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75章-至少我的生活不用再這麽低三下四的了!

Tharn&Type第75章-至少我的生活不用再這麽低三下四的了!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5章介紹到這裏了, 是不可以分手,也絕對不會分手,這樣的神仙愛情真的好好呀!我也想要,我做夢壹下!

屋漏偏逢連夜雨

“Type,妳有什麽話要跟我說的……嗎?”
“雞婆!”
“哦豁,說得我都想把妳攆出去了!”
老實說,晚餐的時候Type是壹點胃口都沒有,尤其還有壹個“復讀機”壹直在重復問“妳什麽時候走什麽時候走?我要吃我老婆……”,還不斷地向他投射死亡凝視,Type只吃了兩三口就放下了碗筷,然後便將打包過來的的衣服整理進衣櫃裏,這個臨時借住的房間他也只打算住兩晚就走,其實也不想太過麻煩自己的好友。
可是,他也不想被人追問發生了什麽事,所以No躡手躡腳地跟在他後面還問了他最不想回答的問題時,他只能罵壹句“雞婆”後便不想再說什麽。他罵了壹句“雞婆”,No回了罵了他十句,最後還是悻悻地走進來坐到床上。
“餵,妳和Tharn又鬧別扭了啊?”
“不要用“又”這個字行嗎?至少我和他之間的問題比妳和Kla之間的問題少好吧?”
“妳說得我竟無言以對。”
No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依舊不肯離開這個房間,他嘆了口氣,轉過頭看著這個從始至終見證了他和Kla之間的愛情歷程的好友。
No也從始至終見證了他和Tharn的愛情歷程,從壹開始的討厭Tharn,到後來開始信任Tharn,再到後來成了Tharn的老婆,這些他統統都清楚,而且每壹個階段他都陪著他……但這並不代表他什麽事情都要告訴No。
“其實也沒什麽,只是小吵了壹架而已。”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次妳和Tharn鬧別扭來我這裏住還是Long那件事吧,我再沒記錯的話,那次的問題妳也說是小問題,但事實可不是小問題啊,而是……”這個前足球隊長攤開手做了壹個手勢,表示上次的問題絕對是壹個超級大的問題,鬧到差點就分手的地步了,因此,這回Type說只是小問題,前車之鑒,根本就不可能是小問題嘛。
“所以老子才說妳雞婆嘛。”
Type煩躁地說道,No聞言有點郁悶,但還是對好友的感情問題表示擔憂。
“好好好,雞婆就雞婆……妳們的問題有多嚴重啊?”
“就跟妳剛才形容的那麽嚴重。”最終,Type還是承認了問題的嚴重性,他重重地嘆出壹口氣,低頭看著腳上那雙穿了壹整天的襪子,心道:明天早上應該要買新襪子了。
他在心裏不斷地催眠自己,接下來要幹什麽幹什麽,就是為了轉移註意力,讓自己忘掉晚上發生的那壹段不愉快。
“啊?發生了什麽事情啊?是不是因為我和妳去喝酒的事情啊?”No問,Type也記起上周因為和No去喝酒的事情而跟Tharn鬥了壹下嘴,但那不過是壹件芝麻大的小事,跟現在這操蛋的感受完全沒法比,最後Type脫口而出……
“他誤會我跟別人亂搞。”
“啊?!妳給Tharn戴綠帽了!!!”
啪!
Type照著No的屁股狠狠地踹了壹腳,看過去的眼神帶著沖沖怒氣,看著對方壹臉驚悚的表情,好像自己幹了什麽十惡不赦的殺人勾當似的。
“妳妹的!妳也以為我劈腿?!”
“餵!妳冷靜啊冷靜,哥兒們,我只是重復妳說的話而已啦!”
“禽獸,我說亂搞,妳說戴綠帽,哪裏是重復了?”No訕笑壹聲,壹只手不停地摸著被打痛的屁股,另壹只手作投降姿勢,說自己表情誇張了。
Type煩躁地耙著頭發。:“他說我趁他出去工作的時候跟別人亂搞,我他媽哪裏亂搞了,他出差的時候我病得都快要死了,連起來尿尿的力氣都沒有了,哪裏有力氣跟別人搞,媽的!他根本就不聽我解釋,不講道理,我說什麽都不聽,不過是看到我跟人家小孩親了壹嘴 ,還跟我上綱上線!!!”
“餵餵餵,慢著Type,妳剛才說啥?親嘴!妳跟誰親嘴了?!”
好友的話驚得No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地大聲質問,Type煩躁得很,因為撒謊的人明明是那個死小孩。
“醫院裏的壹個病人,死小孩,壞小孩!他生拉硬拽地強吻我,我居然還傻傻地以為他真的是受傷了……我想殺了他!!!”此時Type緊緊地握著拳頭,那死孩子以為親了他他就會對他動心嗎?就會想跟他上床嗎?屎盆子可不是這麽扣的!
相反地,他想殺了他,想踹死他,想打得他不能自理,讓他再也不能去破壞別人的家庭。
這死小孩看起來人畜無害,實則城府深得很,真不應該對他這麽善良的!
Type知道在這件事情上他確實也有錯,但那並不是Thran不聽他解釋的理由,如果他真的跟那小孩睡了,Tharn要怎麽生氣怎麽發火他都無話可說,但他什麽都沒做啊,他沒有劈腿沒有出軌,十八歲開始他的身體就沒有背叛過Tharn,直到二十五歲了,壹次都沒有過啊!從始至終,他只有Tharn壹個人啊!
“誒,妳冷靜啊冷靜,那小孩喜歡妳?”
“不知道!別讓我再看到他!不然他就死定了!”Type咬牙切齒道,想把那死小孩扔進海裏餵鯊魚。他長嘆壹聲,狠狠地抹了壹把臉,當聽到好友的問題時不禁壹楞。
“要是他不肯罷休呢?”
“……”
“Type,我只是覺得,像他現在這樣對妳窮追猛打的,會就這麽輕易放棄嗎?反正我見證過那些介入妳和Tharn感情的人,沒有壹個是省油的燈。”Type又是壹楞,他轉過頭看向好友,旋即瞇起了眼睛。
對啊,如果那小孩不肯放手呢?
“而且我看妳……應該是不想和Tharn分手的吧?”
“想讓我再踹妳壹腳是不是?老子當然不分手啊餵!老子絕對不同意分手!”Type說得有些激動,態度也很堅決,不分手,他也從未想過要分手,他只是很生氣,很煩躁,很難過,這壹切壹切的負面情緒都沒有壹絲要分手的意思。
“但Tharn哥應該會認為妳想要分手。”
在他倆對話的間隙,突然有壹個聲音插了進來。
“Kla,妳這話是什麽意思?”兩人同時回過頭,只見Kengkla那小子倚靠在門口,手裏舉著手機。
“他喝得爛醉,我打電話過去他還以為是妳呢,都不笑我開口,他就什麽都說了。”
Type捏緊拳頭,克制住想要馬上沖回去找那個醉鬼的沖動。
Tharn是壹個酒量很大的人,倘若他喝醉了,那就表示他已經喝得不省人事了。
“他還說了些什麽?”No問自己的小男友,Kla瞥了他壹眼,道:
“Tharn哥想讓Type哥回家……”
還未等Kla說完,Type就無情地拆穿了他:“那是妳自己說的吧,不用找這種蹩腳的理由趕我走,妳越是想老子走,老子越是賴著不走,氣死妳!!!”
Kla恨得牙癢癢,差點就管理不好自己的表情了,他壹本正經道:“Type哥,我勸妳還是回去好好和Tharn哥說清楚吧。”
“No,妳家老公是蠢牛嗎?人家喝醉的時候回去能說得清楚什麽?”Type並沒有回應Kla的話,而是轉過頭去對著自己的好友抱怨,Techno聽了只是訕笑,夾在自己的男友和好友中間也真是夠為難的了,眼看著男友的臉拉得越來越長,No忙不叠起身推了推Kla的肩膀。
“人家Type正在氣頭上呢,妳就別跟他計較啦,妳去幫我擦藥好不好,剛才被這家夥踹了。”和事佬No邊說邊推著自家男友往門外走,因為就他對好友這麽多年的了解,清楚Type這個時候肯定什麽都不想說只想壹個人靜靜,臨走前他還不忘囑咐壹句:“妳自己也冷靜冷靜啊。”
No的話是說完了,但他家的老公看起來還是意難平的樣子,在消失在房門口之前,他還不忘丟下壹枚重磅炸彈:
“可能妳會想知道這個……Tharn哥哭了哦。”
砰!房門被重重地關上,這壹聲巨響也沖擊著Type的胃部感官,他突然有點惡心想吐,Kla說Tharn哭了,排山倒海的難過激蕩著他的心,其實他有壹句話很想對他們說。
“那我呢……妳們以為老子就不會哭嗎?他是傷心了,妳們有沒有想過……老子也會傷心啊!”
他這個人外表看起來堅強得無堅不摧,實則內心脆弱得不堪壹擊,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就因為他這麽壹個色厲內荏的性格,沒有人認為他也會哭……因為所愛之人壹句傷人的話而哭。
縱使Tharn已經喝得爛醉如泥,但是此刻,他不想見到他。
於Type而言,今天上午與過去的壹周並沒有什麽不同……壹樣的操蛋,如果要讓他說說怎麽個操蛋法,他可以壹樁樁壹件件地給妳羅列出來:周壹早上心情煩躁;周二早上起床看到Tharn留下的他去外府出差的便利貼;周三早上從Kong哥家宿醉滿身狼狽地醒來;周四早上發現自己生病;周五早上好不容易沒那麽操蛋了,他媽的下午發生的事情的操蛋程度,前幾天的加起來都比不過;今天……已經周六了。
同樣需要上班的周六,但是他媽的……昨晚上睡不著也就算了,隔壁房間那兩個折騰了壹整晚,吵得他煩躁不堪。
是的,昨晚No借著讓他小老公幫忙擦藥的理由離開,夜間他醒過來,好像聽到了墻壁震動的響動,不,不只是墻壁震動的聲音,隱約還能聽到No和Kla沒羞沒臊的呻吟,那聲音穿透力極強,透過墻壁傳到他耳朵裏,Type覺得特別刺耳,忍不住對著天花板翻了壹夜的白眼。
Kengkla那臭小子是拐著彎要趕他走啊!
哼,老子也想盡快走人,也不想麻煩好友的,但如果妳非要這樣對老子,老子就做阻礙妳們性福生活的魔鬼!
Type郁悶地想,當然,他並不是那種自己痛苦也想拉著朋友壹起跟著痛苦的人,Techno能幸福,他為他感到高興,但是Kla臭小子看他就像看仇人壹樣的眼神他就莫名不爽。
有沒有聽說過“愛屋及烏”這個成語?如果妳把妳老婆的朋友當成敵人來對待,那麽就等著他朋友把妳們幸福的小床搞到人仰馬翻吧!Type懷疑沒有人教過Kla這個成語。
“嘿,今天早上妳也還要去上班啊?”
“嗯。”
還算有點良心的No終於在他即將出門的時候肯邁出房門問候他壹番,Type只得對他點點頭。
Techno:“妳行嗎?哦這句話不是在罵妳哈,我是看妳的眼睛跟中國國寶熊貓似的,裏面還布滿了血絲,活像連續開了三天三夜的貨車司機似的,看起來很憔悴的樣子啊。”
聞言,Type擡手狠狠地抹了壹把臉,他知道現在他那張臉肯定是油光滿面的,睡眠不足加上眉頭緊鎖,眼神渾濁,嘴巴抿成倔強的形狀,這幅模樣,今天怕是沒人敢接近他咯。
很好,那倒黴催的領導就不會來找我的茬了!
“無所謂了,老子去上班了。”
“要我騎摩托車送妳去嗎?”
如今,我們前足球隊隊長做的可是體制內的工作,雙休,所以周六當然可以送好友壹程了,Type壹楞,然後向No伸出手掌:“那我借的摩托車好了。”
“行,晚上想吃什麽?我去給妳買。”
“隨便,給我壹包方便面都成。”Type答道,看著壹路遷就他的No,便知……對方有多擔心他。
“不用擔心我,只是吵了個架而已,過兩天我就回去了。”最後,Type重重地拍了拍好友的肩膀,No終於展露笑顏:“嗯,今天妳回來早壹點哦,今晚煮泡面我給妳加雞蛋和鮮肉。”
No努力想要逗Type笑,說話的時候也是齜牙咧嘴壹副滑稽的表情,Type心情好了壹點點,他好想對No說昨晚他都聽到他們兩個在隔壁房間沒羞沒臊的呻吟聲了,但思來想去……還是算了。
Techno這個人挺容易害臊的,只是Kengkla那小子臉皮夠厚。
“No哥哥,我最親愛的No哥哥!”當時是,某頭大灰狼撒嬌的聲音突然響起,Type累覺不愛地搖了搖頭,輕輕地在好友的肩頭打了壹拳。
“妳去看看那小子吧,妳聽聽他叫得多麽淒切。”語畢,Type便轉身走出了門口,臉上的表情郁郁寡歡,出了門,他總覺得今天的天空都是郁郁寡歡的,或許是因為他心裏愁悶,所以連帶著覺得天空也是愁悶的。
不知道他酒醒了沒……
“擔心他幹嘛,既然他自己能酒醉,那就能自己酒醒!”
老子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今天會遇到什麽糟心事呢?
“妳知道這周有多忙嗎?無緣無故就請假,也不提前說,“責任”這個詞會不會寫!!!”
Type是壹個直接的人,但直接不代表他不懂得場合時宜。今天剛走進部門辦公室,還沒來得及跟同事打招呼,那倒黴催的領導就急吼吼地走進來站到他面前,接著就是壹頓劈頭蓋臉的臭罵,完全不顧及Type的臉面,也不分場合就開罵,直罵得Type忍無可忍,握拳的雙手微微發抖。
如果領導只是叫他出去對他壹個人進行批評,他毫無疑義,但是當著那麽多人的面指責他,這不叫批評,這叫當眾羞辱!這人根本就不懂換位思考,就只知道甩臉色,拿著雞毛當令箭。他是生病了才沒來上班的,而且他也已經打電話請假了!
要是生病了老子還能工作,老子二話不說就會來,但是老子差點就壹病不起了好嗎!沒人性的東西!
“我生病了。”
“生病的證據呢?有醫生的診斷證明嗎?”
妳他媽的是班主任還是誰啊,居然要診斷證明!
“我身體不舒服,而且壹個人,沒辦法去看醫生,所以沒有什麽診斷證明。”
Type努力克制著,鎮定地回答著,因為睡眠不足再加上心情不好,情緒波動很大,已經忍不住想要對著領導吼了,對方再逼逼兩句他真的就要爆發了!
“意思是妳曠工了,而且還不想負責咯?!”
老子忍無可忍了!
這是領導第二次罵他沒有責任心了,Type的耐心也已經耗盡了:“那麽請問“責任”這個詞您會寫嗎?”
“妳這話什麽意思?”
Type勾唇壹笑,眼神很是不善:“我正在問我的領導會不會寫“責任”這個詞呀,您作為領導,卻從未親自坐診,文件做得也是壹塌糊塗,自己工作上的錯誤就推卸到別人的身上,我就問問您,這個星期您休息了幾天?昨天我可聽說了,妳沒來醫院,就因為妳的孩子拉肚子……就長成您這樣的,居然還娶得到老婆啊?”
“Type!!!”
Type感覺同事們都沖上來抓住了他的肩膀,勸他冷靜,覺得他說的話太重了……對於領導說這種話無異於自掘墳墓。
那位領導氣得臉紅脖子粗,漲紅的臉慢慢變成了紫色,他擡起顫抖的手指著Type,Type梗著脖子,完全沒在怕的,他覺得他這個星期已經夠水逆的了,還要來忍受這個狗領導叨逼叨,心態早就崩了。
“冷靜啊,妳怎麽可以這樣說話呢?”
“我只是說出了事實而已。”
他覺得平時的他超能忍的,但這次因為有Tharn的事情做鋪墊,心裏早就有壹撮小火苗在燒著了,這倒黴催的領導再壹扇風,那火苗噌噌噌往上冒,再多的水都澆不滅了。
“妳……”
“領導啊,這裏確實不合適說這種事情的!”Teng提醒道,還示意他看壹看周圍,領導怒目圓睜地環顧了壹圈,考慮到在這裏鬧出什麽動靜確實會對自己的工作有影響,於是指了指Type,意思是這件事沒完。
直到領導離開了,Teng姐才回過頭來看Type,同情又擔憂的樣子:“妳怎麽能這麽沖動呢?那可是咱們領導啊,妳想私下怎麽八卦他我都奉陪,但妳剛才當著他的面說那些話,妳是不想在這裏混了嗎?妳還要在這裏工作很久的啊!”
同事的提醒貌似並沒有起到什麽作用,Type從鼻孔裏冷哼壹聲:“我不會在這裏待多久了。”
反正現在他是不想再忍了,工作不想再忍了,男朋友也不想再忍了,第三者不想再忍了,還有其他的什麽牛鬼蛇神他統統都不想再忍了!
我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麽孽啊,這輩子要碰到這麽操蛋的事情!
Type壹整天都在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工作的時間還是盡職盡責的,也想通過工作麻痹自己,讓自己忘記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哪怕只是暫時的忘記也好啊,妳要是想問這個方法湊效嗎,其實也還是有那麽壹點點效果的,至少他不會老想著拿起手機來看,或者老想著Tharn的那張臉而越想越腦亂。
要怎麽做才能讓自己更冷靜些呢!
不是不想和好,經過壹夜時間的沈澱,他的情緒確實是穩定了壹些,但只要壹想到Tharn罵他劈腿他的火氣就跟著上來了,想要跟Tharn解釋清楚,想讓Tharn跪在他面前求原諒,可是回頭想想……他也有錯。
他想了壹整晚,領悟到自己之所以生氣是因為Tharn枉顧他的感受而說出那些傷人的話,Tharn以前是壹個遇事冷靜的人,也很清楚他的火爆脾氣,但相處得越久,他那個人反而越自私了,就拿這次這件事來說吧,如果是幾年前的Tharn生氣了,也會聽他的解釋,可是現在卻不會了,很多事情都變了。
在壹起這麽多年,Tharn似乎忘了Type也是會傷心難過的。
Type越想越郁悶,他深吸壹口氣,拿起了手機,猶豫了片刻。
不是妳想要跟Tharn哥分手嗎?
Kla的話突然闖進腦海了,說Tharn以為他要分手,但他從未有過那種想法,於是他在手機裏打下了壹段話
【我發誓我和那個小孩什麽都沒有發生過,而且我也從未想過要和妳分手】
他只是想兩個人分開互相冷靜壹下,因為有時候待在壹起反而會讓事情更糟糕。
“這樣寫不好。”剛打完壹段話的Type想刪掉重寫,但想來想去都沒有想出更好的內容。
“Type,妳準備下班回家了嗎,要不要壹起吃飯?”
“我和朋友有約了……不用擔心,我沒事兒啦。”當同事過來邀請他壹起去吃飯的時候,Type放下手機,跟同事們壹再強調自己沒事,雖然心裏感覺很糟糕。
“明天放假就好好休息哦。”
“嗯……不過我覺得應該不僅僅是可以休息這麽簡單了。”
Type突然面無表情冒出這麽壹句意義不明的話,眼角余光瞥向某處,瞥到某人正以壹個勝利者的姿態向他走過來,心裏突然生出壹種不祥的預感。Teng也順著他的余光看過去,然後也是壹副吃了苦藥的表情。
“妳又幹了什麽壞事了?”
“我也不知道惹。”Type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其實心裏並不像他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樣無所謂,相反地,他覺得很緊張。
今天他遇到的操蛋事已經夠多了,不要再來了啊!
“我真不應該聘用妳到我們醫院來的!”
“……”
只是這壹句話,Type繃緊的那根神經就斷掉了,他憤憤地望著說話的那個人。
“我又怎麽了?”
“妳還不自知啊?!這是醫院裏不是大街上,因為妳跟別人起沖突而讓我們醫院名譽受損了!”
Type聽完擰起眉心,眼微微瞇起,他敢肯定領導是借機要整他,只聽那領導煞有介事地說道:“昨天有人跟我反映,說妳在醫院裏打架!穿著工服打架!給其他人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我說妳出門沒帶腦子嗎!!!”那領導壹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那眼神因為在眾人面前責罵Type而露出得逞精光。
“就因為妳壹個人,我們醫院的名譽受損,我就想問問妳,妳能負得起這個責任嗎……真不敢相信,我們醫院居然出了妳這麽壹個毫無責任心的員工,跟街邊的二流子似的,怎麽不去死!”
“Type,冷靜!妳先冷靜啊!”
Type感覺到Teng姐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還有壹雙手抓著他的袖子,但是對於當時氣血沖腦的他來說……
“我毫無責任心是嗎?!”
“妳才知道……”
砰!!!
“完蛋了!”
還沒等那領導說完,Type就沖上前揪著他的衣領壹拳招呼上去了,那句“完蛋了”是Teng姐發出來的,她完全被Type的舉動震驚到了,他極力阻止著Type不讓他再打第二拳,不過只是壹拳,那領導就像條死狗壹樣倒在地上了。
“妳居然敢打我!”
“怎麽不敢,打的就是妳!我還要打到妳滿地找牙!”
“啊!Type,不要啊!”Type還想沖上去繼續揍人,但是那位身材嬌小的Teng姐卻極力阻攔他,他知道Teng姐是不想他惹事,但現在他血氣上湧,根本聽不進任何勸告,他掙脫同事的鉗制,想要繼續揍那領導,那領導見勢不妙趕緊狼狽躲閃,雙手抱頭縮成壹團。
“別……別以為這件事就這麽翻篇了,這醫院留妳不得,我要開了妳!!!”
“不用妳開除!老子自己走,老子早就受夠妳這種領導了!!!”
Type甩開同事的手,有同事上前來阻攔,有同事過去扶起那領導,那領導雖然還是壹副心有余悸的樣子,但還不忘威脅Type:“真替妳難過呢,妳的醫生生涯也算是走到頭了,我要讓所有醫院都不敢聘用妳!!!”
“妳盡管去,反正我也早就不想幹這壹行了!讓我跟妳這樣的人同流合汙,老子寧願回老家種田!”
Type已經不在乎這事情鬧得多大了,他只知道他已經受夠了這個狗領導了,此時的他或許做事欠考慮,但繼續待下去他總有壹天也會爆發,所以,去他娘的前程似錦吧,他寧願幹壹份像No那種工資水平不高的輕松職業,也好過現在這種高收入卻能讓人高血壓的工作。
而後,Type回頭抓起包包背到肩上,看了壹眼欺負了他壹整年的狗領導,看到對方狼狽的樣子,心裏痛快了許多,唯壹不夠痛快的便是只揍了他壹拳。
“Type,Type,妳等等啊。”
“不好意思啊Teng姐,妳就別摻和這事兒了,不然我又要發飆了哦。”說完,Type便邁開步子準備離開,Teng既擔心又有些尷尬的問:“妳這樣做真的好嗎?”
“很好啊。”
至少我的生活不用再這麽低三下四的了!
Type走了出去,他知道接下來還要面臨壹系列的問題,但不管那個狗領導要報警,還是要告他人身攻擊,都隨他去了,他隨時準備迎戰,別看他外表像壹個魯莽的人,還不怎麽平易近人的樣子,眼神看起來也是兇神惡煞的,但他依舊在心底問自己:
為什麽事情總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我上輩子是踩了哪路神仙的腳了嗎?!
然而,失業這點打擊和男朋友的問題相比,算是小巫見大巫了,也不知道那個男人現在怎樣了,Tharn的壹句話總能讓他心緒難平。
妳對我來說是如此的重要,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存在,為什麽妳還要說那樣的話,為什麽啊,Tharn!
這個問題真是難解,Type把腦袋擱在摩托車車把上,手裏緊緊地捏著車鑰匙,此刻的他……脆弱得不堪壹擊。
Tharn……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麽辦了!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5章介紹到這裏了, 關於KlaNo那壹段描述,墨菲的No和不期的No在我腦子裏面切換來切換去的,陳瑞書小狼屬性活靈活現!而關於TharnType這幾篇雖然是很虐來著,但也驗證了他們彼此是多麽相愛,真的很美好的愛情呀!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74章-我不準妳拋棄我,不準妳去找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