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9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9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一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19篇啦, 小編認為遵循自己內心的想法做出的決定,是不會錯到哪裏去的,即使錯了,也是心甘情願的,所以Plame的這壹次決定也不會有錯的,勇敢跟Arithit壹樣,接受自己愛Kongphop的心壹樣,去愛Ward!

我只唱壹遍

这一个周以来,Plame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在发呆,要不然就无所事事的拿着手机看视频,也不知道每天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有意义的事,只是该过什么日子就将就过着。他唯一的专注的事就是远远的看着Ward,几乎每天都会看到Ward形单影只的走着。他想起来以前还吐槽Ward活的像孤家寡人,现在,活生生搞成了孤魂野鬼。

他不止一次拿着牙刷发呆,不止一次拿着笔出神,甚至偶尔的一次擦肩而过都让他心态爆炸,他觉着自己都快被自己的状态逼疯了。

周五的课他请了假,窝在了家里,谁也不想见。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一个人到阳台去解决烟瘾。他抬头一瞬,阳光晃了晃眼,他眯着眼睛,想起了那时在酒吧外面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泣不成声的青年,危险时刻还不忘挡在自己面前的青年,那么骄傲的人却情愿为了自己改变,听从自己每一个建议。也不知是不是阳光太刺眼,他觉得自己眼眶湿润了,眨了眨眼,分明有什么东西顺着眼角藏进了鬓角。

惊慌失措地进到房间,拿出纸巾擦着,慌乱间他不小心把杯中的水倒在了桌上,这才回过神来,可是桌上堆的乱糟糟的东西无一幸免,他手忙脚乱的收着东西,在一堆乱七八糟的的东西下面找到了那本Ward摸过的相册。他停了下来,扯了一堆纸放在了桌上。

白净整洁的手指滑过有些湿润的厚皮封壳,指尖的触感让他有些惊慌,里面可是他大学的记忆,着急的打开了扣着的扣子,摊开的一页恰巧就是夺旗那天Ward的笑脸,这么一看那人眼中像是有星星一样。他屈身抱着相册滑坐到了堆着被漫画书侵占的地上,佝偻着身子,把脸整个埋进臂弯,他知道自己选错了,他后悔了。就这一下,他心里堆积的情绪彻底崩盘了,他喜欢Ward,他真的喜欢。

像是做了一个无比坚定的决定,合上相册,他拿上钥匙就冲出了门,鞋都没来得及换,手机也忘在了阳台上。

不过仅仅隔了两条街,他从未觉得这条路如此长过,他满心欢喜的朝着他的目的地奔去,为着他错过Ward而去。

他冲进Ward的公寓,纠结、期待交织着,他的心被填的满满的。站在Ward的门口敲了敲门,门里没有声音,又敲了敲还是没有回应。他有些犹豫的站在门口,激动的心又沉了下来,伸手摸了摸衣服袋子,发现他就只带了钥匙。

他靠在墙上,数着数。等了不知多久,他的胃都开始作祟了,他等的人还没回来,他从地上站了起来,起身时还因为低血糖而踉跄了一下,他一把扶住了墙,休息了一会儿才往电梯走着。

满心欢喜的的来,却装满失落的原路返回。他比来时走得慢多了,他不知道他走了多久,他只知道太阳从斜照变成了从头顶照下。

他仿佛感觉不到饿,只是觉得心里堵得慌,好不容易到了家摸到了手机,才拨通了Not的电话,他实在是不知道找谁了。

Not冷静的语气让Plame平复了下来,他向Not说着自己选错了,语气遮不住的后悔,Not叹了叹气,没有安慰,而是引导着Plame混乱的思绪回归正题,帮助他理清思路。

“你是说,我应该解释清楚?”

Not叹了叹气,“我从一开始就提醒了你,你啊,总是一个人转牛角尖,明明心动,却要折磨彼此,你看当初Arithit不就是这样?算了。你刚刚说他不在公寓,你不知道给他打电话?就算现在害怕给他打,你总要找他吧。实在不行你问问Kongphop,没准他知道呢。”

经过Not的提醒,他连忙挂了电话,好不容易才从Kongphop那儿确定了Ward去了海边,他立马打点行囊,也没那啥,连相机都没拿,急急忙忙的出门。出门还跟Zeta打了个照面,Zeta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不过还没等他打招呼,Plame就一溜烟儿的跑了。

Zeta有些诧异的盯了盯那个仓促的背影,有些怀疑的想起了Sorn桌上的照片,总觉得他好像想少了一环,不过很快就可以解脱了,不是吗?他笑了笑,往街口餐馆走去。

Plame本学期第一次宠幸了他的车,原因还是那个人,他这一次得迈出最后一步吗?曾经Ward在明白自己的爱时,是不是也像他这般慌乱,拼了命的掩藏,却越陷越深。电台像是知晓他的心声刚好就是Ward那天袒露心迹的歌,这就是他俩活生生地写照,Ward在说出自己的爱意时该是鼓起了多大的努力,他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想明白,Ward会怎么办。他越读懂自己的心,就越心疼Ward,人家从头到尾就没有怪自己,选择权Ward一直都放在自己手,他怎么能?

他从清明开向黄昏,穿过黑夜,甚至不愿歇气,等到他开到了Ward所在的民宿门口,他才拿出手机,给Ward打了一通电话。

Ward正坐在阳台藤椅上点着烟,那通电话来得毫无预兆,Ward心头一跳可是还是冷静了下来,那人的选择自己该尊重不是吗?既然当学弟就是学弟,他调整了情绪接了起来,“喂。”

“你还想跑去哪儿?你怎么不往更远的地方跑呢?最好干脆跑出银河系吧!”

Ward突然搞不懂这通电话的意义了,“你下来。给你两分钟。”Plame还是这么霸道,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谁叫先爱的人就是先认输了呢!

Plame把车停好,把包丢给柜台,跟柜台姐姐打了招呼,在柜台姐姐震惊的表情下,兀自查起了Ward的房间。

“Plame少爷,您这样不好吧。”

“P Fang我是在找我朋友,对了等一会儿再跟我我妈说我回来了吧,我有点急事需要解决,姐姐你最好了。”

Ward一下楼就看到了这个调戏良家妇女的Plame,愣了愣,不过还是镇定自若的走了过来。Plame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气质独特的人,小声的跟人交代了一下,笑着朝Ward挥了挥手,示意朝外走。

Ward乖乖的跟在Plame的身旁,没有开口说话等着Plame自己说,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像上次那样,倒是有些不同的氛围。

“你知道吗?这片海,我比你还熟悉。喏,往那边走,每周五、周六晚都会有晚会,很多人都慕名而来。走吧,带你混社会,我是这片出了名的小霸王。”

没有顾及Ward的意愿,Plame有些强硬的拉着他往那边喧嚣的人群走着。Plame带着暖意和些许汗意的手,才让Ward觉得这一切有了真实感,他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如果这场梦到了12点钟声敲响后,变成了一场空,他该如何是好?但是不知是不是Plame的笑脸,明亮的眼睛太过吸引人,Ward想如果这是一场梦,那他总得享受这一刻,就当作最后一次放肆了,所以他也笑了,眼眸中带着些许伤感,可是他还是在笑着。

Plame带着他来到沙滩边,这里灯火通明,几艘渔船都挂上暧昧的灯光,乐队在台上闹腾着,底下的听众在撒着野、跳着舞、喝着酒、调着情,显得暧昧又热情高涨。

Ward一不注意就被Plame拉进了人群,被嬉戏着的人们包围着,他的眼里只能看见Plame正在发着光。乐队在互动着,Plame忽然凑近Ward的耳朵,Ward只听见他说:“你得听清楚了,我不会再唱第二次了。”然后那个人就大胆的冲到舞台上,跟乐队打了商量过后,抄起人手中的吉他,打着节奏,他在将爱意藏进了歌里,Ward听见他唱着:


还记得那天从酒吧往回走 那时我们才20出头,

你站在我面前 如此耀眼,

我想我大概是心动了,

却是你先开口告白,

我仿佛看到了一束光,

洒进我的生命 自始至终,

你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与我一起携手余生吧,

请你爱我,爱下去,至死不渝,

试试与我共度余生吧。

那我的代價有點大

Plame一曲终了,所有人都在为他的歌声欢呼,只有一个人愣愣的盯着台上的人,他伸手拨开了人群走到了第一排等待他的人从台上退场。

Plame很快从侧面走到他面前,Ward伸出手拉住了他,穿越过人群,往寂静的另一边走去。他有些急躁的步伐,暴露着他内心的紧张,就像一个急需安抚的狼崽一样。Plame眼睛明亮的盯着Ward有些急躁的后脑勺,他温柔的笑着跟在Ward的身旁,乖乖的跟着他。脱离了人群,海浪的声音安抚着人心,直到Plame看到了前方岩石堆,他才出声阻止。

“Ward,你熟悉这片吗?就这样拉着我乱跑?也不怕跑丢了?”

Ward终于停下了脚步,借着月光把Plame一把拉过来,抵在了岩壁上,动作根本就算不上温柔甚至有些粗暴,带着原始的占有感。他直视着Plame的眼睛,妄图在这双带着笑意的眼睛中看到一丝谎言的影子,可是他只能看见Plame溢出眼睛的坦然。他真的不敢相信,急需要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

“P 刚刚的歌,你想表达什么?”

“我想表达什么你不知道?”Plame有些好笑地推了推Ward越来越靠近的身体说着。Ward像是根本不怕他推一样,玩儿似的往后撤了一步,像是在逗一只猫一样,只给两人留了一个说话的距离,眼睛像锁链一样,一圈一圈的缠住Plame。Plame想逃走,奈何后背抵着的是块儿大石头,他想退都退不了。

Plame有些紧张的摸出了烟,兀自的点上,准备先先放松一下,再来谈。慵懒的烟雾抚上了Ward微微侧着的脸,他伸手拍了拍,透过稀薄的烟看着Plame半眯着的眼,有些撩人。他眼睛盯着Plame的眼睛,一把夺过了Plame的烟塞进了嘴里,嘴中的烟味像是充斥着某种特殊的香味,越抽越上头。

不知是月色撩人,还是面前的男人撩人,他竟有些恍惚了。

他扔掉了烟,盯着那个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人,往前走了一步,重新抵上去,把Plame圈了起来,“怎么找到我的?”

“你先给劳资滚一边去?”Plame有些紧张的吼了一句,不过显然Ward是不会轻易让步的,他收回一只手,暧昧的捏住Plame的下巴,强迫着他和自己对视,他在等,等着猎物自己先露出破绽。

Plame心里就像打鼓一般,“咚咚咚”个不停,Ward带来的压迫力,让他不愿意直视Ward的眼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眼睛闭上,皱着眉等着Ward说话。

Ward看了看闭眼的某人,一下子就猜出了他的小心思,但是他不会就这么容易撤退。他放下了捏着下巴的手,一脸好笑的盯着Plame,然后凑近耳朵,“你闭着眼睛,是想等我做些什么?”

带着热气的语句一股脑的团着Plame的耳朵,他气呼呼的睁开眼睛,一把揪住了Ward的衣领,“艹,你TM有病吧!”Plame张牙舞爪的样子成功取乐了某人,Ward捂着肚子笑得弯着腰,把头靠在Plame的肩头借力,Plame都快觉得这人是神经病了,有些不耐的说了一句。

“喂,你还靠多久?”

“P 你摊上大事了。”

“嗯?我摊上什么大事了?”Plame一脸黑人问号,这小子无中生有的能力可以啊。

“我耳膜被你破了。”

“额,那你就勉为其难找个人嫁了吧。”Plame一脸无语的盯着戏精的头顶配合的说到。

“你要对我负责,要照顾到我耳朵好。”Ward顺着话头接了下去,抬起了头目不转睛的看着Plame,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那我岂不是要照顾你一辈子?”Plame毫不示弱的盯了回去,大脑飞速的转着。想玩是吧?哥陪你玩儿。

Ward听到Plame的回复,明显愣了一下,很快他笑着说到,“那我这代价有点大。”

Plame有些生气了,这傻子什么都不懂,他还说个屁,有些生气的想怼回去,“那你滚啊……唔~”话还没说完,Ward带着烟草味道吻上了Plame的唇,不是浅尝辄止,而是痛痛快快的吻了下去,不带一丝遮掩,那种内心最深的渴望被点燃。Plame半推半就的被一寸一寸的侵占着领地。

两人均是一愣,猛地张开了双眼,Plame的脸直接憋红了,Ward微微后撤,好让Plame吸气,“P 吸气。”

Plame伸手挡住了Ward想要继续的动作,声音有些许颤音的叫了一声,“Ward~”

Plame有些抗拒的扭了扭,想要躲开,却被扣的更紧,他拍了拍Ward的肩,Ward才松开了束缚,一放开Plame,他就有些腿软的下意识扶住了石壁。

Ward伸手抚住,伸手摸了摸Plame红得滴血的耳朵,看着他有些躲闪的眼睛。Ward有些疼惜的碰了碰Plame的鼻尖,“是我的错,抱歉。”把Plame圈进了自己的怀抱,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正在安抚着他的情绪。

潮湿的空气,寂静的灯塔,远处的歌声,还有几艘老旧的渔船,老旧的有些暧昧。

耳鸣的Plame终于从Ward的控制中回过神来,他听见Ward问,“回吗?”

“回!”Plame瞪着眼睛有些生气的说着,一把推开Ward往民宿走去。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19篇到這裏,總算是個和好的結局,有時候自己推開的人,可能就不會再次回來了,Ward的回來,Plame的主動,讓小編很欣慰!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这不该是他关心的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