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6章:讓你只屬於我,只讓我一個人抱,滿心滿眼都只有我,只愛我一個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1章:看到你疼,盡管只是一點點我也受不了!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16篇,細節的描寫很棒,gene把浴巾藏在櫃子的最深處,這個點太可愛了,兩個都太可愛了,小說寫得很棒,甜甜的劇真的很治愈人!

我雙手緊緊地抓著方向盤,盡管手臂因肌肉緊繃而有點發疼,我卻不在意。
我的雙眼專註地盯著前方路面,表盤上的指示燈變成了紅色,上面顯示的數字是好幾百,並且還在一點點往上走,我依舊不在意。現在只有Orn阿姨剛才那些話在我的腦海裏不斷回響。
‘Gene還記得這孩子對吧,他去年就回國了哦。’
‘記……得啊。’
‘Sib常常問起你,現在他在X大學讀書,離家裏有點遠,所以要搬去公寓住,要不然你今天來估計就能見到他了。’
‘……’
以前我和Orn阿姨家小兒子的關系好得幾乎可以同穿一條褲子。我每天起床洗漱完畢後就往他家跑,我不記得我們的年齡差多少歲,因為我是家裏的老幺,所以看到他年紀比我小就把他當成了自己的親弟弟了,哪怕我上了初中還是會經常拉著他一起玩遊戲。
直到我上了高中搬到宿舍住,那段時間我很喜歡和自己的同學混在一塊,即使是我爸媽主動打電話給我,我也沒聊幾句就找借口想要掛電話了。記得媽媽有打電話和我說過那孩子去了外國念書,我當時就也只是嗯嗯啊啊地應承著,沒往心裏去。
我幾乎都不回家,一直都是父母主動來看我。
十年……誰能想到那個孩子就是Nubsib啊!
我不是那種特能記得住別人的人,而且小男孩也長大了,臉也變得像大人一樣有棱有角起來,就更讓人想不起他小時候的模樣了。腦海裏依稀記得小時候鄰居家有個和自己玩得很好的弟弟名字叫Sib,不知道他的大名叫什麽,就連Neng哥的大名我也不知道,只記得Wat叔叔的名字經常被寫在商業雜誌的封面上。第一次見到Nubsib時也沒有想起來,還以為只是和他名字相同的人而已。
‘我有在網上見過他……’那時我才回過神來,然後接著陷入沈默中,我都快不知道要如何把這個問題引出來了:‘Nubsib他不是做模特嗎?’
‘啊,你居然也知道啊,還是你們年輕人才知道那些新生代明星啊,不像Orn阿姨。’說完她還開心地笑了起來,接著說;‘但是Wat叔叔不喜歡他像現在這樣在外邊做這些拋頭露面的工作。但是想到現在他還在上學就由著他了,能夠自食其力也挺好,Gene不知道也很正常,因為Sib是跟我姓的。’
‘原來那個是Orn阿姨的姓啊!’
‘是啊,是Orn阿姨娘家的姓氏。’‘哦!……’
原來是這樣所以才不同姓啊。如果我沒看過Tanakijpaisan家族發展歷程的話,估計會疑惑更久吧。
Orn阿姨說因為Wat叔叔將來想要自己這對兒子回來繼承家族事業,Wat叔叔一直以來的形象都是一個嚴肅的人,把商業和娛樂圈很清楚地分開來。因此哪怕他兒子在那個領域裏有了點名氣和地位,他依舊不是很喜歡但也沒有想要逼他什麽,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頂著Tanakijpaisan這個姓氏在娛樂圈裏闖蕩。
因為這個原因Nubsib就跟著Orn阿姨姓了……
為什麽Nubsib都不跟我說這些啊。
那臭小子也不記得我是他鄰居了?……不可能,因為我沒有對他刻意隱瞞任何事情,而且客廳裏還放著我小時候的照片呢,這不可能看不到。
那就是撒謊了。
對,肯定撒謊了,Tum說Nubsib沒有地方住,所以才來求我收留那小破孩的。盡管Tanakijpaisan家族在城裏有好幾棟公寓和好幾處房產,Nubsib告訴我他沒有車,要坐公交車去上學及常常是蹭別人的車回來,這簡直就是他撒下的彌天大謊……我之前在公寓樓下見到的那輛豪華的黑色歐系車是他家的車吧。
“呵……”
想通了之後其他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我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麽在發現被Nubsib騙了之後,我的心情怎麽變得這麽差。
盡管不知道出於什麽原因,除了有點難過之外心裏還有點生氣。我一直以為Nubsib是個好孩子,所以才一直讓他住在我這,無怨無悔地讓他在我這住了一個多月了,然而現在被打臉說:我被他騙了?他是把我當成什麽了?大傻麅子嗎?一想到對方會無情地嘲笑我這個被蒙在鼓裏的人時,我的內心一片混亂。
嗶……
我嚇了一跳,松開了那緊握著的手,我發那麽久的呆,直到後面那輛打了喇叭才發現交通燈已經轉變成了綠色……我再次踩下油門,朝公寓開去,越靠近公寓我的內心也越來越煩躁。
之前還逼著自己坐在那裏和Orn阿姨聊了十多分鐘,最終還是和Orn阿姨道了別,然後跑回家拿上車鑰匙,向媽媽道歉說有急事要回城,盡管她有點不解,但是看到我的臉色後便沒再說什麽。
手按在指紋鎖的掃描傳感器上,打開房間的那扇大門之後發現屋內一片漆黑靜謐,這一切仿佛在跟我說對方不在家。我輕輕地從嘴裏呼了一口氣,內心並不想聽到自己所猜測的事情現在被Nubsib蓋章定性地說出來,我害怕得到的只是他的嘲笑,或是他這是逗著我玩這樣子地回答。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比原先想的還要在意那個臭小子。
我走進自己的臥室洗了把臉,為了讓自己不胡思亂想,我開始做這做那胡亂收拾房間不讓自己停下來,但是這樣強迫自己沒多久就忍不下去,因此跑到客廳裏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等著。
我閉著眼睛把背部緊緊地靠在沙發靠背上坐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耳朵聽到了門鎖輕微地響動聲我才醒了過來。轉過去剛好看到Nubsib那高挑的身材正走進屋裏。
當他那張帥氣的臉轉過來與我四目相對時,盡管眼神裏充滿了不解,但嘴角還是咧出了一絲微笑。
“Gene。”
“……”
“不是說要在家裏睡兩晚嗎?”
起初我以為我見到Nubsib後心情會糟糕到說不出話來,我錯了,我見到他那迷人的笑眼,氣得我幾乎要撲過去胖揍他一頓以泄心頭之恨了。
我沒有回答,直到對方走到我身旁。
“今晚收拾好你的東西,明早從我這裏滾出去。”
Nubsib聽到後整個人呆滯了一下。
“怎麽了?Gene不是說我可以住在這裏嗎?”
我從喉嚨裏擠出了一句話:“你家有那麽多棟公寓,我這小廟納不了你這尊大佛。”
“……”
我知道Nubsib是個聰明人,盡管我沒有直說,就只是隨口這麽一提,對方立刻就明白了,而他像是很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似的,臉上的表情平常截然相反。
“你記得我的對吧?”最終我只好無力地問。
“……”
“一開始就知道我是誰?”
“是的。”
當這麽直白的兩個字從對方嘴裏輕飄飄地吐出來,我握緊了拳頭繼續問:“你知道我不記得你,你居然還故意不說我們認識這事……?”
“是的。”
“操你大爺的!”聽到這回答,我從沙發上彈了起來,飛奔過去扯住對方的衣領。
“但我是有不得已的理由。”
“不得已的理由就是你覺得這樣子騙我很好玩?!混蛋,如果你不是Orn阿姨兒子的話,我早就把你揍得滿地找牙了。”
“可以打啊。”
“別逼我動真格!!!”
“我沒有逼你動真格。”Nubsib簡短地回話,並沒有被我抓著衣領而生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真誠無比就連那緊緊盯著我的眼神也是如此,而我卻不再相信他。
“我知道這件事情錯在我,如果Gene打我可以消氣的話我心甘情願讓你打,但在這之前我想讓Gene先聽我說。
難道Nubsib不知道他越是這樣說我就會更生氣嗎?
說得好像是我自找的那樣……不解釋還好。雖然做出那種事的人是Nubsib,但這話說得好像是我自己在無理取鬧一樣。
我面目猙獰地緊咬著自己的下唇,但Nubsib只是蹙著眉看著我。
“Gene,不要那樣子。”
當那只厚實的手掌朝我這邊伸過來的時被我大力推開了,我一手邊抓著對方的衣領不放推著那個高挑的人往後退,而另一只手則指著大門的方向說:
“請現在立刻馬上滾出我的房間!”
“Gene就不能先聽我說一下嗎?”這一次他的語氣中帶了些乞求。
“我不想再聽你任何廢話也不想再看到你這張臉,我也不再想像現在這樣被你耍得團團轉了。”我把臉別向另一邊,深深地吸著氣努力讓自己恢復理智。
“我從來沒覺得Gene人傻。”我沒想到Nubsib會這樣子說,我吐了口氣說:“是嗎?怎樣都無所謂了,我不想再和你扯這事情了,麻煩你速速麻溜地滾出我的屋子,到時候我讓Tum來把東西拿給你。”
“如果我們還沒把這事說清楚。”
“……”
“我是不會走的。”
“你又想使什麽花招來騙我了啊?”
“我沒有騙你,我說了我有不得已的理由。”
“我真心問句話,你覺得我還會再相信滿嘴跑火車的人嗎?”
“……”
Nubsib立刻陷入沈默中。
盡管我沒有轉頭看向他,但是我還是從我眼角的余光裏看到對方的神色黯淡了下來,我的那句話好像是把對方戳醒了,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很難看的表情,但現在不管他的想法是什麽我已經不想去理會了。
在對方想要再說點什麽之前,我轉身往自己房間走,扔下了最後一句如重型炸彈般的話,然後嘭的一聲大力地關上了房門。
“如果這次你不肯走,我會叫保安上來把你拉出去。”
那晚是我自己收拾行李……
雖然我已經把話說到那個份上了,但我也能猜得出來Nubsib肯定不會這麽輕易地從我那搬走的,我現在不想再見到他那張臉,不想再見到那個打開房門走幾步就能見到面的人。真的是受夠這所有的種種了,所以兩小時前我才怒氣沖沖地從客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不管我在房裏做什麽都好腦海中想到的都是Nubsib故意騙我這個事,最後我忍無可忍地從衣櫃上方的小櫃子裏拿出了一個小行李箱,不想浪費時間折疊衣物就直接把掛著的衣服扯下來往行李箱裏邊塞。
當我把一些日常用到的東西都塞進了行李箱後就打開房門向外走去。
“……”
“Gene.”
Nubsib還坐在客廳裏……
那身形高挑的人還坐在沙發上,我並沒有特意看過去,而且不用特意轉頭看,因為沙發剛好放在我臥室門口前方,一打開門就能看到,根本就避不開。Nubsib現在的表情,要是平時的話我早就開口詢問了……對方迅速地從沙發上站起來,而我已經決定直接忽視他往玄關走去。
“要去哪啊?”
“……”
我仍不為所動,穿好鞋子打開門走了出去,但是在關上門時卻被一雙厚實的手給拉住了,擔心他的手可能會被門夾到,我不自覺地把手上拉門的力道降到最低。
盡管那銳利深邃的目光裏暗含著種種欲說還休的神情,我知道那是Nubsib在向我無聲訴說他此刻的想法、心情及感受。看到那眼神,我的心沈了一下,但估計我還處在情緒暴走邊緣無法冷靜下來以及一副豁出去的姿態,最終我迫不得已伸出另一只手一一掰開他的手指頭再用力甩開對方的手,然後嘭的一聲摔門而去。
我邁開雙腿地大步走向電梯,來到車旁後迅速地開鎖上車點火,所有的一切都在一氣呵成中準備停當,在我換倒擋時我以為會見到有人追下來,但最終卻連個鬼影都沒見到。
如此最好……
要是這麽想住著那就住啊,我走行了吧。
我有點心緒不寧地開著車,直到路過了城裏的塞車黑點駛上了前往城外的馬路時我的心才稍微松了些下來。在知道自己的情緒是不可能那麽快就恢復正常時,當下就選擇放緩了車速慢慢開,道路兩旁的黃色路燈一點點往後退,路邊的風景也從鋼筋水泥森林變成了一棟棟的獨棟小屋。
接下來的十分鐘我都在剛拐進的一條泥路上行駛,直到看到一幢老舊樣式的木屋映入了我眼簾。
當我把車在平常的位置上停好後,就打開車門想要下車以及迫不及待地想要呼吸些新鮮的空氣以便讓自己變得清爽起來,猛地吸入了好幾口帶著不遠處的糖膠樹氣味的空氣。因為這個地方只有我一個人的緣故四周的空氣很安靜,這也讓我開始變得冷靜了些。
我以後都會住在這了,直到把Nubsib從我的腦海中趕走。
早上我在一臉郁悶中醒來,掀開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11月晚上的空氣都很寒涼,所以我一整晚都有蓋著被子。當我的腳剛踏到木地板上,身體就險些沒站穩地踉蹌了一下。我發現自己渾身軟綿無力,我低頭看了下地板感覺眼前的視線黑了一下,我只好靜靜地站了一會兒……缺覺的癥狀現在正在襲擊著我。
我很清楚是什麽原因導致我的睡眠不足,但我還是輕輕嘆了口氣後緩緩地走向廚房,先把燒水的插頭插上然後才走進浴室,希望溫暖的水可以讓我變得精神起來。
幾分鐘之後,我坐在陽臺上面朝著夕陽西下的方向喝著熱咖啡,太陽開始往上爬,氣溫也開始有了變化,不熱,暖暖的剛剛好。
天氣這麽好,這四周這麽安靜……換作平常的話我估計已經寫出好幾頁的內容了,但現在卻沒有,我現在根本就沒有心情做任何事情。
自從來到這裏的第一晚起,我的頭沾到枕頭後依舊無法讓自己平靜地睡去,眼睛一直盯著天花板,或是天花板上的小燈泡或是蚊帳等等,腦海中也一直在不停地回想著Nubsib的事情。
我告訴自己不要再去想但依舊阻止不了自己。
來到這裏的第一個晚上我是真的被氣炸了,第二晚才消了氣,氣雖消了但換來的是傷心和難過。
盡管我已經冷靜下來了,但還是把自己關在一間小黑屋裏。我關掉了手機的提示音同時盡量不去碰它,用電腦連接上LAN局域網取代手機和編輯互發郵件聯系,也沒有想要和誰聊天的欲望。我用屋裏的座機打了個電話給媽媽說我到爺爺的房子這邊小住一段,媽媽倒是沒有說什麽,估計想著我可能只是像以前那樣圖這裏清凈方便自己安心創作所以才跑到這裏來住。
喝完了一杯咖啡後卻還是沒有任何胃口,我穿過花園朝門口走去,打算在這四周散散步放松一下不讓自己想太多。
我走到離那棵糖膠樹不遠的地方,離那棵樹越近那個氣味卻反而更嗆鼻,但依舊還是能聞到當中有股幽幽的香氣。看到那棵樹就想起了Jaep哥,每次冬天哥哥來這裏,聞到這個味道總是會不停地打噴嚏,老抱怨這個味道很臭,最後總是被熏到直接逃回家。
想到這我輕笑了出來。
……心情變好了些。
汪汪汪!!!
我嚇得跳了起來。
“哇嗚!”我一轉身就見到了一只棕色毛發的雜交狗 站在不遠處朝著我吠。
它一往我這邊走來我立馬俯下身在撿了塊石頭拿在手上同時大聲喊叫著:“別過來啊,會不會咬人啊,這是誰的狗啊……”
“……”
“……”
那狗看到我手裏拿著一塊大石頭準備扔向它,才不敢靠近我,而我現在也不敢轉身跑開。
我和那只狗大眼瞪小眼了一會兒,當我發現那狗一直在不停地搖尾巴時才慢慢地把手放下來。而那只狗也朝我慢慢走過來,然後興奮地在我的小腿及褲子上嗅來嗅去,我壯著膽子伸手摸它的頭,它像是很享受那樣豎起了耳朵。
最後……我站在那和不知道主人是誰的狗狗玩了二十多分鐘,直到它和我這個陌生人玩膩了跑到另一邊玩去了,我才轉身走回自己家。
在距離通往自家樓梯還有五步的大門口前,我看到了身材高挑的某人站在那裏,我立馬停下了腳步,而那張臉剛好往我所在的方向探過來……“……”
“Gene。”
我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剛剛才變好的心情也立馬消散,之前那些糟糕的感覺又重新籠罩在我的心頭上:“你怎麽來……!”
嘭!!!
我話還沒有說完,身體就被一只強壯有力的手臂拉過去撲進了對方的懷裏,緊接著整個人就被環抱住了。
我瞪大了眼,在我還處於驚嚇和呆滯的狀況裏時,Nubsib把臉挨靠在我耳旁的頭發附近,他那溫熱的氣息透過肌膚向我傳來,讓我有種回到了從前的恍惚感。
“想你了。”
“……”低啞的聲音從耳邊飄過來刺激著我的耳膜,我像個失去了意識的人那樣還僵硬地站在那裏,但是抱著我的人卻微微後退了一下,蹙著眉把臉向我這邊探過來,我看到Nubsib的眼神裏那赤裸裸地充斥各種各樣的情愫,有悲傷、自責、懊悔以及顯而易見的想念,對方那溫熱的嘴唇輕輕地碰了一下我的唇。
我迅速地伸出手去推對方的臉,使出了僅存於體內的力氣最終把他的身體推開了些距離。
“發什麽神經啊!”
Nubsib頓了一下,但好像是突然回過神來發現我還在生他的氣,於是伸手撓撓自己那頭亂糟糟毫無任何造型可言的頭發,接著輕聲說:“對不起,冒犯了。我太想你了。”
這小子是真的瘋了吧……
我心裏的小人再次打起架來,感覺就像是一直被對方騙著有點委屈,特別是最近這兩天,這種委屈情緒更是猛漲。雖然現在轉變成了不滿,也不像第一天那麽強烈,但我也不可能那麽快就消氣。
“你是怎麽知道這裏的。”我粗嘎著聲音說。
“是Ran阿姨告訴我的。”
“……”
我擦……我怎麽就忘了眼前的這個Nubsib已經不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乖崽崽Nubsib了呢!我媽媽和Orn阿姨他們是認識的,Orn阿姨有多喜愛我,我媽媽也就有多喜愛Nubsib那娃。
這小子去問我媽幹嘛啊!不會把我們之前在一起的這個事捅給我媽媽知曉了吧?靠!我深深地吸了幾口氣。
“還在生氣啊?”
“……”
“Gene……”
“我不想跟你說任何話……”
“就不能先聽我說一下嗎?”
“我沒有心情和任何人說話,想一個人靜靜,行嗎?”
“我喜歡Gene.”
“……?!”我的聲音立馬被咽了回去,那要和Nubsib錯身而過往屋裏走的腳步也立刻停了下來,我條件反射般地轉頭去看那張帥氣的臉,見到他正目含精光地看向我。當我這麽近距離地看著Nubsib的臉時,才發現他整個人看起來很疲憊。
……就像我睡眠不足的樣子。
我失了下神,然後突兀地大笑起來:“哈哈哈……這很好笑,滿意了嗎?滿意了趕緊滾回去。”
“我喜歡Gene。”
“我告訴……”
“很久之前就喜歡了。”
“你這是故意……”
“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地喜歡,是想要讓Gene成為我的人。
“……”
“讓你只屬於我,只讓我一個人抱,滿心滿眼都只有我,只愛我一個。”
講到這裏,才發現Nubsib正在緩緩地朝我這邊走來,在離我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來。我瞪大眼睛端詳著他,我擡起右手想要把他推開,但卻被他那厚實的手掌一把抓住了。
在他把我的手放到他唇邊親吻前先用指尖輕輕地摩挲了一下我的手,在被他這樣親了好幾次之後我的手開始顫抖起來,我的眼睛像是被暴風雨狂虐那樣迅速黯淡了下來,手上的皮膚像是被燙到那樣一片炙熱。
我的胸前有股奇怪的悸動,感覺自己掉入了Nubsib的戀愛漩渦裏。
“你……”
“你相信我說的嗎?”
四目相對,我沈默了良久後說:“你說你喜歡我。”
“對。”
“很久之前就喜歡了……”我輕聲地重復著我所聽到的話,接著我緊皺著眉頭說:“又開始騙我了對吧?很久之前你還是個小屁孩呢,那麽小的小孩知道什麽叫喜歡啊。”
“我的喜歡就只是喜歡。”Nubsib又緊了緊他那抓著我手的手指說:“那時候我還不太明白,但是現在我已經很清楚了。”
“……”
“之前我不也有跟你說過我喜歡你嗎。”
我輕輕地抿了抿嘴說:“誰知道你說的喜歡是哪種喜歡啊,你是男生,我也是男生……”
是啊,誰又會想到呀,那句喜歡和對方所表現出來的種種行為會是那種情感上的喜歡啊。
“你……真的喜歡我嗎?”
“對,喜歡。”
“喜歡。”我再次低聲喃喃自語著。
“如果Gene還不相信,我有很多方式向你表達我的愛意。”
“不……不用。”看到Nubsib那執著認真的小眼神,我趕緊開口拒絕。但他還緊盯著我的臉,那眼睛一閃一閃地讓我覺得有點小害羞,因此只好轉臉看向別處。
“那你騙我沒有住的地方,沒有車的理由呢?”
“我想和Gene一起住。”
“……”
Nubsib騙我是因為喜歡我?想和我住在一起?
“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我能和你住在一起嗎?”
“……”
“如果一開始你就坦白地跟我說你是Orn阿姨的兒子小Sib我甚至會一直讓你住!”
“如果我那樣子說了,Gene將會用什麽樣的身份來待我呢?”
“……”
“弟弟?”
“……”
“Gene也知道我不想把你當做哥哥。”
“……”
我無言以對。
我清楚地知道Nubsib說的那些是事實,因為我確實是把小時候和我一起玩的那個孩子當成自己的親弟弟那樣看待,如果再遇到的話依舊會把他當成弟弟並且不會有改觀的那一天。
但盡管現在事後知道了Nubsib就是小時候和我一起玩耍的Sib,盡管我對他的看法有所不同,但是過去的種種也都在提醒著我,我不可能再次把他當成弟弟了。
“我不是硬逼著Gene相信我。”Nubsib接著說,估計是見到我沈默了那麽久,以為我不信他或者因為之前他騙我這件事導致我對他心生嫌隙,緊接著他又說:“那將來哪天Gene相信我了再說喜歡我也行。”
“……”
“好嗎?”那波浪形的唇帶著淡淡的笑意,Nubsib用他那溫柔的深情款款地溫柔眼神央求著我,直到我感受到了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陣陣暖意。
這臭小子……說得好像我肯定會喜歡上他一樣。
一秒鐘後,盡管我已經提醒自己務必要盯著Nubsib的眼睛,看到他之前所說的,感覺確實不是有意要騙我。當我得知了我面前的這個人騙我的理由不是覺得捉弄我好玩,也沒有把我當成傻子,他之所以會這麽做僅僅只是喜歡我……這讓我有一點點開心。
“嗯,也行!”
Nubsib的手還緊緊地抓著我,眼睛也一直緊盯著我:“什麽也行啊?”
“就剛才你說的那些啊,我給你個證明自己的機會。”講到這我輕抿了下嘴,感覺自己的臉正在一點點地熱起來,當這種話就這樣從自己的嘴裏蹦出來時我都替自己害臊。這句話怎麽聽都感覺像是狗血劇裏的臺詞,我接著說:“要是還敢再這樣騙我,我一定會打得你滿地找牙!”
“……”
Nubsib再一次笑了起來,那緊抓著我手臂的手也一直往下滑與我十指相扣,我眼角余光瞥見到了這個過程,但任由著他胡來。
“那……”
“嗯?”
“我指的是你那臭脾氣,以後也不用在我面前裝成乖寶寶的樣子了,你想到啥就直說。”
說到這裏……
這兩天以來,我獨處的時候想了很多關於Nubsib的事情,也深入地思考了些問題,Tum說Nubsib是個沒有良心的小混蛋,但我以前只是覺得他有點調皮而已,在我知道了他說的沒有地方住沒有車沒有錢只是欺騙我的謊言後,我也罵過自己無數次了,也不知道到底是Nubsib太過狡猾還是我不夠聰明。
一想到這我再次露出不爽的表情來。
“說來聽聽現在你都在想些什麽?”
“嗯……”
“這表情是幾個意思啊?”見到他假裝一臉困擾的樣子我瞇了瞇眼,知道自己有點欺負人,但是我也抑制不住自己哇。
盡管我已經消了氣,但內心的憤怒並沒有完全消失啊。
“……”
“如果就連這都不能說出來,那還要我怎麽相信你呢?”
“好吧,我想親你。”
“……?!”
我立馬抿了下嘴巴。
“想上了你。”
“我擦,你這人欠揍吧!”
之前醉酒的那晚自己說過的那些騷話又再次在我腦海裏回想,耳朵裏仿佛聽到了自己的臉炸裂開的聲音。
“是你自己要我說的啊。”
“就……也不用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啊。”
他把我以往對他存留下來的良好印象盡數打碎!
見我繃起了臉Nubsib輕聲笑了出來,面前的這個人渾身上下依舊充滿了魅力,盡管現在他已經在我面前把那自己偽裝成好孩子的面具摘了下來,盡管那嘴角微微含笑及故意使壞的戲謔眼神反而使他看起來比之前更有魅力。
我咧開嘴笑著說:“我告訴你個事啊!”
“……”
“我的右手,剛剛摸了狗狗的頭。”
“……”
“四舍五入相當於你剛才親的是狗……嗯哼!”
我的嘴立馬被緊緊地貼住。
這次Nubsib直接抿著嘴一臉奸詐地笑著,鼻尖緊貼著我的鼻尖喃喃耳語:
“這才叫真正的親狗。”
“……”
這臭小子!我才剛剛消氣呢!
……還好,其實剛才摸小狗用的是左手啦!
因為我不用猜也知道讓Nubsib自己一個人回去的話他肯定不幹,所以我只好邀請他進屋,太陽已經升高把清晨的寒涼全都驅散了,我們站在門前聊了好久,除了擁抱以外,比較重口的就是那個吻了……還好除了自家的這棟木屋外這四周沒有其他人家,遠處是延綿不斷的橙園,如果那些在橙園工作的工人不用望遠鏡看的話是看不到我們的。
盡管是這樣但要做這麽露骨的事情我還是覺得有點羞恥。
我沒再說什麽,必須的!自從自己不滿被騙而生氣後卻冷不防撞到對方跑來向自己告白,我陷入了一種不同以往的奇怪情緒氛圍裏,不是厭惡,只是害羞到不知道如何面對對方而已。
我微微瞥了一下身後,看到Nubsib慢慢地踱進來四處打量著屋內的陳設。
“你來之前吃過飯了嗎?”
“還沒。”
“那一起吃吧,這附近有一家餐廳可以點外賣,我有他們店的電話號碼。”
見到對方點頭,問了他想要點的東西後我用屋裏的固話打給餐廳點餐。平常我來這裏小住時,如果沒有準備速凍食品或是方便面之類的話,一般都是打電話到這家店叫他們送餐,這家店的老板娘是做橙園員工生意的,遇到有人打電話點外賣她一般會讓他兒子騎自行車送餐。
“Gene我想要用一下你的浴室可以嗎?”
我挑了一下眉:“沒洗澡就跑來了?”
“今早還沒洗,我急著來找你。”
“……”
我假裝沒有聽到那想要求的安慰用著委屈的腔調說出來的那句讓人同情的話,我打開臥室,然後領著他走向浴室:“你有帶衣服來嗎?”
“帶了,放在車裏,但是沒有帶浴巾。”
“呃!我這可沒有多的給你啊,我也只帶了自己的來,也沒有備用。”
“我可以用這張嗎?”
我轉過去看到Nubsib的大手正拿著一張柔軟的奶白色浴巾。
我瞪大了眼,迅速走過去搶了過來:“你有病吧!這是我的。”
“這也沒什麽啊。”
“怎麽會沒什麽,這種東西怎麽可以共用啊!”
“我不覺得!”
“但我覺得!”
“嗯……”Nubsib在喉嚨裏輕聲回應,他定定地盯著我那張浴巾,這讓我不得不把它藏到身後,過了一會兒他笑著說:“那留著下次再說吧。”
“……”
下次是要放火打劫了麽!
是變態嗎?哪怕是兩公婆都沒見有誰共用一條浴巾呢。
誰要和你共用一條浴巾啊,雞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腦海裏的這些話根本沒來得及說,對方說他要去車裏換衣服後就轉身往屋外走去,我目送著他的背影離開我的視線後迅速打開我身旁的櫃子,把我的浴巾藏到櫃子最裏深處去了。
當Nubsib正在洗澡時,我們點的盒飯剛好送到了門口,我備好了匙梗、杯子,並倒上了冰水後在剛夠兩人坐的一張小木桌前坐下來。而此時Nubsib也剛好換上了另一套衣服從臥室裏走了出來,我打量了一下他,松軟黑色的頭發,估計是沒有浴巾擦身的原因,現在他渾身上下濕漉漉的,看到我正在看他則沖我微微一笑。
“這畫面真像在等待愛人一起用餐哦。”
“給我閉嘴,吃你的飯!”
那張帥臉上那大笑容沒有任何減輕的跡象,這讓我看了更加窩火,但是除了往嘴裏塞飯之外不知道要說什麽好,之前那種毫無食欲的感覺早就消失的不見了。
我現在才感受到自己那肚子咕咕亂叫的肚子被那暖暖的食物填滿的感覺,不到十分鐘那些飯菜已經全都被我掃進了肚子裏。
這次不用再問自己一些問題了,我知道之所以現在我的心情平靜了下來,是因為Nubsib在這裏,而且我們之間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就像……一段反轉的劇情。
想到這我猛然地從座位上站起來,我這舉動讓Nubsib一臉奇怪地看向我。
“Gene?”
“我要去寫一下小說,你自便吧!”
我一點也不在意對方的回應,和往常一樣朝那張放著我的筆記本電腦靠近窗戶上的高腳桌走過去,按下開機密碼。
然後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所寫的小說世界裏忘了時間的流逝。
“Gene.”
“……哈?”
“我可以在你房間睡一下嗎?”
“嗯。”
臉頰好像被個溫熱柔軟的嘴唇壓了下:“那我睡你的床了喔,眼睛都困到快睜不開了!”
“嗯。”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最終困倦開始朝我襲來,我還有些心力,只是之前累積下來缺覺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了了。
在我把筆記本電腦關機合上後,轉頭掃視了客廳一圈沒見到任何人影,依稀記得剛才正在忙著寫小說的時候Nubsib有跑過來跟我說要借用一下我的房間,一般我正在忙的時候就不太註意聽別人說什麽或是去留意身邊的情況。
我輕手輕腳地朝臥室方向走去,臥室的房門大開著,我把頭探進臥室內,看到Orn阿姨家的兒子正在裏面睡著。
“……這臭小子居然還真的睡起來了,現在讓我上哪睡去啊?”
“Sib.”我走到他身旁輕聲喊著他名字。
“……”
“沒醒?問你呢,Nubsib.”
但其實這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剛見到面的那一刻,我就發現Nubsib的狀態看起來像是沒怎麽睡過覺。
我定定地站在那裏盯著他那從枕著的枕頭裏邊露出來的半張帥氣的臉龐,然後上下把他全身打量了個遍,最後輕輕地嘆了口氣走出臥室並輕輕地把門帶上,讓臥室處在一片靜謐中。
犧牲下我的床把它讓給你也還是可以的。
我先走去打開窗戶,然後走向那實木做的沙發並在上面躺下,還好墊子足夠柔軟和厚,我隨手抓了個靠枕墊了下,再胡亂拿起一個小抱枕抱在懷裏,這次幾乎是眼睛一閉上就立馬沈沈睡去了……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6章到這裏啦,你知道,不討人厭的節節逼近的追求方式,是很能成功的,現實裏可就沒這麽簡單了!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5章:還要在家過夜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