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73章-混蛋!妳居然不相信我對妳的感情!!!

Tharn&Type第73章-混蛋!妳居然不相信我對妳的感情!!!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2章介紹到這裏了,想心疼下Type,可是Tharn的誤會其實也能理解,現在的沖動也只是因為壹時而已,唯壹可惡的是,壹再拒絕的人,就要識趣地保持距離才是啊!不知分寸的人,只會給他人跟自己帶來傷害!

驚喜???

時間已經來到了下午,陽光依舊猛烈,某個離家出差好幾天的青年正站在自家公寓門口解鎖開門,這套公寓是青年的父親贈予他的。青年看起來甚是勞累,然而進屋的第壹件事不是好好休息而是拿出手機撥了壹串號碼。
餵。
“妳還好吧?”
壹邊將東西放到沙發上,壹邊問電話那端的人兒,聽到對方的聲音有點沙啞便擔心對方的病還沒有痊愈。
好多了,呃,我都說了不要告訴別人我生病的事情,妳幹嘛還要告訴Tar啊?
的語氣聽起來有些不滿,而Tharn只回答了壹句話:“我擔心妳嘛。”
……
僅僅這麽壹句體己話便足以讓火爆性格的Type沈靜下來。
嗯,我知道妳擔心我……謝謝。]聽到Type沙啞的回答,Tharn不禁露出微笑。
“謝什麽,妳可是我老婆誒。”
得了便宜還賣乖啊妳。
不知為何,腦海中突然浮現出Type對他翻了個白眼的畫面,如果Tharn沒猜錯的話,此刻的Type心情應該很好,至少比幾天前他們吵架的時候要好很多,大概是Type已經把之前的不愉快給忘了吧,那麽他也應該讓這件事情翻篇了。
算了,這次就不生氣了,不跟他鬧了,要是等他來哄我,估計離分手也不遠了吧。
晃了晃腦袋,不再去想那些令人不快的事情,還是把心思放在那個不讓人省心的病號身上比較好……那家夥,嘴上說著沒事沒事,但每次生病都能病到昏迷甚至住院的地步。
“好了就好,妳現在在哪裏?醫院嗎?”
嗯,回來上班了,幸好我們領導不在,還以為又要被罵了呢……話說妳呢,什麽時候回來?
“今天。”
幾點!
此刻,Tharn小小地自戀了壹下,他覺得Type這個時候肯定很開心,連音量都拔高了壹個度。
“還不知道呢,大概要很晚吧。”Tharn這樣回答,他之所以回來這麽早就是想給Type壹個驚喜,想知道對方看到他提前回來了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想看到對方開心大笑的樣子。
妳想吃什麽嗎?等我回去的時候給妳準備。
“不用啦,我應該吃了再回去,而且妳自己也還是個病號呢。”不是不想吃Type親手做的飯,是心疼他這個病號。Tharn承認,雖然Type這個人平時粗手粗腳不拘小節,但在做飯這方面卻很有壹手,這點真是讓人刮不相看,以前Type也只會做壹些簡單的泰國菜,後來卻開始學做西餐了,因為知道他喜歡吃,所以願意為他去學,雖然嘴上總是抱怨個不停。
“妳就吃吧,黃油、牛奶、奶油這些妳都吃多點,老了就等發福胖成豬吧!”
“要是我吃胖了妳就不愛我了嗎?”
“嘿嘿,胖了也挺好,那樣就不會再有人來撩妳了,媽蛋!以前無論是學弟學妹還是學長學姐,就連朋友都來撩妳,現在還要加上妳的同事、老板、客戶!說真的,妳洗澡的時候是用屍油還是香皂啊?這麽有魅力!”
敢發誓,對於Type列舉的那些人,他沒有跟其中任何壹個曖昧不清過,是那些人主動來撩他的,而且他每次都明確的表達了拒絕,所以現在的Type也已經習慣了他男朋友招人的體質,雖然經常罵他卻已經不會再像從前那樣醋勁大發了。
當時的Tharn只是逗Type:“沒有,我沒有用屍油洗澡……我用妳的“水”洗澡。”
結果就是那天他被Type踹下了床。
想到這裏,正在跟Type講著電話的Tharn便輕聲笑了起來,電話那端的人聽了他的笑聲覺得奇怪。
帥哥,妳笑什麽呢?
“好想妳啊!”
卻答非所問,Type聽後沈默了壹下,然後嘆了口氣,Tharn聽到這聲嘆息心裏咯噔壹下。
妳知道我正在上著班呢,媽蛋……我也想妳了,滿意了吧!
再聽到這句話,原本要難過的人立馬笑逐顏開了,電話那端的Type說完便急忙掛了電話。Tharn知道他不能老是在電話裏撩人,這麽撩估計不會聽到什麽甜言蜜語了,而是祖宗十八代都會被對方拿出來問候壹遍吧。
十分了解自己老婆的人再次忍俊不禁,但沒多久笑容就消失了,他再次拿起手機看了看,然後看到了昨天夜裏Tar給他發來的信息。
…Type學長身體好多了,明天應該就能去上班了,但妳還是趕緊回來吧。…
混血青年定定地看著手機屏幕,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他總覺得Tar發過來的字裏行間都透露著壹種提醒的信號。他給Tar回了電話問他發生了什麽事情,但對方卻說沒什麽事,另外,他也很想知道……那個他在電話裏聽到的名字到底是什麽人。
“Faires。”
如果沒記錯的話,Type是這麽稱呼那個人的。
輕輕將手機敲了敲手掌,然後嘆了口氣。
他們倆剛和好,雖然沒有鬧得多嚴重,但還是不想因為“Faires是誰?他為什麽來我們家?”這個問題刨根問底而再次傷了和氣,他應該關心剛剛大病初愈的愛人才對,老婆永遠放在第壹位。
這樣告訴自己,然後起身拿出行李袋,把裏面的衣服翻出來收拾整齊,工作結束以後他就馬不停蹄地趕回曼谷了,雖然很累,但是收拾完以後也沒有急著去休息或是洗澡,而是走進廚房,圍上圍裙,打電話向某個智囊求助。
“Tar,妳現在有空嗎?我想知道煲湯的配方,等Type回來就可以喝了。”
嘴上問著問題,手上也根據Tar大廚吩咐的去準備食材,他是真的很想給男友壹個驚喜,想向男友證明他也是很在乎對方的。等到所有所需的食材都準備好了以後,青年便轉身去打開音樂,在舒緩的音樂聲中,那雙平日裏拿鼓槌的手現在拿著的是刀,看起來像是要把廚房給毀了的架勢。
好啦,好吃不好吃不知道,只知道那是他用心做的愛心湯。
“Type大概會罵我肉麻吧。”Tharn微笑著自言自語,同時還瞟了壹眼時鐘。
“他要是見到我去接他會露出什麽樣的表情呢?”
哪怕現在有人罵他沒老婆就活不下去他也不在乎,他早就離不開Type了,時光荏苒,他對Type的愛已然無法用時間來丈量了,他只想獨占對方,想為對方做任何事,想告訴對方他有多愛他。
此刻,他只想傍晚快點到來。
“四天了啊!”
對別人來說,也許時間越久愛會越淡,但對Tharn而言恰恰相反,曾經因為學校放假他們兩個人也分開了壹個月,當時也沒多強烈的不舍和想念。但是現在,僅僅是分開幾天而已,他就想對方想得發瘋了,根本就沒心思工作,尤其是因為鬧別扭而沒有交流……此刻只想將Type緊緊抱在懷裏,想吻遍他全身,想品嘗他巧克力色的肌膚,想看他在自己身下求饒,我真的好想妳啊!
跟幾天前的頹廢相比,今天的Type感覺整個人都神清氣爽多了,上班的路上沒堵車,公車上沒有很多乘客,不用被擠成肉餅,來到醫院也很快,到了醫院同事還告訴他倒黴領導不在,雖然同事也提醒了他要小心行事,畢竟他沒有提前請病假什麽的,不過他才懶得理這些,難道生病還能提前預告的?雖然他的身體沒有百分百痊愈,但接到某人的電話,他的心情比之前好多了。
他說今晚會回來!
思及此,Type笑了起來,為了掩飾還把咖啡杯擋著臉偷笑,深怕別人看到他壹個人傻笑然後罵他是個傻子。
壹個人獨守空房好幾天的感覺真的很糟糕,但最糟糕的卻是壹個人生著病還要獨守空房。
既然妳回來了,我就要好好行使我這個病人該有的權利。
既然他生病了,那麽Tharn就要照顧他,就像之前Tharn生病的時候兩手壹攤什麽都不幹,只會抱著他的大腿,壹會兒要抱抱,壹會兒要靠靠,他因為熱想掙脫壹下,Tharn就撒嬌說自己是病人要愛的抱抱才能好,這回終於輪到他了吧。
越是想到這裏,Type越是得逞地笑,看了看手表,就等著下班走人了。
“回家之前先去逛壹逛超市好了。”
之前確實買了很多食材把他們家的冰箱塞得滿滿當當的,但今天早上打開來看了壹下,發現昨晚給他做的那壹餐已經把食材用得七七八八了,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意面也沒有了,牛肉也沒有了,如果要做意大利面的話恐怕缺好幾樣食材啊。
嗯,昨晚的雞湯還剩下壹些,應該夠兩個人喝了。
剛才還尋思著要好好使喚老公的人此時卻在心裏為對方準備了好幾樣菜譜,如果今天晚些吃飯他也OK,等會兒去商場的時候找些簡單的東西先墊墊肚子好了。
青年緩緩地點了點頭,決定好了今晚要吃些什麽,努力不讓自己的欣喜之情表現得那麽明顯。
哪怕Tharn說了不用做飯,因為這樣不僅讓他受累而且Tharn還回來得很晚,但他敢斷定,等到壹直說不用做飯不用做飯的Tharn看到擺在他面前的他最愛的食物時,肯定會開心得像個傻子。
“喲,這位病號,傻笑什麽呢?生病了有什麽好事?”Type回過頭看到自己的女同事正跟他開玩笑,於是調皮地挑了挑眉。
“Teng姐,生病了就可以跟對象撒嬌了呀,哦,不過我覺得妳應該不會知道啦,因為妳還是個單身狗。”
“臭小子Type!”
“怎麽了?”
“妳真是欠揍啊,早上來上班的時候還臉色蒼白的,我還擔心妳來著,現在看來根本就沒必要,就妳這張嘴,利索得很啊!”Type聽後大笑。
“不好意思啊姐,因為我的心情真的很好啊,尤其是那個倒黴催的不在……”
“噓!Type!妳那麽大聲幹嘛?某領導的眼線那麽多,等會兒他的狗腿子跑去告狀怎麽辦。”女同事伸出手自放在嘴唇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神情緊張地左顧右盼了壹下,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尤其不怕那群惹事精的Type只是聳了聳肩,壹臉冷漠。
“反正這段時間妳老實壹點,領導說什麽妳就聽著……哎呀算了,換個話題吧,剛才妳是不是說我找不到老公?!”
“我只說妳是單身狗而已。”Type也跟著同事換了話題,同事聽了皺了皺鼻子。
“這兩句話有什麽區別嗎?”
“句子的語氣不壹樣。”Teng姐聽後氣得呲了呲牙,傲嬌地壹甩頭。
“不是我不想啊,可就是找不到嘛,嗯,不過如果能得到像Faires弟弟這樣的顏的話……小老弟,快來追姐姐啊!”Type聽了壹副看怪物的表情,這個學姐在做白日夢吧。
“姐,人家都快比妳小壹輪了呢。”
“老娘殺了妳信不信!老娘只比那個弟弟大八歲好不好!”
“好好好,八歲就八歲。”說實話,他真的很想笑,八歲差距也不小好吧?不過Teng姐看起來完全不在意年齡的差距啊。
“人家都說睡了小鮮肉能青春永駐,越鮮嫩、長得越好看效果越好,所以八歲完全小意思啦。”
只好嗯嗯啊啊敷衍對方,想起那個少年根本就不喜歡女生便忍俊不禁,但又不能告訴學姐真相,因為這是別人的隱私,他不便幹涉,也沒必要告訴別人。
打開已經預約過的病人名單,隨即被某個人的名字刺激了壹下。
“壹定要這麽玩嗎?”
“哈?妳說什麽?”還在做著白日夢的人回過頭來問Type,Type只是搖了搖頭,視線依舊留在那個排在最後壹位的名字上……Faires。
“嗯,我已經好了,妳回家吧,還有明天也不用來了哦,我要去上班了。”
他記得昨天是這麽交代Faires的吧,而且對方也答應他了,沒想到卻追到醫院來了。
雖然生病,但Type還沒有病到記不起今天還沒排到Faires來復健,他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同時Tar提醒他的話也闖進了他的腦海。
如果少年只是以弟弟的身份來探望他,那麽他還可以接受,但少年這幾天所表現出來的卻不僅僅只是想做他的弟弟……Type想他真的應該跟少年好好說清楚才行了。
“Type哥Type哥,我復健完妳就可以下班了是嗎?”
“如果我說還沒能下班呢?”
“那我等妳。”
“唉!”
長嘆壹聲,看著已經復健完、興高采烈地要等他下班的少年,今天他不打算對少年心軟了。
“不用等我,今天我有事。”
“那我送妳吧,妳的病剛好……”
“打住!妳不用說得這麽冠冕堂皇,我不會跟妳走的。”Type堅決不讓少年送,他不想在醫院裏罵人,少年聽到他這麽說笑容瞬間就消失了。
“今天我沒空。”
“那改天……”
“也沒空!”這麽明顯的拒絕,少年不可能聽不出來,看著少年抿著嘴很難過的樣子,Type再次嘆了口氣,他告訴自己要冷靜,少年比他小了六歲,這麽趕壹個小孩顯得他這個長輩很不近人情。
“Faires,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
直勾勾地望著少年,然後強調:“妳還是去追求別人吧。”
老子又不蠢,也沒瞎,難道看不出來他趁著老子生病的時候來照顧我是何居心?即便他說只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對我表達關心,但哪門子的普通朋友會每天都來找我?而且還買吃的親自送上門來。我承認我欠了他的人情,要不然恐怕現在病都還沒好吧,但我覺得告訴他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恐怕是對他雖好的報答了吧。
妳還是去跟同齡人玩兒去吧。
看著依舊抿著嘴緘默不語的少年,少年只是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Type輕輕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抱歉。”
我也只能說抱歉了。
以為事情應該到此結束了。
結束個屁啦!
當下班走出部門辦公室看到坐在門外等他的俊秀少年時,Type煩躁得耙頭發,少年壹見他出來馬上對他露出小狗壹樣可憐兮兮的表情,就差沒對他發出“嚶嚶嚶”的撒嬌聲了。
“我覺得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我……我……”沒等少年開口說什麽,Type就先發制人直奔主題,最後少年漸漸沈默下來,委屈地咬著嘴唇。
“難道做妳的弟弟也不行嗎?”
看著少年可憐兮兮的樣子,有些傷感的想,如今的他真的太容易心軟了,尤其是對比自己小的人,大概是因為大學時期的影響吧,那時候的他也有很多學弟學妹,那些學弟學妹們壹有什麽事需要他幫忙的,他都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助他們每壹個人,現在看到少年就像看到了曾經的學弟……
“Faires,我覺得我們應該敞開心扉好好談壹次。”
不管怎樣都要趕在Tharn回來之前講清楚,不想和Tharn之間再有矛盾了。
少年看起來有些猶豫,但還是點頭答應了Type。
“那去妳車上談吧,順便搭妳的車去附近的商場。”怎麽說這裏都是他工作的地方,他才不會和少年坐在這裏談呢。少年點了點頭站起身,然後率先走到前面往醫院停車場走去。
與此同時,Type也在心裏整理了壹下等會兒要說的話,思索著該怎麽說才不會傷到少年的心,但還沒走到少年的車那裏……
砰!
“哎喲!!!”
“餵,Faires!”Type從自己的思緒中抽離,沖上去扶住少年,走在他前面的少年蠢到走路都能撞到垃圾桶,撞得還不輕,發出砰的巨響。不知道有沒有撞到膝蓋,但看到少年抱著自己的膝蓋坐到地上的情形便知道有沒有撞到了。
蹲在少年身側,碰了碰對方的膝蓋然後緊張地問道:“哪裏痛……!!!”
然而,還沒等Type問完問題,他只是擡起頭……嘴和嘴便撞到了壹起。
是的,受傷的少年趁機迅速靠過臉用力地吻了Type,幾乎是用撞的,Type被撞得整個人都懵了,他瞪大了眼睛,不禁吃驚,也生氣。
非常生氣!
誰他媽會拿受傷來開這種玩笑啊!!!
握緊了拳頭,好想沖上去揪住這個佯裝受傷的人的衣領,但……
“妳他媽的幹嘛!!!”
沒等他動作,突然就有個人沖過來用力拽住他的胳膊,他擡起頭來“Tharn!!!”
瞪大了眼睛,驚訝地喊出Tharn的名字,看著眼前這個說要很晚才回來的人。
氣得整張臉都扭曲了,眼睛裏像是有壹團火光,因為用力過猛,Type的胳膊被他捏得生疼,不禁皺起眉,但他知道現在不是抗議的時候,因為Tharn似乎用足了力氣拽起他,為了讓他遠離這個偷吻他的臭小子遠壹點,以至於被拽得往另壹邊的地上栽了下去。
“妳怎麽來了!”
這個問題壹問出口,Type簡直想自打嘴巴,因為這句話真不應該是對剛才所發生的事情的第壹句解釋的話,而這句話成功地讓對方眼裏原本微弱的火光瞬間變成熊熊烈火,整個人看起來如羅剎壹般可怕。
“要是老子不來又怎麽知道妳背著老子做了什麽見不得人的事!!!!”
本就是個火爆脾氣,雖然後來收斂了許多,但看到自己所愛之人汙蔑他對他不忠,但實際上他什麽都沒做。壹股無名火沖進胸腔裏,Type站起身面對Tharn,從牙縫裏擠出幾個字:“老子什麽都沒做!”
“那剛才我看到的是什麽?我兩只眼睛看得清清楚楚,妳和他在接吻,而且這裏還是在醫院,妳不是說過妳不喜歡在醫院裏做這種事的嗎?或者說那個人不是我,所以妳可以食言……”
啪!
“Tharn,妳混蛋!”
猛地用力壹推對方的胸膛,Tharn被推得往後退了幾步,視線卻始終沒有離開過Type半寸。
“怎麽?老子說了實話妳不敢承認了?老子不在的時候妳就去勾引別人!”
啪!!!
“……”
壹拳狠狠地打在了Tharn的臉上,此刻,全世界似乎都安靜了,可是Type心中的怒火卻沒有減弱半分,恰恰相反,他氣到快要炸了,氣對方說他勾引別人。自從和Tharn在壹起以後,他就從未跟什麽人有過任何曖昧,他只認Tharn壹個人,只和Tharn壹個人睡,而此時此刻,這個他最愛的人卻在侮辱他。
這種話他怎麽說得出口!
轉過頭來,擡起手背擦了擦嘴角,眼睛依舊盯著Type,然後……狀似譏笑道:“妳說妳病了,妳說妳不舒服,妳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擔心到吃不好睡不著無心工作,只想飛奔回妳身邊照顧妳,然而我看到的是妳舒服得不得了,妳什麽事都沒有,而且妳正在跟別人接吻。我就問妳Type,妳要我怎麽想?妳要我怎麽想!”
“老子什麽都沒做!老子沒有背叛妳!”
“但我看到的可不是妳說的那樣!!!!”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Tharn怒叱他了,他根本就不聽Type的任何解釋,他的表情裏只有悲憤和受傷,Type真想掐住他的脖子使勁搖晃,讓他停止這種無中生有的想法!
“別告訴我,每次我不在家的時候,妳都這樣!”
沒等Type作何解釋,Tharn的聲音再次響起,而Tharn的這句話也終於將Type腦袋裏的那顆炸彈的引線扯掉。
砰!
這個混血兒帥哥再次被Type狠狠地推了壹把,以致於Tharn的後背重重地撞到停車場的柱子上,Type用壹種從未有過的氣憤的語氣吼道:“混蛋!妳居然不相信我對妳的感情!!!”
他怎麽可以說出這麽傷人的話?怎麽能說Type趁他不在家的時候去勾引別人,就好像他這些年來從來就沒有信任過他壹樣,妳他媽怎麽能懷疑我對妳的忠誠!
氣得眼睛發紅,脹得想哭卻沒有眼淚,他只是感覺到眼眶發燙,擡起手想照著Tharn的臉再來壹拳,想發泄心中的憤懣,看著眼前的人壹臉受傷的表情,他可知道他說的那些話有多傷人?
壹直以來,我對妳表現得還不夠明顯嗎?難道妳就看不出來我有多愛妳嗎!
如果Type不愛他,不在乎他,當初就不會像個瘋子壹樣跑去跟某個少年解釋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還不是因為在乎他?還不是因為考慮他的感受?可為什麽他要說出這樣傷人的話?他的那些話讓曾經建立起來的壹切美好在這壹刻分崩離析,壹直以來都異常堅強的內心因為他的壹句話變得脆弱易碎。
妳不信任我!
兩個人就這麽靜靜地對視著,眼裏都是怒火,眼看著就要大吵起來了,要不是因為……
“餵餵,妳們站住,在幹嘛呢!!!”
壹個保安壹邊大喊壹邊往這邊跑過來,身後還跟著那個臉色蒼白的罪魁禍首——Faires,但是來的人並沒有讓兩個正在火氣上的人冷靜下來。
“小弟,妳是在這裏上班的對吧,不能在這裏惹事哦。”
如果不是那個保安叫他,Type還真沒想起自己還穿著上班的白大褂,擡起的手漸漸放了下來,松開了Tharn的衣領,然後說道:“回家再說。”
再次推開自己的男友,然後轉身往外面走去,不再理會在場的人,包括自己那個沒有回話的混蛋男友和那個惹出事端的臭小子,他怕他再繼續說下去,保不齊會在公共場合做出什麽事情來。現在他需要找回理智,需要冷靜才能好好地解決問題。
但他得需要多長的時間才能讓自己真正冷靜下來去面對Tharn的那句話……他不相信他。
“誒!妳沒事兒吧?”
與此同時,Tharn卻癱坐在地上,兩只手狠狠地抓著自己的頭發,完全沒有理會保安的詢問,因為此時他的腦海裏全都是自己男友和別人接吻的畫面,他的頭很痛,心也很痛,想殺了Type,可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就連打都不舍得打壹下。
“驚喜!真他媽的驚喜啊!”
這是今天他收到的最大驚喜……驚喜到想哭。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3章介紹到這裏了, 我看了壹位叫Polly小夥伴是這麼評價這壹篇內容的:

tharn壹直在意這type不向同事們說他們的關系,他因該是很不安、和沒安全感的吧。總覺得type是有退路的,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壹個人搶走type。tharn是信任type的,只是對自己不夠自信,這讓他壹直胡思亂想而沒辦法好好正視到type的努力。想想從壹開始的宇直,到現在的為了他去學習做飯的type。type壹直都是勇敢,果斷的那壹方。源於性格問題,type不是壹個喜歡用言語表達的人,他更常是以行動來愛著tharn。tharn看著人高馬大,可有著壹顆少女心啊,喜歡type用言語肯定、表達愛意,可這恰巧就是type不擅長的。type的出發點沒錯,兩個人之間的事為什麼要人盡皆知,而且可能在他心裏同事的地位也就這樣。就像我也只是把同事當作同事,我們可以聊,可過分私密的事我就不想讓他們知道了。tharn簡直就是放在心尖上的人啊,而且這社會接受度也不是我們想象中的好,如果有人看不慣說話侮辱了他們之間的感情,我想小暴龍壹定會當場撕了他們。如果不說不就會避免這個問題了嗎?所以type沒有錯只是他倆對這件事的看法不同。
其實我覺得如果faires是在別的地方親了type,tharn都不會這麼生氣,要不然他也不會強調type不喜歡在醫院秀恩愛、而好死不死誰知道這小子會在醫院親的type。tharn那壹刻心裏的不自信、擔心莫名就被放大了。以至於不能理智的思考。我覺得追根究底其實就是tharn的心結作祟,他們之間的問題壹直以來都是以逃避的方式來“解決”。冷戰,只是把他們之間的問題藏得更深。現在這樣也挺好的,faires這條導火線直接把問題引爆了,讓他們有不得不把問題講開得契機。這次的事壹定能夠讓他們更了解彼此,我相信他們之間的愛壹定能夠讓他們度過這個坎。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72章-小老弟,妳是不是太多管閑事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