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8篇-我有錢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9篇-其實男生幫男生擦身也沒什麽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小說篇章,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8篇,要完結了,這壹對真的很細水流長那種感情流動,全部看下來,就是很幸福的feel,沒有太大的起起伏伏,人生也不過如此!

早上Solo比我先出門,他知道我中午考試,他自己早上考,就命令我繼續睡,解釋說壹定要多睡壹會兒,因為如果在清邁沒有他的督促,我肯定不肯睡覺,其實說的也沒錯…腦海裏浮現出自己壹個人睡不著的畫面。
我送他到門口,他突然轉過身來緊緊抱住我,但也沒說什麽,大概是因為昨晚我倆已經把想說的都說完了吧。Solo頭也不回地消失在轉角,這樣也好…如果他回頭,我絕對會忍不住沖過去拉住他。
就在今天,突然發現我染上了離不開狗子的怪病。
Jay和另外壹個專門送我們的司機順便先送我到學院,車上有兩個行李,應該是我和Jay的,Jay說等我考完試就出發。狗子應該提前反復交代了要盡快送我到機場,但同時必須註意安全。
考試內容剛好都復習過,所以沒多久就答完了,和朋友們在學院前告別後準備上車出發,這壹刻覺得有些失落,雖然心裏明白狗子因為考試沒辦法來送我,但因為這幾個月來我倆從沒有分開過,現在卻要分別五天…
根本不敢想實習的時候將會多麽難熬…因為不只是Solo情況嚴重。
“妳倆真是壹個德行。”Jay響亮而又平淡的話語打斷了我的思緒,轉過去疑惑地看著Jay,他笑了笑把手機遞給我看,“壹樣的愛操心。”
我接過手機仔細壹看,屏幕上全是Solo壹個小時前發來的信息。
SOLO:Jay,妳到學院門口等Guitar了嗎?
JAY:已經在等了少爺,妳不應該在考試嗎?
SOLO:反正是實踐課考試,還沒輪到我,我在偷偷玩手機呢。
JAY:少爺妳這…
SOLO:叫司機慢點開,到了跟我說壹聲。
JAY:妳為什麽不自己問他呢?
SOLO:我擔心Guitar還在考試。
JAY:我會轉告他的。
SOLO:嗯。
SOLO:替我好好照顧Guitar啊~
JAY:好的,少爺。
剩下的信息就是Jay匯報我已經上車,但Solo還沒有查看,估計在考試中。不過壹般正常人在等候考試的過程中不應該很緊張嗎?而且還是綜合實踐考試,狗子竟敢悄悄玩手機真是欠揍。
“少爺為妳簡直操碎了心…事無巨細。起初我以為他做了什麽錯事讓妳感到不滿,還想著請妳理解壹下,少爺以前從不會主動照顧別人。”Jay拿回手機,比剛才笑得更放縱,“但看上去好像是我多慮了…因為從上車開始妳的擔心明顯不亞於少爺。”
我笑了笑,的確就像Jay說的那樣Solo對我的關心無微不至。雖然我早已習慣承擔起照顧別人的角色,但這次這樣因為我倆要分別很長壹段時間而對Solo無比牽掛還是第壹次。要換做是Solo出遠門,我對他的擔心可能比這還誇張。
“我當然會擔心啊。”我抿嘴笑,握緊手機,不想錯過別人打來的電話。
“擔心少爺嗎?”
“是的…擔心他這個不會照顧自己的人。”
“也是…少爺的確不懂如何照顧自己。”Jay點頭表示同意。
“如果不是我阻止他,他本打算屯壹堆速凍食品,天天吃那個過活。吶~我現在還在給Kao發信息麻煩他幫忙監督壹下Solo,還好Kao非常樂意,說是能解決每天的餐食問題也挺好…”壹想到這個小屁孩,我和Jay幾乎同時笑出了聲。當我讓這小屁孩幫忙照顧Solo時,他不假思索地答應了,看來之後每壹頓還是得打電話去確認壹下比較保險,這看起來就像是頑皮的小孩不往家裏打電話而被媽媽克扣了點心。
“好在少爺還有Kao這個朋友。”
就是啊…要是沒有Kao,也不知道Solo會怎麽樣。
雖然是調皮搗蛋了壹點,但也還是壹個值得信賴的人…吧。
飛了大概壹個小時,我和Jay就到了清邁。剛下飛機都還不怎麽冷,但才站了壹兒我就冷得要加衣服,完全不敢想要是Solo不帶我去買厚衣服,只帶自己的那些薄T恤我該怎麽辦。
Jay站在我旁邊按手機,壹開始應該是在跟Solo匯報情況,直到壹通電話打進來他立馬掛斷電話關掉手機。
“之後少爺會直接跟妳聯系。”他笑著說抱歉。
“好的。”
Jay之所以關掉手機,大概是因為不想跟Solo父親聯系。之前Solo也跟我說過,Jay和我壹起出來目的是想放松壹下,會關手機不接他父親的電話…雖然我還有點替他擔心,但也無能為力,只能相信Jay應該早就考慮清楚了。
我按照“國王三兄弟”給我的路線前往醫院,他們答應說考完試會來找我,雖然Jagraphat已經畢業了,但也等著和他們壹起過來。因為Hongdae說Jagraphat沒痊愈,還需要休養壹段時間。
“妳上去找妳母親吧,我買了SIM卡再跟妳聯系。”
“好的,希望妳玩得開心!”
我倆在醫院門口分別。在飛機上時跟他說好了我應該會壹直陪在大媽媽身邊不去其他地方,所以我們在此分開,他去遊玩,而我就呆在醫院。Solo也沒多說什麽,只是強調如果我要去醫院以外的地方必須等他到了才能去。
站在大媽媽的VIP單人病房前,對“國王三兄弟”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感謝他們打理好了醫院的壹切。他們說曾說把大媽媽當母親壹樣看待,真的非常感激他們,剛好大媽媽能住得比較好壹點…如果只靠我自己根本支付不起那麽昂貴的費用。
“不進去嗎?”
我循聲轉過去,看見壹個護士洋溢著笑容站在壹旁,手裏還端著醫院的餐盤。
“現在是用餐時間嗎?”
“是的…每天這個時間婆婆胃口最好,如果過了這個時候就吃不下了。”
我努力不去看護士同情的表情幫她開門。屋內寬敞幹凈,我把行李放在沙發上後走到大媽媽床前。
這病床上躺著我生命中最為重要的壹個人,大媽媽比四年前老了太多,曾經紅光滿面,如今面目憔悴、皺紋滿布,身材也更加瘦弱,昔日的縷縷青絲已全部變白,看上去非常消瘦、滄桑,令我十分心痛。
“壹會兒就醒了…這個年紀的老人家不宜叫醒她,應該盡可能地讓他睡到自然醒,但往常這個時候他老人家也差不多該醒了。”護士微笑著解釋道,“妳應該是老人家的孩子吧?”
“是的…”雖然不是親生的,但幾乎可以說是勝過親生的。
“簡直壹模壹樣…”護士放下餐盤,轉過來繼續說道,“微笑緩和氣質…溫柔但又堅強。”
“這樣嗎?”我微笑,用手指輕輕觸碰大媽媽幹瘦的手掌。
“想要親自餵老人家吃飯嗎?”
“好的…壹會兒我來餵她。”
“那我壹會兒晚點再來收餐盤,這是藥,飯後吃。”
“非常感謝。”
護士走後,我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慢慢用雙手輕捧媽媽的手,這雙手不再細膩光滑,十分粗糙,這是多年來辛勤勞作的結果,但這仍是記憶中那雙呵護我保護我的手。
‘如果Gui妳生另壹個弟弟的氣,那當弟弟們吵架時誰來勸阻,妳想看到弟弟哭鬧的樣子嗎?’
‘Gui妳是大哥哥,大哥哥就應該照顧好弟弟妹妹,媽媽希望妳成為壹個堅強的男子漢,要學會忍耐,妳不想成為弟弟妹妹心中的英雄嗎?’
每次我生弟弟妹妹的氣,對他們訓斥怒吼嚇得他們直哭,大媽媽永遠都是耐心地教導我,從不會用木棍打我,她教會我堅強、容忍。
“Gui…”
“大媽媽!”我激動地起身,大媽媽溫柔地看著我。
我現在突然明白,不管大媽媽表面發生了多大的變化,但有壹點從未隨時光流逝而變過。
那便是她溫柔的目光以及慈祥的笑容…
我把病床調高壹些方便大媽媽坐起來壹點點…我觀察到大媽媽除了溫柔的目光和慈祥的笑容隨著我動了動,身體上卻沒有任何的動作。
“妳…過得還好嗎?”
大媽媽的聲音很微弱,我要起身靠近她才能聽清她在講什麽,既不想錯過她說的每句話,也不想讓她重復說,因為說每壹個字都耗費了她很大的力氣。
“壹切都挺好。”我捧起大媽媽的手貼在我臉上,微笑看著她。
“那就好…”
“您先起來吃飯吃藥吧~吃完我有好多話想跟您聊!”我將餐盤放到自己的膝蓋上,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手不要顫抖,為媽媽準備的流食,她比較好吸收,“吃壹點吧。”
餵大媽媽吃完飯,我幫她擦嘴,盡管身體非常虛弱,但她壹直微笑地看著我,才只餵了5口,大媽媽就吃不下了,而且據護士所說這已經是她吃得最多的情況了,最後我只好餵她吃了藥。
“我們…聊聊天吧!”
“好的,媽媽。”我再次握緊她的手,努力露出自然的微笑。
“說吧…”
“您想聽關於我的事情嗎?”我抿嘴微笑,輕撫媽媽的臉和手,學著像狗子那樣溫柔地看向大媽媽。媽媽沒有回答,依舊溫柔地看著我,就像是在回答,‘是的。’
“才進入大學時日子還挺苦的,好在房東阿姨人很好心,讓我先欠著房租,大壹壹年我打了很多份工,在咖啡廳工作、在餐廳做洗碗工、送外賣、還會接壹些給學生打掃宿舍的工作,有壹次我正在別人宿舍通廁所,差點被逮到,還好我跑得快逃走了。”
媽媽雖然沒笑出聲,但也送來嘲笑的目光…她可能力氣不夠,但這已經足以讓我開懷大笑。
“我還被評選為校之月(選美大賽)冠軍,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學長他們看中我什麽,表演才藝時唱歌跑調,但最後還是莫名其妙的當選了。”回想起當時的場景,忍不住哈哈大笑,大媽媽還是像剛才那樣看著我,“我就這樣慢慢存錢,幸運的是我有獎學金,不用擔心學費的事,之後這兩年只打了壹份工,收入也還不錯,因為是在直系大四學長的店裏打工。我想著等我大四錢存得差不多了,就來回去找您,帶您去吃美食,帶您去您想去的地方玩…”
“等您身體好起來我們壹起去,我也想聽聽您在山裏的生活…”當看到大媽媽的笑容逐漸消失,我不禁閉上眼,媽媽體貼的眼神讓我感到心碎。
“Gui…”
“媽媽,我在,您說。”我重新睜開雙眼,把大媽媽的手握的更緊,努力擠出看似正常的微笑。
“繼續…說。”
“您想聽些什麽呢?”
“幸…”媽媽的聲音很微弱,斷斷續續的,幾次見她想要努力開口說話,但又發不出聲…盡管很揪心但也只能保持微笑,“福…”
幸福…
有壹個人的樣子突然清晰地浮現在我空白的大腦裏。
“大四開學的時候我邂逅了壹個人,他進店裏買咖啡,但自打我推薦他換成溫牛奶,他便改換喝溫牛奶,還說如果每天不喝我給的溫牛奶就睡不著覺…他是大壹的學弟,個子很高,平常總是面無表情,還特別喜歡睡覺,但每當和我在壹起就像壹只軟萌的哈士奇…”想起軟萌可愛的狗子我便忍不住開心地笑,“他叫Solo,音樂學院大壹的學生…”
“再過五天他會來這找我,我想讓他來看看您。”
“…男朋友。”
“是的…我倆是戀人。”我笑著輕撫大媽媽的手,“但他的父親不同意我倆在壹起,他是富家子弟,是他們家族唯壹的孩子。”
“不…”
不要妥協…
“我不會妥協的。”我大概能猜到大媽媽想說什麽,便替她說了這些話,“我和他是真心相愛,我倆必須得壹起共度難關,如果他不松開我的手,我也永遠不會離他而去,就像您曾經教我的那樣。”
‘不要為自己的無能找借口。’
“如果我無能怎麽配做您的孩子。”我起身把大媽媽的床下調了壹些,媽媽淺淺地微笑著,我能從她眼中看出她的自豪。
“電…話。”
“電話怎麽了?”
“想打電話…”
“您想跟Solo通電話嗎?等他來也行呢,只有五天而已。”
“來不及…”
“媽媽您今天先休息,明天我們再給Solo打電話吧。”我打斷了大媽媽的話,給她蓋好被子。
我了解大媽媽…從她的眼神和逐漸消失的笑容,我能明白她只言片語中所想表達的意思。
我還沒準備好…不管怎麽樣現在還不是時候。
嗡嗡嗡嗡嗡嗡
電話響起,我的視線從剛睡著的媽媽那兒挪開,手機屏幕上顯現的名字讓我揚起了嘴角。
“餵!”
[Guiar,打開視頻。]
戴上耳機,打開了視頻,他那邊鏡頭晃了壹下也很快就接通了,應該是他剛找好放手機的角度,看上去應該是手機放在床頭,而他則趴在床上撐著下巴和我聊天。
[這是我第壹次開視頻!]
“我也是呢!”如果不是Solo幫我開了網絡,我倆應該不會這樣聊天,只是他不要我的錢,我都有沖動直接把錢塞進他錢包了,還好最後還是壹人付壹半。
[母親大人呢?]
“睡了。”趁著給Solo看媽媽的機會,我背著鏡頭收起了自己的苦笑,深吸壹口氣,努力在鏡頭面前展現出爽朗的笑容,把手機像剛才那樣支在沙發上。
[困了嗎?]
“還不困,妳回家好壹會兒了嗎?”
[才到,帶Kao去吃了自助火鍋…簡直比豬還能吃。]
“就是要這樣。”Solo說完最後壹句話,逗得我咯吱咯吱地笑。
[真心笑壹個唄。]
“真心?”
[妳以為我看不出妳是在強顏歡笑?]Solo用枕頭托住下巴,故作生氣地看著我。
“真的是什麽都逃不過妳的火眼金睛,對不起啦~”我特意拖長音調想要討好Solo,最後狗子還是微微揚起嘴角笑了笑。
[還得感謝死Kao,是他的事才讓妳笑得這麽開心。]
“如果要感謝,那妳明天可能又要請他吃泰式烤肉了…”
[他壹天叨叨著想吃旋轉壽司…]Solo做了個鬼臉,壹副已經看清未來的樣子。
“好極了,這樣我才確定妳每天都有在認真吃飯,不過旋轉壽司也太燒錢了吧…”猜到另壹個人會怎麽回答後我又把想說的話咽了回去,但已經來不及了…
[我有錢。]
“這句話已經說了第三遍了…”笑得我肚子痛,好笑的不是他說的話,而是他說話時那壹本正經的神情,好像對自己說這句話時有多討嫌渾然不知。
[本來就是啊,而且…]
“什麽?”
[每次我說這句話的時候…都會逗得妳哈哈大笑。]
哈..
好像真是這樣誒。
我現在也真的是發自內心地覺得好笑。
“謝謝妳。”
[小事…母親大人怎麽樣了?]
“就…很虛弱,幾乎動不了了,這才好不容易剛睡著。”
[Guitar…]
“怎麽了?”我微笑看著Solo想告訴他我沒事,他也只是擔心地看著我,但也沒再問什麽,“媽媽想跟妳聊聊天。”
[母親大人認識我嗎?]Solo睜大眼睛,像小孩壹樣變得很緊張。
“我跟她提起了妳。”
[有沒有跟她說我是高富帥。]說完便得意地笑了。
“誰會這樣子說啊!”我再次撲哧笑出了聲,見他滿意的笑容又瞬間明白,他說那句不要臉的話是想逗我開心,“明天有考試嗎?”
[沒有考試…但要排練,然後要聽從妳的安排請Kao吃飯。]狗子皺這壹張臉十分可愛,看得我超級想摸他的狗頭,只可惜我倆現在相隔那麽遠。
“挺好的,反正妳那麽有錢。”我逗趣道。他不僅不卑不亢,還笑臉相迎,“明天等大媽媽醒來,到時候我聯系妳。”
[其實等過幾天我去看望她也可以。]
“…”當聽到他的回答跟我之前答復大媽媽的壹模壹樣時,我不知道怎麽回復是好。
[要不先跟她視頻壹下吧,他老人家應該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未來兒婿狗子的樣子。]Solo好像明白我突然沈默的原因,厚顏無恥地說出這種話。
“未來兒婿狗子是什麽意思?”
[妳是母狗子,那我就是公狗子呀!]
“我才不是什麽狗子。”我小聲反駁道。
[必須是…至於兒婿就是書面意思上的兒婿。]
“什麽時候妳成兒婿了。”
[現在還不是…但明天應該就成了。]眼前這個人簡直迷之自信。
“誰給妳的自信。”我兇巴巴道,但實則早已開懷大笑。
[妳就等著看吧。]
“好吧…我等著呢。”
我們看著彼此,聊著壹些生活中瑣碎的小事,Solo炫耀著這次期末考試對他來說超級簡單,Kao吃自助火鍋吃太多引來服務員的鄙視,我晚上在醫院吃飯的情景,聽得狗子直癟嘴。我倆分別才不到壹天就有講不完的話、聊不完的天,樂此不疲,這讓我覺得有他在真的太美好了。
電話那頭的狗子聊著聊著就睡著了,好想撫摸他的臉,但能做的只有摸壹摸屏幕,這遙遠的距離讓我備受折磨,不過就這樣隔著屏幕看看他也讓我的疲憊和傷心消散了許多。
我蜷縮在沙發上,看著屏幕中另壹個熟睡的人,只希望這樣小小的幸福能幫助我盡快振作起來。
‘孩子,妳壹定要堅強呀!’
大媽媽~什麽時候我才能變得柔弱壹些呢?

腐文網的小編分享的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28章就到這裏啦,有錢人的戀愛,總是百看不厭,如果是沒錢的話,好像會更多苦惱的地方吧!總之壹句話,甜甜蜜蜜的戀愛的味道,真的好極了!

上一篇: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7篇-我都會奔向妳擁抱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