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6篇-妳現在真是不放棄任何壹個機會啊!

醉後愛上妳第11篇KK夫夫-還記得誰曾許諾過嗎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16章,感謝小夥伴們還有人在看我的網站,最近想著過期要不要不續了,動力不足,現在看到有評論起來,感覺滿血復活!

我唯壹害怕Ban在我辦公室看到的事情是:我接收學位。
我看著正上樓的Ban醫生,他正走向我在培訓學校三樓的辦公室。我的辦公室大概會給Ban留下深刻印象,我經常會把壹些不必要的東西丟掉,只剩下壹個幹凈整潔的房間,因為我覺得待在壹個幹凈又敞亮的地方很舒服。我清楚地知道Ban需要搜查我的辦公室,以便找出我是誰。我也很自信,除了照片和我給孩子們上課準備的資料,Ban不會找到什麽。
有壹點可能會反常,那就是工作桌後面的展示櫃裏我接收學位的照片。我不知道Ban會不會覺得反常,如果他看到我是去年才拿到學位證書,也就是我25歲的時候。
但誰會懷疑拿到學位的年份呢?Ban可能都還不知道我多大。我盡量撫去內心的擔憂,直接走向教室。我透過門上玻璃看那群可愛的學生,他們已經準備好了,在坐著等我。我來遲了將近十分鐘,必須要向這群孩子說聲十分抱歉。
我打開門走進去後,熱鬧的交談聲消失了,孩子們都轉過來向我行合十禮,臉上洋溢著微笑。
“抱歉,老師來晚了點。”我直接走到白板前,視線掃過正翻開課程資料的孩子們,“今天老師會繼續將生物分子這課講完,然後會在最後給妳們做壹個定向考試,如果有問題,就趕快來問,因為就快要考試了。”然後我就發現窗邊穿著校服的男孩子的沒有將絲毫註意力放在教室裏,他用手托住下巴,看向外面,還笑個不停。
“Sorawit!”我喊那個高高瘦瘦的男孩,“先回神聽課,怎麽了,在想女朋友嗎?”
我的話在教室裏引起陣陣哄笑。Sorawit經常成為我調侃的對象,為了讓課堂變得更加有趣。這孩子被我調侃後的反應也是非常可愛,讓我和其他孩子都更加放松了。Sorawit轉過去看著我,壹臉緊張,臉都紅到耳後根了。
“沒……沒想誰。”Sorawit擡起手撓了撓頭,馬上翻開了我發的課堂資料。我是在去Sorawit的學校輔導考試的時候認識他的,他來找我,說他想學醫,想讓我幫他補課。我就邀請他來上集中培訓考試課了。Sorawit是個老實又認真的孩子,我也希望這個孩子能得償所願,考上醫學院。
“臉都紅成這樣了,肯定是有了,女朋友怎麽比得過老師我呢?”我再次調侃這個男孩子,然後回到了教學模式中,“好了,翻到三十九頁,氨基酸的分子結構……”
教學順利進行,且生動有趣。我特別高興能給孩子們上課,沒想到有壹天自己的身份會轉變成老師。但因為有必要,命運就把我帶到了這條路上。我要謝謝讓我下定決心這樣做的人,因為我愛這份工作,而且待遇也可以說是非常不錯。
上完課後,我的目標就是上去找那個在辦公室等我的人,我成功地取得了Ban的信任,精心的謀算騙得Ban以為我和壞人不是同壹個人,讓形勢也向好的方向發展了。我盡量說服Ban寫假報告送到警察那裏去,所有的壹切都解決後,Ban還是無法抓到我和這件事有什麽牽扯,我就會正式去追Ban醫生。
想讓那天快點到來,讓我和Ban都從這亂七八糟的事情裏抽身,然後幸福地在壹起。
陽光在早晨的濃霧中取勝,照進了我和Ban待在壹起的臥室窗戶。我白皙的皮膚能感受到溫度,身體開始發熱。指向我的槍口讓我覺得好像連時間都停止了,看到拿著槍的手的主人後,我的心開始作痛,是那個勇敢的法醫的手,是我愛的男人的手。
事情反轉成這樣,我不怪Ban,是我先招惹他,我欺騙他,背叛他。即使是這樣,我也不行讓自己落得這樣壹幅下場。所有的壹切都超出了控制,Ban也落入了危險之中。
“Ban……”我用沙啞聲音叫他,“放下槍。”
“妳已經沒有絲毫權利命令我了,Taen先生。”Ban盯著我,臉色平淡且堅定“把兩只手給我舉起來。”
我按照他說的話做,Ban用腳撥弄我的褲子,他低下身子在我褲子口袋裏找某樣東西,同時還用槍口指著我。他的視線沒有離開過我壹秒,沒過多久,他就找到了需要的東西。
我的手機。
Ban謹慎地把目光移向我的手機屏幕,發現我的手機有密碼後,他皺起眉頭,“說密碼。”
“Ban。”我試圖阻止Ban的動作,如果他打開我的手機了,他就會知道所有的真相,“我們必須談壹談。”
“我要讓妳說的唯壹壹件事就是把所有的事情解釋清楚,妳是誰?為誰賣命?誰殺了Jenjira?這之後就是警察的事情了。不管有多硬的後臺,如果證據確鑿,妳都逃不過的。”說完剛才那些話,Ban咳嗽了幾聲。我準備趁機沖過去把槍搶過來,但Ban反應也很快,大聲咆哮道:“站在那裏,別過來。”
我頓住了,等待下壹個合適的時機。我知道Ban不是壹個擅長搏鬥的人,他的武器只有壹個聰明的腦子,不足以應對像我這樣經驗豐富的人。Ban手裏的槍是真的有子彈,但我知道Ban不會將子彈射出。
“Ban,妳不舒服,趕緊穿上衣服,好嗎?”我調轉話題,表達對眼前人的關心。
“說密碼。”
“但天氣冷,如果這樣下去,妳會……”
“妳聽不懂嗎!我讓妳說密碼!”Ban大吼道。他壹臉兇狠,又充滿了憤怒。我之前不曾看到Ban這幅樣子,我不得不沈默下來。
令人窒息的沈默在我和Ban之間慢慢產生,打破這份沈默的不是說話聲,而是Ban手裏我手機的振動聲。我驚恐又絕望地瞪大雙眼。
這段時間沒有幾個人會經常給我打電話。
Ban立刻看向手機屏幕,以便看清打電話過來的人的名字。他沒說什麽,就好像不知道打電話進來的人是誰。Ban朝我走來,擡起槍口指向我的頭。我瞥向手機屏幕,為了看清是誰打來的,是個我沒有保存名字的手機號碼,但我知道這個號碼是誰的,是我在逃的哥哥的新號碼。
“接,跟平常壹樣說話。”我還沒來得及反對,Ban就按下了接聽鍵,並且打開了外放,為了讓自己能夠聽到對話。我閉上眼,準備迎接這正接通的電話。
真相即將暴露,Ban壹聽到打電話過來的人的聲音就會明白所有的壹切,不想知道這之後會發生什麽。
“Hello。”我輕聲接起電話。
[我看見Po發的照片了,Taen妳把Ban醫生殺了嗎!!]電話那頭的嘈雜的聲音傳出了回聲。我看到Ban轉過去沈默地看著自己手裏的手機,[我說了只是做些讓Ban願意寫報告的事情,但沒有讓妳殺了他,蠢貨!妳殺了我朋友!]
“Po哥讓我這麽做的。”我回答Puet哥,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變得跟平常沒什麽兩樣。
[天吶!]Puet哥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痛心,[Po哥TMD……我不想讓事情變成這樣,我不想讓Ban成為另壹個死去的人。]哥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想哭,我已經對這個人跌宕起伏的情緒麻木了。我小心翼翼地觀察Ban的反應,他的眼睛因為驚訝而瞪得老大,拿著槍的手也開始發抖。
“哥……我不方便說話,等會兒打過來。”我趕緊結束談話,眼睛瞥向臉色正十分復雜的Ban。
[妳必須在壹個小時之內打過來,我們必須要聊聊Po哥的事情。]然後電話那頭的人就掛斷了。Puet哥掛斷電話後,出現的只有壹片沈默。Ban正拿著手機的手垂到身旁。我看見了從Ban那裏搶回槍的機會,Ban的失誤是離我太近。我覺得我能在壹眨眼的功夫裏搶回來,因為我的搏鬥經驗更豐富,再加上面前情緒不穩定的人壹定會放松警惕。
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是等待合適的時機,我必須要把把武器搶過來,同時也不能威脅到我和Ban的人身安全。
“那是檢察官的聲音,對嗎?”壹臉迷惑的Ban讓我感到同情和揪心,“檢察官還沒有死,躲到暗處去發號施令了。”Ban正在回顧我曾說給他聽的事情,我那次說到檢察官是為了轉移Ban放在我身上的註意力,“叫Puet哥,妳跟檢察官什麽關系?別說跟那什麽小家庭有關。”
說完後Ban肯定會自己把壹些事情拼湊在壹起,“我覺得我應該不用做過多的解釋了。”
“妳是檢察官的弟弟,對不對?”Ban把槍口壓向我的額頭,用生硬的語氣說道,“回答啊!”
我閉上眼,“是的,我是Songsak檢察官同父異母的弟弟。”
“把所有事情都說完,到底發生了什麽?為什麽Puet會讓妳來威脅我?又是誰殺了Jenjira?還有,那個叫Po的人是誰?”現在的Ban看起來十分可怕,因為憤怒和和痛心,他開始失去冷靜。我覺得Ban的心裏已經有答案了,但沒有說出來。那時,幹冷的空氣向我靠近,Ban壹臉糾結,後又咳嗽了起來。我利用這轉瞬即逝的時機,擡起手抓住Ban的右手腕,狠狠地扭過。我知道我給Ban帶去了不少痛苦,但我別無選擇。
“啊!”Ban叫了起來,痛苦地臉色表明他還在不服輸地跟我的力氣做對抗。他的另壹只手握拳,攻向我的腹部。我沒想到他還有這麽大的力氣,幸虧及時擡手擋住了。在我想伸手從Ban手裏奪過槍之前,Ban知道他正處於不利地位,所以他就放開了槍,讓它掉在地上,這樣也好過讓我拿到槍。幸好槍沒有走火,我試圖彎下腰去撿槍,但卻發現Ban把槍踢到另壹邊去了。
除了要疲於應付搏鬥以外,還要動用腦力解讀面前這個人的想法。有時候Ban的智慧已經超過了我的估算。發生在廁所裏的事情就給我上了壹課,讓我做什麽之前都要考慮周到。
Ban的拳頭攻向我的臉,我及時低下頭躲開,這讓Ban失去些許平衡。我抓住Ban的腰,把他拉向我,從背後抱住他,把他壓向房間的墻壁。Ban沒有辦法戰勝我的力量,但等到把他的手臂攏到壹起,讓他安靜待著的時候,我也幾乎要停止呼吸了。
“Ban!”
Ban停止掙紮,氣喘籲籲,身體發抖。我壓住他,不讓他從我懷裏掙脫開。“……Puet殺了Jenjira,對不對?”他用沙啞的聲音問道。如果Ban能在不用我解釋的情況下,把所有接近真相的事情的串在壹起,我也並不覺得奇怪。
“如果我把壹切都告訴妳,妳願不願意聽我把事情說完?”
回答我的是Ban沈重的咳嗽聲,我感覺Ban 的身體要比正常情況要燙。我嚇了壹跳,把他摟得更緊了,這樣肯定不行。
“妳必須要穿衣服。”我在思考怎麽做才能不讓Ban在我去拿衣服給他這期間逃走。“我不會用槍,不會鎖住妳,希望妳就待在這裏,等我去把衣服拿給妳穿,然後妳就能知道所有的壹切,可以嗎……”
Ban轉過頭看著我,“我不信妳,妳會去撿槍。”
“我用我的生命起誓,我不會那樣做。”我堅定地說道,“不會有什麽隱瞞,從現在起,我所說的事情都是事實。我現在想讓妳跟我待在壹起,不要去別的地方,直到聽完……可以嗎?”我漸漸放開了他,慢慢往後退了壹步,特別害怕Ban會從房間裏跑出去,但Ban卻沒有。他靜靜地站著,把臉轉向墻壁。我趕緊抓起散落在地板上的衣服,拿過去遞給Ban穿上。他接過襯衫穿上,寒涼的天氣可能會讓Ban的病情變得更加糟糕。
我和Ban在壹陣沈默中整理好自己之後,我拉起Ban的手,走回床邊。Ban沈身坐下,眼神遊離到窗外,臉色看起來很蒼白很疲憊。
“再過不久,應該就會有消息說,Bannakij醫生秘密失蹤了。”Ban出聲道,眼神警惕地掃過被踢到房間角落的槍,“如果我在外面現身,我就會真的被殺掉,對不對?”
“對,現在妳要假裝自己已經死了。”我慢慢沈身坐在Ban身旁。
“如果是那樣,就趕緊說,到底發生了什麽鳥事!”
我深吸了壹口氣,又慢慢地呼了出來,以此緩解緊張感。如果這件事能換得Ban跟我在壹起,不逃到其他地方,我也就認了。
“檢察官是殺Jenjira的兇手。”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16章到這裏啦,今天國內發生好多事,應該說這兩天,感嘆還好層出不窮的腐劇壹直在身邊出現,所以感覺還是很幸福的!又是為kk夫夫打call的壹天!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15篇-妳現在真是不放棄任何壹個機會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