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6篇-我想把你放進我的餘生裡

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6篇-我想把你放進我的餘生裡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26篇啦, 現在開始要主講Not哥的cp線了,滾哥那個cp文少了點床戲呀!哈哈!

人間不直瞭

Not看著頂在頭頂的傘,從Zeta手中自然的接過傘,“我來吧。也不能總讓你打傘。”他就像個懂分寸的紳士,傘是朝Zeta那兒斜的,自己半個身子都留在瞭外面。他不敢像對待自己朋友那樣自然地把人摟進懷裡,隻是挨的近,但卻沒有半點逾矩。
Zeta活大這麼大,他第一次覺得這種看起來五大三粗的男人,心思竟比常人更加細膩,比那些鶯鶯燕燕相處起來舒服的多。直到進瞭Not傢門他才意識到自己仿佛盯著Not看瞭很久,久到他都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瞭,也不知道Not發沒發現,不過看樣子應該沒有。
Not打開門,把人請瞭進去,“你隨便坐,我去給你泡杯咖啡。”
“不用麻煩,你先去收拾,我沒事。”其實他啥都不想喝來著,但是進都進來瞭,拒絕Not感覺也不太好。罷瞭罷瞭,他就大發慈悲的破一次戒吧。
Not笑瞭笑不說話,隻是把水燒上,從浴室裡拿出瞭毛巾擦著頭發,拿瞭衣服到浴室換上。Zeta在這個不熟悉的房間細細打量著,歐式簡潔的裝修風格,明亮溫和的床頭燈,黑白格子的被單,看起來簡單卻舒服。照這個風格來看,這個人活得嚴謹又小資。至於為什麼他要說小資,是因為他註意到陽臺邊上還擺著幾株花。這幾盆花即便是在冷風中,也開得很明媚,看起來應該是被照顧的很好,綜上來看,Not果真是個心思細膩的人。他站起身來走到瞭玻璃門前,盯著風中搖曳的花朵,看的認真,都沒註意到這個房間的主人已經從浴室出來瞭。
Not看他看的仔細,走瞭過去,可能是走的比較輕,當他剛一開口,Zeta就下意識的反身鎖脖,反應之迅速。Not一身腱子肉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在Zeta動手的時候,反手捏住他的手,往其背後一擰抵在瞭旁邊的書架上,本來立的好好的書被放倒瞭好幾層,聲音還不小。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Not匆匆松手,一邊退後一邊道歉,有些抱歉得退到瞭合理位置。Zeta都快氣笑瞭,他揉瞭揉手腕,才往Not面前走瞭一步,長發沒瞭束縛,完全散落瞭下來,他伸出手拍瞭拍Not的肩,“你這身肌肉可以啊,不是白長的。”他摸瞭摸散下來的頭發,毫不在意它散開瞭,隻是有禮貌的道著歉,“抱歉,我剛剛也不是故意,隻是習慣性的動作而已。”Zeta一解釋完,Not也來不及回答,隻得點點頭,這燒著的水,便催促著Not去關上。
Not一邊準備著咖啡,一邊腦子裡又回想起剛剛Zeta的反應。一連串的信息從他腦子裡開始構建成信息網,Zeta動作如此迅猛,肯定是練過的,而且警惕性極高。而且他剛剛進屋時,便在仔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這樣的人一般而言敏感且缺乏安全感。分析瞭一下,他又笑瞭笑,再怎麼樣,他不是不會說出來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是嗎?過於關心,那就是對別人的不尊重,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過瞭一會兒,一杯溫暖的咖啡放在瞭Zeta面前,陽臺的門隔絕瞭屋外的冷氣,杯子裡的咖啡正在冒著熱氣。兩個人面對面坐在沙發上,氣氛談不上多麼溫馨,但卻又很和諧。沒有人急著開口說話,Zeta喝瞭兩口咖啡,指尖所碰之處都帶著暖意,他眼神暗瞭暗,放下杯子,盯著Not,準備打開話題。
“P 你很喜歡花?”
“不算喜歡,那些是以前跟幾個好兄弟逛市場的時候,剛好看見這幾株長的不太好的花,當時老板想處理掉,我正好就買瞭,沒想到拿回來就這麼養著,它們也長得很好。”Not在說這句話時,不經意間的溫暖神情,讓人覺得Not在發光。意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又被Not吸引瞭視線,Zeta心虛的端起杯子連喝瞭好幾口,一不小心被嗆到瞭。
Not順手遞瞭紙巾給他,讓他不自覺的接瞭過來,Zeta搞不清楚瞭,他什麼時候這麼不會拒絕人瞭?不過,他面上還沒表現出來,隻是微低著頭道著謝。
一低頭,頭發就順著耳垂滑瞭下來,柔順的讓Not莫名想到瞭一句話,“頭發軟的人心腸也軟。”而且那一頭秀發看起來就很好摸的樣子。他愣瞭愣,回過神。
“要不,我們找找你的皮筋掉到瞭哪裡?你這樣不會影響你的視線嗎?”
Zeta剛想說不用,結果Not就獨自找瞭起來。Zeta覺得有些頭疼,現在的Not在他眼中就像是個鐵憨憨,耿直的要命。如果放在平常,他早就走人瞭,但是莫名對上瞭一個這麼認真的人,他貌似又沒那麼抵觸。無奈的砸吧砸吧嘴,隻得跟著Not在地上找著,可是一根皮筋找起來也很費勁。而且他們剛剛還這麼激烈的交瞭手,不知道這小皮筋到底是躲哪兒去瞭,他認命的學著Not的樣子,跟在他身後找著。
兩人都是蹲著找,Zeta光顧著跟在人身後,不留神一下子扭頭就撞在瞭書架上,剛剛倒在架子上的那幾本硬殼精裝書,狠狠的砸瞭下來。
Not身體動的比腦子還快,一下子把人護在瞭身下,書砸在瞭他身上,有幾本書的書角直接磕在瞭背上,他悶哼瞭兩聲,卻沒再多哼唧一下。Zeta最先反應過來,伸手抵開瞭Not,站瞭起來拍瞭拍衣服上的灰塵,微紅的鼻尖看起來很可愛。
Not站瞭起來盯瞭盯Zeta的長發,想起瞭他抽屜裡還有一塊兒做裝飾品的方巾,連忙拿瞭出來,拆開包裝盒。在Zeta的註視下,把方巾沿著對角線折瞭一下,裹瞭起來,這樣看起來系頭發還是夠的。Not折好後遞瞭出去,可是Zeta有些懵瞭,完全不知道這人在幹嘛,Not腦子一熱就走到瞭人身後,一邊說著,“得罪瞭。”一邊又幫人系著頭發。
系好後,他還兀自的說著,“系上,就不會遮擋視線,免得你等下出門又撞上什麼東西瞭。”
Zeta難以置信的伸出手摸瞭摸後面綁的很好的頭巾,卻不知道怎麼跟Not進行交談瞭。他站瞭起來,禮貌的說著,“天色不早瞭,剛剛麻煩學長瞭,把你傢搞得一團糟,抱歉。”
“別道歉瞭,是我應該向你道謝才對,要不是你,我估摸著就是落湯雞瞭。”
Zeta禮貌的行禮道別,Not執意把他送到樓下,目送著他的車離開,才往傢走著。他手上還殘留著Zeta頭發的觸感,他好像著魔瞭。周圍的人都人間不直瞭,他難道也要淪陷瞭?
想到這兒,他用力地搖瞭搖頭,安慰著自己,本來Zeta長得就很精致,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美,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美,隻是特別吸引人,這樣看來他對於Zeta應該僅限於欣賞來著。
回到住處的Zeta順勢扯下瞭套著的頭巾,展開一看,並沒有什麼出眾的地方,唯一讓人感嘆的就是給他系頭發的人。他將頭巾收好,放進瞭床頭櫃裡,習慣性的點開瞭音樂放著。他為自己開瞭一瓶橘子味兒汽水,汽水咕嚕咕嚕的氣泡一個勁兒地刺激著他的味蕾 想著剛剛他和Not的事情,他竟然覺得相處起來很舒服,並沒有半點不適。
他看著窗外出瞭神,過瞭一會兒拿起瞭手機,向自己的代理人詢問著事情的進度,可是手指敲擊汽水瓶身的動作卻沒停下半分,看起來有些緊張。過瞭一會兒,得到瞭他想要地的回答,他才放下飲料,盯著外面空落落的陽臺,他覺得他可能也需要養一些花瞭。不過很快他就打消瞭這個念頭,畢竟他連自己都還養不好,怎麼養花?
Ward雖然不懂養花之道,但是現在卻開始學著養人瞭。比如,他看著Plame睡得不安穩,會輕輕地攬住Plame,輕柔的安撫著他的情緒;再比如,Plame翻身踢開被子的時候,他會拾起被子的一角把Plame的肚子蓋好,避免他著涼。
低頭親瞭親沉睡著的Plame的額頭,拿出瞭手機,看著那個讓人生理性惡心的備註,走到瞭陽臺。接通瞭的電話,那邊的人似乎考慮瞭很久才說出瞭邀請,Ward想都沒想,直接掛斷瞭電話。手掌按在玻璃門上,一圈白霧從掌邊蔓延開來,感受到手心的冰涼,他收回瞭手,給Zeta打瞭電話,告訴他自己的進度,媒體他也邀請瞭,這年頭免費的大新聞,誰不想要?
而且有些時候不管你真的做沒做這件事,白的也可能會變成黑的,要洗白,除非你真的沒做過,並且有足夠的能證明自己的清白,還得有人買賬才行。可是Sorn做過的出格事可是不少,紈絝玩的他也玩過,甚至玩得更狠,所以他解釋不清那些握在Ward手中的照片。
兩人的計劃正在步步落實,很快一出好戲就要上演瞭。
當天一早Ward便早早的醒瞭,給Zeta交代瞭自己的進度,把媒體的聯系方式給瞭他,順便把Zeta給他的裝著賄賂資料U盤裡的全部資料發給瞭媒體,剩下的事就看Zeta的表現瞭。他放下手機,越過Plame下床穿鞋,穿好過後,把Plame從床上抱瞭起來。Plame不舒服的掙紮著,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Ward在一起久瞭,他會下意識的攬住Ward,而且他都覺得自己快沒手瞭。
“P 站穩瞭。”
Ward輕柔的把人放瞭下來,Plame撐在盥洗臺上,每一根頭發絲兒都像是有自己想法似的,任意的擺著pose。Ward無奈的把衣袖挽起來,伸出手幫這個還沒醒覺的人理瞭理。看著他半睜著的眼睛,Ward打開瞭水龍頭,指尖帶瞭些水,點瞭點Plame的鼻尖,“笨蛋,這樣還能睡?”
Plame瞬間炸毛似的睜開眼,“你TM有病,叫哥,好吧?DSN!”掛在鼻尖上的水,看起來過分可愛,Ward看的認真,笑出瞭聲。Plame一臉煩躁地伸出手胡亂地扯過Ward的手臂擦瞭兩下,“你看看你!”
Ward一臉無語的看著蹭著不知道是鼻涕還是水的某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個暴躁的男人變得如此可愛瞭,他伸出食指撐開瞭Plame的額頭。Plame有些生氣的打開Ward的手,不重,但是警告意味很濃。
他看著Ward的眉眼,心裡感嘆瞭一句,他們在一起都這麼久瞭,他還是不敢跟這人對視,一對視就害羞。這樣的人應該不多吧?
看著Plame在發神,Ward壞心眼的伸出手捏瞭捏他的耳垂,動作曖昧至極,Plame的耳朵瞬間紅透瞭。不過越害羞,這人戰鬥力越強悍,Plame伸出手,扯著Ward的臉,微微冒出頭的小胡渣有點紮人,不過他還是不願意放手,就著這個動作捏瞭好久Ward的臉,才撒手接過他遞給自己的牙刷,叼進瞭嘴裡,動作狂躁的刷著。
Ward看著這番模樣的Plame,無可奈何的笑瞭笑,握住瞭他背在身後的手。指尖傳來的是熟悉的體溫,鼻子裡充斥的是Plame獨特的味道。他覺得日子似乎變得更美好瞭,就像是老房子突然被修繕,昏暗的空間裡,陽光透過天窗透瞭進來,驅散著黑暗。
今天是舊時光的結束,也是新生活的開始。

平平無奇的一天

Ward被Plame鬧瞭一通,但卻甘之如飴。反正都是他心尖尖兒上的人,怎麼做都不過分,何該被寵著。
倆人很快洗完漱,走瞭出來,準備做早飯吃。以前單著的時候,都是隨便吃吃,應付早飯就夠瞭。可是倆人在一起過後,都生怕對方不吃早飯,後來,幹脆就開始自己做。剛開始倆人就煮個粥都已經瞭不起瞭,現在倒是會給彼此煎個蛋,做個炒飯什麼的。要上早課就早一點起床,簡簡單單做倆三明治,兩杯鮮榨果汁兒就搞定瞭,不上早課倆人就膩歪一陣,再起床做飯。住在一起過後,Plame覺得生活似乎都變得更精致瞭,要不是他倆還能做些運動保持體型,現在不知道要長多少肉。
Plame笑瞭笑點開瞭手機,準備把Ward忙碌的背影拍下來。可是一看到日期他就蒙瞭,今天不是周末嗎?這人怎麼這麼早就催人起床瞭?這是要鬧哪樣?
還沒等他糾結完,Ward就把早飯端瞭過來,Plame戳著盤裡的煎蛋,咬瞭一口,香香的,他無意識的努努嘴,感受瞭一下煎蛋的味道。
“狼崽,今天怎麼起這麼早?”
Ward從旁邊抽出餐巾紙,遞給瞭Plame,指瞭指他的嘴角,無奈的笑著。Plame習慣瞭有Ward照顧著,很自然的接瞭過來,有些糙的擦瞭嘴角,繼續吃著。他覺得今天早上的面條很香,Ward的廚藝又進步瞭。
外面陽光正好,穿過陽臺的玻璃照瞭進來,襯得Ward也很好看,Plame忘記瞭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叫狼崽的瞭?也許是上次被咬疼瞭的時候,也許是上上次吃得太辣瞭,拉瞭好幾回肚子,這人直接接過瞭他的飲食重任的時候。那個時候隻要Ward一個眼神掃過來,就能讓他下意識放下手中的薯片。又或許是前天這人戰鬥力爆表的在球場上暴扣瞭隔壁管理學院,剛得不得瞭。有時候他都在想,Ward跟Kongphop要是湊在一起,他和Arithit都要悠著點。
他有些感慨的“嘖”瞭一聲反倒引起瞭Ward的註意,“P 怎麼瞭?”
Plame看瞭看Ward的眼睛,低下瞭頭,開啟瞭新話題,“你有事瞞著我?還是說你今天有什麼安排?”
Ward放下筷子,頓瞭頓,才繼續開口說著,“今天,我想帶你去遊樂園。”
Plame這才抬頭,定瞭定神,確定自己沒聽錯,才把筷子放下,眼裡的疑惑半分不減。
“你……”
“我很久沒去遊樂園瞭。而且情侶之間不是也要約會?”
話雖如此,但是實際上Ward是因為上次Plame媽媽在幫他們收拾東西時,盯著櫃子上Plame和爸爸的合照,多說瞭一句,“自從Plame爸爸走後,他再也沒去過遊樂園瞭,可惜囉。”從那以後,他便記在瞭心裡,知道Plame的傢庭情況,但是他自己還沒對Plame進行坦白自己的情況。
以前是不知道從何說起,現在他把Plame已經安排進瞭自己的餘生,別人所見他對於的Plame的愛,不及萬分之一。他明白Plame有知情權,他也有義務去坦白,同時,他也知道,現在坦誠,也是為瞭以後見傢長打下基礎。
Plame咬下瞭一口煎蛋,心裡卻翻起瞭層層波瀾。上次他媽媽說的一句漫不經心的話,竟然被這個人牢牢記在瞭心裡,還要付諸實踐,說不感動那都是騙鬼的。第一次,他開始認真思考,他究竟能為Ward做什麼呢?也許是陪他從籍籍無名到名聲在外,也許是跟他從一無所有到名利雙收,他想跟Ward走得更遠的想法,第一次那麼強烈。
遊樂園距離他們的住處也不算很遠,卻也離得不近,開車需要40分鐘左右。遊樂園坐落的江邊,面積很大,離得老遠就能看到高高立著的摩天輪。晚間從摩天輪的最高處往外看能將整個城市的夜景看個透,這座城市,一面燈紅酒綠,一面靜謐祥和,矛盾著卻又和諧著。
看著被拋在車後的高樓,又看瞭看從剛剛接到一個消息過後就開始不安著的Ward。他不知道Ward在打什麼主意,隻是看到他不同於往日的莫不關己的樣子,甚至可以說他看起來緊張過度瞭,像是在擔心著什麼。
Plame看瞭看前面亮著的紅燈,伸出手握瞭握Ward的手,“在擔心什麼?”Ward手心有些微汗,他不敢回握Plame,怕他繼續追問,隻得笑得回答道:“第一次跟男朋友去遊樂園,有點緊張。”
這句話換別人聽聽也就罷瞭,他是誰?Ward的男朋友,自傢男人不同尋常的反應,他還能不知道?不過他不會多問,就像Ward會給他私人空間一樣。他也不會追著問,因為彼此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充分相信對方。他什麼都沒說,隻是坐好從後排拿瞭一包糖果,扯開包裝袋,選瞭一個葡萄味遞給Ward,投喂的動作清新自然沒有半點別扭。
路口出瞭車禍,又是周末,車輛塞滿瞭整個街區,從這個紅綠燈一直堵到高速路入口,耽擱瞭不少時間。期間,Ward一直拿著手機在跟人聯系著,Plame就乖乖坐在一旁,拿出手機給自己弟弟發瞭消息。Ward解決完等會遊樂園的事,又跟Zeta再確認瞭一邊今天這些事過後,後續工作,這才放下瞭手機。看瞭看前方在一點一點挪動的車輛,往前挪瞭挪。
等兩人到的時候已經是11點瞭,這會兒排隊的人還不少。Ward停好車,拉著Plame就混入瞭人群。今天本來早晨還陽光明媚,現在就有些低沉瞭,不過陰天也還好,涼風徐徐倒不至於悶熱,是個出來玩的好天氣。
兩人好不容易排進去,這都大中午瞭。幹脆在遊樂園裡找瞭個餐廳坐下,眾所周知遊樂園裡的餐廳或者各大旅遊景點的餐廳普遍都存在一個特點:不是很好吃。
Plame咬瞭一口肉丸,那味道感天動地,差點把他送走,而且又是清湯,他真的吃不下去瞭。想到自己最近隻能吃清淡的食物,他就惡狠狠的盯著對面看起來就很好吃的番茄雞蛋濃湯米粉,再看看自己碗裡的,得,毫無食欲可言。
Ward抬頭看著眼神哀怨的人,認命的把自己的碗推瞭過去,“吃吧。”
“你不管我瞭?”
“我管的住嗎?”
“那我要是不舒服怎麼辦?”
Ward看著還算沒忘記自己如果吃瞭的話後果是什麼的某人,抬瞭抬下巴,“吃一口嘗嘗鮮和吃完上醫院,選一個?”
Plame盯著早就不把自己當學長的Ward,“我去!”哥哥心裡苦,但是哥哥不說。他一臉憋屈的吸溜瞭一口,又自覺的推瞭過去。Ward看在眼裡,卻也是心疼,不過他真不敢讓Plame受苦,要是每次都放縱瞭,以後不知道Plame要去多少次醫院。但看著Plame一口一口的吃著寡淡無味的米粉,他又想著,也許以後這種時候應該陪著他一起才是。但是,現在的重點是先把自己這一碗解決瞭,不然等會兒Plame看到還有,指不定要搶碗瞭。
兩人吃瞭飯,休息瞭一會兒,就準備開始玩嗨瞭,畢竟都是20幾歲的大男孩兒,誰不喜歡玩呢?一頓瘋下來,兩人都有些累瞭,Ward給人買瞭水回來,就說要去上廁所,Plame沒多想,擺瞭擺手,示意他快去。
可是這人一去就是20多分鐘不見人,Plame皺著眉頭,有些擔心,給Ward打電話也沒接,他起身找瞭找周圍,沒有Ward的人影,本來想去廁所找一下,他又怕自己走瞭,等會兒Ward回來沒看見他該著急瞭,現在的他隻能在周圍轉著。
突然幾個穿著工作服的小姐姐走瞭過來,不顧Plame的掙紮,把他拉到瞭廣場中間,一個穿著棕熊玩偶服的人走瞭出來,跟工作人員一起,圍著他跳舞。
肥肥的身子,看起來有些笨拙,不過他還是努力的跟上動作,周圍的人越來越多,把他們圍成瞭一個大圈。結尾時所有演員把加菲貓圍在瞭中間,等加菲貓轉過來時,手裡便多瞭一塊類似於廣告牌一樣的東西,Plame在持續懵逼中終於看清瞭上面的文字。
“我想把你放進我的餘生裡,
想帶你去看遍所有你喜歡的風景,
想大聲告訴你:
我想跟你度過每一個平平無奇的早晨與黃昏。”
周圍的人都在歡呼,可是Plame眼裡隻看得見一個人,隻聽見瞭Ward說著牌上的最後一句話。這個人沒有給他說空話,而是給的承諾,一個踏踏實實的承諾,他在這一刻完全忘記瞭俗世,心心念念的都是Ward。他毫無形象的沖瞭上去,像樹袋熊一樣掛在瞭Ward身上。
Plame感覺整顆心臟都在砰砰直跳,就這樣窩在Ward身上,他仿佛找到瞭歸屬,那種抑制不住的情緒,早就讓他把理智丟到瞭一旁。不過還好他及時反應過來,這人還被蒙在玩偶服裡,一把把頭套給Ward摘下來,看著臉色潮紅,鬢角還掛著汗水的青年,他有些心疼的輕撫瞭上去。
Ward臉上都要笑出褶子瞭,Plame本來憋著淚水瞬間就破功瞭。在歡呼聲中,又一次抱住瞭Ward,在別人看不到的時候,親瞭親他的脖頸。
Ward和Plame感謝瞭周圍說著祝福的人群,拉著Plame往摩天輪走去。這個時間段,天還沒完全黑下來,等他們正式開始往上時,夜幕降臨瞭,遠處閃爍的霓虹燈是這座魅力城市的點睛之筆。Ward一些困難的把玩偶服褪下來,疊在一旁放好,Plame就這麼盯著他,眼睛裡閃爍著光芒,一顆滾燙的心正在提醒著他,這個男孩兒是他的人。
Ward牽著Plame的手,從兜裡掏出瞭他一度想交給Plame的真心,細心的系在瞭Plame白皙的手腕上。
“Kongphop說這個齒輪代表瞭工程師的心。我想,我這輩子隻能是你的瞭。現在的我,就像你當初將它放在我手上那樣堅定。”當初你將它放進我手中,是希望我不要忘記工程師的初心,現在我將它放在你的手中,是希望你不要忘記我的真心。
他們在人聲鼎沸中,把彼此的愛意融進生命,刻入骨髓,沒有一個人選擇後退。
他們還會走的更遠。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26篇到這裏,這告白好甜呀!講真,小編難以想象現實生活中如此搞怪的滾哥,如果談戀愛了會是什麽樣!哈哈!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一年生副cp哥滾-WardPlamecp同人文第25篇-WardPlame的大旗會壹直飄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