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五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5篇

現在, 泰劇《只因我們天生壹對》國內看不了,我們轉場看小說,一年生里的哥滾cp也很香啊!小編就來分享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第五篇啦,一年生的哥滾cp走起!

沒送出去的藥

贏得比賽過後,工院的人沈浸在喜悅之中,無數的人擁了上去捧起了獎杯,只有Plame深深的望了壹眼被圈在人群中間的Ward,又駐足看了看他被惡意阻擋扭到了的腳,停了兩三秒,默默的收回了視線向外走去。
Ward從人群中艱難地轉身,卻只捕捉到那人離開的背影,“剛剛那種被註視的感覺是錯覺嗎?”
“Kong快走,校園先生決賽彩排還有1個小時就要開始了,妳要收拾還要化妝,還要走位,排練節目,其他學院早就去了,快點。”
Ward看了看跟著Ork沖出去,卻停在Arithit面前的Kongphop,突然也有了想要沖出去找人的沖動,但是想到前面跟Plame有過的沖突,他突然不知道該怎麽開口,只能眼睜睜看著Plame消失在他的視線中。Ward下意識的緊了緊拳頭,扭到的腳踝傳來陣陣鉆心的痛感,惹得他倒吸了幾口涼氣,不得不扶住M的肩找到壹個支撐點。
“Ward,還好嗎?”Ward伸出手輕輕的擺了擺,示意還能堅持,教練果斷的從背包裏拿出了止痛噴霧給Ward噴上,“妳這個還是去校醫院看壹看,旁邊也腫了,也是我的錯,早知道讓妳早點下場。”
“P 我沒事,妳別緊張,我等會兒就去醫院看。我們先去收拾吧,等會兒還要去看Kongphop。”
“額。”
另壹邊走出去的Plame跟著Arithit他們在教學樓下面寫實踐報告,可是那個學弟別扭的跑步姿勢,還有堅毅的眼神壹直在Plame的心中浮現。他不知道他的腳傷是否嚴重,只能憑著自己的觀察去判斷,上次那個受傷的錄像他也點進論壇看見了,只是沒想到這小子還能堅持下去。
“朋友,想什麽呢?給。”Plame接過Arithit的飲料。
“謝了。”
“Bright怎麽又睡了?”
“他每次都這樣,妳又不是不知道。”
Arithit拿著冰闊落使壞似的挨在Bright的手臂上,凍得Bright差點跳起來,“謔咦,朋友,妳要鯊了我嗎?”
“就妳嘴巴損,妳再不起來,我們可要撇下妳去多功能廳了。”
“這就是妳的不對了,校園小姐是大家的。”
“額。”
Tuta在旁邊就開始搭話了:“我可先說了校園小姐是妳們的,校園先生可是我的。”
Plame在旁邊笑笑不說話,不知怎麽的又想到了Ward受傷的腳踝,考慮了再三,他還是站了起來,跟人打了個招呼,往最近的藥店走去。
“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麽?”
“額……”Plame緊張的伸手摸了摸後脖子,突如其來的尷尬的感覺堪比給Tuta要男生的電話號碼,“就……打籃球扭到了腳,應該用什麽噴霧之類的嗎?”
“有的。這邊請,這壹款和旁邊的都是噴霧類型的,前面壹個要貴壹些,效果要好壹些,反作用要稍微小壹些,只是味道有些大,不過忍忍就過去了,後面壹款功效壹樣,只是您知道的,便宜壹點的相對而言藥效就不是很好,請問您需要哪壹款?”
“貴的吧。”
拿了藥的Plame下意識的將藥塞進了包裏藏起來,可是心裏卻又覺得自己很傻逼,不就是個藥嗎?自己在磨磨蹭蹭什麽?伸出手捏了捏鼻梁,往好友坐著的地方走去。
因為腳疼先回到家的Ward漫無目的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手機,他看見班群裏好多人都在發今天的奪冠照片,新生群裏也是,他挑了壹兩張合照發給了Keler女士,上書:迎新籃球賽,我們是冠軍。
很快那邊發來了長達56秒的語音,Ward無奈之下撥通了視頻,跟Keler女士嘮家常、說戰績,獨獨沒敢提扭到腳的事實,很快Ward掛了電話,又給他爸報了喜訊,就去洗了個澡。等他出來時,Kongphop的比賽都快開始了,連忙收拾了自己,出門攔了個摩的往學校趕去。
給了錢Ward就往大廳裏走著,幸好速度夠快趕上了,Ward剛進去就找了個不起眼的地方坐著,等著Kongphop和Pairpailin的出場。也許是心靈感應什麽的,他下意識的往後面壹看,發現教頭們正陸陸續續的出現在了後門口,他的視線不經意的和Plame撞在了壹起。Plame下意識的摸了摸兜裏的藥,卻不知道怎麽送出去,只能埋下頭跟著Not壹起傻笑。Ward看著笑得傻傻的Plame下意識的用手指蹭了蹭鼻頭,想到了那壹筆沒有還的錢,便盯得出神了,還是群眾的歡呼聲才喚回了他,他強迫著自己轉過頭盯著臺上的人進行自我介紹。Ward看不看進去別人不知道,但是Ward自己清楚,根本就沒看進去,什麽帥哥靚女都變成了泡影,他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無法抽離。從他第壹天見到Plame時,他就覺得Plame跟那人很像,可是越接觸越感覺到兩個人不像,因為感覺跟記憶中的那個人脾氣是不壹樣的,就像兩個長得像的雙胞胎有著不同的秉性壹樣,就在他越發覺得Plame不是那個人時,那個請他喝飲料的模樣又感覺很像那個人了。要不是因為籃球賽Ward都想找個機會試探壹下了。正在想怎麽試探的Ward被手機振動打斷了思路,打算掛掉的他在看到名字的那壹刻,果斷走了出去接通了電話,這是壹個久違的又令Ward十分期待的號碼。
“爸。”
“迎新籃球賽贏了?”
“嗯。”
“好。”
“什麽時候回?”
“說是下個月,快了。”
“嗯。”
“妳要努力學習,其他的不要管,我還有事兒要忙,掛了。”
不等Ward再多說壹句 “嘟嘟”的聲音傳了出來,至始至終他爸沒提過壹句過得好不好,Ward嘆了口氣,將手機揣回兜裏,離開了透亮的建築,大步進入了黑暗之中,仿佛黑暗才能給他安慰。
等Kong表演完,Plame伸手阻止了想要發瘋的Bright,視線卻是往Ward的位置看去,發現本來是那個人的位置現在是空的周圍也沒有人,感覺這人就像從來沒出現過壹樣,他安慰自己到應該是去上廁所了,等會兒應該還會回來,可是壹直到比賽結束,大家都在合影留念的時候,那人都沒回來過,Plame捏了捏兜裏的物什,感嘆了壹句時運不濟,便跟著Bright走了出去。
Plame等到了最後兜裏的藥也沒有送出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當初沖動買下的藥該怎麽辦,他踢了踢腳邊的飲料瓶,又噠噠噠的跑過去撿起了瓶子扔進垃圾桶裏,他盯著垃圾桶,又摸了摸包裏的東西,拿了起來,又不動聲色的放回了兜裏,認命的拍了拍兜。
“算了,給自己唄。”

慘遭社會的毒打

Ward沒想到有人在非死不可上面發表的言論被很多人都點贊、評論了,雖然他也看不慣這些學長,但是說實話現在的他起碼知道其實學長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連那個Plame他也發現了他的另壹面,其他人說不定也像他壹樣,假裝這麽兇萬壹背地裏是壹個小可愛呢?不過他看看了還沒開始就壹臉嚴肅的教頭,看樣子今天的訓練怕是不能善了了。
“聽說妳們想跟我們平起平坐了?還在論壇裏搞了個投票?”
Ward盯著那個隨意切換模式的人,嘆了口氣配合的聽著他們訓話,本來還在被罰,可是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時,大三的學長們,已經變成了被大四學長們懲罰的對象,他眼神鎖定了那個咬緊牙關做蹲起的Plame,本來就白的臉色,現在更是慘淡無光,感覺稍不註意就會昏厥過去,但是他在這壹刻打心底的佩服這些人,沒有壹個像他們壹年生壹樣叫苦叫累,沒有壹個是在劃水,即便是做到了後期,也是努力做到最好的。
他在心裏默默數著,“98、99、100。”他看見Plame在起身時踉蹌的動作,汗水從他的額頭滑到下巴尖兒,Ward下意識的動了動喉結,他覺著背上莫名有些汗意,連忙將自己的註意力轉移到Arithit身上,他剛剛可是清清楚楚的聽到這位大三教頭主動請命跑操場54圈。
他雖然不相信學長能跑54圈,但他覺得這些人似乎都不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麽膚淺。他們所有人的形象在Ward的心中逐漸明朗起來,當然這也包括了那個發酒瘋的學長。壹種說不明的東西滲進了他的內心,他好像看到了這些學長的閃光點,並且還不止壹處,即便是那個壹臉嚴肅的的Arithit學長可能也是吃可愛多長大的。
在大三被罰過後,大四學長掌權了,他們果不其然被放水了。壹解散,他忙著復習第二天的物理考試,趕忙鉆進了圖書館。等到他出來時,天都已經黑完了,沿著街道找到了上次吃過的店,邊吃著飯邊看著M在群裏發的消息,群裏壹時間未讀消息就要爆棚了,點開了Ma-plang上傳的圖片,他著實被震驚到了。Arithit還在跑圈,這馬上就晚上10點了,他頓了頓,停下了進食的動作,像是想到了什麽,但隨即又搖搖頭,拿起了餐具繼續吃著東西。他掏出了手機點開了論壇,默默的跟著貼,“任何事物都有多面性,就像迎新訓練也是壹樣,不能單看壞處,而忽略了它本身的意義。”
Ward再見Plame是在第二天的下午。說來也巧,本來Ward沒打算走小巷子,只是為了去圖書館抄了近路,誰知道在半路與體院的人狹路相逢,壹看他們人多勢眾氣勢洶洶的樣子,Ward就明白了他們的用意,說實話他並不怕他們,只是他答應了他媽不能再沖動打人了也不能再惹麻煩了,只能沉住氣跟他們對峙著,但誰知道對方表情這麽欠扁,還把他圈起來,他也就不客氣了。
“怎麽,輸了就是輸了,輸不起還是怎麽樣?妳們現在又想幹什麽?”
“是,我們TM就是輸了,但是勞資就是看妳不爽,妳能怎麽樣?”
“趁我現在好說話,妳走妳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嘁,嘴很利嘛,看勞資不打的妳滿地找牙,給我打!”
說罷對方的拳頭就掄了上來,Ward顯然也不是吃素,打架他可不怕,但是對方仗著人多,把Ward堵在墻上,搞得Ward想還手都展不開,不知是誰別了他腿窩子壹下,他壹個重心不穩跌了下去,肚子上被踹了壹腳,整個上半身都傳來鉆心的疼痛。恍惚中他回到了那個夏季在中學後門口的那個陰冷小巷的午後,他的鼻子聞到了泥土混合著下水道的陣陣惡臭,幹凈整潔的襯衣被揉的不成樣子,他壹次次的反抗著,又被壹次次的打趴下,最後再也站不起來了,他渴望著被解救,可是聲音卻被口腔中濃濃的血腥味堵著出不來,他恨著那個夏季,他看透了那些所謂的學長,他在等著。正如現在這般他也在等著,他在等著反擊,可不再是那個等著被援助的人。雖然答應過不惹事,但是就在他快克制不住時,他聽見了,“嘿,都給我住手!”妳聽,跟那時的聲音是壹樣!是他!壹定是他!不,不是他吧!不管是不是他,這是來幫我的吧!
等待著的Ward感受到有壹個溫柔的人緊緊的把自己護在了身下,那雙有力的手抱住了自己,那人因為被踢被打而發出的悶哼,壹聲壹聲的像釘子壹樣,壹寸壹寸地釘進了Ward空無的心中,拔都拔不出來,Ward想掙紮的抱住這個護著自己的人,卻因被死死地攥住,而轉不了身。警衛的哨聲終於讓Ward混沌的腦子,得到了片刻清明,他偏頭仰視著那個逆著光的輪廓,與記憶中的輪廓慢慢重疊在壹起,他心心念念好幾年的人兒就這樣,他們又是以這種方式重逢了,壹層水霧快速的在Ward清澈的眼眸中散開,搞得Plame內心壹顫,心說這孩子不會是被嚇著了吧!連忙拉著Ward的手,準備把他扶起來,回過神來Ward立馬收回了露骨的眼神,借由著Plame給的力,順著墻慢慢的站起來,這壹步壹動扯疼了Ward挨了不少腳的肚子,Plame連忙松了松手,把手移到了胳肢窩,才讓兩人都穩住身形。
“還好嗎?”
“還……還行。”Plame壹用力想帶著Ward走動,可是Ward停了壹下,指了指掉在地上的挎包,“額,P 我的包。嘶……呼……”
“行了行了,妳別動,我來。我送妳去校醫院。”其實Ward扶著墻是可以走得動的,只是他不知道為什麽,看著Plame壹臉急切地表情他還覺著挺舒心的,便把假裝把自己搞得虛弱的不行,就想騙Plame更著急壹些。Plame的擔憂多壹分,他就像是得到了蜂蜜似的,甜的不得了。Plame就這樣,壹步壹步的扶著他去了校醫院,壹進去就不得了了,兩個長相帥氣的小哥哥就這樣出現在了校醫院中,可把裏面的小姐姐歡喜慘了,連清理傷口都輕柔了不少,可是要往Ward身上塗藥膏時,卻被Ward拒絕了,Plame盯了盯護士又看了看禮貌卻拒人於千裏之外的Ward自認為了然於心。
“姐姐給我吧!我來幫他,他這是害羞,我是他學長,我來。”
“那就謝謝妳啦,Nong。”
Plame接過護士遞過來的藥,與Ward並排坐著,盯著Ward欠扁的笑了笑,“怎麽?打架都不怕,害怕搽藥?”
Ward默默的低下了頭,他不是怕搽藥,只是在Plame面前寬衣解帶總有些說不明的尷尬,他抿了抿唇,耳尖的壹抹紅便傳到了脖子上,“怎麽,我幫妳,妳也害羞?”Ward跟個小媳婦兒壹樣,倒是惹得Plame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那個啥,妳把衣服脫壹下,我幫妳上點藥。”
壹想到Plame要給自己上藥,Ward又紅了,不過他轉念壹想左右都是要擦藥的,讓他擦也不是不可以。他調整了情緒,忍著疼輕擡起手壹點壹點的解扣子,解了半天才顫顫巍巍的解開了兩顆,搞得急性子Plame莫名的很急躁。此時的Ward才露出了勾人的鎖骨,可是Plame卻無心欣賞,他正擔心Ward是不是被踢的很嚴重,輕輕的拍開Ward的手,邊說邊解扣子,“慢吞吞的,痛死妳得了。妳別動,再動我抽死妳。”可是說要抽人的人在看到學弟身上的傷痕也著實也寫心疼,他們工程學院可是出了名的護犢子,看到這樣的情景他想鯊人的心都有了。
Ward像是猜出他的心思壹樣,出言安慰道,“P 我沒事的,過幾天就好了。”
Plame鳥都不想鳥他,直接上手想要扒掉Ward的上衣,Ward壹臉無辜的盯著,“P 妳這是要幹嘛?”
“上藥啊!妳後背也有傷,妳以為我沒看見他們踢妳後背?”
“哦,原來不是想淦我啊。”Plame要被氣笑了,伸出爪子拍在了Ward的頭上“妳該感謝體院的人把妳打的這麽慘,讓我下不去手。”
“額。”Ward很乖的再也不掙紮了,乖乖的配合Plame脫掉上衣。Plame微微有些繭子的手拂過了Ward的背,清涼的藥膏和Plame溫熱的指尖形成的強烈對比,壹點壹點的勾的Ward心癢癢,但是還容不得Ward再度感受,Plame的手便移到了Ward的胸前。Ward雖然瘦,但確實瘦的有力,可不是個白斬雞,只是瘦了些而已,該有的還是有的。
Plame專心的塗抹著,指尖移到了腰腹上最後壹塊兒紅痕,本來正面是要給Ward塗的,可是到了最後壹塊他才想起來,如果再叫Ward擦,還想又有點欲蓋彌彰的感覺。Plame有些進退兩難了,猶豫了片刻,他還是半蹲了下來,撫上了最後壹個傷痕,Ward勁瘦的腰身在Plame的觸碰下下意識收緊,Plame擡頭很Ward的眼神撞在了壹起,Ward來不及收回的莫名情愫讓Plame有些心虛。可是Ward仿佛毫不在意的樣子,直接接過了藥膏,“P 我幫妳塗吧,反正妳的傷基本都在後背。”
Plame也沒有半點尷尬,反正他大壹打架的時候Not還幫他擦過不少藥,直截了當的脫掉上衣。Plame身材屬於勻稱那壹款,不胖不瘦,但是肌肉卻不是十分明顯,皮膚倒是雪白,只是這青壹塊兒紅壹塊兒的,確實聽招人心疼的,Ward都有些下不去手了。
Plame不耐的說著,“怎麽了?塗藥啊!”
“沒,馬上。”Ward其實想問,妳明知道寡不敵眾為什麽要上來幫忙?明知道要受傷為什麽還要護著我?這些年還好嗎?有沒有……有沒有那麽壹刻想起過妳幫過的那個小不點?可是他問不出口,壹句也問不出去。
Plame嘆了口氣,轉過身來壹把握住Ward的手腕,“我說Ward妳塗半天就壹直塗壹個地方啊!”Ward藏了藏情緒,“想到了壹些事,抱歉。”Plame盯著Ward的眼睛,有力握了握Ward的手腕,“我受傷不是妳的錯,妳是我學弟握當然要護妳周全,哪有學長不保護學弟的。快點上藥,我後面還有事兒。”
聽了Plame的解釋,Ward也不再有什麽想法,快速的幫Plame擦了藥。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五篇到這裏,有點虐虐,但這是糖,很開心再次相遇的彼此哥滾!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一年生副cp 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Plame看著那個身影略微有些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