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5章-那妳不和我一起去嗎?

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5章-那妳不和我一起去嗎?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5章,小說裏的年齡差很不錯,寵溺的隊長很好磕,劇裏好像沒有特別交代這個年齡差。

Phupha依然壹面沒啥表情往回走,只是還是忍住沒說禁止Tian到處走的話,因為不論如何,這個村莊居住的是那種依然遵守古老傳統的阿卡族。
在通往村莊的小路上有壹種叫做“LoKong”的拱門,壹般是用硬木或竹子制成,門的頂部掛著長長的木梁,而且還會使用陀螺、鳥等雕像裝飾著。在沒有得到許可的情況下,陌生人絕對不能進入這個村莊。其實按照傳統,Tian必須在外面等到村裏的村民出來看或者有村裏的人出來接他,他才會被接納作為部落的壹員從而進入村莊。
但他是昨晚到達的,而且還是從村子後面進入的,這要是在其他嚴格遵守古老傳統的村莊的話,Tian絕對要在森林裏過個夜。
幸運的是,Phapandao村思想算得上是開放的,而且還願意接受外界的文化,所以他們還打算今晚為新的誌願老師舉行壹個接風儀式。
從瀑布回去的路上,Beanglay村長主動過來送Tian到宿舍,同行時村長告訴Tian,Phupha大清早就讓村裏的人幫忙挑好水了,還幫忙準備了飯菜,但不知道為什麽卻要帶老師去村裏人常用來洗衣服的瀑布那兒。
Tian聽了這話之後連氣都不知道該如何氣起,因為之前他就已經被那家夥戲弄了。他咬牙切齒地化身大陰陽師“他可能想讓我出去鍛煉體力吧。”
“…..還有就是,我真的特別驚訝連長這樣的人居然會親自照顧老師的生活,話說Tian老師是不是以前就認識Phupha連長了?”
當Tian聽到村長的問題,卻壹直沈默著,盡管他本人不認識,但是他的心臟確實認識這人的,他只得搖搖頭表示否定。當他們走到木屋門前時,Tian向這位和善的長輩表示感謝,因為在今晚的接風宴開始之前,自己可以先吃這位長輩給蒸好的熱糯米和鹹肉充餓。
想著自己反正不出去,幹脆好好看看自己的宿舍周圍,他先在小屋後面繞了壹圈,接著用懷疑的眼神打開陶罐上的蓋子,當他看到那裏面裝滿的水時,他那張清秀的臉瞬間變得超級臭,雖然隱約感到連長也是個擅長照顧人的人,但是當想起自己被騙到那麽遠的地方去洗澡,還忍不住罵幾句。
“我屮艸芔茻!”他用力將蓋子丟回原處發泄情緒,然後迅速轉身回房間吃藥,不然他那顆心臟應該會被氣炸,讓他瞬間壹點力氣都沒有。
雖說現在他的身體比之前強壯很多,但如果過於勞累的話,仍然還是會出現以前的癥狀。
Tian轉頭看向另壹邊,那是壹個由竹子編成但卻看不到洞的小房間,小小壹間孤零零的在壹邊,後面是壹片稀疏的森林。當他打開竹屋的門時,壹股難聞的氣味瞬間沖出來,接著他的視線中就出現壹個坑,這原來是個廁所。
Tian滿臉嫌棄的迅速關門轉身,心裏想到這個地方似乎比他想的還要艱苦得多,他有點氣餒地擦去額頭上流下的汗水,走回到小木屋的下層。
在竹墊上有壹個木炭爐、壹個大鍋,壹個小鍋、壹個蒸米飯的鍋和壹個木桶,還有壹個他不知道是什麽用途的蓋子。雖說鍋外面因為使用木炭爐的原因,看上去黑糊糊的,但它瞟了壹眼鍋裏面確實很幹凈的樣子,想來是有人已經洗過了。
還是這時候和他說….他可以自己做飯,接著Tian坐在那個竹墊上想起小時候去童子軍營地,他被迫做了壹次小組裏的廚師,事實勝於壹切,不僅米飯沒有煮熟,煎蛋還燒焦了,就連炸雞裏面還是血淋淋的,那次之後就沒有人想要他做飯了。
我可能要餓死了….他垂頭喪氣地這樣壹想,瞬間就想要立刻跑去打包行李下山。
當他再次爬樓梯回到宿舍的時候,卻沒有走進房間,因為微涼的清風伴著溫暖的陽光,讓他不知不覺地就坐在小陽臺上,背倚著柱子腳懸在半空,心裏異常的平靜,他看著那樹尖隨風搖晃著,沒壹會兒就迷迷糊糊地閉上眼睛睡著了,知道他聽見壹個略微熟悉的聲音在大聲喊他“老師….Tian老師….”原來是JaYord啊,他現在只穿著壹件卡其色的T恤,看來他現在是在值班了。
Tian壹臉還沒睡醒的樣子迷迷糊糊地向他打招呼“怎麽了,中士?”
“老師,已經下午五點了。村裏人已經在村大院裏準備好給妳接風了。老師妳快跟我走吧,不然壹會兒趕不上吉時了。”
Tian點點頭伸了伸懶腰,彎腰穿上運動鞋“老實說,不必弄這麽大的儀式也可以。
“這是阿卡族人的傳統。他們對人慷慨大方,我們只要遵循他們的傳統就好了,老師妳別想太多。”當JaYord看到Tian壹臉還沒睡醒的樣子,忍不住露出微笑說道,“老師您這個樣子,看上去更像個孩子了。”
Tian聽到JaYord的話後,羞澀的擡手抓了抓自已淩亂的頭發,大家平常看到的他總是噴著發膠,身上都是些時髦的衣服,但是沒有那些的時候,其實他也只是壹個剛剛度過少年時代的普通人啊。
當他聽見JaYord善意的笑聲時,不知道該用什麽表情面對他,那張白皙的臉頰也因為主人感到害羞而漸漸變紅,他只好趕緊轉移話題。
“我們為什麽不直接進村裏呢?”
JaYord帶著Tian走回到村子的後面,“接風儀式是在村口那邊舉行,所以我得帶妳稍微繞壹段路走過去。”
太陽慢慢沈入地平線,落日的余暉灑在山頂,清風也已帶上陣陣寒意。Tian緊了緊自己的夾克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山裏的溫度下降得很快,他現在覺得還算暖和是因為他在走路,如果他現在就停下腳步,絕對會被冷得打抖。
這位高級中士把他引到了壹個陡峭的斜坡,上面鋪滿了被壓碎的石子,然後手指著前方說“等下老師從這兒走上去,只有壹小段路,大約半公裏妳就會看到村子的大門,那時老師妳就站在門口大喊請允許妳進去。”
“那妳不和我壹起去嗎?”
“我不能去….從現在開始,妳必須自己壹個人去。至於我會從那邊抄近路穿過森林過去和村裏人等我的人匯合,妳壹路上不要去碰任何東西啊。”
他邊說邊轉身抄近道進入雜木叢生的森林中,如果對這個森林不熟悉的話,很可能會迷路。
被丟下獨自壹人的Tian無奈地站在原地撓了撓頭,然後伸手用力拍拍自己的臉給自己打氣。
好吧!都走到這兒了…去就去!
新來的誌願者老師冒著涼風穿過空中的薄霧向前走著,天色漸漸變黑,路的兩邊是高高的灌木叢,那風吹過時壹陣陣,讓他止不住在腦中幻想出壹個又壹個可怕的情景,讓他不得不加快步伐,整個人強忍著下壹秒就向前奔跑的沖動。
在他面前的陡峭山坡盡頭,壹個黑影從天而降,當他走近壹看,才發現那實際上是由堅固的木柱子制成的大門框。頂部有壹根厚厚的橫梁,上面雕刻了劍形、鳥形以及陀螺紋的雕花做裝飾,門柱兩旁有壹對男女的雕像。
Tian透過門框下的黑暗,卻只看到相同的木框架,周圍壹片寂靜,並沒有像之前中士說的那樣有人在等待著。
突然…..他想起曾經看過的壹部關於尊重山地部落信仰,名為“鬼魂和神秘現象”紀錄片,壹想到這兒他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孤寂感外加不斷下降的氣溫讓Tian的下巴都僵住了,他感覺自己開始產生幻覺了,覺得總有鬼怪在嚇自己,每當他準備叫喊時,卻發不出壹點聲音,他緊閉雙眼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最後他用力將指甲戳進自己肉裏,直到那種疼痛讓他發出聲音。
“請….請…請讓我進去。”
安靜得壹批….這真的是來自社會的毒打。
幾秒鐘後,他聽到了那些聽不懂的方言聲嘻嘻索索的在周圍的山谷裏響起。壹會左邊有聲音,壹會又是右邊有聲音,聲音越來越大,直到最後整個山谷中都是那樣的聲音。
完老蛋….這絕對是鬼魂來了!
在Tian被嚇死之前,就聽到壹個熟悉的低沈聲音問道。
“妳就那麽點音量!”
就這壹秒壹種屈辱的感覺打敗了心中的恐懼,終於他最後壹根緊緊繃著的神經斷了..臥槽,這是軍事訓練營嗎?!Phupha妳真是壹點人該做的事都不做!Tian瞬間開口大聲喊道。
“出來接下我。太冷了,這個溫度雞蛋都要變凍蛋了!”
周圍壹下就變得安靜下來,感覺是不是有人在翻譯,接著就聽到路邊黑黝黝的茂密樹林中傳出陣陣笑聲。下壹秒,周圍的都亮起了火炬的光,那些光驅散了他心中的恐懼,也讓他感到絲絲暖意傳過來。
接著只見壹群穿著靛藍色手工編織套裝的土著男子走出來,他們的長袖上用三排五彩線繡有各種各樣的花紋,這些人友好地微笑著出來迎接他。
但Tian完全沒心情打招呼,只是幹笑著飛速沖進村子裏。他看到這群人中有人穿著不同於村民的衣服,仔細看了看後他發現那是Phupha連長和JaYord,還有另外四五名沒見過的士兵。
就在他想要說什麽之前,Beanglay村長和村裏的男孩們把他帶到壹個寬敞的庭院裏,庭院正中間堆著篝火,還有壹群婦女和小孩圍坐著等他,她們也都穿著精致的民族服裝,除了穿著和男人服裝相似的花紋套裙,她們還戴著用絲綢和銀器裝飾的尖頂帽子,只要人壹動就會發出清脆的鈴鐺壹般的聲音。
“ChauMa….”也就是阿卡村精神領袖,他邁步朝Tian走過去。這人滿臉皺紋、表情嚴肅看上去超兇的,Tian嚇得有點喘不上氣。這位老人用壹根看上去很醜的有點彎的拐杖在他臉上畫著圈,同時用強有力卻沙啞的聲音念著壹些咒語。
就在老人念出最後壹個字之時,那有著蟾蜍雕紋的拐杖差點就要擊中了Tian的頭。他嚇得差點昏過去,立刻鎖頭將雙手交叉放在頭頂保護自己,直到有只手掌輕輕地拍了拍他的後背。
“老師,不要害怕,ChauMa只是在做接風儀式而已,放輕松點。“Beanglay村長笑著看著他,Tian那搞笑但卻害怕得要死的動作深深印在他的腦海中。
當聽到村長用自己能聽懂的語言說話時,Tian這才放下那用來防禦的胳膊,ChauMa的杖尖很快就在他額頭劃過,卻壹點痛感都沒有。
Tian慢慢睜開眼睛看看兩邊,老人善意的微笑瞬間映入眼簾,他似乎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麽恐怖。Tian伸手輕輕地撫摸額頭,感到上面有什麽東西黏糊糊的。
“這是紅石灰,ChauMa戳在這裏是為了幫妳抵禦森林中的邪靈。”Beanglay開口解釋了壹遍,讓Tian松了壹口氣。
隨後在壹根奇怪形狀的木制蘆笙還是什麽的樂器帶領下,三孔長笛和長鼓的樂器聲音也響起來。雖說這是新誌願老師的接風儀式,但這也是村裏的那些年輕人搞活動的好機會。
看著他們圍著篝火唱歌跳舞,Tian想起了自己在童子軍營地的時候。後面Beanglay村長帶著這個村裏有地位的大人們來給他束腕,壹般都是用白色的線系在手腕上,但在這邊用的是彩色紗線編織而成的好看的花紋手繩。
Tian局促不安地行合十禮,因為他不習慣接受來自陌生人的善意,而且他們在語言和生活方式都大相徑庭。不過當他看到最後壹個拿著手繩走過來的人,Tian突然懵了。
心裏因為在村門口喊了半天都沒人搭理,有種被戲弄的感覺,Tian撇著嘴對PhuPha說。
“妳這是和誰家女兒結婚了?居然有權利作為村民來給我束腕。”
Phupha那雙有神的眼睛瞟了Tian壹眼,彎腰將紅綢線綁在白皙纖細的手腕說“這裏有很多人家的女兒都想要嫁給我,但是我沒同意。”
聽到這話的Tian氣死了,這狗還真的壹點兒人事都不做,他真想用腳送這人離開地球,“連長,做人要謙虛,小心沒人要….”
Phupha連長話都沒有回他壹句,仿佛他對這種豪無意義的鬥嘴不感興趣似的。他想要把絲線整齊地紮成松散的結方便取下的時候容易點,但也因為這個絲線壹會就松開了,弄了半天都沒弄好,直到Tian手都擡酸了,才受不了地開口說道。
“沒關系,妳綁緊點也可以。”
突然在樂隊聲中響起了壹個不認識的卻低沈柔和的聲音“要系到下輩子了嗎?”
壹個皮膚白皙的大長腿男人走到出旁邊,銀色眼鏡後面那雙狹長的眼睛滿含狡黠地盯著Tian手腕上的絲綢線,然後大聲地說道。
“這是紅線嘛!哎呀呀….Phupha妳這是想要提前和小朋友訂婚嗎?”說完便忍不住笑出聲來。
Phupha迅速將手繩綁好,轉身兇神惡煞地對朋友說道“妳在那放什麽狗屁!給我勞資爬….”
“我才不走,”被兇的人完全沒在怕的,隨即轉身朝Tian笑著說“妳好,Tian弟弟,我叫Wasant,是和這只大熊待在同壹個行動基地的醫生,妳也可以像其他人壹樣叫我Nam醫生。
終於發現不是只有自己壹個人覺得Phupha連長像只熊,Tian立刻就覺得眼前這位軍醫是個還不錯的家夥,也許是因為醫生的性格和Techin相似,不過這位醫生的臉皮就厚多了。
“妳好,Nam醫生。”Tian非常開朗地行了壹個合十禮開口說。
Phupha雙臂交叉放在胸前,看著笑得很燦爛的男孩,心中的情緒卻滿是暴躁,為啥這小鬼和自己在壹起的時候總是皮的想讓人用棍子鞭打他的屁股。想到這,Phupha重重地嘆了口氣催促道。
“走吧,Beanglay大伯和其他人還等著我們吃飯。”Phupha壹邊說壹邊走到庭院邊上的村裏長者們坐著的長床那裏去。
隨後,Beanglay村長讓人再擡些竹床來擴大活動範圍,想要讓除了Phupha連長、Wasant醫生和JaYord之外出席活動的軍官們也能壹塊坐下來。另外兩個是偵察兵或民兵之類的,估計他們是這邊的人,難怪他們和這個村子的人都親密的,也許是因為他們都說同壹種語言吧。
至於在PhaPhrapirun基地常駐多年的Phupha連長,經過這麽長壹段時間,已經被村裏人認為是這個大家庭的壹份子了。因此,村裏的人也會尊稱他為長者,他能給Tian束繩的也就很正常了。
而且剛才JaYord偷偷告訴Tian,由於Phupha連長的緣故,這個村裏的阿卡人才有機會學習泰語,而且可以學到能夠讀寫為止。這樣在阿卡族和城裏人做生意時,就不會像以前那樣容易上當受騙了。
“….四年前,學校剛成立的時,有很多村民來學習。只是那些年輕人壹會了知識就直接去城裏工作去了。搞得連長自己也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做法是對還是錯,很多次他都想把這個項目取消了,只是覺得這些渴望學習的貧苦孩子很可憐。”
“到城裏工作不是很好嗎?他掙的錢越多就過得越舒服啊。”Tian不解地問道。
JaYord轉過身來,臉上是歷經世故的笑容,“如果所有年輕人都出去,留下的只有老人和孩子,它還能稱為是‘村莊’嗎?而且這所學校建立的初心是向偏遠山區的人們提供教育。以便下壹代可以有能力幫助自己的家園發展,而不會被資本家或中間商欺騙,因為至少他們還可以用泰語與人交流。”
“他們也可能很快回來。”Tian給出了壹個稍為樂觀的看法。
“能夠比種地更輕松地賺錢,誰會想要回來?”回復的人不是JaYord,而是在壹個在村子裏有名望的人。“城市裏的燈紅酒綠很美,但也吞噬人心,森林居民們怎麽可能不會迷失在其中。”Phupha連長註視著Tian淺棕色細長的眼睛。
“而且我從未見過哪個城市人能夠忍受著在沒有紙醉金迷的森林中生活。”這句話簡直堪稱壹記直球,讓Tian不得不躲避他的視線,轉眼看向村長妻子準備的當地美食。
在那個竹制托盤裏放著各種各樣看起來很美味的食物,有烤全雞、自制辣椒醬、汆熟的蔬菜、蒸好的米飯、糯米飯,壹眼看去沒有不能吃的什麽奇怪的東西。
“這頓飯是我妻子特意為老師準備的,辣椒醬也不是很辣,老師嘗嘗看。”Beanglay村長將盛有自制辣椒醬和汆熟的蔬菜的碟子端到今晚的重要客人面前。
Tian仍然壹動不動好像在思考什麽壹樣。他先是拿起最熟悉的蔬菜,然後將它浸入看起來像意大利面醬壹般的辣椒醬中,吃了壹口發現味道也很相似,Tian壹邊吃壹邊開口說道。
“很好吃,但是村長阿伯怎麽會知道我吃不了辣的?”
“就…”Beanglay隨即開口,但還沒說幾個字就被壹個低沈的聲音打斷了。
“阿卡人的食物要放很多辣椒,像妳這樣的城市小子能吃得了嗎?”Phupha還轉身問了身邊這位老人的意見。“Khama,妳說對不?”
“是的,如果不習慣吃辛辣食物的,突然吃腸胃會很不舒服的。”Beanglay率直地回答,忘記他自己正要說什麽了。
“那Tian弟弟就來吃烤雞,再喝點啤酒吧。”軍醫暈暈乎乎地指著飯菜說道,還伸手緊緊地抱著Tian,接著舉起手中打開的啤酒罐,“這是我壹大早就托部下進城買來的。”
只是聞著發酵酵母的味道就讓人垂涎欲滴,Tian不得不吞咽著口水,用壹種十分遺憾的語氣開口拒絕,“我不能喝酒。”
“妳在開玩笑嗎?”Wasant懵逼地看著他,心中暗道這小子怎麽看他都不是會好好學習的小孩,難不成自己看走眼了?
“我沒開玩笑。我過敏…對酒精過敏,只要喝酒就會因為蕁麻疹窒息….”Tian尷尬地笑了笑,說完就趕緊低頭吃飯…因為Phupha那只大熊宛如死神壹樣正盯著他。
“醫生,妳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喝太多了,酒量小就不要喝了。”Phupha使勁拽開牢牢黏在瘦小的肩膀上的手臂,有可能是因為他用的力氣有點大,那位醉酒的醫生壹邊歪著頭笑著壹邊順勢將頭擱在大熊強壯的肩膀上。
“為什麽我覺得天旋地轉的?”Wasant小臉白裏透著紅,粉嘟嘟兒的在閃爍的燈光下看起來有種無法言喻的迷人。
Phupha連長立刻搖了搖頭,嘴角露出溫柔的微笑,盡管這個笑看起來似乎帶著擔憂和壹點不易察覺的厭煩。但Tian正巧擡頭看到這壹幕,瞬間眼珠都要飛出來了,雞腿也差點從嘴裏掉出來。
哎呀呀呀,有基情!有種基氣在空氣中飄蕩!
最後Tian從自己腦子中刪除了那可怕的YY畫面。Phupha連長壹把推開酒量巨小而且已經不省人事的朋友,讓他倒在JaYord身上,才開口低聲罵道。
“TM誰給妳買的啤酒?我絕對要讓他好好滴知道壹下紀律兩個字怎麽寫!”
Wasant醫生確實喝大了,自己在壹邊跳著跳著就睡著了,Phupha真的很煩躁,因為他不得不在宴會結束之前就先拖著這醉鬼回到行動基地。Tian看著這只大熊,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麽,但當那兩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黑暗中他還是壹句話都沒說。
明明他們已經約好了….
Tian超級生氣的將嘴已經抿成壹條直線,他伸手舉起碗來喝了壹口湯,想要緩解壹下自己的情緒,又仿佛是在嘲笑什麽壹般,但這卻讓Beanglay的妻子笑得很開心,村長阿伯也高興地拍手,他們都以為Tian很滿意今晚準備的各種吃食。
Tian吃得超級撐,感覺自己的肚子都要爆了,他低頭看了看手表,正好是晚上九點。當他環顧四周時,發現村民們也開始陸陸續續回去睡覺了,因為第二天他們必須要在雞鳴之前就醒來去田裏勞作,只剩下壹些老人們還在坐著喝酒聊天。
JaYord與另外兩名偵察兵已經醉醺醺的蹲著。他也不知道要怎麽幫忙,幹脆就任由他們繼續待在原地,這幾個醉鬼還是留給村裏的人來幫忙吧。Tian用泰國普通話和Beanglay村長告別,雖然他沒聽懂村長阿伯在說什麽,接著Tian就壹個人默默走出了庭院。
講真,這個阿卡山寨並沒有大得復雜到讓Tain找不到回自己宿舍的路。他沿著插有火把的小路走著,直到看見自己住的木屋屋頂,Tian轉彎越過壹排排村民家的木屋,突然,他停下了腳步。
我的房間居然亮著光,誰敢在沒有自己的允許下進自己木屋!
因為壹時沖動,Tian已經忘了去思考,如果真的是壹個小賊闖進木屋,他這樣冒冒失失地沖進去反而會讓自己陷入危險。Tian很快爬上了木屋的樓梯,然後猛地拉開了門,裏面的情景讓他自己楞在原地。
跪坐在油燈前的“入侵者”慢慢轉過頭來。
“連….連長”Tian吞吞吐吐地開口喊對方,當他看見連長大人皺眉看向他時,他的表情跟活見鬼壹樣壹樣的。
“我已經給燈加了油,妳現在應該知道怎麽操作了,這燈妳要是不用的話就把燈關了。”連長壹邊說壹邊示範怎麽關閉這盞油燈,完全不註意對方是否在認真聽。
Tian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完全沒辦法控制住自己不停上揚的嘴角,於是趕緊伸手在臉上使勁搓了兩下,讓自己清醒過來,然後輕聲問道。
“妳怎麽來的?”
“騎摩托車。”
雖然是像往常壹樣簡短直接的對話,但Tian現在心裏壹丟丟的難過都沒有了。”妳不是已經和Nam醫生壹起回到基地了嗎?”
Phupha連長沈默了壹會,下壹秒他簡短的回答讓Tian聽了之後心臟跳漏了壹拍。
“我已經答應過妳了。”
“那Nam醫生呢?
“他喝醉了,在房間裏吐個不停。”Phupha超級不爽地說著,“妳很擔心他嗎?”
Tian扁扁嘴欠揍地說道,“是妳擔心吧。”擔心到臉上的表情都控制不住了。
Phupha連長思考著著該怎麽向這個欠揍的小屁孩說這個事,想了壹會兒才開口說道,“妳覺得我會違背約定,對嗎?”
當被說中自己的心思的時候,Tian的臉壹下就紅了,他惱羞成怒地大聲咆哮,“哦咦!我才沒有!妳用腳拇指想想就知道,這完全不可能的!”
看到Tian鬼喊鬼叫的樣子,Phupha只是搖了搖頭喃喃道,“真是壹個小屁孩。”
Tian超害羞的,只差現在挖個洞逃走了。他立刻改變話題,這樣這家夥就沒辦法嘰哩哇啦接著說下去讓自己下不來臺了。
“妳不是說要教我搭蚊帳,要怎麽弄?”
Phupha迅速起身走到床邊拉了拉松弛著的蚊帳繩子開口說道,“超簡單,妳只要拉住繩子將四邊牢牢固定好就行。”他站在壹邊等著Tian自己動手嘗試,但這小孩手指頭都沒動壹下。
“我自己搞肯定又會搞得亂七八糟的,要是有人可以幫我弄好就好了….”
“這意思是要我弄嗎?”Phupha開口問道,但沒想到Tian居然迅速點頭回應。
Phupha長嘆壹口氣木著臉說“妳要睡覺的話就把蚊帳壓在床褥下面,這樣蚊蟲就不會鉆進來了”。
“怕不是瞎了?這縫隙比蚊蟲都大。”Tian輕聲抱怨道,Phupha下壹秒轉過身來看著他。
“妳在說什麽?”
“沒….”Tian急忙揮手否認“然後要怎麽弄?”
PhuiPha壹臉懷疑地看著Tian,但還是開口繼續解釋,“妳醒了以後就把蚊帳撩起來放在上面,這樣就不會亂糟糟的了。”說完以後,他就把灰白色的蚊帳放在方形架子上面。
“可要是我把蚊帳放下來塞到床褥下面,那就完全是把蚊子關在裏面啊。”
“這有什麽?妳先拿衣服揮壹揮就行。”Phupha拿起被子在空中輕輕抖了壹下,接著放下蚊帳的四角,將蚊帳最下面的部分塞進床褥下面。“妳先把這三個角塞進去,等妳要睡的時候就把剩下的那個角塞進去,不過妳要進出的時候再打開,這樣就不會有很多縫隙了。”
軍人果然很有條理耶!他父親退休後,還是可以看見豆腐塊般的被子放在床尾,Tian吹了吹口哨表示對Phupha成果的肯定。
“謝謝妳幫我搭蚊帳趕蚊子,我先去後院洗漱了,水缸可是滿的耶~”Tian強調最後壹句話,暗示他已經從村長那裏知道所有事情了。
Phupha連長這才意識到自己被這個淘氣的小鬼騙著幹活當做對自己之前帶他到遙遠的瀑布洗澡的還擊,Tian邊走邊哼著歌。
Phupha冷俊的臉龐動了動嘴唇咬緊牙,整個臉已經扭曲到變形,跟阿修羅附身似的,他緊握拳頭,心想如果不是怕這小屋的地板太脆弱,他真的會壹拳錘下去!
*終於到了誌願者老師上崗的第壹天了,早上7點Beanglay村長就拿著飯盒過來木屋這邊了,發現Tian還穿著和昨晚壹樣的衣服。Tian幹笑著,心想不是自己不想洗澡換衣服,只是那罐子裏的水太涼了,涼得手腳都要凍住了,最後他只能洗個臉刷個牙。
“這裏的天氣可真涼快……”Tian開口緩解了下尷尬的氣氛。
“老師,過段時間妳就會習慣了。下個月會比現在還冷。”
“還會比現在更冷嗎?”Tian瞬間臉色變了變,壹臉難以忍受的樣子。平時他在家洗澡的時候,還需要打開熱水器。這地方根本不通電,話說他能堅持多少天?
“有幾年最冷的時候都快零下了,老師。”Beanglay故意嚇唬著那個因為怕冷的已經雙臂環抱自己的Tian。
“這裏的人是怎麽做的?難道他們不洗澡嗎?”
村長笑了起來,“如果不洗澡的話,會臭死的。我們會燒開水再洗澡,老師宿舍的下方也有壹個爐子。”
“我見到了,但我不會用。”Tian坦誠地回道。
“別擔心,我叫Phupha連長親自來教老師。”
聽到高個軍官的名字,Tian立刻緊張起來,“為什麽要告訴他啊?村長阿伯妳可以自己教我啊。”
“我看連長照顧老師照顧得挺好的,所以不想搶這個角色啊。”Beanglay幽默地回答,但這句玩笑話卻讓Tian白皙光滑的臉再次變紅,心情也變得煩躁起來,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他迅速伸手舀起熱氣騰騰的米飯,連著碗中的蔬菜壹起放進口中,完全不怕舌頭燙出泡來。
Beanglay村長帶著Tian步行前往村裏的學校,這裏上學的孩子既有PhaPanDao村的孩子也有附近村莊來學習的孩子們,他們必須沿著高高的懸崖走上大約壹公裏才能到達這兒。
他們走了很長壹段路,突然Tian聽到從遠處傳來明顯帶有不同口音的響亮的國歌聲,當看到在濃密的灌木叢上飄揚的長方形旗幟,Tian突然停住了腳步擡頭凝視著。
泰國國旗….壹塊略顯蒼白的舊布仿佛在告訴所有人,它已經使用很久了,旗幟慢慢地向上移動到桿的頂部,旗桿由簡單的竹竿和滑輪組成。
雖然升旗儀式已經看過很多很多遍了,但又有多少人會知道它的真正意義呢。
“老師,我們的祖先非常熱愛這片土地。”Beanglay村長看到對方壹動不動地站著看著旗幟,村長阿伯忍不住帶著自豪的表情說道,“如果沒有泰國的這片土地,我們就會無家可歸,成為永遠沒有國籍和不受保護的流浪民族。”
這完全可以被稱作不同的世界啊。從小學到中學的學生,每天早上都被學校強制要求站在操場頭頂烈日舉行升旗儀式,Tian想吐槽所有讓學生生活有痛苦經歷的規章制度。
Tian從來沒有如此感性,也從來沒有感興趣,甚至還曾打算和朋友們壹起把國旗拿下來藏起來。
但偏遠山區的人們壹旦能唱這首泰國歌曲就會非常高興。
“我們走吧,孩子們都等著見妳呢。今天來了很多人。”PhaPanDao村的村長阿伯輕輕拍了拍那人瘦弱的後背示意讓他繼續往前走。
就算這地方被稱為學校,但這和Tian想象中的學校還是有相當大的差距。那座唯壹的木棚,是有竹子構成主體,頂棚鋪有雜草,上面是用竹篾編成的墻體,還適當留有幾個口當做窗戶,好讓陽光照進來。剩下的壹面放著壹張很小的黑板,地板上鋪著草席,竹屋內有十來張粗木桌子,但因為沒有椅子,所以學生只能盤腿坐在地上學習。
竹屋外,孩子們整整齊齊地站在旗桿前,還有兩個昨晚見過的偵查兵也站在壹旁,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新誌願老師。當Tian看到這些充滿希望之火的純真眼睛時,他超級緊張。下意識轉身跑去找Beanglay村長。
“Emmmm…..村長阿伯,妳說來了很多孩子,但我數了壹下,二十個學生都沒有啊。”
“哎….老師,這已經算多了。這些孩子必須幫助他們的父母做事,有時來上學的人甚至不到五個人。”
Tian壹邊點頭壹邊跟著村長站在旗桿旁,Beanglay村長用Tian聽不懂的阿卡人方言宣布著事情,看樣子應該是在說關於他來的事,接著就看見孩子們就跑進了教室裏整齊地坐著。
“我們進去吧。”Beanglay村長領著Tian站在壹塊黑板前,黑板邊有粉筆,壹旁的櫃子上放著書。
“老師,請自我介紹壹下。”村長轉身對身旁的Tian說道。
Tian低聲說:“我只會說泰國普通話。”
“沒事兒,這些孩子能聽懂,有幾個孩子說得很流利,尤其是那個年齡大的。”Beanglay村長指著坐在後排位置的男孩說。他目測了壹下這孩子的年齡應該不超過15歲。
Tian擡手摸了摸自己的後頸,覺得自己嗓子眼發幹不知道怎麽說話了都。他完全稱不上壹個德才兼備的老師,現在居然真的要別人叫自己老師?
“哥哥我…..呃….老師我是來自曼谷的Tian老師,很高興認識妳們。”
孩子們“妳好…妳好”混雜在壹起的聲音響起,這讓Tian感覺他胸口有種怪怪的膨脹感蔓延到全身。
“我們也做下自我介紹讓老師認識下啊。”就在這時Beanglay村長用泰語說道。阿卡族孩子們開始壹個個地介紹自己的名字,既有泰語名,也有傳統方言的名。
村長阿伯後來告訴他,這是因為有些孩子的父母在城裏工作,所以想讓孩子的出生證上有泰語名。
“Tian老師,那我先走了。正常放學時間是下午三點。但如果老師還想在那之後和學生壹起做什麽特別的活動,可以提前和孩子們約定,這些都是可以的。”
村長微笑著鼓勵這位新來的誌願者老師準備開始自己的第壹節課,然後揮手告別轉身離開了,只剩下Tian壹個人左右為難地面對著十余雙好奇的眼睛。
呃….他不知道從哪裏開始。在黑板上寫輔音字母表嗎?可他寫不出來了!
這誰還記得啊?!
在大眼瞪小眼之後,壹個清晰的女孩聲響起。
“‘Tian’老師是蠟筆老師嗎?”
站在教室裏的Tian思考了壹會回答說:“不是….”他不知道該怎麽解釋,於是他轉過身去用現今在曼谷的學校裏都不用的粉筆在黑板上寫著。
纖細的手指拿著白色粉筆慢慢寫著,這人生平第壹次用粉筆在黑板上寫下泰國字。
“Tian….是這樣寫的,意思是聖人。”
“Blad是什麽?”
“Blad的意思就是學識淵博的人…”他試圖用盡量簡單的詞讓他們更容易理解,但好像還是在雞同鴨講。
“那為什麽不是蠟筆呢?
Tian真的想要放棄掙紮了,“蠟筆就蠟筆叭….”
“蠟筆老師!”剛才在認真聽的其他孩子輕輕地笑著叫了壹聲。
“我們今天要學什麽?”孩子們感覺自己已經和新來的老師熟悉起來,於是大膽地問道。
要學什麽呢?Tian沒辦法立刻開口回答,他還記得基金會負責人曾經告訴他,這裏的孩子們年齡相差很大,如果要做壹次覆蓋所有人知識面的教學是很困難的。
“之前的老師教到哪了?”真是要了親命了,但這裏的學生們卻在爭著回答,Tian覺得自己根本啥都聽不見,於是他趕緊擡手阻止孩子們。
“那這樣好了,明天把之前的老師讓做的作業拿來給哥哥….呃…給老師看下。”
看見孩子們點頭答應Tian頓時松了壹口氣,好歹今天算是搞過去了。他看看了教室,發現在存放書籍的玻璃櫃裏有許多圖畫本和蠟筆,於是他有了壹個想法。
“那什麽…今天我們是第壹天見面,老師想多了解壹下大家。”他把不同年齡段的學生叫過來圍在壹起,然後撕下白紙把畫筆放在中間發給他們。
“老師想要大家畫出壹幅關於我的家的畫交給老師,誰畫完了就可以先回家明天再來。”
就這樣嗎?從擡頭看著老師的阿卡族孩子那充滿困惑的眼裏可以看出來大家想要說這個,但孩子們還是都乖乖答應了。
Tian看見孩子們正專心的在紙上塗色,就慢慢地走到窗邊,筋疲力盡地坐在齊腰高的窗戶邊沿上。
懸崖上的涼風吹走了額頭上黏糊糊的汗水,但是他的心卻在這種平靜中開始慌亂起來。
外面兩個偵察兵壹直在四處繞圈走動巡邏,宛若在這座高山上隨時會有叛亂分子沖過來。
Tian打發時間般地起身又坐下,大約壹個小時後,有壹個男孩走過來輕推他,他立刻想起眼前這孩子的名字叫Ayui,他今年十四歲,是班上年齡最大的學生。
“老師,我來交作業。”他說著壹口相當標準的泰語。Tian心想這男孩自學校成立以來,就跟著誌願者老師壹起學習了。
“謝…謝謝妳”,Tian接過紙看這紙上畫著壹座座山峰,山與山之間畫有太陽,左邊的角落是房子,右邊角落像是家人在握手。除了穿著阿卡族民族特色花紋服裝的卡通人物,Tian還看到穿著軍裝的男軍官和壹個穿著長裙把花夾在耳朵上的女孩。
“這個人是誰?”Tian指著畫上的軍人好奇地問道。
“Phupha連長”
“他為什麽會在這畫裏呢?”
“我父親說連長幫了我們很多忙,連長也是我們的家庭壹員。”小男孩真誠地回答道。
“那這個女孩呢?”Tian又指著畫裏不搭的另壹個人。
“Fun老師….”
從Ayui口中說出那女孩的名字,讓Tian有點想起在Torfun的日記中寫過在PhaPanDao時,她壹直照顧阿卡族的孩子們,所以他們叫Phupha連長和Tortun為Ada(爸爸)和Ama(媽媽)。
“妳想Torfun老師嗎?”Tian不知道什麽原因讓自己問出這個問題,當看到這雙純潔的眼睛,他打心裏覺得非常難過。難道這裏的人不知道Torfun老師已經不能再回到這個世界嗎?
Ayui點點頭,“想!但老師答應過我們會盡快回來。”
小男孩的回答讓氣氛變得冷下來。他心裏很清楚這種等待是沒有奇跡的等待,Tian下意識地擡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胸,心中默默說道,Torfun老師本可以回來,但這顆“心”消失了。
“老師…蠟筆老師!”大聲喊他的是那個給他亂取名的女孩,瘦小的身軀飛快地跑過來“我完成了。”她十分自豪用粗糙的手將這份作業遞給Tian。
當Tian看到這個女孩畫的卡通人物和Ayui幾乎可以說是壹模壹樣時,他皺了皺眉故意開口問道,“這裏面都有哪些人啊?”
“Mee”她指著自己,然後指著旁邊的大男孩,“Ayi哥哥….”隨後接著指著其他人,“爸爸、媽媽、Phupha連長和Fun老師。”
原來他倆是兄妹。現在的Tian看村裏的每個人都覺得很像,再說這些人隨時都在壹起說他們都是親戚他都會相信了。“Ayui、Mee,妳們交了作業就可以回家了,明天見啊。”
Mee開心的笑著,轉身用當地方言和她哥哥交談。Ayi害羞地向新來的老師行合十禮告別後才拉著妹妹的手離開了。隨後大約又有十三、十四個孩子拿著畫來交給Tian,這時候時間也差不多到午後了。
“老師,這麽快就教完了啊。”壹個偵察兵探頭看著沒有壹個學生人影的教室。
Tian幹笑著,不知道要怎麽告訴他,自己還沒有準備好要教什麽東西?“明天再開始正式上課….話說這所學校壹定要有軍人站崗巡邏嗎?”他疑惑地問道。
這位年輕的士兵沈默了片刻才開口說道,“這壹帶屬於邊境地區,沒有什麽地方是安全的。”
這回答不僅是事實,也讓Tian不知該說啥好,於是將畫紙整理在壹起,然後從書櫃裏拿出課本才跟著兩名偵察兵壹起離開了這所小學校,他們主動把Tian送到家,然後和Tian告別後就回幾公裏外的行動基地了。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 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5章到這裏啦,越看越覺得慧慧跟爸比有些神似,小說也寫得很棒,是不是劇組經費有些,劇裏才5個孩子。。。

文章來源:天腐泰剧字幕组

上一篇: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4章-說的好像妳會給我壹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