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四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

最近在泰劇只因我們天生壹對劇中再次看到滾哥(gunsmile),滾哥果然很逗比,很可愛的壹個人!小編就來分享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第四篇啦,一年生的哥滾cp走起!

Plame :好喝嗎

這幾天Ward他們都在認真訓練,絲毫不敢懈怠。
Ward覺得自己的汗都沿著脖子往衣服深處滴了下去,他掀起了衣服下擺抹了壹下臉,勁瘦有力的腰腹瞬間暴露在了空氣中,等在周圍的女生們尖叫著,拿著手機好不矜持的拍著。壹個Ward的時候都還好壹些,當Kongphop和Ward站在壹起後,這個畫面就更加刺激了,壹時間蹲在場外小菇涼們都不知道該看誰。
"哦豁,Tee,那些人都瘋了嗎?"
"M是妳不懂,人家在看帥哥,特別是,喏,那兩位。"Tee用手指了指靠在籃球樁上的兩位養眼的帥哥,又用眼睛掃過了整個球場,幾乎所有的女生都圍在了他們那個半場,瞬間羨慕了,"慕了慕了,是我不配。"
"額。"
"好了,都過來集合!"
教練的話壹下子就聚集了所有人,"我來說壹下賽制安排、首發名單以及註意事項。"壹聽到這個M就激動的扯著Ward的手臂,Ward不著痕跡的後撤了壹小步但是還是沒掙脫開,只能維持這個不前不後的位置,"Ward,兄弟可以啊,剛剛那個三分命中率高啊!"聽著M的誇獎,Ward壹言不發的消化著,對M回以微笑,適才開口道,"妳們也不錯。"
M伸手錘了錘Ward,激動的等待著教練念出首發名單。"好了,別激動,首發名單就在我手裏,沒有長腳也不會跑。第壹位,Ward,接下來,Tee,Beam、Kam,最後壹位M。"
"耶!"
"M,冷靜點。"
"噢,Kong,對不起。"
"沒事啊,反正我前面也跟教練說了當替補的。嘿,Ward,要壹起去吃飯嗎?"
"不了,我想回去養精蓄銳。"
結果去吃飯時,Ward好巧不巧又遇到了Kong和M,抵不住他們的盛情邀請,便壹起拼桌了。可是Ward沒想到吃飯也能遇到瘟神,不過離得很遠,想來也不會有什麽危險,便安心的吃著飯,聽著M這個被動技能為話嘮的人絮絮叨叨的說著,他腦門感覺要炸了,令他感嘆的是Kongphop竟然壹點都不覺得煩躁,不僅不煩,還試圖帶動Ward壹起說,漸漸的Ward在這種溫馨的氛圍中放松了自己,開始主動找壹些簡單的話題跟他們閑聊著。
"額,我想去買點水,妳們想喝什麽?"
"我,拿鐵。"
M嘴裏還塞著煎蛋,連忙開口:"我,我跟Kong壹樣。"
"OK。"Ward沒什麽別的想法,既然要和別人做朋友就應該主動壹點,這又沒什麽。等走到飲品鋪子前他才發現,這兒站著的不是災星嗎?艹了,他不想惹事,只得硬著頭皮,禮貌的叫了聲"P",禮儀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但是卻把面前的人給嚇到了。Plame楞楞的看著這個突然乖巧的學弟,又想到了前面自己不理智的行為,想道歉卻又拉不下面子,千言萬語結果卻只匯成了壹句,"挖地哈。"搞得Plame都想給自己壹個大嘴巴子。收到學長回應的Ward同樣也被刺激到了,這他媽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吧!災星還會好好說話?
本來兩人相處起來就尷尬,現在面對面安靜的站著已經是阿彌陀佛了,而且打完招呼過後兩人眼神都在到處飄,氣氛就更尷尬了,還好老板娘及時開口,"噢,這位同學是第壹次來吧。"
Ward禮貌的回著:"是的。"
"別緊張,想喝點什麽。"
"先點兩杯拿鐵,我再想想我喝什麽,等壹下再說可以嗎?"
老板娘欣喜的盯著這個帥氣的壹年生,"可以的,其實妳也可以問問妳旁邊這位學長,他和Arithit都是我們的常客,妳別看他們整天嚴肅,私底下可好玩了,就妳旁邊這位可是我們家的英雄來著。誒,我給妳說,妳可別往外傳……"
Plame的耳朵越聽越紅,趕快阻止了要把自己老底給抖出來的老板娘,"姐,大可不必這樣,我都等了十分鐘,我的飲料還沒來啊。"打發完老板娘,Plame更不知道怎麽跟Ward說話,只能木木的站在那兒。Ward本來還覺得不知道怎麽接老板娘的話,經過Plame壹打斷,他便松了口氣,但是他卻對旁邊的人卻產生了好奇心,照理來說壹般這種情況他都懶得去管別人怎麽樣,像現在這種能明確感受到自己某人的好奇確實近些年的第二次。這就搞得Ward覺得心裏說不出來是個什麽味兒,只能面上毫無波瀾的用余光註視著被自己好奇的主兒。
說來也奇怪,這兩人竟然都在用余光相互瞄著對方,可就是不敢面對面的說說話。最後,還是憋不住的Plame先開了口,"妳……感覺學校生活怎麽樣?"在Plame開口的那壹刻,Ward就轉向了他,搞得Plame緊張了半天才蹦出後面的話。
"包括訓練嗎?"明明知道Plame指的是整個學校生活,可是Ward還是順從著內心莫名想逗壹逗這個學長,後來他還壹度認為這種毛病可能是因為自己跟Kongphop玩久了染上的。
可是這個問題壹出來Plame就納悶了,心想:我是表達的不完全嗎?還有啊,這小子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這不是針對勞資嗎?可是他轉念壹下,也是自己太過沖動了,怪不得別人,於是還是悶聲回答著。
"額。"
看了看被自己壹句話堵的喘不上氣的Plame,Ward心裏突然有些暗爽,便大發慈悲的出聲寬慰到:"還好吧!"
Plame沈了沈氣,準備對Ward說句抱歉,但是他剛想開口,老板娘就把Plame的泰式椰奶西米露拿出來了,Plame的計劃只能作罷,接過了遞過來的飲料。"Nong哈,想好喝什麽了嗎?"
"P好喝嗎?"
"我好不好喝不知道,這個……"Plame晃了晃手中的東西示意到,"還行。"
Ward實在是沒想到Plame還有這壹面,玩笑也來的出來,讓他更沒意料到的是,他剛點完準備付錢,卻被Plame制止了。Plame快速的給了錢,跟背後有迫擊炮追著打似的倉皇逃走了,留著Ward壹個人楞在原地,硬生生的從老板娘手中接過那人沒拿走的零錢。
"Nong,別看了,妳的飲料都在這兒。零錢就麻煩妳給Nong Plame了哦。謝謝妳啦。"
"沒事,麻煩您了。"
Ward感覺手中攥著錢像是有溫度壹樣,熨燙著Ward的內心,他想自己打死也沒想到Plame是這樣的人,所以他真的懷疑那個人是不是有雙重人格,不過很快他就因為M的抱怨打斷了思緒。
"謔咦!朋友,溜溜,我盆盆都快啃進去,妳怎麽才回來。"
"額。妳的,我剛剛在哪兒等了壹下,人挺多的。"壹邊把飲料分給朋友,壹邊把自己的錢包摸出來,把剛剛找的零錢細心的收好,準備找個合適的時間還給那個人。

迎新籃球賽

比賽當天,工程學院籃球隊早早的來到比賽場地準備著熱身運動,所有人都信心滿滿,這其中也自然包括了Ward,但是他還是有些緊張,只是他平常不怎麽習慣把情緒掛在臉上,別人也沒怎麽看出來,只有Kongphop和M發現了,才走到他身邊,小聲的鼓勵著彼此。
不得不說他們的對手是壹個很強勁的隊伍——體育科學學院(以下簡稱"體院"),並且這個學院比去年強太多了,更是今年的奪冠熱門,壹邊是強勁老牌,壹邊是後起新秀,這場比賽註定會是不少人的焦點,畢竟半決賽他們打敗了今年的黑馬——管院,進入決賽的門票就在今天,勝敗就在此壹舉。
Kongphop從上壹場比賽就壹直在張望著,仿佛期待著某群人的身影出現在場館內,或者更準確的說是某人的身影。就像Kong壹樣,其實Ward也在期待著,這種莫名的期待,還搞得他有點興奮,惹得他只能用著莫名的興奮賣力的找著手感,這種狀態就壹直持續到開場,可是在觀眾席中還是沒有看到那群人的身影。Ward回過神站定,沈了口氣,利落拋球,那顆籃球沿著拋物線穩穩的落入籃筐中。
"工院的都過來,集合!Ward,麻溜的。"
聽到自己的名字,Ward認命的往休息區走去,"我再跟妳們說壹下體院的情況,他們今年普遍體格都偏大,特別是今年那個7號,壯的跟牛似的,M妳得防著他,Beam記得配合M,蹲好9號,Tee守好那邊5號,Kam妳負責搶斷,Ward控制全局,妳就是塊兒寶磚,那裏需要妳就去那兒,記住利用妳有優勢的臂展和身高,守好籃板,而且這裏只有妳綜合素質最強,不能掉以輕心,還有壹定記得這是團體賽,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單槍匹馬的剛,到時候容易被人牽著鼻子打。提醒妳們壹下註意對面的惡意犯規哈,半決賽上壹場他們就用了些見不得人的手段把文學院給PK掉了,所以別硬碰硬,到時候吃虧的是我們。最後強調壹點戰略戰術都給我用上,不能白瞎了我們這麽久的努力,來來來,把手都壓上。工院!"
"加油!"
"工院!"
"加油加油加油!"
"去吧,別緊張,沈住氣。"
隨著裁判手中的球被拋起,Beam奪得了球權,壹瞬間帶動了球場氣氛,經過Ward和M的配合,球順利入框,工院率先取得開門紅。很快體院的優勢就體現了出來,壹連串的假動作,帶球過人,突出重圍穩步上籃,整套動作行雲流水,慢慢的打出了手感,場上比分壹下子就被拉大了。到第壹小節結束,場上比分21:10,工院差了整整11分,在第二節Ward帶著Tee奮起直追,Ward手順壹連進了兩個3分球,比分追到了35:38,結果第三節又被反超,到第四節工院只剩壹次暫停的機會,場上比分壹直都在妳追我趕,雙方比分咬的越來越緊,所有人的心都擰在了壹起,時間還剩3分5秒,教練果斷用了最後壹個暫停。
"妳們聽我說,現在得用好每壹個投球機會,7號又壯又靈活,M妳要把他防死,9號投球很準,Beam盯死他,不能讓他有機會,實在不行來壹次犯規,Ward不要後守籃板了,往前沖,好了,還有什麽問題嗎?"
Kam弱弱的舉了壹下手,"教練,我不行了。"
"那Kongphop換妳上。"
"好。"
"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正面剛!"
Ward下意識的後頭看座位上還是沒有那個人,心裏莫名有些失落,但是他心裏只是簡單的以為自己只是想讓他們打臉而已,他們沒來所以有些失望也是在所難免。可是他們想過這種感覺來得如此怪異,由不得他細想,暫停時間就結束了,Ward喘著熱氣,找好位置準備配合搶斷。
最後壹分鐘,Ward帶球過人,勢不可擋的往敵方籃下沖去,躍起拋球的瞬間壹個高壯的身影重重的撞了過來,Ward被壹下子撞在了地上,他腦子"嗡"的壹聲瞬間空白,周圍的人沖了過來,連忙扶起他。他剛剛回神,就反應過來這是對方的惡意阻擋,"想幹架嗎?妳TM這是阻擋犯規啊。"
Ward指著那個撞人的人,大聲的罵了出來。那人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毫不示弱的準備按上去打架,幸好雙方被拉扯著沒動手,不然後果不堪設想。不過反應過來的Ward甚至還有些高興,雖然傷到腳,但是也因禍得福為工院提供了反超的機會。
Ward頂著巨大的壓力,整顆心都在"碰碰"的跳著,籃球"咚咚咚"地從地面彈回Ward的手中,他緊緊的盯著球框,拋球,籃球穩穩地進去了,壹連兩個都是穩進,他們贏了,絕地反殺,他們贏了!!!
可是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看到那個人,M逗Kongphop時,他嘴上在嘲諷大三學長,心裏卻有些失落,可是這般的失落跌進了他山色空蒙的眼中,便是萬般春色壹場夢,空乏而沈靜,無人參透薄霧後的真實情緒,連帶著和所謂學長準備的飲料時,心裏都有些不舒服。
不過幸好決賽時他們終於出現了,那壹群人看起來拽的二五八萬的,但心裏都在叫囂著、吶喊著。在賽場上那群人中,Plame壹眼就看到了橫在對方球員前面的Ward,額頭的汗早就浸濕了碎發,臉色看起來有些慘淡,但是壹旦球到了他手上,他就能拼了命的把球投進,Plame第壹次覺得這個自家學弟貌似有了壹個讓人欣賞的閃光點,這不他又進球了,現在比分還差5分了。
"Ward,剛剛怎麽不把球給我?"
Kongphop的發問讓Ward明顯楞了神,他楞了壹下說:"球進了不就行了,剛剛可是差了7分。"其實Ward也想的很簡單,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自己的傷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而且球壹傳出去萬壹被對手攔下,妥妥的又要給人家送分,而且自己單打獨鬥慣了,臨時要改確實有點兒難為人,不過他還是什麽都沒說頂著傷痛繼續上場了。
Ward的腳堅持到現在,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他的不協調,更不要說壹分鐘盯弟無數次的Plame了。他從未想過Ward能做到這壹步,為了集體的榮譽拼了命的去爭取勝利,莫名有些感動是怎麽回事。"額,死Plame,妳學弟腳怎麽了?"
Tuta拍了壹下Bright,"叫妳多關註論壇吧,非死不可上都傳遍了,那個學弟就Ward,他上壹場對體院的時候被撞飛了,扭到了腳,不過人家還是堅持上場了,厲害吧。"
早在聽到Tuta的話時,Plame就大概猜到了,只是看著那個身影略微有些心疼。"死Plame,妳不心疼妳學弟哦?"
"死Bright不會說話就把嘴閉上,乖乖看球。"就在兩人鬥嘴之際,工程學院籃球隊最終披荊斬棘拿下了賽點,贏得了比賽。
打完比賽Ward就有些支撐不住了,他倒吸了幾口涼氣,欠了欠身子,將腳踝微微擡起,讓自己舒服壹點,剛擡頭就看見了那群穿著院服的教頭下臺階,他壹眼就看到了想看到的人,只是那人並沒有看他,很快他們壹群人就被激動的人群圈在了中間,他更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了,只是總覺得有壹束目光壹直在盯著自己,等他緩過勁來卻只能看到那人離開的背影。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四篇到這裏,茫茫人海中,我卻只見著妳,不是愛情是什麽?!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一年生副cp 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自己怎麽就這麽看不慣War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