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21篇-妳這個姿勢,倒讓我有些想法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21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21篇啦,講真,只從兄弟情人之後,Fluke哥哥就沒有什麽戲的樣子了,現在弟弟小Fluke的曝光率還是很高的,希望哥哥Fluke能有新劇出現!

書桌可以用來做啥呢

“Ward,去洗澡吧。”
“壹起?”Ward挑了挑眉,盯著Plame有些渴求似乎要破殼而出了。
“壹起個屁,滾犢子,別蹬鼻子上臉。”
“妳別害羞,妳這樣我很難想象妳是白紙。”兩人打情罵俏的樣子實在不像是要生氣的樣子,Plame搖了搖頭,無話可說。也許只有在Plame面前,Ward才這麽欠,似乎是被這個想法取悅了,Plame笑著壹巴掌薅了上去,卻沒下狠手,權當懲罰了,Ward也配合的笑著,看起來很“享受”。
兩人拌嘴到最後還是Plame先去的,Ward坐在沙發上給他幾百年不聯系的老哥發了消息,“我有事可能需要妳幫忙,別告訴爸媽。”有些時候壹些潛在暗處的危機,可比明處的老虎看起來嚇人。Sorn布下的棋他不知,可是他手中還得有武器才行,顯然他哥可是送上門的利器。
不過前壹秒殺氣騰騰,後壹秒他還是日常給他媽報備了壹下行程,順便講了壹下自己更Plame的淵源,搞得她媽都想登門道謝了,不過就是不知道萬壹他媽知道她萬分感謝的這家人,就是自己未來的親家時會是什麽反應。Ward盯著遠處忽明忽暗的燈塔,把手揣進兜裏,任憑著風吹著,他想現在的時機還不成熟,他和Plame的關系能瞞多久是多久,他真的不敢保證他們兩家人真的不會把他們倆給撕了,想著他就毛骨悚然,不自在的扭了扭頭,到時候他可千萬得護住Plame。
浴室裏的水聲為風聲伴著奏,直至停息,很快那人就帶著水汽出來了,招呼著Ward趕快去洗澡。Ward擡頭看了壹眼,Plame的濕發,兀自的扯下他搭在壹旁椅背上的幹毛巾,蓋在了Plame的頭上,按著他坐在床邊,手法不熟練卻輕柔的擦著。Plame坐在床邊手邊攥緊著床單,緊張的有些明顯。毛巾隔絕了倆人的視線,頭上Ward的手正在擦拭著,Plame眼睛閃爍著,想拒絕的話遲遲沒有說出口,莫名的他竟還有些享受,但是理智還是約束著他。
“妳別……”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捏住Ward的手腕,“我自己來,妳快去洗澡,時間不早了。”就連說著話Plame的頭都不敢擡壹下,反而低的更厲害了,他覺得自己的鼻尖都是微紅的。
握著Ward的手的指尖白裏透著紅,似乎連指尖都在害羞,於是乎想問為什麽的Ward就順勢蹲下來。他這壹蹲恰巧就瞅見了有些水潤的眼睛,泛紅的鼻尖跟白皙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無意識的往前湊了湊,看到Plame眼中藏不住的心動,像是知道Plame在別扭什麽,他真摯的看著Plame,“我沒這樣照顧過人,妳是第壹個。但是我沒拿妳當女生,只是我樂意這樣照顧妳。”
這種酸掉牙的話,Plame這輩子都沒想到會從壹個男生嘴裏聽到,終於在心裏翻了無數個白眼過後,伸手抵住了Ward的額頭,假裝無語的說到,“嗯,知道了,還不快滾,還等著我抱妳進去?”
小孩兒像是得到了糖葫蘆似的,笑得很甜,Plame好不容易把人哄進去了,自己才開始吹著頭發。男孩子頭發吹得很快,幾下就幹了,他用手抓了兩下,轉身想去掛毛巾。當他習慣性的走到門口,卻聽見門裏的水聲時,才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又原路返回。他怎麽就忘了今天這兒還有另壹個男人呢?默默地在心裏罵了自己壹句,又坐回了床上,躺了下去拿出手機給Not說了進程,兩人相互調侃了幾句也草草結束了話題。
壹天的奔波讓Plame有些累了,他用手臂蓋住了眼睛,正在閉目養神。他聽到那人出了浴室的聲音,他沒動彈,繼續躺著,可是他卻發現那人貌似停在自己對面便沒挪位了,而且他還覺得那人好像壹步壹步的在靠近自己的腿。有些緊張的他猛然睜眼,撐著上半身,用右腳抵在Ward藏在衣服裏的腹肌上。
“妳想幹嘛?”
壹臉布滿戒備的Plame,讓Ward直想欺負,雖然他本意是要撿起Plame攤在床上的濕毛巾,可是這個動作,總有些不對勁。
“本來不想幹嘛,但是妳這個姿勢,倒讓我有些想法。”
Plame壹聽這話就知道準沒好事兒,想抽回腳,卻被Ward抓住腳踝,猛地壹拽,讓他貼了上去。他在心裏罵了無數次街,正想爆粗口就被Ward托著屁股攬著腰抱了起來,總覺得要掉下去的他只能像八爪魚壹樣抱著Ward,“我去!妳有完沒完?”
“還沒開始呢?學長~”
Plame現在比Ward還高,沒有支撐物的他只好抱住Ward的脖子,瞪著大眼睛跟他對話,兩人的呼吸早就纏在了壹起。
Ward笑了笑,壹用力把Plame換了個位置,把他放在了書桌上。本以為可以撤退的Plame,又被刷新了認識,Ward根本不給Plame撤退的機會,手扣住了他的右腿膝蓋,右手圈住他的腰身,Plame的腿大開著,兩人貼在了壹起去。
帶著潮濕感的氣息撲面而來,Plame竟害羞的不成樣子,Ward用鼻子蹭了蹭Plame的鼻尖,他的嘴唇只要再近壹點點就能親吻,可是他偏不,就用鼻子撩撥著,弄的Plame連同脖子都有微微泛紅的趨勢,他壞心眼的問了句:“P 我可以親妳嗎?”
“愛親不親,滾……”
說罷壹個沒怎麽用力的拳頭捶在了Ward肩上,Ward順手牽了過來,親了壹口,有些曖昧的用唇蹭了蹭他的手背。Plame壹臉的難以置信,剛想說什麽,他就發現他說不出話。Ward溫柔的包裹著自己,親的越發投入,忘乎所以。
有壹種叫做情欲的毒開始在空氣中彌漫,Ward的手有些急促的解著扣。Plame的手扣在Ward肩上,現在這個場景,是個男人都知道會幹啥了。不過他好像完全不怕,甚至還帶著隱隱的期待,誰叫他們倆都是瘋子呢?為彼此走火入魔,發了瘋的相愛的瘋子。
就像海浪輕撫著石壁,水痕沾濕了石壁上的凸起,覆蓋著石壁的苔癬外衣,經過海浪的沖刷,掉了壹地,沈入了地底。每壹次海浪的短暫退卻,都為石壁留下了壹個喘氣的氣口,但海浪想要更多,他要拉著石壁墮入欲海。浪花帶著激流擁了上去,石壁做出了回應,發出了深藏內壁的心聲。
兩人正在僵持著,突然敲門聲響起,徹底驚醒了兩人。Plame有些慌亂的撿起衣服套上,撿起被Ward扔在沙發上的衣服扔到了他身上。有些做賊心虛的摸了摸嘴唇,拍了拍臉才讓自己冷靜下來,快步去打開了門。

當妳望向我

Plame壹開門就是自己的親媽在外面,手裏拿著兩杯牛奶,Plame內心忐忑不安,用余光去掃著Ward,卻看見他裝模作樣的乖乖打著招呼,就像個乖寶寶,仿佛剛剛那匹狼不是他了。
“乖,阿姨這不是怕妳們睡不好嗎?給妳們熱了兩杯牛奶,吶~喝了再睡。”
Plame盯著意誌堅決的Nongram女士完全沒得辦法,實在是擰不過Plam他媽,只好接過牛奶喝了,把人恭恭敬敬的請了出去。
在他媽媽進來過後,旖旎的氛圍就被壹掃而空了。送走了Plame媽,Plame長舒了壹口氣,兩人相視壹笑,壹起躺回了床上,只留了床頭兩盞臺燈,昏暗的房間裏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Ward主動的往Plame那邊靠了靠,兩人並肩靠坐著。
“所以這是妳家的店?”Ward握住了Plame放在壹邊的手,有些漫不經心的問著。
“嗯,我爸去世過後,我媽盤下來的。妳回來過後找不到我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我們家搬家到了這裏吧,不說這個了。我媽布置的房間很溫馨吧?”Plame笑了笑,仿佛不在意的說著,只是在那淺淺的微笑上面卻是壹雙黯淡無神的眼眸。Ward捏了捏Plame,他還沒怎麽安慰過人,只能學著樣子,蹩腳的想逗笑Plame,“妳爸會不會討厭我?”
“嗯?”
“因為我把妳搶走了。”
Plame抽出手,壹掌拍在Ward的身上。“想死?”Ward笑著搖了搖頭,把手又重新扣緊,“妳是怎麽找到我的?”
Plame這才把今天的事說給Ward聽,兩人這才算全部坦誠完了,Ward眼中的歡喜壓制不住的呈現在Plame眼前。倆人壹通打鬧過後,Plame覺得新的問題來了,他們倆真要這麽睡,這不得出大問題!
Ward盯了盯不是很自在的Plame,“別怕,在妳同意之前,我不會亂來。”可是得收點利息,他想。
Plame正想放松,卻被Ward扣住腰,往他那邊帶,作為壹個內心樂意被調戲而不自知的小媳婦兒,還想掙紮壹波,結果被按住腰窩,Ward壹用勁,他就從頭酥到了尾巴骨,“唔~”。
Ward本來是想用力扣住亂動的某人,結果還無意中發現Plame似乎挺喜歡,他有點兒想收回前面“只想收利息”的話。
Plame有些羞恥的靠在了Ward的身上,熱騰騰的呼吸順著Ward的脖頸往裏鉆。Ward坐了起來,兩人現在這個姿勢尷尬的要命,Plame是想逃也逃不了,只能紅著耳朵坐在Ward的腰腹之上,他能清晰的感覺出身體的變化,隔著布料都能清晰的辨別出來。他像壹只嘴犟的鴨子,就是不想表現出自己的害羞,耷拉著臉,有些嚴肅,可是眼角泛紅的可愛勁兒還是讓他露出了破綻。
他伸出手拍在了Ward腦門上,“我去,妳不是說妳不……”說到最後Plame都想給自己壹個大嘴巴了,這怎麽說的出口啊。
“我說什麽了?”Ward和他的距離已經近到不能再近了,但是他可沒打算放過Plame,畢竟利息還是要收的,不然到嘴的鴨子可是長了腿的,指不定哪天就想拿著兩塊搬磚,和壹個小鋼盆離家出走了(改編自九熙和九華的梗)。
Plame看著壹步壹步逼近的Ward,臉都憋紅了,他不是不期待,而是有些害怕,雖然他接受了這段感情,但總得給他壹點時間吧!反正都給親給抱了,這個就不能容他緩緩啊!
Ward壹只手攬住了Plame的腰,壹只手順著衣領解著扣,Plame有些緊張的抓住了Ward想要繼續的手,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他,“別逼我打妳啊!”
Ward笑了笑,親了親Plame的脖頸,“P 我想收壹點利息。”說著輕輕地掙開Plame沒怎麽用力的手,順勢讓吻痕落在了Plame暴露在空氣中的身體上。
舌尖略過奶油蛋糕的表層,留下了不深不淺的痕跡,奶油的牛奶味道倒是很香。他的鼻子緩緩湊近,熱烈的鼻息蓋過了整塊兒蛋糕,他用舌尖卷住了有些紅潤的蔓越莓,他肯定了,這是壹塊兒美味的奶油蛋糕,下次也許還能再點壹份兒。
“別……我……”
但是很快Ward就遵從了他的意願放開了他,讓他躲過了壹劫,不過Plame卻因為Ward的原因,壹直沒睡好,壹個人折騰到了半夜。反觀Ward貌似睡得很好,因為第二天Plame醒的時候,Ward早就不見了,他不知道昨天身旁的人比他還憋得難受,完全沒睡好,早早的就收拾了起床。Plame壹起床沒見著人,擔心的要命,他有些心急的出門尋找。
“這小子去哪兒?Ward!”
“Plame,壹大早就在叫什麽?”Nongram女士真是服氣了,Plame壹大早就像叫魂壹樣,反觀人家小Ward,又乖又有禮貌,還去幫阿姨做早飯,自家這只豬還天天不上進。
“謔~媽,我這不是擔心Ward嗎?”Plame媽給了他壹個難得理妳的表情,指了指樓下廚房,最後還是忍無可忍的壹巴掌呼在Plame背上,“妳看看人家,早早的就起來幫忙做早飯,妳呢?就像個大爺似的,壹天天的不做人,啥也不是。”
Plame還想反駁壹下,但是看他媽這麽喜歡Ward的份上又把話咽了回去,沒辦法,自己的男朋友被誇,那不就是變相誇自己眼光好?他笑著抱了他媽壹下,壹溜煙的跑下去找Ward了。
廚房裏阿姨正在跟Ward壹起有說有笑的,這樣的Ward他還是第壹次看到,他摸了摸鼻尖,不得不承認這樣的Ward還挺帥的。他靠在廚房門口,看著那人在阿姨的指導下有些小心翼翼的卷著雞蛋卷,表情有些認真,倒顯得過分可愛了。他看到阿姨去幫Ward那盤子,他朝阿姨使了個眼色,接過了她的盤子,示意阿姨把其他東西端出去。
他快步邁了上去,單手把盤子遞了出去,朝Ward吹了聲口哨,Ward有些驚訝的盯了盯Plame,隨即笑了笑,盛完蛋卷,他湊了上去,親了親Plame的額頭,“早安。”
Plame內心壹萬只草泥馬跑過,下意識望向了門口,確定阿姨不在後,才壹拳打在Ward的身上。Plame已經吐槽不出來了,只得端著盤子往外走,走的時候有些倉促的背影著實狼狽。他有些懊惱發的怪著自己,自己怎麽就這麽沒出息呢,難不成自己本身就是深櫃?不過壹小會兒他就把這個念頭拋之腦後,又不是沒有男人追過他,他不是也沒接受。所以說,他就只是單純的喜歡上了Ward。
看著跟他媽有說有笑的人,他有些佩服了。不過最讓他佩服的是,他們這些暗戳戳的小動作的相處狀態壹點都不像是才談戀愛的小情侶,倒像是甜甜蜜蜜的老夫老妻,Ward是張弛有度,遊刃有余,總讓他懷疑這人是不是情場老手,而且還克制的不像個毛頭小子。
但是這些問題都沒影響他很久,早飯時間已結束,他媽就招呼著兩人出去玩。他們兩個今天倒是穿的很舒服,本來沒有頭緒的Plame,看到了遠處的燈塔,就帶著Ward往那邊去。
兩人並肩走著,手背有意無意的磨蹭著,Plame望向了Ward的側臉,長長的睫毛有些微翹襯得眼睛有些大,但是只要他不瞪大眼睛,長睫毛就像是拒人於千裏之外的隔閡。就像現在壹樣,Plame就覺得Ward沒有在看自己,可是只有Ward自己知道他的余光都在Plame身上。
只是當妳望向我時,我就在妳心裏寸步不離。
遠處紅磚砌的燈塔有些老舊,最近成為了新旅遊景點,但是依然保留了他老舊的狀態。燈塔不是特別高,兩層樓高左右,周圍亂石堆砌,只有幾根鐵柱固定在周圍,柱身上纏繞著鎖鏈,有些微涼。
Ward皺著眉頭,有些懷疑的盯著燈塔,這個塔還能上去嗎?不過看著興致勃勃的Plame,他樂意陪著他壹起瘋,他揣著兜跟了上去,只不過在人要滑倒時才伸出手攙扶著,不過也沒護著走,他怕護著他走,Plame不樂意。
“妳要陪螞蟻壹起散步嗎?快點,現在這個天氣,說不定還能看見遠處的海島。”
Ward撇了撇了嘴唇,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跟了上去。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21篇到這裏,當我在看著妳的時候,妳恰巧也在看著我,這樣美麗的愛情,請來壹打!總是抓緊機會的接觸也是甜蜜得不要不要!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平平淡淡的守候也是愛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