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5篇-妳現在真是不放棄任何壹個機會啊!

醉後愛上妳第9篇KK夫夫-友情會升華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15章,成年人的愛情就是這麽簡單粗暴,但也會有很多無奈吧,我現在越來越覺得這個世界好難去把握,連死亡都不知幾時的人生,真的好讓人擔憂!

在我還沒準備好的時候,我的左邊太陽穴就迎來了面前這個人重重的壹拳,我的整個身體朝旁邊趔趄了壹下,眼睛有壹瞬間模糊發黑,麻木的感覺慢慢變成了疼痛,接著又蔓延到整個頭部,我忍不住喊了出來。我努力站直身體,看著高大男子的模糊身影,他壓著他的指關節,發出了清脆的響聲,不慌不忙地向我走過來。
“妳想什麽呢?嗯?”能使我身體裏的血液瞬間結冰的聲音從我耳邊響起,我把臉撇向壹邊,努力讓渙散的意識回籠。
我握緊拳頭,感覺有溫熱的液體從傷口處流向我的左側臉頰,傷口應該是這個人右手食指上戴的戒指造成的。我面前的這個人扯著我的衣領使我靠近他,盡管我們身高相近,但這個人的勢力和德行跟我可差了遠了。
“打電話叫救護車,妳以為妳這樣做很聰明是嗎?”他長嘆壹口氣,“我從曼谷飛過來不是為了要把我弟弟送進監獄的。”
我閉上眼睛,倉庫周圍響起蟋蟀窸窸窣窣的聲音,倉庫裏面只有壹點兒從外面照進來的昏暗的燈光。我選擇不為自己辯解,因為沒有什麽能夠開脫我犯下的罪責—違抗命令。
“Taen,我以為妳是個聰明人,妳從不曾讓我和爸爸失望過,但是為什麽這次要這麽做呢?”Po哥松開我的領子。
“對不起!”這是我在此時唯壹能說的話。
“對不起有什麽用,能夠讓我原諒妳的唯壹壹條路就是把事情辦好。”Po哥抓起我的手,把壹臺手機塞進我的手裏,“妳做的讓我很滿意的壹件事就是把醫生的手機偷了來,我讓Puet把他自己的手機拿給Ban醫生用,妳用這臺追蹤Ban醫生吧,我都已經設置好了。”
我握緊Po哥給我的手機,Po哥轉身回到身穿黑衣站在後面的兩個人身邊,“去醫院,特殊病人樓,外科病房11號,想辦法確定那個醫生會按照我們的意思寫屍檢報告。如果讓我知道妳並沒有盡力,就準備好跟妳媽說再見吧!”Po哥說完之後就帶著兩個保鏢離開倉庫。
我在原地站了很久,我對Po哥威脅我的話已經麻木了,因為他為了讓我聽從他的命令,經常拿這些話來威脅我,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變成他們家的下等人。不管是過去的Aod哥,還是現在的Puet哥,特別是他們家的長子,也就是我稱作Po哥的這個人。
自從我搬進父親家之後,我就在放假期間見到了他的兩個兒子,Puet哥和Po哥都被送到曼谷讀書,當知道我是他們的另壹個弟弟的時候,他們看起來很吃驚。盡管他們兩個都聽話,要跟我好好相處,但是他們都知道我是什麽身份。Aod哥的小兒子,也就是Puet哥,他的性格還不錯,經常跟我說話,跟我玩兒,所以我們感情還不錯,但是他特別喜歡使喚我,讓我做壹些瑣碎的事情。Puet哥外表看起來很好,但是內心殘忍冷血。我曾經見到他用木棍打壹只剛買來的小狗仔,原因是它不可愛。於是,我跑過去用身體擋住木棍,不讓他把小狗打死。
心理反常的人不只Puet哥壹個人,叫Po的大兒子也是壹樣。這個人是我最害怕,最不敢靠近的壹個人。他話少,喜歡暴力,如果說Puet哥殘忍的話,Po哥有過之而無不及。幸運的是,自從他在曼谷學習經濟管理畢業之後,Aod哥就讓他接管曼谷的生意,而家這邊的生意就交給了Puet哥。在Puet哥手底下辦事我不會覺得太煩心,因為我們兩個還是能夠商量的,至於Po哥,真的是可以用壞來形容了。特別是現在,Po哥代替正在準備逃跑的Puet哥處理這件事,更是讓我心裏不舒服。Puet哥從來沒有對我動過手,但是Po哥會,這次他給我的這壹拳只是壹個提醒,讓我乖乖按照他說的做。其實,我除了悶頭按他的吩咐去做之外,什麽都做不了。
Bannakij醫生!
我從倉庫走出來,抓起黑色外套上的兜帽扣在頭上,左邊太陽穴的傷口壹抽壹抽的疼,我朝停在大門口斜對面的車走去。那個醫生的臉不時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裏,影響我的思考,為什麽我會叫救護車嗎,就是因為我擔心他,不知道他的腦子裏面會不會有積血,如果有的話,他就能及時得到治療。我以前從沒有這樣擔心過誰,這個人身上肯定有什麽特別之處,以至於我會時時刻刻惦念著他。
真是不敢相信,拍出來的照片跟真的壹樣。我看著Ban醫生的身體趴在地上,頭浸在滿是幹葉子的地面上的壹灘血裏,死亡的姿勢,地面上和臉上的血的噴散狀況,都是被經驗豐富的法醫親自設計的,地點選在我們現在住的那棟房子後面的壹個樹林裏面,現在天氣很冷,黎明的陽光還不能把濃厚的,灰蒙蒙的霧撥開。
“好了嗎?”Ban大聲問道。
“好了!”
“Ok!”Ban把臉從血攤裏挪開,表情看似松了壹口氣,扭動著身體想要站起來,我趕緊跑回去,拽起他的手臂把他扶起來,為了更像真的,我壹直給他戴著手銬,把雙手反剪在背後,“給我看看照片。”
我把手機伸到他面前給他看,他略有所思地盯著照片看,“把頭部放大壹點。”
我按他說的那樣做了,“對於我這樣的普通人來說,可以說是幾乎像真的壹樣了,妳覺得怎麽樣?”我看著面前這個滿頭滿臉都是血的人,血滴在衣服上,形成鮮紅的血漬,如果有人看到這壹幕,肯定會覺得很驚悚,“我覺得就用這張吧,趕緊弄完,我好趕緊給妳洗澡。”
Ban擡起眼看著我,“等會兒我自己洗!”然後他就專註得盯著那張他自己被槍殺的照片,“整體看起來還可以,事實上,如果能看到子彈進入的傷口就會使這張圖更像真的,但是我們采用的方式會讓傷口隱藏在頭發裏,而從射擊的角度來看,子彈穿出形成的傷口應該在嘴巴到下巴之間,所以臉趴在地上的姿勢也會使我們看不到傷口。”Ban抿著嘴,思考著什麽,然後開口說道,“把這張照片發給妳老板吧!”
“好的…”為了不讓他看到我的手機屏幕,我轉過身,把照片發給了Po哥,“也不知道我老板會不會相信?”
Ban站在那裏靜靜地看著我,我知道他正在猜測我提到的老板究竟是誰,“如果妳老板不是法醫的話,應該看不出什麽端倪。”
我把手機揣進兜裏,“他不是,整個府就妳這麽壹個法醫。”我朝他走過去,環住他的肩膀,“去洗澡吧,血很臟的,都流進妳腦門兒的傷口了。”
Ban皺了壹下眉,“先給我解開手銬!”
我在猶豫要不要那樣做,我想讓他在我的控制範圍內,但是如果現在想討好他的話,我恐怕只能按照他說的那樣給他解開手銬了。他壹獲得自由,就徑直朝家的方向快速走了,以至於我必須小跑著追上他,挽起他的胳膊。
“妳啊…我真是壹點兒都不能大意。”因為嚇了壹跳,所以我喊道,緊緊抓住他的胳膊。
由於我抓住了他的肩膀,他停住腳步,“那妳就千萬別大意!”他掃了我壹眼,“因為,如果妳大意了,我就肯定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消失的無影無蹤?那是因為妳真的死翹翹了!”我拉著他的胳膊,讓他跟著我走。他開始壹陣陣地幹咳,從昨晚開始,他咳得越來越嚴重,我必須盡快帶他去洗澡,然後讓他休息。
我先帶他走到停在房子前面的車旁,拿出我放在後背箱裏面疊地整整齊齊的襯衫和褲子。我經常會在車裏放壹套備用的衣服和小毯子,因為有的時候我下課都已經晚上九點鐘了,感覺太累的話就直接睡在學校。拿完衣服,我就帶他回到家裏,直接走到位於房子後面的洗手間。在洗手間門口,當他看到我即將邁進洗手間的腿時,他突然停住腳步,“等會兒!妳進來幹什麽?”
“妳壹個人洗不了,洗手間裏沒有鏡子。”
Ban皺眉,“妳現在真是不放棄任何壹個機會啊!”
他說的也沒錯,平時我沒機會這麽近距離地跟他待在壹起,沒辦法擁抱,沒辦法觸摸,沒辦法壹直看著他。現在好不容易機會來了,我肯定要抓住它啊!“我只是想幫妳,血不好洗!”
Ban靜靜地盯著我看,我好想讀懂他心裏到底在想什麽,“那妳在洗手間門口等著,如果需要幫忙,我會叫妳的。”
我知道他肯定不會叫我進去跟他壹起洗的,“行吧行吧!”我輕聲回答他,他帶我走進洗手間,這個洗手間應該不太稱他們城裏人的心,水泥地面潮濕又陰冷,有抽水馬桶,還放著壹個帶有龍的花紋的水缸,不用試也知道缸裏的水有多涼,我突然想起什麽,“我應該給妳燒點熱水,妳等壹下可以嗎?”
“不用了,能洗。”Ban雙手環胸,看起來對這種條件的廁所絲毫不在意。他是畢業於曼谷高等學府醫學院的高材生,但是很接地氣,壹點都不高傲,能和每個階層的人相處,這讓我對他更有好感了。
“但是妳病著呢!”
“我說了我能洗!”他堅持說道,“如果妳想去燒水,就去吧,我自己在這兒洗冷水澡。”
我嘆了壹口氣,看來只能先依著他了,因為從我們相識以來,他就是被強迫的那壹方,他應該也受夠了吧!“行,行,這是我的衣服,留給妳穿,對於妳來說可能大了點兒,但是總好過沒有。”我把壹件米白色襯衫和壹條西褲遞給他,他接過衣服,用力關上了衛生間的門,在被門拍到臉之前,我趕緊後退了壹步。
我靠在衛生間的門上,拿出手機,我看到Po哥已經看到我發給他的照片了,但他並沒有回復什麽,我因為害怕而心跳加速,他會相信嗎?我把手機放回口袋。衛生間裏面傳來水灑在地上的聲音,這使我心裏感到很溫暖,我想著,等會兒就能看到他走出來,幹幹凈凈的身體外面套著我的衣服。
當我聽到衛生間裏傳來叫我的聲音和開門聲時,我從我的想象中驚醒,“Taen!妳進來壹下!”
我根本就沒有想發生了什麽,直接推門進去,出現在我眼前的Ban就是正在洗澡的人應該呈現出的那樣,他的身體都濕了,衛生間裏彌漫著血腥味。自從那晚因為Ban主動而發生了那件事之後,他當著我的面脫衣服應該也不會感到害羞。他的吻就像點燃了森林裏的幹柴,之後發生的事就如星火燎原之勢,控制不住。
我現在只是深深地希望,Ban能夠再壹次成為主動的那個人,或許,他現在的行為就是那個意思呢?
“怎麽了,要我幫妳做什麽?”我的眼睛本能地掃遍了他的全身,Ban轉身背對著我,走到水缸旁邊。
“不管怎麽洗,總感覺壹直有血流出來。”他抓了抓自己的頭發,我註意到他的後背上還有血漬,要洗掉這種程度的汙漬,單靠用水沖,應該是洗不掉的。“血很臟,都是病毒,現在恐怕已經染上豬瘟了!”
“所以是想讓我幫妳洗幹凈,是嗎?”我把外套脫掉,掛在門把手上,解開自己襯衫的扣子,“壹開始我就說要幫妳洗!”
Ban嘆了壹口氣,“趕緊脫完過來!”
我快速把自己的衣服脫完,清晨的空氣確實讓我感覺冷颼颼的,但是身體裏被點燃的火更讓我覺得熱。我努力控制著自己,從Ban手裏接過水瓢,然後沖水清洗他後背上的臟血,我用手搓著對方的皮膚,“這樣下去,我會控制不了我自己哦!”
Ban沈默了壹會兒,他的身體有壹點抖,“等壹會兒…先…先洗完澡。”
我不知道我想的對不對,他故意把我叫進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嗎?我快速地認認真真地把沾在他身上的臟血洗掉,為了趕快進入到下壹步。當他的身體被洗幹凈了之後,我舀水沖了沖濺在自己身上的血漬。Ban走過去拿起毛巾擦了擦臉和身體,然後把毛巾扔給我。
“太TM冷了…”Ban嘟囔了壹句,輕輕咳了幾下,拿起掛在墻面掛勾上的衣服,向門口走去。我眼睛壹眨不眨地盯著他,他回頭看了壹眼正在擦身子的我,“床上見!”
Ban低頭把我扔在地上的壹堆衣服也撿起來,離開衛生間。我感覺自己像在做夢壹樣,趕緊跟著他出去。他會在床上等我嗎?我肯定是在做夢,肯定是!
當我走到臥室,進入我眼簾的壹幕是,Ban正在搜我的褲子口袋,就在那壹秒,我清醒了,我知道他所做的壹切都是故意的,他知道我的褲子口袋裏有什麽,然後他就用他的身體迷惑我,讓我中計上當。
我作勢要跑過去搶回褲子,但是已經晚了,Ban把我的衣服扔在地上,右手握著左輪手槍,指著我的胸口。我靜靜的站著,驚訝地睜大雙眼。我忘記他是多麽聰明的壹個人了,是我自己失算大意了。
來而不往非禮也,栽到Ban醫生手裏,我認了。他報復了我,是我罪有應得。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15章到這裏啦,我覺得劇的尺度可以再大點,可以學學日劇窮鼠的奶酪的尺度,超棒,可以看好幾遍,哈哈!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4篇-妳還沒有男朋友嗎…

2 thoughts on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5篇-妳現在真是不放棄任何壹個機會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