身份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