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1篇-妳知道嗎,Taen老師是gay來的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1篇-上床不代表愛

最夯BL同人小說推薦網的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推薦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 第21章,如果壹直都需要尋找愛,那麽結局都會悲慘,小說裏的Tan比劇裏的更可悲壓抑。。雖然結局肯定都是he,但只論過程的話,小說的老師沒有家人的愛,還被本應是最親的人拿自己媽媽的命威脅利用,好不容易有了陽光,卻發現陽光其實是照著別人的,還是自己的親哥,自己身邊的陽光不過是余光的憐憫.

我擡起頭看著電視上正在播放的熱點新聞,村子裏的居民聽到汽車巨大的轟鳴聲紛紛出來壹探究竟。今天下午大致粗略地勘驗了壹下那名檢察官的屍體。Ban借以他人之手,用我料想不到的方法報了警,他從容不迫。
Ban說我們必須要從頭再來,之前他所想的壹切都要推翻。他需要時間休息,現在正在我的房間裏睡著。感冒再次找上了Ban,他叫我下課之後去藥店給他買抗生素。但我無論多麽擔心,卻還是要裝作什麽都沒有發生的樣子。我還得去給孩子上課,讓所有人都以為我對今天發生的事壹無所知。
“Taen老師好,”那個經常是最後壹個回家的女生站起來快速地朝我行了個禮,然後立馬跑了出去,我也回禮給她。我轉過頭去看新聞,想著應該還在播報那具檢察官屍體的事情,忽然屏幕上壹個男子出現在我的視線內,那是壹張令我每次看到都會毛骨悚然的臉,他的名字叫做Sngyos。
“我認為應該不是自殺,但無論如何也要等檢查結果出來,”Po哥接受了記者的采訪,我在他的臉上見到了前所未有的悲傷,“具體的細節可能要問警察了,我只知道我的弟弟離開我了。”說完,Po哥就立馬離開了鏡頭。
我看了看手機,自從Po哥知道Pud哥離世的消息後,就沒有聯系過我。我不解,最起碼他也得打通電話告訴我壹聲吧。因為我覺得,他應該是警察在那座廢棄屋子裏,發現他弟弟非自然死亡後通知的第壹人。
我不知道這件事兒是否值得深究,可我覺得這事兒像是Po哥做的。
要不然呢?這是必須要問的事情。Po哥對Pud哥的感情血濃於水,如果Po哥要殺死Pud哥,那壹定是Pud哥對Po哥做了些什麽(過分的事),結果落得自己被殺的下場。
電話鈴聲把我從思緒中喚醒,是陌生的號碼,我盯著屏幕思考了片刻,接通了電話,“餵您好。”
[您好,請問是Taen老師嗎?]電話那頭的聲音特別低沈,我正納悶是誰呢,對方先開了口,[我是Bunloet,Ban的哥哥。]
“哦哦,是Bunloet醫生啊,”我盡量使自己的聲音聽著親切壹些,好像之前是給過他我的號碼,“找我有什麽事情嗎?”
[妳知道我是醫生哦?]他這麽壹說我才意識到,他還沒有告訴過我他是醫生,我都沒思慮周全就脫口而出了。
“哦哦,碰巧在搜索引擎上搜了您的名字,”我清了清嗓子,“話說您找我有什麽事嗎?”
[看到檢察官的新聞了吧,先是消失,再發現就已經是屍體了。]我從Bun醫生慌張的語氣中捕捉到了重點,[Ban現在沒準兒也會這樣,都沒人看到。]
“興許不是呢,Ban醫生可能還好好的,只是躲了起來。”這則新聞著實嚇著了Ban的哥哥,不過我曾經聽Ban隱約說過要把真相告訴哥哥。Bun醫生正要繼續說下去,我則先開了口,“醫生……”
[嗯?]
“現在您在哪裏呢?”
電話那頭安靜了片刻,像是被我的問題嚇到了,[在酒店。]
“您現在有空嗎?我帶您去個地方。”
[帶我去哪兒?]
我覺得如果我說Ban跟我在壹起,Bun醫生也未必相信,沒準兒還會報警也說不定。“我去哪裏接您呢?”
[稍等,我還沒有決定。]
Bun醫生給我的感覺像是在跟Ban說話似的,我知道該怎麽應對他們這樣的人,得讓他們感覺到像是自己在掌控局面才行,“或者您開車來找我可以嗎?我發定位給您,我想帶您去見壹個人,應該會對幫您找到Ban有所幫助。”
[妳指的是誰啊?為什麽去見他要好過找到Ban呢?]Bun醫生還是不肯輕易下決定。
“這邊的警察辦事不利,您也沒法寄希望於他們身上啊,”我深吸了壹口氣,“來吧,我等您。”
我發給Bun醫生的地址就是我的住所,城中心的壹棟二層樓,這座房子位於整個府(相當於省)最繁忙的地段。到了晚上會比其他府的大城市安靜壹些,但是這附近有市場,街上燈火通明,還有往來的車經過,看上去應該不會讓Bun醫生感到害怕。我開車過來,看到門口正停著壹輛車,如果沒記錯的話那是Bun醫生的車。我警惕地望了望周圍,沒什麽反常的,他應該是自己壹個人來的。
我們同時下車,他望著我疑惑地問,“這是誰家啊?”
“我家。”
Bun醫生皺了皺眉,“我怎麽開始害怕了,妳騙我過來打算要幹嘛啊?”
我搖搖頭,這要是換做平常我估計都要笑出來了,“請進吧。”
“進去幹嘛?還有,妳說的能幫我找到Ban的人呢?”Bun醫生還依舊站在原地不動,我決定快步上前拉他進來,他見狀往後退了退,不過我還是在他逃跑之前抓住了他的胳膊。
“Ban醫生他好得很,就在這裏頭,”我低下頭負載他耳邊道,“我先問問,您叫警察來了嗎?Ban醫生還活著的事就連警察都不知道,要是警察來了,那想要殺他的人自然也就知道他沒死了。”
Bun醫生瞪大了眼睛,疑惑地看著我,“妳說什麽呢。”
“您有沒有叫警察來,有沒有別人跟著?要是有,叫他回去行嗎?”
Bun醫生壹臉的不信任,淡定地說,“先讓我見到Ban。”
“我就知道,妳壹定是帶人來了,”我深吸口氣,“Ban會解釋給您聽的,到時候您就明白為什麽我不想讓警察插手這件事兒了。”
Bun醫生看著我,仿佛在深思著,繼而開口說道,“如果進去之後我沒有見到Ban,妳會出大事兒的,Taen老師。”
我帶他進了家門,家裏漆黑壹片。我打開燈,他小心翼翼地環顧著四周,絲毫不相信這樣的氣氛是有人在家的狀態。這是Ban的策略,如果我不在家,他肯定不會開燈。
我伸手去開客廳的燈,“您帶來的人是誰啊?”
Bun醫生靜默地看著我,“在見到Ban之前我是不會說的,如果妳敢騙我,我立馬叫我的人進來。”
我嘆了口氣,徑直帶他到樓梯,“您知道嗎,我帶別人回家的原因無外乎就那麽幾個。”
“原因就是,”他還是壹臉謹慎地看著我,
“第壹,有時候我會帶我喜歡的男人回來睡覺,”我感覺這個答案估計是嚇著他了,“為了隱瞞我帶您來見Ban的事情,妳就用這個理由做借口告訴壹同來的那個人,行嗎?就說我喜歡您,所以讓您來我家,並且為了博取您的好感,聲稱我能幫妳找到Ban。”
“等等……我不,”Bun醫生欲言又止。
“我知道您不是(gay),但是我得找壹個可信的借口,防止別人懷疑,為什麽我無端端地把妳帶回家,雖然我們認識。”這話壹說完,Bun醫生的表情看上去比之前還要不信任我。我帶他上樓去臥室,敲了敲那扇緊閉的門,“Ban,是我,”我轉了轉門把手,Ban沒鎖門,因為他知道我有鑰匙,鎖了也沒什麽意義。
我壹打開臥室的燈就看到Ban站在床邊,右手緊握著槍,他看著我們,那眼神就仿佛是在掃視第壹次見到的人壹般。兄弟二人都驚詫地呆呆望著對方,很長壹段時間都沒人開口說話。
“Ban……”最終還是Bun先打破了沈寂,他上前壹步來到Ban面前,兩只手搭上了弟弟的肩膀,然後緊緊地抱住了面前的人,“哥哥還以為妳死了!”
“Bun哥,”Ban聲音沙啞。他把槍收了起來,也伸手抱住了哥哥。我見他的表情像是在傾訴著恐懼,想哭的樣子,“我聽到是有兩個人的腳步聲,所以……就拿了槍出來。”
“不是別人啊,是哥哥,妳身上怎麽這麽燙啊,發燒了嗎?”
“壹開始以為只是普通感冒,但是開始發高燒,嗓子也特別疼,有痰,就托Taen醫生幫忙買阿莫西林了。”
“天氣壹轉涼妳就容易生病,”Bun醫生摸了摸弟弟的頭,Ban也低下頭靠著哥哥的肩膀。他們兄弟二人就這樣抱了很久,我在壹旁看著,心中的愉悅難以言表,這是真正手足之間的感情啊,是我從未曾在哥哥那裏感受到的。
最後,還是Bun醫生先推開了弟弟,“妳挺好的吧,沒有哪兒受傷對吧?所以,到底發生什麽了,為什麽妳跟Taen老師在壹塊?”
“我先回答哪個問題啊?”見這壹連串兒的問題從Bun醫生嘴裏冒出來,Ban笑著問。
“都要回答我,”Bun醫生輕輕撫摸著弟弟的頭發,“咱們今天回家好嗎?不用再到遠的地方工作,我會跟Ygyut老師說讓妳到學院裏當老師。”
“不,還不能回去!現在還很危險!”我大喊道,“醫生您還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Bun醫生轉過頭來,用壹副似乎明白了什麽的表情,望著遠處正倚著門框的我,“妳跟Ban之間肯定有什麽。”
“我不知道Ban是怎樣看待我的,但對我來說,Ban是我壹生都要保護的人,”我就這樣直言不諱地說了出來,只見Ban邊搖頭邊用手扶額。Bun醫生此時也正用那雙烏黑的眼睛征征地望著我,我想他應該已經清楚了。
“男朋友?”
“對,我愛Ban。”
“Bun哥!”Ban立馬叫住哥哥,看著他猶豫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過只為自己考慮了,但Ban的臉色真的比往常要凝重很多,他可能在生我的氣,亦或是覺得羞恥也說不定,不過他這樣還怪可愛的,但貌似現在說這話也不太合時宜。
“Taen是讓我還能活到今天的人。”
Bun醫生皺皺眉,“所以呢。“
“在我解釋這壹切之前……Bun醫生您別忘了,”我立馬開口,生怕他忘了之前跟我的約定,“您別忘了按照咱們說好的,打給跟妳同來的人叫他回去,否則我們就得付出更多的時間去讓旁人打消對我們的註意。”
Ban轉過頭來壹臉疑惑地看著哥哥,Bun醫生抿了抿嘴,然後舉起手機打給了那個人。
“餵……沒什麽事兒了,”Bun醫生繼而小聲道,“妳知道嗎,Taen老師是gay來的,他騙我過來就是想以幫我找Ban為借口,然後追我。”
Bun醫生這套說辭說的也太過自然了吧,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好。聽到這話,Ban轉過頭來看著我,我見他眉宇間的神色不太好,看上去不太滿意的樣子,不過沒多會兒他就又壹如往常了。
“總之沒什麽事情,過會兒我就回去了。要不妳們就先回去吧。我其實也覺得挺奇怪的,新聞上說Taen老師是死者的男友,但沒想到卻是這樣的人,不過他不會傷害我的。有什麽事兒我再打給妳們……謝謝啦。”
當我知道Bun醫生帶了什麽人來的時候著實嚇了壹跳。
“這是怎麽回事啊Bun哥,”Ban看起來疑心重重。
“我帶警察來,是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麽,”Bun醫生走到Ban身邊,拉著他和自己並肩坐在床上。他滿眼擔心地看著弟弟,而那溫柔的目光則在望向我的時候瞬間消失不見了。他用硬挺的語氣對我說道,“給我解釋清楚。”
時鐘滴滴答答,直到深夜十二點。氣溫在晚上驟降,即便是像Bun醫生這樣在曼谷出生長大的人,也都不得不穿上了禦寒的厚衣服。我下樓送Bun醫生上車,小心地環顧著四周。現在的馬路靜悄悄的,只能聽得到不遠處的卡拉ok傳來那些酒鬼嘈雜的聲音。
“這輛車您是租的對嗎?”我輕輕地拍了拍車前蓋。
“是,”Bun醫生按下鑰匙,“我明早去還車,然後麻煩妳到我們約定好的客運中心去接我。”
“我正在想要直接送您去機場呢,開車跨府也只需要壹個多小時,”我見Bun醫生不大舒心的樣子,“我想親自送您到機場,好親眼看您安全地上飛機。”
“妳方便的話也可以,”Bun醫生嘆了口氣,拉開車門坐到了駕駛位,我則走到車門旁,“Taen老師,”
“嗯?”我低下頭聽他說話,結果毫無防備地被他抓住了領子,壹把扽到他跟前,“我不知道警察或是其他什麽人是否還在這附近,但這件事是我想說的……”Bun醫生深吸了口氣,“我見Ban十分地信任妳,我弟弟的性命就托付給妳了,妳壹定要把他全須全尾兒地給我帶回家,明白嗎?”
“我明白,”我點頭回答道,這同樣也是我所堅定的。
Bun醫生點點頭,然後松開了我的衣服,開車離開了。我目送他的車子拐彎,直到消失在我的視線中。把他勸回去可真的不是什麽容易事兒,了解到全部事情經過之後,他堅持要留下來幫忙,直到Ban說,“哥,妳聽我說,……”Ban的語氣格外平靜,似乎是知道該如何應對哥哥,像這樣的情況就得講道理,盡量做到最低程度的感情用事。
“我知道哥妳擔心我,但是這件事兒非常的危險,妳不能這樣隨便的把自己的命搭進來。妳現在是爸媽、Mey姐和Baitey的支柱。如果妳為了我犧牲了自己,那爸媽還有嫂子和孩子該怎麽辦?”
Bun醫生壹言不發,Ban趁機繼續道,“在這裏Taen會幫我的。”
Bun哥抿了抿嘴,安靜了很久才緩緩開口,“妳答應我,這件事壹旦結束妳就要立馬回家,哪兒都不準再去了,不然我不回去。”
我轉身回到家裏,想到了Bun醫生強迫Ban發的誓,到時候必須要回曼谷去。他為了讓哥哥放心,立馬就答應了,可我卻不想讓Ban離開我。我是想跟著Ban的,但是我為什麽還要回去曼谷呢?壹開始來北部讀書就是為了照顧生病的媽媽,雖然媽媽她現在身體好轉了,可壹旦我回去曼谷,萬壹發生了什麽緊急的事,還來得及趕回來嗎?想到這事兒我就揪心,該怎麽辦呢?
我現在能做的應該就只有回去緊緊地抱著Ban入睡了,盡可能地珍惜我們在壹起的每分每秒。我要把Ban的安全放在首位,至於Bun醫生提到的事以後再說吧。
“Bun同意妳送他去機場了?”Ban壹邊刷鍋壹邊轉過頭來問我。今天Ban下樓做了炒飯,香氣四溢。不得不承認,他真的是我認識的病人裏最不像病人的了。我很想照顧他,幫他擦身子,餵水餵飯,就如同電視裏演的那樣,可Ban回來以後全都自己搞定了,還順手給我做了飯。
“對,約好是十點鐘,我大概下午壹點多就回來了,”我舉起手機看了看時間,“額,Ban,Bun醫生他多大了?”
Ban走到飯桌前坐下,“今年三十六了。”
我壹口飯差點噎死自己,“開玩笑呢吧?”
“怎麽,是看著顯嫩還是顯老啊?”Ban舀了勺飯送進嘴裏。
“看著超級顯小啊,我以為他就比妳大壹兩歲而已。”
“他是直男,有老婆孩子了。”
聽到這話我不禁笑了,看著Ban正低著頭吃飯,絲毫不關心我,“妳說這話是想讓我別打他的主意是嗎?”
Ban擡起頭怔怔地看著我,“那是妳自己想的!我只是講給妳聽而已。”
“我不會對他有什麽想法的,就算是我要對誰怎麽樣,也得壹個壹個來啊。”
我伸出手去擦他嘴角的飯粒。
Ban制止道,“我自己能擦……”他立刻抽了張紙巾自己擦了擦嘴,我也看不出他是不是害羞了。他是個很會隱藏情緒的人,想讓他表現出害羞可難了,得慢慢來。不過還是被我抓到了壹個他害羞的表現,就是轉移話題,“對了,跟Po聯系了嗎?”
看吧,他轉移話題了,“還沒,我打過去他沒接,怕是又有人遇害了。”
Ban咯咯地笑,“要是這樣也好。”
“但我覺得還沒有,那個報道還是正常在聯絡的,我覺得Po可能是忙著處理屍體呢。話說妳消失之後,是誰負責勘驗哥的屍體啊?”
“應該是送去附近府的中心醫院了,”話音壹落,Ban輕咳了壹聲,我不免有些擔心,“肯定是某樣毒物所致,我猜應該是氰化物,想給那邊的法醫朋友打個電話問問。”
“把電話給我也行,等下我試試打過去。”
“不行,那多奇怪啊,無端端地外人突然打過去問化驗結果,”Ban嘆了口氣,“誰會對Pud幹這種事兒啊。”
“肯定是Po,”我用拳頭輕輕地砸了下桌面,“Pud肯定給Po找事兒來著,估計是竭力想要揭露Po讓自己殺害妳的事情,所以才會被Po滅口。
Ban皺了皺眉,“如果是那樣為什麽要殺人呢,Po直接用Chenchira的案子威脅他不就行了。”
“也對啊,”我開始覺得頭疼了,“不過我也不知道他們倆之間耍的什麽陰謀詭計,什麽都有可能發生。那接下來我們怎麽辦好呢?”
“除了讓Po去死我想不出別的辦法了,”Ban望向窗外。
“我從來沒殺過人,但我覺得這次我可以,”我說的沒有半點猶豫,Ban壹臉驚詫地望著我。
“那樣怎麽行啊!被抓到了肯定是要坐牢的啊!”
“那就別被抓到……”我伸出手去握住Ban的手,“死了卻不明就裏,驗屍也什麽都查不出來,誰的氣息也捕捉不到,能完美做到這些的人不正是Ban法醫嗎,對嗎?”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小編給 kk夫夫新的同人bl劇 亡者之謎第21章到這裏啦,ban醫生的哥哥出場了,看來醫生的兄長並不像醫生說的那麽糟糕啊,都辭職來調查了.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0篇-記得我的味道嗎

4 thoughts on “泰劇亡者之謎mannerofdeath第21篇-妳知道嗎,Taen老師是gay來的

  1. 版主好,雖然第21章標題有修正了,但點下去依然是連結到第18章的內容,想請版主再更新一下,謝謝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