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小說,泰腐小說,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37篇-我會保護妳的

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2篇不想被妳說

腐文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新的小說篇章,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37篇,該不會jay要離開老爺了吧?因為那個Linda,不知道作者幾時可以出jay跟老爺的篇章,好像這個劇情的故事還是很吸引人的!

人們到山上的時候,總是會提議去看日出或日落,我也和大多數人壹樣,想親眼壹睹這樣的風光。但因為我不是沖著這樣的目的上山的,所以我把這件事忘記得壹幹二凈了。在山上的這幾天有那麽多機會,我都沒有付諸行動。工作纏身的城市人,要是壹有機會肯定會去體會這樣的美麗,但是等到我想起來的時候,恐怕已經來不及了,我身邊的人挎著我的手。
現在我和Solo站在我們和村民們第壹次見面的地方,肩上挎著包,正準備出發。
“也就浪費壹點時間而已,沒關系的。”
“但是…”
“太陽出來了。”Solo提醒我,他看向太陽升起的天際。
我恍惚地看著這幅從未見過的景象,才知道有多麽美,連害怕被孩子們碰見的想法也煙消雲散了,不知道我們站著看日出看了多久,直到身邊的人伸手戳了戳我,我才反應過來,他對我點點頭。
是時候要走了。
我最後壹次看了看我們剛剛走上來的路,只是回想起短短的這幾天裏和這裏結下的故事,我的心就覺得暖暖的。但現在我能做的也只是祈禱這裏的人能幸福安康,過上更好的日子。
我也要回到我的生活軌道去了。
‘Gui’
這聲音…
我轉過頭,覺得自己應該沒有聽錯,那個清晰烙印在記憶裏的聲音,我是絕對不可能會記不住的。我們剛剛離開的地方站滿了村民和孩子們,他們沒有跟我想象中的那樣哭泣,反而幸福地微笑著,Moon弟弟也壹樣。
“老師,壹路順風!”孩子們壹起大喊起來,我露出燦爛的笑容,馬上揮手回應。
“Guitar…”Solo輕輕地在我耳邊說道,“看那裏。”
我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最顯眼的東西是壹棵孤獨地站立著的大樹,而且那裏…有壹個穿著白衣服的老奶奶。
是發出那個熟悉的聲音的人,我轉回去…
“她來為妳祝福。”
Solo話音剛落,我立馬倒坐在地上,感覺到眼圈漸漸溫熱了起來,就在下壹秒,淚水就無聲無息地滑落了下來,我也沒有想過要忍著,因為這不是難過的淚水,而是幸福的淚水,我向她微笑,合著手,低下頭,也不在意臟不臟,就往地上拜下。
謝謝大媽媽…感謝這麽有意義的回憶和壹切。
“Guitar…”Solo扶我站起來,任由我看著人影已消失、只剩下壹棵空蕩蕩的大樹的畫面,什麽也沒有說。
“謝謝。”我轉過身走向他,擡起頭閉上眼睛讓他為我擦去眼淚。
“眼睛都紅了。”
“我只哭了壹點而已。”
“都說是哭了,不許哭。”狗子面露不悅。
“高興也不能哭嗎?”
“不行…”說話的人頓了壹下,皺起眉頭,好像正在思考些什麽,“行吧,也行…但是必須要告訴自己,是為了什麽而哭。”
我含笑望著這個愛操心的人,想笑卻又怕惹他生氣,最後只好點頭答應。
“好吧。”
狗子滿意地點點頭,他回過頭,再次看了看村民,才轉回來抓住我的手。
“準備好了嗎?”
“為了什麽做準備好呢?”我輕輕地笑了笑,心情釋然地背過身。
“大概是各種各樣的困難吧。”
“沒準備好行嗎?”
“不行。”
這樣還不如不問。
回到曼谷的那壹瞬間,消失了好幾天的沈重感好像又回來了,幾乎要淡忘掉的各種壓力也讓我很是難受,而且越是…“沒事的。”Solo拍了拍我的手臂,讓我繼續走下去,雖然他說著沒事,但是他的表情看起來壹點也不比我輕松。
我們走到機場外面,剛開始我以為要坐的士回去,但是看到擋在門口的那張熟悉的面孔,Solo馬上停止了腳步,我因此也馬上知道…可能不用打的了。
“少爺。”
他們是Solo母親曾經派去山上找我們的人,只不過這壹次只來了兩個人。
“Jay去哪裏了?”Solo用冷冷的語氣問道,將我們的包遞給他們拿著。
“Jay先生正在處理工作上的事。”
“妳們恐怕不只是為了來接我那麽簡單吧。”
“老爺吩咐讓少爺去見他。”
聽到他們的回答以後,Solo嘆了壹口氣,看起來很不耐煩。
“我父親在哪裏?”
“現在他在少爺的公寓休息。”
Solo憂慮地看向我,但更多的是擔心,我朝他微笑,示意我沒事。
壹路上,Solo都非常安靜,但在我眼裏,他看起來比我還要緊張、擔憂,所以才會紋絲不動,好像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在想什麽壹樣。
我湊近他,整個人靠在他身上,在別人眼裏,我們看起來只是挨著坐在壹起,但Solo知道我全身的力量都靠在了他身上。
“讓我靠靠吧。”我在這個嘴扁起來的人耳旁說道。他懵了壹會兒,才咧開嘴笑了起來,把手搭在我的手上,將自己也壓到我身上。
“妳緊張嗎?”
我微笑著搖搖頭,剛開始的時候也有點擔心,但現在…“Solo都替我緊張完了。”我輕輕地笑了笑,翻過手將他的手反握住。
“我會保護妳的。”Solo堅定的眼神告訴我,他壹定會說到做到,我的心立刻暖了起來,但是…“不需要啦。”我搖搖頭,溫柔地註視著那個眉頭緊鎖的人,“這次輪到我保護妳了”
這次,那個應該受到保護的人…是他才對。
“保護的事,我來負責就好,但說到怎麽讓妳的父親接受…我們就壹起同心協力吧。”
他的事,我也應該出壹份力…就和他在大媽媽的事情上給了我很多幫助壹樣,那不是我憑壹人之力就能做到的事…我們要互相幫助。
Solo點點頭,笑得比原來更燦爛了,我被他的笑感染到,也跟著笑了起來。
“好的。”
看到熟悉的道路,我知道我們快要到公寓了。我轉向窗外,目光遊離地看著過往的車輛,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覺得路上的車比平時要少,實際上我們也很快就回到了公寓。
“老爺說,讓少爺回來以後就馬上去房間找他。”
“嗯。”Solo點頭,將包拿過。開車的大哥謙卑地向他彎了彎腰,才和另外壹個大哥向別的方向走去。
我和Solo走到上面,看見我們房間對面的壹間房前站了壹堆人,便不難猜出那就是他父親所在的房間。而且Solo說過,這壹層還沒有開售,這就讓我更確定對面住著的是他父親。
“少爺!”Jay的聲音從那堆人中傳出來,他高興地走向我們,但看起來卻有點不自然,現在Jay像平常壹樣穿回了西裝,分別幾天,現在再見到Jay也覺得有點陌生了。
“Gui妳好。”
“Jay妳好。”我擔憂地看著Jay,他可能也察覺到了我的緊張,對我微笑表示安慰。
“Guitar就拜托妳了,”Solo輕輕地碰了碰我的臉,轉過身向Jay交代好事情、把包遞給他後就走進了對面的房間。
“不用擔心,現在他們可能只是在聊工作上的事。”Jay微笑著說。
“那老爺知道…”
“等壹下進房再聊吧,我也有事要告訴妳。”Jay警惕地瞥了壹眼對門前面的人,我才反應過來他們可能在聽我們講話。
進了Solo的房間以後,我們就坐在房間中央的沙發上,Jay沒有像平時來這裏那樣脫下西裝外套,他看起來有點拘謹而且絲毫不敢松懈,如果不是因為他等壹下還有工作,那可能就是因為在對房的那個人了。
“妳沒事兒了是嗎?”Jay開始打開話匣子。
“沒事兒了。”
我真的很想說,現在妳才是那個更令人擔心的人。
“剛才在外面Gui想問的是什麽事…老爺知道妳和少爺的事了,再說白壹點就是老爺知道更多的是關於少爺的事。”
“那老爺…”
“沒有人知道老爺的想法。”Jay搖了搖頭,看起來憂喜參半,連我也覺得難受起來,“老爺和少爺無論是在相貌還是性格方面都很像,只不過老爺沒有少爺和妳在壹起時才呈現出來的愛鬧小脾氣的壹面。”
“那有點難辦了。”
如果性格是和沒有我在身旁時的Solo壹樣…也不難理解為什麽沒有人能知道老爺的心思了。
“兩個人差不多的…之前老爺更像是少爺,但是出來工作以後…接受到各種各樣的壓力,他也就不得不穩重起來了。”Jay低下頭,好像在回避我的眼神壹樣。
“那Jay有什麽事要告訴我?”我馬上轉移話題,因為不想讓他比現在更難過,而且我的話也很奏效,Jay擡起頭,眼睛馬上有了神采。
“您是不是要去普吉實習?”
“是啊…下個星期就要去了。”
“您要去的公司是不是RK公司?”
“妳怎麽知道?”我疑惑地問道,我記得我沒有跟他或Solo提過這件事,那他是怎麽知道的,“難道是…”
“RK是老爺的公司。”
“哦…怪不得您看起來那麽緊張。”我輕輕地笑了笑,微笑地看著Jay壹臉茫然的樣子。
“Gui…壹點感覺也沒有嗎?”
“我應該要有什麽樣的感覺,害怕、擔憂、緊張…如果您指的是這些感覺,我肯定早就有了。”我將桌子上印有小狗花紋的杯子拿起來把玩,看起來在去清邁之前,狗子就把這個杯子拿出來用了,而且還不肯收起來。“我只是下定決心了而已,所以,無論我有多少那樣的感覺,我也會壹如既往地堅持我說過的話,所以這次我又何必要這麽焦慮呢?”
“但是…”
“如果老爺真的想對我做些什麽,無論我換去哪裏實習,我也不可能躲過老爺的手掌心,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慢慢地撫摸著杯子上帶著藍色項圈的小狗花紋,看到它,我就想起了那個可能正在對房焦躁不安的人。“我不想讓So想太多。”
因為如果我太焦慮…這次恐怕就沒有能夠冷靜下來的人了,而且接下來的情況肯定比以前經歷的都要糟糕。
“我覺得像老爺那種級別的人肯定不會這麽陰險地在工作上面耍手段,不知道Jay認為怎麽樣呢?”
Solo說過,他的父親18歲的時候就有了他,也就意味著現在老爺的年紀還不是很大,但是他能夠照料這麽大的生意也不是易事,而且我認為,他這種層次的人…再加上性格又和Solo相似,是不可能會用這麽下三濫的手段的。
“說的也是…”Jay溫柔地笑了笑,“老爺不是那種人。”
“我不確定老爺想得到些什麽,但是如果那是證明我始終和So站在統壹戰線上的方法…我也壹定會做。”我將杯子放回桌子上,看著沈默的Jay,“那妳…不打算做些什麽嗎?”
如果有別的人站在這裏,他肯定會譴責我欺負Jay,因為現在他臉色蒼白,頓在那裏,好像被抓住什麽把柄壹樣。
“我…”
砰!
門被用力地關上了,不難猜出誰即將要進來這個房間,遠遠就能看見Solo掛著壹張黑臉走過來,進門以後馬上縮在我的旁邊,眉頭緊鎖,顯得很焦躁。
“So,有什麽事嗎?”
“就只有工作上的事,他可能是不打算讓我在周末休息了,這都…”Solo抱怨個不停,中心內容就是每周他都得出差商談,而且他這樣抱怨是因為他害怕沒有時間飛去普吉找我。
“我們打電話也可以啊。” 我努力地找解決辦法,但是反而被他用充滿殺氣的眼光盯住了。
“只是不能見面兩三天就不知道成什麽樣子了!”
那要人家怎麽辦嘛…
“少爺,不要太任性了。”Jay提醒Solo,看到狗子壹下子慫起來的樣子我偷偷地笑了。
“Emmm…如果我壹有空就馬上去找妳,大概兩三周壹次吧。”
“好。”
雖然這只狗子表現得好像很不滿意,但他還是很好說話的。
“少爺…老爺有沒有提到Gui的事情?”Jay的問題頓時讓大家的臉色緊張起來,我也看向Solo,等待他的回答。
“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為什麽父親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以外就沒有提到別的事了,還是說他在等我們死心?”
說得自己的父親好像是什麽壞人壹樣。
“我也不知道,老爺本來就沒有說過什麽。”Jay抿著嘴,看起來比我和Solo還要緊張。
叩 叩
我們壹下子安靜下來,面面相覷,最後還是Jay走向了門口。
我看到Jay壹動不動的樣子,心壹下子降到冰點,忍不住站起來走向他那邊。
“Jay。”我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轉過身,神色驚訝,將我推回屋內。
“Gui妳先進去。”
“我讓妳退後!”不遠處傳來了壹個刺耳而陌生的聲音,Jay整個人軟了下來,我馬上上前扶著他。
房門附近站著壹個女人,看起來應該是泰國人,年齡與我相仿,有著壹頭棕色的順發,臉上畫著精致的妝容,很是漂亮,看起來也應該是個好人…只不過前提是不算上她剛剛用力推Jay的事。
“So弟弟…”
呃呵…這叫Solo的聲音可真甜。
我只能搖搖頭,沒想到在現實生活中還真能碰著這樣的人。雖然還沒有跟她說過話,但也能猜出她是個怎樣的人,我覺得她肯定不了解Solo的性格,要是她知道,她壹定不會這麽做。
“老爺讓我來找妳”,她作狀要挽住Solo的手臂,但卻被Jay拉開了。
“Linda小姐,請在外面等吧。”
“妳有什麽權利指使我做事!”Linda小姐怒吼道,壹把將手從Jay那裏收回來,而且還打算繼續找麻煩,但是…“我叫Solo。”那個壹直沈默的人開口了,冷冷的聲音清晰而響亮,“麻煩妳叫對來。”
“但是我聽老爺是這麽叫妳的,就連…仆人也在背後這樣叫妳呢。”她看向Jay,露出壹副害怕的樣子,她恐怕還沒看到Solo的眼神已經鋒利到什麽程度了。
“So是給親密的人叫的,至於妳這種人,讓妳叫我Solo就已經夠惡心了。”Solo毫不留情面地說道,而對方的臉也刷的壹下白了。
“弟…弟弟…”
“我覺得父親應該會找個比妳更好的人,還是說妳背著他的時候才會露出這樣的面目,等到他不在了,就來找他的兒子來代替,還直接找上房來了呢。看到Jay就大吵大鬧,也恐怕是因為怕他壞了妳的事吧。”
“少爺…”Jay正準備去阻止,但這次我挽住了他的手,他疑惑地看向我,而我也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
從她的所作所為看來,接受這樣的譴責也是罪有應得。
“父親壹開始就告訴我要在什麽時候去外面,妳不要告訴我說妳不知道我剛剛才和他碰過面,妳也在那間房裏,難道不是嗎?”Solo流露出不滿,雖然神情沒有太大變化,但看起來還是比平時可怕得多,“Jay已經得到我的允許,他無論是當面還是在背後叫我為So都可以,不要來幹涉我的私事…”
看到Linda臉色蒼白、壹動都不敢動的樣子,Solo皺了皺眉頭,他走出門外,揮手示意站在門外的保鏢進來。
“把她趕得遠遠的…而且不要再讓任何壹個女人過來打擾我的房間。”
“是的少爺。”保鏢收到吩咐以後便將駐著不動的Linda拉到外面去。
等到壹切事情都恢復平常以後,我們坐回到沙發上。我只能靜靜地坐著,看著這沈默、壓抑的場面,放任Solo用壓迫的目光註視著Jay。
“為什麽要讓著她?”Solo用不滿的聲音打開了對話。“Jay,平時妳從來不會這樣忍氣吞聲。”
“少爺也知道Linda小姐是老爺的人。”
“妳也是父親的人啊。”
“意義不壹樣。”
“什麽意思?”
“少爺,我讓著Linda小姐是因為老爺賦予了她這樣的地位,老爺總是帶著她出入不同的場合,這就是最好的回答了。”Jay低下頭,笑了笑,“至於我,只是秘書…而且再過不久,我就什麽也不是了。”
“說得好像是要離開去哪裏壹樣。”Solo皺了皺眉,但是他的眼神裏透露出壹絲驚訝。
“沒有什麽,那老爺跟少爺約好了去外面是嗎?趕緊去吧。”Jay轉移話題,看起來沒有什麽異常,但轉看Solo這邊就知道他對Jay的回答不太滿意,但他可能也不想把Jay逼得太緊,最後只好點點頭。
“父親讓妳也跟我壹起去。”
“是的。”
“Guitar想吃點什麽?我去買回來。”Solo又變回了愛撒嬌的狗子,依偎在我的身邊,眨巴眨巴眼睛等待我的回答。
心情轉換得可真快,剛剛還看起來蔫蔫的。
“等壹下我自己做就好,Solo和Jay在外面吃吧。”
“等下我回來和妳壹起吃。”狗子撒嬌道。
“不行,現在都晚上了,在外面找點吃的吧,如果回來了還沒吃飯,我就生氣啦!”我故意裝出兇巴巴的樣子,狗子雖然不願意,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會快點回來的。”
“好。”
Solo露出壹副不情願離開的樣子,我只能看向Jay,他也會意地看向我,幫忙將耍性子不肯見父親的狗子拖了出去。
壹會兒像個任性的孩子,壹會兒又像個殘酷的成年人,真是有多重人格。
只剩下我壹個人了,我也覺得空蕩蕩的。可能是因為這幾天我們都壹直黏在壹起吧,而且又在這麽大的房間裏,覺得孤單也不是什麽怪事…吧。
我趁著空暇做了晚餐,而且以防萬壹還把狗子和Jay的份也做了,如果肚子又餓了也有吃的。
叩 叩
我將剛做好的飯菜放在桌子上,自覺地看向了房門,敲門聲沒有再響起,但我覺得敲門的人應該還在。
看了壹眼後,我認出那是開車送我和Solo來這裏的人。我打開門,禮貌性地對他笑了笑。
“請問有什麽事嗎?”
“有壹個人想見妳。”他只說了這麽壹句就不再說話了,我還沒來得及問些什麽,他就先退走了…而這也讓我看見了站在後面的人。
簡直是和Solo壹個模子印出來的壹樣,不同之處在於這個人看起來更成熟穩重。
我伸出手行合十禮,揚起嘴角,露出面對Solo時才會流露出的笑容。因為看到這個人就像看到了長大版的狗子壹樣。
“您好…老爺。”

腐文網的小編分享的同名泰劇《妳是我的氧氣》原著中文版小說第37章就到這裏啦,小說,劇裏的有錢人好像都是這個操作的,不過,我也想變有錢人啊!

上一篇:泰劇小說,泰腐小說,妳是我的氧氣,學長壹見鐘情學弟第36篇-妳就是我的壹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