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8章-再兩個星期,我等著來聽答案哈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8章-再兩個星期,我等著來聽答案哈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8章, 哈哈,電子香,這操作很6啊!不過證實了壹點,就是鬼魂壹般是移動不了位置了,所以我們是可以不用怕鬼搗怪的事情了吧!相信全世界的人們都是怕鬼的吧!

完美的跟蹤,是神不知鬼不覺

壹直以來我未曾想過會有人在我病發現場眼睜睜看著我瀕臨死亡而不給予援手的情況,因此Than的話才觸動了我心中的某壹根弦,讓我想起了某些事情的大概輪廓。
Than的話讓我反復不斷的回想起這個事,就像是在螺旋形水流漩渦裏面劃船壹樣,任妳絞盡腦汁想的再多也無法得出結論來。
當領悟到冥思苦想不再有用時,最後我決定放下當下的事情,然後去找其他的事情做。
然後我才想起在我心上還惦記著那天在市場上的事兒,於是我開始了攫取實物的嘗試練習。
壹開始我有意的想拿那個紅飲料杯,但再想了想覺得若是沒拿穩它掉下去的話,祭臺肯定難逃壹劫被弄臟,所以我就改變了主意,換成試拿烤丸子來看看。
結果發現我竟然成功了!
我把裝烤丸子的袋子提起來翻看,形容不出說自己當時心裏是什麽樣的感受,但肯定的是那份感覺裏蘊含著高興和激動等好幾種情緒在裏面。
翻看了好壹會兒後,它停留在我手上好長壹段時間後才掉到地上去。
這次我試圖努力把它從地上重新再壹次撿起來,結果不知道誰的聲音先響了起來。
“簡直了,怎麽這些草長得這麽快!”
原來是那位大媽的聲音!
看起來像是壹把很有神奇力量的聲音,自從那個烤丸子的袋子從我手中滑落之後,不管我怎麽費心努力的想把袋子拿起來都無濟於事,直到我開始死心了然後放任它被丟在那兒吧。
我覺得很有可能的是如果有人看見的話,我就攫取不了物品。
我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去檢驗我所想的是正確的,當確鑿的結果出來了之後,我才敢確定腦海中的那個想法。
在這之前我從未有過要攫取物品的想法,其中壹個原因可能是因為覺得自己只是壹縷幽魂,不管怎樣做都不可能會碰觸得了什麽東西的,盡管因為Than那天的邀請,讓我因此著了迷上了癮,甚至到了要親自來測驗看看的程度。
就是說如果我要上車,我必須在Than沒看見的情況下坐上去。
當有了結論,因此我才打定主意說:好吧!如果還有下壹次Than邀請我坐車跟他出去逛逛的話,這次我會選擇從後座上車。
直到測試到心滿意足了,我才出去在周圍的地方到處遊玩或者找些事情做來打發時間,只為等待炎炎夏季再次到來。
這壹次Than只挎了個包來而已,並沒有帶席子。
第壹瞬間我感到十分奇怪,但由於看到他正忙於祭拜,所以就沒有開口問或者說什麽,直到他祭拜完了旁邊的墓,少年站了起來然後轉過身來看著我。
“我回去幫想了能讓哥哥妳上車的辦法了哈。”Than在歸攏所有東西放進包包的同時說道,然後就率先走到車旁邊去,“跟著我來呀,我想帶妳壹起去壹個地方。”
我尾隨著他並未對他的邀請作任何拒絕,因為原本我壹開始就打定主意要跟著他壹起去的了,而讓我上了心並很想開口問的反倒是Than所說的辦法,和想帶我壹起去的地方。
Than率先走過去把副駕駛座那邊的車門打開讓我上車,算是另壹種幸運的是這時在這壹帶沒有人,不然當看到Than的舉動,肯定引來壹些怪異的眼光,我也忍不住的面帶著笑並開口逗他說:
“不用給我開門也是可以的,不管怎麽樣我還是會穿過車門的。”我用夾帶著笑的聲音說,但盡管是那樣子說,我還是會直走到Than幫開了門的那個副駕駛座上去坐的。
正當我想起某個事實之際,突然我停頓了下來。
等壹下…
那為什麽我能坐了呢!
當我上了車的時候,我甚至都沒有跟Than提起那個之前我已經驗證過的事情,當糊裏糊塗的上了車之後,我的腦子就像進了水般的昏沈沈了好長壹段。
當開始恢復主觀意識了之後,我便立即轉頭望向Than的臉龐。
我們目光對視了沒幾秒鐘,Than並沒有要開口解釋的打算,哪怕已明了我眼中所蘊含的疑惑,反而平靜的關上車門然後走到駕駛座那邊上了車。
就像是那聲關車門聲把我的三魂七魄都壹壹完整的召了回來,我滿腦混沌的看著周圍的壹切,並不懂得所發生的是怎麽回事。
在他把某樣東西舉起來給我看之前,看到我這壹副迷茫的樣子,Than也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電蠟燭噢。”當看到我還是面露疑惑不解的眼神的時候,Than開口解釋道,當聽到這樣我才湊臉靠近過去。
我現在的樣子就跟小P孩進到了玩具店時候的樣子沒啥兩樣。
“居然會這樣的東西呀?!”我用難掩心中澎湃激動的口吻問道,在用幾乎是目不轉睛的驚詫目光盯著那盞電蠟燭的同時,直到Than把那盞電蠟燭放置到杯盞那兒去了,我都還是沒能把目光從它那兒轉移開來。
這科技的發展已經到如此日新月異的地步了麽。
我只能暗自在心裏嘀咕,難以自控的對眼前事物感到疑惑不解,直到發現Than也同樣目不轉睛的盯著我,才使我把目光轉看向車子外面,以此來掩飾自己在不經意間像個孩子般的舉動而導致的臉紅害羞。
“有的啊,但是壹般大多數人都不太喜歡用,因為它貴且不耐用,性價比不高。”Than在啟動車向外開去的同時說道,我轉過頭看著對方壹會兒,然後懷揣著激動的心情再回頭看向車窗外的風景。
我好久好久沒坐過車了,應該有二十個年頭了,既然有幸能再次坐上車我也就難免回想起當我還活著的歲月。
“Than要把車開往何處去呢?!”我開口問道,盡管這時的目光還停留在車窗外。
“等壹下去到地兒了妳就知道了。”Than用極其含糊的話語回答道,但我也決定不再刨根問底喋喋不休了,除非換成聊其他的事情。
“為什麽自從Than會開車後,Than總是在這天壹個人開車來這兒呢?!”當聊完家常了之後我便問起了這件事,片刻間我見他驟然壹頓。
但也只是壹瞬間而已。
“註意到了?!”
“是啊…”
當然啊。
怎麽能沒有註意呢,當我是這樣壹個每年都守候著他的到來的人。壹開始的時候,Than是跟家人壹起來的,無法明確到來的時間,但後來Than自己壹個人來,Than壹直都是在同壹天來。
雖然我住的地方沒有日歷或者鐘表,但我也靠去看開在墓地附近的殯儀館裏的表來辨別時間。
“這對我來說是重要的壹天,所以就想在這天來。”
我不太了解這個回答的深意,所以想故意再深扒下去說重要的壹天是意味著什麽,但是車卻先停了下來,這才讓我把所有的思緒趕出了腦海並看向車外面去。
這是哪兒呀!
看來我到的這個地方距離墓地是有夠遠的,從只看到過壹些紅土、樹木啦,到現在我的周邊開始是壹些人家的家或者樓房了。
Than把車開進去停,在解了安全帶的鎖之前拿上電蠟燭裝到包包裏面後才下的車,我也趕緊跟著下去且還不忘看看自己的周邊。
“飯館麽…”我在跟著他的步伐壹起踏進飯館的同時吶吶自語,而那句話並未抱有需要答案的想法或者其他,然後眉頭緊皺充滿疑惑的看著他走另壹扇不是大門的門進去了。
我緊緊尾隨著他,在此間有服務員走出來迎接然後跟Than說了些什麽,然後服務員就走在Than的前面進行引路。
我安靜的看著所發生的事情,但是雙腿也並未停止向前邁步,直到離開了店門走進去才發現裏面是壹個寬敞明亮的廳堂,看起來頗有那些豪華酒店的範兒。
當我正在贊賞這堂廳的裝飾的時候,Than直接走進到最裏面的包間。
我二話不說也不問徑直跟著他走了進去,不是說我能克制住疑惑或者求知欲和好奇心,但是因為迫於有服務員在,因此哪怕Than聽到我所問,但也不能向我傳達回復之語。
然後那位服務員應聲告退,走了出去,而此時剛好就是Than擡腳走進包間的時候,我隨即趕緊跟了上去。
那間包間很寬敞並且裝飾上用了相當豪華的家具,看情景像是在某壹所酒店或宮殿裏的房間,在房中間放著壹張大桌子和兩把椅子。
在我用驚愕的眼神看著這壹切的時候,Than關上了房門,那個聲音讓我把壹切想法甩到了九霄雲外然後轉過頭來看著他。
現在房間裏只有我和他兩個人而已。
“為什麽帶我到這兒來。”我開口問,目光望著Than走到椅子坐下,然後在我走向對方對面的那把椅子坐下之前。
“我要帶哥哥妳來用餐了然後聊天呀。”Than用平靜的語氣說道,同時拿起手機來看了壹下什麽,“不用擔心哈,這裏餐飲的價格沒有想象的那麽貴。”
“真的嗎…”我用懷疑的語氣反問道,看著這廳堂的境況和擺放在這包間內的物品就知道這家店有多貴,但如果他覺得他掏得起這錢,我覺得我也沒必要再糾結,“…其實在那兒聊也可以的呀,沒必要帶到這兒來的呢。”
“這段時間天氣太熱了,再就是我想跟妳聊的事情,說起來話比較長,所以才決定帶妳來這種比較私人的餐廳來聊更好壹些。”
當聽到這我才開始理解了些許,因為我是已死之身所以感受不到什麽陽光照射或者炎熱的感覺,但是Than應該覺得很熱,同時必定是真的有壹肚子的話要說才把我帶到這兒來。
“是什麽事兒呀?”
“還記得去年我說過的事兒嗎?”
我因這句話而沈默了壹陣,因為還未能即時的想起來,直到想起來說是什麽事了我就從喉嚨裏發出了“哦”的壹聲。
“就那個說是有人看到我頻臨死亡卻不願施予援手…?”
“我回去試著對這件事思索了壹番。”Than平靜的陳述道,當服務員進來擺放餐具之前停了下來,直到服務員出去以後他再繼續說,“有沒有可能如果妳死了就會有人因此受益。”
我因那句話靜謐了好壹陣,然後微微張口說“…是怎樣?!”
“譬如壹些遺產啊什麽的。”
Than的樣子看起來比任何平常的時候都要認真,可能是因為他是真的想幫我。
意思是想讓我去投胎,不用再做壹縷遊魂在這壹帶飄蕩著。
但是現在我還不想去投胎,我還想像這樣年年歲歲都能見到Than。
“但是…我沒有兄弟姐妹,然後我父母也同樣是沒有兄弟姐妹的,因此整個家族除了我之外已經沒有其他人了。”我在咧嘴笑前回答道,不知道是因為自己覺得遺憾或者其他原因使我笑出來,在那心口處卻有壹股內疚的洶湧而至直逼得我覺得羞愧難當,“非常感謝,妳有心了。”
但是應該不可能。
我很想再開口,但想了想覺得有時無聲勝有聲,事實上在壹定程度上我對我現在的狀態可以說是相當滿意的。
另壹方面,去追溯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的證據,這不是壹件容易的事,都這個時候了可能所有的資料都已經被刪除了呢。
我可能什麽也做不了除了等待真正的死亡降臨,然後在這過程中能最大限度的收獲幸福。
“我不喜歡妳那樣的笑。”Than語氣平和的說,同時目光如炬的盯著我,“那笑容太過於悲傷,直逼得我也覺得糟透了。”
我沈默了,也不知道自己不經意間流露的笑是怎麽樣的,看來應該是滿含心酸苦楚。
Than很有可能誤會的理解為我是因為不能正常去投胎所以悲傷,但完全沒有,而我悲傷的是剛剛發覺自己的單相思到了如此地步,因對方對我從他生命中消失卻毫不在意而悲傷的如此地步。
越想到那般我越是覺得痛苦煎熬,雖然對於如果我消失了Than也不會覺得有什麽,這樣的反應其實也是不難猜測的正常之舉。
若是能選擇,我想壹直跟Than在壹起,但這更是不可能的事。
我承認它看起來像是壹個愚蠢無比的選擇,但我也還是想壹直陪在自己喜歡的人咽下最後壹口氣或者自己先消逝去為止,或者至少讓我看到Than未來會怎樣,我就滿足了。
有時候我壹不小心還想過最壞的情形,就是Than努力的來陪我聊天是因為我那時無意間在他面前痛哭流涕,他出於憐憫,怕我孤單才來聊天作陪的…
然後就還幫我,讓我能趕緊去投胎轉世,事情也就能畫上句號了。
“那如果知道了是哪個人做的話,Than打算接下來怎麽做呢?!”我問他,也剛好可以打破這令人壓抑不已的氛圍,“那之後…就是讓我能去投胎轉世了麽?!”
如果可以,我想立即站起來拔腿就跑離開這個地方。
不是因為害怕聽到答案。
但是我害怕自己壹不小心在他面前哭出來。
Than沈默的壹言不發,他沈默的宛如被這詢問觸動了他的思緒,讓他想起了某些什麽事。
值得慶幸的壹點是看起來Than也覺得自己跟我還是有壹些交情在的,所以也猶豫著說接下來該怎麽做。
“Mes哥,”
我沒有向他表示任何反應或者回應,我默然不語並等著聽他說,哪怕心中那已經要溢出來的害怕之意就要掩飾不住了。
然而他的接下來說出的話卻讓我驚訝到把那所有的擔心不安全部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妳要住到我家來嗎?!”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8章介紹到這裏了, 當然要啊!Mew可單相思死了,比起分離,時常見面也是很棒的呢!這樣兩個人的關系可以更加增進呢!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7章-緣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