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6章-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是我們是家人

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6章-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是我們是家人

2021年啦,今天腐文網的小編又給大家新推bl同人文啦,趕早不如趁早,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6章,今天更新這個剛好是最新壹集的內容之壹,第四集真的看不夠,兩個人已經開始暗送秋波了,也很慶幸,劇裏隊長說女主只是親愛的妹妹,我壹個心立馬放心下來了,要是喜歡的戲碼,可得把我苦死!

修長的手推開了臨時廁所的竹門,盡管心裏再怎麼嫌棄,最後還是抵擋不住身體那些最原始的本能,他只能慢慢地走進廁所,壹直閉氣到受不了才出來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反反復復閉氣呼吸不停,真是折磨人啊!
因為今天下午實在是太熱了,當他走回到木屋前,打算拿著毛巾打算去洗個澡,但是當他看到眼前那個身材高大身著迷彩褲和卡其色T恤的人時不得不停下腳步,他看到那人正在低著頭去撿樓梯上的那些被吹飛的紙張。
這位年輕軍人手中拿著的是壹張小孩子畫的畫,他擡起頭看到了來支教的老師,嘴角微微壹扯露出壹絲諷刺的笑容。
“我還是第壹次看見…..有老師逃課的。”
Tian看向了那人向他投來的嘲諷的目光,“今天這個只是先了解壹下學生的情況,明天才是正式上課。”
對方挑了挑自己濃密雙眉,壹臉完全不相信對方的樣子。
“不知道Tian老師對這些孩子教學計劃是什麼?”
那男孩突然轉過身,看著那個面懷嘲笑、滿眼懷疑看著他的人,他覺得對方好像認定他是壹個間諜,隨時都在暗中監視著自己的行為。否者這位連長為什麼那麼快就知道這些事情
“妳以為妳是校長嗎?我為什麼要告訴妳?”
“我想妳應該是覺得自己只要隨便教教就可以,教得好賴都沒什麼關系。因為在妳眼中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因為妳很快就會被送回去了。”那聽起來低沈的聲音,說出的話卻讓人覺得超級生氣。
“對,我現在還沒有任何教學計劃,妳想聽到這樣的話嗎?妳是不是就是想要找個由頭把我送回去?”
“那妳來這裏到底是為了什麼?”Phupha緩緩開口說道。他每說出壹個字那雙淺棕色眼睛中的不耐煩就變得更多壹點。
妳以為我很想留在這邊嗎?床墊超硬,天天還被蚊子咬!飯菜也是那個樣子,如果不是因為他受夠了那種城市裏面的單調生活,他才不可能會來嘗試做這些棘手的事情。他的朋友說得對,他可能是在家裏面待太久了,所以沒有經受過多少社會的毒打。如果這世界還有點別的什麼的話,那就是——這世界只有痛苦而已。
Tian咬緊嘴唇朝著那人走過去,故意撞上那厚實的肩膀才擡步上樓梯,留下身後那位軍人轉過身大聲朝他喊道。
“我告訴妳,妳現在就可以收東西了,待會就有車來接妳回去。”
終於可以松口氣甩掉這負擔了!Phupha在心中大聲說道。他從未像現在這般生氣過,他雙臂交叉放在胸口,站在樓梯旁深呼吸了幾百次,直到發現木質小屋裏面傳出來的砰砰聲消失,這位年輕的連長才猶豫了壹下,決定還是上去看壹看。
當壹些碎紙片隨著風飄到他的腳邊時他停下了腳步,只是那兇狠的眼神仍然看向了樓上狹窄的陽臺,上面是幾本教科書,還有上面寫滿了完整的泰語和英語字符的筆記本。
不用任何人說不用說任何話,只要眼睛功能正常的都可以從那些放在那裏的證據中看到‘努力’兩個字。
Phupha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有天會說出如此打臉的話,他彎腰撿起那些碎紙片,接著迅速走進小木屋。
在他眼前出現的是壹個瘦小的身影,那人背對著他,看上去很平靜的樣子,但是從他那肩膀輕微的抖動中還是可以看出來,當然這顫抖並不是因為寒冷的天氣引起的。
這位新來的支教老師面前是壹個還沒有收拾好衣服和個人物品的背包,而放在他右手邊的是壹個和他整個人完全不相符的甜美的彩色手工筆記本。
Tian緊緊的捏著日記,手勁大到那個日記都被他捏變形了。這位筆記本的真正主人也許真的在這裏獲得幸福、找到心靈的安寧,只是他確實是壹個失敗者,無論他在什麼地方,無論有沒有更換壹顆新的心臟,他依然沒有辦法…..依然沒有辦法像眼前這本筆記本的主人壹樣感到幸福和快樂。
“我不應該來這裏。”那人說話的聲音讓人不用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樣子了。
“我不是故意說那些話讓妳有這樣的感覺的。”Phupha連長輕聲開口說的。
“但是妳說的是對的。每次我聽到別人叫我老師,我真的覺得自己完全配不上老師這個詞,妳都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有多尷尬!”Tian不停地開口說著這些話,盡管他知道自己把這些話說出來就相當於將自己的弱點暴露在對方面前。
接下來他們兩個人沈默了很長時間,直到那個大高個走過來站在他的身後,他才反應過來,但這時這位年輕的軍官低下頭在那嫩白的耳朵上方輕聲低語道。
“妳不用成為‘老師’,也可以成為他們的‘兄長’。妳有沒有問過自己?有沒有準備好接納這裏的人成為自己的家人?”
“但是這裏的孩子需要的是老師,就像之前基金會所有的誌願者做的那樣。”
“妳不必和任何人壹樣…”Phupha伸手握住那雙修長的手,將那些寫滿字的紙片塞到他的手中,“我相信妳所擁有的知識不僅是ABC而已。”
那些話刺痛了Tian的心,讓他忍不住咆哮著說道,“妳什麼都不知道,我連最簡單的泰語字母都不知道要該怎麼教他們才好。”
“妳覺得在妳之前有多少老師來過這裏當誌願者?!我相信所有的孩子都能比妳更準確的念出每壹個輔音字母。”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所有來支教老師的固定模式,無論是誰過來都是從輔音字母表開始教學,更不要說其中有些老師還沒有教完壹個月,在那些學生可以說出新的詞語之前就已經忍受不了這裏的環境選擇了離開。
這位年輕的軍官握緊了Tian的手接著開口說道,“這些孩子來這裏學習不是為了要考到什麼學校去,來這裏學習對於他們來說是壹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通過來這裏的誌願者了解很多關於外面的事情,那他們叫妳老師,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問題。”
Tian將自己的手從對方的手中抽出來,對方說的話觸動了他的心,“總而言之,妳說了那麼長時間,其實是妳也不想讓我走,對嗎?”Phupha連長頓時自己喉嚨仿佛被什麼東西卡住壹樣,開始不停的咳嗽。
“對。妳知不知道就這樣開車來接妳送妳是壹種浪費政府預算的行為。”
Tian張了張嘴,暗道這人還真是口不對心,接著轉身面向那個站在他身後的人。
“我不回去也可以。”說完他朝那人眨了眨眼睛,“因為我知道妳的部隊預算確實是太少了壹點。”
Phuapha臉忍不住抽了壹抽,雖然他看起來還是壹副很嚴肅的表情,但是實際上他的臉都快要忍得抽筋了,他擔心自己會忍不住對這個孩子露出笑容,年輕的軍官靜靜的看著那個不再收拾背包的人,放慢了離開的腳步開口說道。
“還是趕緊收拾壹下行李吧,我要帶妳去市場。”
那個來自曼谷的男孩聽到這句話,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轉身,眼睛閃閃發光的看著他。心中暗道自己並不是想去喜歡去那些臭氣熏天的市場,他只是不想浪費這個人的心意罷了。
“走吧走吧,我已經準備好了。”Tian說罷就站了起來,還伸手推了推那人的後背。
年輕的軍官搖了搖頭,看著眼前這人如此快的情緒變化,真的覺得有點無語,但仍然順從的走出了房子。
真是個小孩~還以為他還要過壹段時間才能夠恢復過來。


停在這位支教老師家門口的壹棵大樹下的這輛摩托車是以前木屋女主人的,壹眼看過去就知道是很多年前的款式了,Phupha走過去將它拖出來,踩上腳蹬並快速的扭動摩托發動機的啟動開關。當他看到那人還站在原地壹動不動的時候,他就伸手拍了拍後座。
“過來啊,妳在那邊幹什麼?”
Tian露出壹副決絕的表情,他眼前這個軍官已經占了這座位的大部分。如果還要再坐壹個人上去的話,他只能在心中默默向上天祈禱,希望他不會從後座跌落到地上成為壹具可憐兮兮的屍體。
“我還能夠活著到市場那邊嗎?”他輕聲抱怨道,但是沒想到這位年輕的中校已經聽到了。
“不要抱怨!在這種地方沒有那種豪華的轎車可以坐。要去妳就趕緊過來,不然妳就直接回屋子裏面去吧。”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夠了。”Tian覺得自己完全想象不出來,對方的妻子會是什麼樣的,他真的超想知道是什麼樣的女生才會嫁給這樣的人啊,他以後能夠結婚的對象應該只有他自己部隊裏面的士兵吧。
他壹邊在心裏面念叨著,壹邊無法控指的擡起腿,坐上了摩托車的後座。
Phupha試圖輕輕的扭動油門,結果摩托車飛速的向前沖去,以至於身後那位年輕人嚇得低頭伸手緊緊的抱住了他的腰,也就是這時,他不知道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但是他仿佛聽到低沈的笑聲隨風飄過耳邊。
城市男孩覺得自己很丟臉,所以他伸手在那堅硬的腹部上開啟了他的報復行為。
“很痛…”Phupha皺著眉頭,從車把上松開壹只手想要拉住那個再不停捏他肚子的人的手,結果他們兩人的手掌只是緊緊的纏在壹起,直到那張老舊的摩托車壹邊向前壹邊失去平衡的扭了好幾下,氣得這位中校再壹次兇神惡煞的開口說道。
“這是開玩笑的時候嗎?妳是不是想成為壹只守護聖人的幽靈,那妳做這事情可是非常到位了。”
Tian張大嘴,然後伸手放在嘴邊,朝著那個坐在他前面的人的耳朵大聲喊道,“哎呀,我可真害怕呀,Phupha大人。”
Phupha嘆了壹口氣,感覺自己真的快要死了,如果這人在這邊呆三個月,估計他的壽命都會要少二三十歲。
“別動…”這位軍人不得不聲音柔和的開口說道,同時他伸出手將那人纖細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
去往市場的道路,呈鋸齒狀陡峭而低矮,讓這條路變得非常的難走。身前那人滿頭淺深棕色的頭發隨風飄逸著,Tian緊貼著那人寬大的後背,這位年輕中校炙熱的氣味包圍著他,給他了壹種奇怪的安全感。
那雙狹長的眼睛看著摩托車飛馳而過時路邊的風景,那壹望無際的冬日花田種在縱橫交錯的山丘上,美麗的如同壹幅畫,當在農田中做活計的村民們聽到熟悉的發動機加速聲音時,他們隨即擡起頭朝著那個身材高大的軍人揮手致意。
…..那雙性感的雙唇露出淡淡的微笑,讓他想起了日記中的話。
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是我們是家人。
幸福在這地方無處不在,無論我們是不是這地方的壹部分。
主幹道兩邊是連接很多地區的瀝青車道,國王陛下希望這些偏遠地區的人民可以自力更生,因此皇帝陛下提出建立皇家農場用於試驗種植各種冬季植物,還派出專家指導山區民眾種植經濟作物以維持生計,而不是繼續種植那令人上癮的毒物,而且還下令政府機關支持的同時予以監督。
前面是壹個帶有白色木牌的十字路口,路邊的指示牌上標有箭頭指示方向,沿著這條路繼續騎行大約3公裏左右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了。
這個市場其實和其他那些普通的市場差不多。有壹家餐館,還有壹家洗衣店,也有穿著各種各樣山地部落服裝的人帶著那些裝有新鮮農產品的籃子走過來賣東西。
那位正與年輕軍官同行的人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壹個熟悉的人正在不遠處朝他揮舞著雙手,Wasant上尉身著深綠色的軍服,衣領上帶著三顆星星和標誌。從那輛他清晨就從清萊出發的普及,車上跳了下來。
這位年輕的支教老師看了看他身邊的這個人,“妳不是已經和醫生約好了嗎?為什麼還要帶我來?”
Phupha轉頭看著那雙狹長的眼睛,那雙眼中正冒出像野蠻老虎壹樣的光芒,他仿佛看到有壹種無形的氣息從他的鼻子裏面噴了出來。
“不是我和他約好的,是他今天本來就要過來這邊,而我本來也就打算今天帶妳過來。”
“我耳朵是不是壞了呀?”Tian壹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身旁這人,“像妳這樣的人我才不敢相信妳會帶我來。”
“是真的,妳現在真的應該去買壹些簡單易做的食物回去做給自己吃,不是每天都等著別人給妳送盒飯。”那人心情很好的開口說道。
“我不會做飯。”
“不會做就試著做壹下,難道妳要笨手笨腳的,每天都等著人來伺候妳嗎?”Phupha趕緊開口接著說,“經常做經常做,妳就會做了。”
Wasantt醫生心情很好的朝著這兩個正在吵嘴的人走過來,他嬉皮笑臉的湊過去開口說“今晚上妳要做什麼好吃的?我今天晚上有空,待會兒我去幫妳嘗壹嘗味道。”
“沒有我……”就在這個城市男孩話講完之前,他的脖子就被壹只手臂圈住了,那人伸出手緊緊的捂住了他的嘴巴。
“今天晚上我們要在Tian老師家吃晚飯…”Phupha拉著這個沒有辦法開口說話的人走進市場,讓這位軍醫大為驚訝的是這兩個人的關系比他想象中還要親密。
最後城市男孩還是掙紮開了那人捂住他嘴的手,他向那個高大的男生發射了壹個兇狠的眼光,“妳是不是瘋掉了?我連雞蛋都不會煮,怎麼更不要說是做飯了!妳是不是還在想方設法的搞我?”
“妳今天晚上就可以做到了…”說完便抓住了他纖細的手腕以免這人偷偷溜走,他拉著這人壹起並肩前行,完全不顧對方的強烈抗議,
Phupha伸手從小攤上撿起幾瓶魚露、植物油還有袋裝的鹽和糖,接著拉著對方去了另外壹家小型的雜貨店,他讓店主給了幾套餐具。
Tian拿出錢包看了看,他以為附近的商店都接受信用卡付款的,因為之前那些人都和他說因為這邊運東西過來的成本比較高,而且路途遙遠,所以這邊的東西都會比較貴,但當他看到Phupha連長想要付錢時,他感覺自己下壹秒就要哭出來了。
“嘿,妳不用給錢,我自己可以給的。”但當他聽到了那位大高個軍人的話,他立刻氣得火冒三丈。
“妳還在用著爸媽的錢。還是我這個大人來買比較好。”
Sophaditsakol家中最小的兒子壹臉不用客氣的搖著頭想要自己買東西,但是三秒鐘之後他氣得頭上直冒煙。
“當大人給妳買東西的時候,妳應該怎麼做”Phupha用柔和的聲音問道。
“我自己給錢也可以的。”說完他就從自己錢包中拿出了500泰銖。
“只是讓妳舉起雙手都那麼難嗎?”
不只是眼前這小男生壹個人覺得困惑,就連Wasantt醫生和這人成為了那麼長時間的朋友,他都驚呆了。壹般情況下他朋友是那種沈默不語的人,壹開口就壹語致命。但是曼谷Sophaditsakol家族中的幼子完全不在乎這些事情,他只是瞇起眼睛若有所思的看著眼前這人,腦海中嘗試拼湊出壹些東西。
最新來的老師握緊了拳頭又松開拳頭,最後還是決定將手放在頭上行了合十禮,“Phupha,妳滿意了嗎?”
Phupha笑了笑在遞過去塑料袋之前,他先抓住了那緊皺眉頭的人的手強拉著他繼續跟著他去買各種大米雞蛋,從新鮮的雞蛋、鹹蛋、皮蛋到腌制的鹹肉都買了,“這些東西都可以長期保存…”這壹次軍醫大哥也趕緊上前付錢,因為他也想要得到Tian弟弟的合十禮。
“您把那個也買了吧…”Tian指著壹包各種味道的方便面說道。
“吃含大量味精的食物會讓妳的腦子變笨的。”
“妳不會每天就只想讓我吃白米飯和雞蛋吧?”
“今天買了那麼多蔬菜,這兩天先做這些吃,過兩天我們繼續在房子後面那邊搞個小菜園種菜。”
“Phupha連長,妳其實是農業衛生部的壹名官員嗎?”他感到無比的沮喪,這人到底是他哥還是他爸都不是吧?
但就在他們兩個人又要開火吵起來的時候,另外壹個人趕緊插話,他看了壹眼軍人然後阻止了他,“相信我這個醫生,就算是Tian老師吃10包方便面,他的腦子也不會出現任何問題的。”
“好吧…”最後還是向店員買了兩包豬肉碎方便面,但是當他將方便面遞給對方時,對方的臉已經黑透了,仿佛比之前更加不滿意不開心,瞬間Phupha都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眼前這個像小孩壹樣的人。
“妳又怎麼了?”
“沒什麼…”無論Wasantt醫生說什麼或者所有東西都要買給他。Tian都是壹臉無所謂的樣子。“買完了嗎?我想回去了。”
當看到Phupha點了點頭,Wasantt醫生就趕緊伸手抓住了袋子。“那讓Tian弟弟和我壹起回去吧,那樣會舒服壹點,不用和妳這樣的大巨人擠在壹輛小摩托上。”
Tian趕緊點頭表示贊同,因為他擔心接下來他們兩個人待在壹起的時候,他又沒有辦法認真的思考,還不如就讓那個大巨人自己騎摩托車回去。
年輕的連長就這樣看著那位來自城市的小男生被他的軍醫拖走了,看著城市男孩壹臉像是吃了苦艾草壹樣的表情,心中忍不住默默嗶嗶。
壹起來的,為什麼不壹起回去呀?
盡管Wasantt醫生是壹個開朗又有趣的人,但是Tian還是覺得不舒服。因為他不得不和這人在私家車的後排並排坐著。是因為我們之間那種不確定的關系….超過了兩個人之間朋友的關系嗎?司機跟著電臺的音樂哼著歌。
“對了,我剛才我沒來得及問妳Tian弟弟妳在這邊待了這幾天了,妳習慣了沒?”
“還沒有習慣,但也受得了。”
最年輕的醫生拍了拍膝蓋,仿佛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壹般。“雖說他是接到命令照顧妳的,但是他喊了屬下幫妳打水,還帶妳買東西什麼的,如果是其他男老師他根本不會管,完全就是放任他們自身自滅,直到他們受不了苦打包逃跑。”
Tian轉過頭看了看身旁醫生的臉,想了想才開口說道。“看起來醫生和Phupha非常的熟悉。”
“嘿,我和他熟悉可壹點都不奇怪。因為我們很久之前就認識了,當他來邊境這邊駐守之後,我也想方設法跟著他壹起過來,因為我擔心沒有人可以像他那樣陪我喝酒。”Wasantt輕輕的笑笑,接著像是不經意壹般的問出他想要問的問題。“說起來,妳之前認不認識Phu啊!妳記不記得我來的那天傍晚?他當時正在和我壹起玩拳擊!結果他接到壹個電話之後,他就立刻騎著摩托車回到了營地。”
這位前將軍的兒子整個身體輕輕抖了抖,他的直覺和那些他想到的可能性讓他的腦子變得混亂,如果曼谷的家裏真的知道了他在哪兒?那為什麼還沒有讓他回去呢?
“妳知道那通電話是從哪裏打過來的嗎?”
“他說是爸爸打過來的,但是就我所知,他爸已經很多年前就去世了。”
Tian尷尬的笑著,心裏面超級害怕那人提到的父親是他的父親。“我以前不認識Phupha,只是聽壹個曾經認識的姐姐說過而已。”
醫生深色的眉毛皺在壹起。聲音略帶顫抖著說道,“是誰?”
“Torfun。”當他說出這名字的時候,整個車裏的氣氛都沈默了下來。
“Torfun老師”Wasantt醫生的聲音變得柔和。“那妳可能會要舒服很多。我和Phupha還沒來得及去參加她的葬禮見她最後壹面,就收到消息說她的親戚已經將她的屍體火化了。”
這位自稱是Torfun老師熟人的年輕老師點了點頭。“是的,但是她的親戚人不太好。”他竟然記得和那位大媽發生沖突時心中那沮喪的感覺。
“妳可別跟我說妳是跟隨著Torfun老師的夢想成為了壹名誌願老師。”Wasantt醫生接著開玩笑說道。“如果那人也還在的話,妳們這完全可以稱為愛的三人行。我的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愛得三人行是醫生妳,Torfun老師,還有Phupha,妳們三個才對吧,Tian真的想要超大聲的對著對方的耳朵喊出來。
“這裏面絕對沒有我的事兒。”
Wasantt看了那張英俊的臉,細嫩的皮膚,高挺的鼻梁,還有已經被氣的發紫的新老師的嘴唇,他嘴角微微抽搐,笑了笑,心裏好像是對某些事有了了解。
“不要擔心。Torfun老師不是Phu的理想型了。”
“所以是像Nam醫生那樣的類型嗎?”接著這位貴族瞬間想要伸手拍拍自己那張快過腦子的嘴,看著對方瞪大的眼睛充滿著震驚的表情,過了5秒鐘後那人大笑出聲。
Tian聽到的就只有耳邊這人的大笑聲。不過這也好,讓他能夠有時間冷靜下來。接著就看到Wasantt醫生滿臉微笑的開口說道。
“這件事情就得聽弟弟妳去問Phupha他自己了。”
“才不想知道這件事情呢。”
“OK,OK,不想知道就不想知道,那我們換個話題說比較好。” Wasantt趕忙轉移話題和他聊起別的事情,因為他擔心如果壹直逗弄這個小孩。怕把他惹急了直接氣急敗壞的過來咬他就不好了。
壹輛吉普車停在了壹條狹窄的小路前,這是他曾經來送這位新老師走過的路,因為今天買的東西比較多,所以這位年輕的醫生幫忙壹起拿著這些從市場買來的東西送他回家。然後就告訴對方他要回去換個便裝,就先回去了。
Tian坐在房間壹樓等著Phupha回來,他看著那些倒放著的炊具,深刻的懷疑自己每頓飯都會吃方便面解決。
聽著不遠處傳來的引擎聲,那輛老舊的摩托車也出現在了眼前,接著就看到壹個身形高大的軍人拿著袋子走了過來,開口說道。
“怎麼了?”那濃密又黝黑的眉毛皺了皺,仿佛是因為強光射入眼睛被刺到壹般。
“我只是想看看妳,有什麼問題嗎?”這年輕的男孩子是任性的反問回去。
Phupha輕輕的超小聲的開口說了壹句,“故意找事情…”他假裝不在乎的把塑料袋全部放到地上,接著將煤爐拖出去放好後,才叫那個年輕的男孩過來學著生火,“下壹次妳就知道要怎麼燒水洗澡之類的了。”
聽到他說這話的Tian立刻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看到他要用什麼東西,還趕緊遞過去,壹點都不像生氣的樣子,還接著找其他的東西遞過去給Phupha。
當所有的東西已經準備就緒,他拿起了壹樣東西並按照Phupha的命令將它放到爐底,接著是野草,然後是軍人拿起壹個用石油、橡膠樹和沙美樹的樹皮混合制成的古董火把,將它們包裹在檳榔苞片中,用打火機點燃了棍子末端。Phupha看到火燃了之後,讓壹味站在那裏的Tian 幫助去找壹些可以讓火更旺的東西來,火苗越竄越高,當木頭變成白色的時候,Tian眼中滿含興奮,即使在童子軍基地的時候,學校使用的都是野餐燃氣爐,根本沒有人用過這樣古老的東西。
“妳曾經用過大鐵鍋煮米飯嗎?就是先用水把米洗壹洗….”年輕的軍官開口問道,但他很快就收到了答復,他只能搖搖頭嘆了壹口氣,開口說道“去取水。”
Tian拿著壹個塑料桶,從房子後面的壹個陶缸中打了些水過來,然後那個身形高大的軍人就開始教他如何淘米洗去米中的雜物。
Phupha向站在壹旁的Tian 示範著,他從今天剛買的米中舀了壹些米倒入鍋中,接著倒入清水,然後輕輕的用手搓洗幾輪之後,再倒出那些變得乳白色的水,又重復壹遍上面的動作,直到水變清為止,接著將水加到差不多的水位,蓋上蓋子再放到燒的正旺的木炭爐上。
“這叫煮飯嗎?這樣煮不會變成粥嗎?”這位富家子弟壹臉懵逼的問道。
Phupha走過來撿起壹塊被劈成兩半的竹子。“這東西我們叫他拋光板,等飯煮了差不多了之後,我們就將它插到鍋的鍋把和鍋蓋上,讓鍋蓋不會掉出來,然後將所有的水倒出來,接著就等著飯變軟熟透為止。”
十五分鐘之後那人試圖打開鍋蓋,用鏟子攪拌了壹下,然後舀起了壹些米粒。“如果這時米粒是白色清透不渾濁的,表示還沒好。”Phupha連長接著演示了如何使用這兩塊木片,具體的方法就是將木棍插到鍋把手上,然後將他將鍋擡起,將所有的水倒出來。
打開蓋子的時候,熱騰騰的蒸汽帶著飯香壹起沖了出來。他略顯得意的笑出聲,他心裏面覺得非常的驕傲,覺得自己也是可以做到這些事情的。
“也不難。”
那教他的人聽到這話只是笑了笑,然後開口說道,“那下次妳自己做,做成功了再來說這些吧。”
“妳看不起我。”
“那總比看錯眼要好,哦咦,趕緊準備做飯了,待會醫生還要過來了。”
第壹句話還好,但是聽到最後壹個字,Tian幾乎想要拿起那袋大米飯直接朝著那人扔過去。但當他聽到醫生兩個字的時候,他瞬間想起了醫生曾經說Torfun多可愛,性格多好,人多善良之類的話,還說什麼沒有辦法實現的愛情。簡直懷疑眼前這人到底有沒有眼光,還是說妳喜歡的是同性。
“妳買的糖太少了。”
Phupha轉過頭看了看,拿起糖袋看著那個還沒反應過來的人就說道。Tian尷尬的笑了笑。“我以為妳要做炒蔬菜甜咖哩冬瓜湯呢。”
“妳還站在那裏唧唧歪歪的說些什麼,趕緊過來幫忙,蠟筆老師。”年輕的連長用低沈聲音說道,那人才反應過來接著站到他身邊來幫忙。
Wasantt醫生半個小時之後就到了老師的住所這邊,因為他擔心發生廚房大戰,所以他只穿了壹件T恤和休閑的褲子,騎著摩托以最快的速度過來想要解決問題,但是當他看見眼前的情景,似乎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新來的人只能笑著撓著頭摸摸脖子,無奈的看著這兩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進來。
“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並不是非常認真的開口說道。
但不幸的是Phupha迅速轉身撿起盤子,然後對他喊道,“醫生過來坐。”
Wasantt不得不應了壹聲走進廚房,他看到到木架上有飯鍋、黑漆馬虎的炒空心菜、冬瓜清湯和他好哥們正端來放下的燒焦的煎蛋。
“這些全部都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Phupha撇了壹眼他朋友的表情,用眼神告訴他不用說這種帶諷刺的話也是可以的。“妳來不就是想要嘗嘗Tian弟弟的手藝嗎?”
“嗯,那我必須把它全部都吃光,不然那可就浪費了…”這位年輕的醫生看著對方的眼神,感覺脊椎就像是被兇獸盯住了壹樣。
Tian看著他們兩個人交換眼神的樣子,又低頭看了看盤中的食物,他忍不住的安慰自己對於廚房小白來說真的是沒辦法了,能夠做成型就已經很好了。
“醫生妳餓了嗎?”
“餓了餓了,讓我們開動吧…”Wasant轉身回答誌願者老師的話,並幫他壹起將飯盛到盤子裏,完全不顧及那個還站在鍋邊烏雲繞頂的朋友。
鍋裏煮的米飯雖說有點硬,但還是夠熱乎了還是可以吃。Wasant 開始用叉子叉著炒空心菜放進嘴裏,不過下壹秒就被嗆得咳嗽,他用盡全力對滿臉期待的新廚師露出微笑
“呃,那啥…其實味道還行,Tian弟弟,我稍稍覺得它鹹了點,不知道妳是不是壹不小心把壹瓶魚露都倒進去了?”
“不是不小心,是故意把壹整瓶全倒了。"Phupha突然出聲挑釁,然後取而將剛剛做好的煎蛋盤移給好友面前。“到撐死為止,老子會及時制止的。”真是相親相愛的美好畫面啊……Tian看看兩個軍官的壹臉憨笑。
“我怕妳們會得糖尿病。”
Wasant 大聲笑道:“我已經不能選擇是要糖尿病還是腎病了。”
“廚師也必須負責把這些菜都吃了。” Phupha心中充滿不滿怨氣沖天地開口說道。
“也行”
Tian 伸手夾起自己炒的空心菜放入口中立刻咀嚼起來。魚露的味道和鹹味充滿了整個口腔裏,那味道簡直美妙地讓人難以下咽。Phupha看到那個城市男孩扭曲的臉暗暗長呼壹口氣。
就在Tian強忍著那難以下咽的味道吃掉更多蔬菜之前,他擡頭瞇著狹長的雙眼看了看另外壹位軍官,只見Phupha連長將滿瓶魚露炒空心菜直接扒入自己盤中,壹聲不吭、面無表情地拌飯吃,坐在壹旁看戲的 Wasant 醫生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兄弟,我敬妳是條漢子!
Tian 薄唇微張仿佛想說什麼,但還是緊閉上了嘴,只是默默低下頭,他感覺自己臉頰發熱。就這樣他生平第壹做飯經歷就在這樣充滿著淡淡粉紅色的尷尬氣氛裏度過,盡管得到滿足心情愉悅的醫生壹直想要逗他笑,但是他心裏還是緊張得壹批。
當受邀請的客人幫自己洗完餐具之後就告辭離開了。
Tian站在小屋前,當他看到兩輛摩托車都消失在視線中時突然感覺內心空蕩蕩的,就好像有人將整座山從他心中移走壹般。
Tian 點燃了木炭爐,還是覺得像第壹次看到壹樣不可思議。火苗很快就出現,他繼續向爐子中放了壹些燃燒物,又往鍋中倒了壹些水。這才起身上樓回房間那換洗衣物和洗漱用品,壹個被放在門口的塑料袋突然進入了他的眼簾。
Tian 迅速走過去拿起塑料袋打開,心中害怕是那兇殘的連長安置的什麼炸彈,不過當他將東西拿出來之時,他突然楞住了。
….那是壹床幹凈的白色蚊帳。
Tian 慢慢地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腕,看著哪些被蚊蟲叮咬過的紅色疙瘩,壹瞬間壹股暖意充斥著他的胸口,讓他的心不受控制地開始顫抖。
Tian抱緊自己蹲了下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心中充滿迷茫,完全不知該如何處理這樣的情緒。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介紹2021年 新的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小說第6章到這裏啦,earthmixcp實在太好磕了,兩個人的顏值不得了的,而且也演得很好,第四集中,那眉目傳情的樣子實在太讓人興奮了。然後他泰就是他泰,隊長直接問壹句:那妳是想追我嗎?我的媽呀,這節奏!滿分!

文章來源:天腐泰剧字幕组

上一篇:泰劇腐劇心語星願,千星傳說同人文第5章-那妳不和我一起去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